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源自实验室事故?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虽然已有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由人工改造合成的可能性极低,但一种新的说法是,病毒有可能是由于实验室事故从动物传给了人。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在武汉暴发以来,有关这种新型致命病毒的来源、它是如何从自然界的宿主传染到人的身上,以及谁是所谓的“零号病人”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截至2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经造成7万4千多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在疫情暴发初期,武汉卫健委的疫情通报似乎试图把海内外舆论的注意力吸引到华南海鲜市场。这个位于武汉汉口火车站附近的海鲜批发市场不仅出售鲜活水产品,也有大量野味和野生动物交易。一些中国官媒的报道说,在这个市场上出售的野生动物有可能是病毒的源头。武汉市在1月1日关闭了这个市场并进行了消毒清理。

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1月24日发表的由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近30名中国医务和科研人员撰写的论文显示,已知的最初41个住院病例当中只有27个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而且最早于12月1日发病的病人没有接触史。

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主任吴文娟医生对BBC表示,这名12月1日发病的患者是一位70多岁老年男子。老人患有脑梗和老年痴呆,长期卧病在家,没有前往过华南海鲜市场。而他的家人在其发病后,均未出现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他与后来的病人间也没有发现流行病学联系。BBC的报道说,吴文娟在被问到老人是否有亲属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者华南海鲜市场有关时表示,“不能下结论”。

与此同时, 中国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和肖磊(音)在科学论文分享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的论文说,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的实验室可能是病毒的源头。


(image)

武汉一名受新型病毒感染病人星期六(1月18日)被送入金银潭医院。


这篇论文说,武汉疾控中心的实验室有一批供试验用的动物,其中包括155只在湖北捕获的蝙蝠和450只在浙江捕获的蝙蝠。蝙蝠曾攻击一名研究人员,其间蝙蝠的血液接触到这名研究人员的皮肤上。他因此自我隔离了14天。在另外一次事故中,蝙蝠的尿液接触到他的身上,他因此又进行了自我隔离。

这篇论文写道,“患者的基因组序列与蝙蝠冠状病毒ZC45的同源性为96%或89%。这种冠状病毒最初是在中菊头蝠中发现的,而该种蝙蝠并不是武汉本地的,而是生活在约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但这种蝙蝠正是本次疫情暴发前武汉疾控中心所使用的。

论文还说,武汉疾控中心还临近武汉协和医院。本次疫情的第一批被感染医护人员就是在这家医院。这有可能说明蝙蝠的组织炎本或受午饭的垃圾可能被泄露到周边地区,导致第一批患者被感染。

但这篇论文在发表后不久就被删除,目前只能在网上找到论文的摘要。

分子生物学家、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埃布莱特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病毒通过实验室事故从动物传染给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说:“中国多个地区的实验室都有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状病毒,包括武汉市疾控中心和武汉病毒研究所。”

埃布莱特进一步解释说:“在疫情爆发之前,除SARS-CoV和MERS-CoV之外的所有冠状病毒都被归类为生物安全等级2。因此,武汉疾控中心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冠状病毒通常按照生物安全2级的标准处理,这只是对实验室工作人员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保护,而不是按照高致病和高传染性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特点,以所需的高得多的生物安全等级对其进行安全培养、分离和动物感染工作。”

斯克里普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进化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1月25日在一个病毒研究网站上刊登了他对27个现有2019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基因组分析报告。研究显示,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最近祖先”,也就是共同的来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9年10月1日。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月14日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时提出,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这引发了外界对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是来自于中国实验室安全事故的种种揣测。


(image)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戴着口罩视察北京安华里小区时一名防疫人员检测他的体温。(2020年2月10日)


习近平说,“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尽快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舆论认为,习近平提生物安全不会是空穴来风。

目前主流的观点比较倾向于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于蝙蝠。罗格斯大学教授埃布莱特对美国之音表示,SARS-CoV-2的基因组排序显示,它是来自于一种蝙蝠冠状病毒。

埃布莱特说:“存在于自然界的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多个地方都有,包括湖北省。因此,首个人感染病例有可能是自然发生的。”

最早提出2019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来自于蝙蝠的研究机构之一恰恰是正处于争议中心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著名学术期刊《自然》杂志2月3日刊登了该所和武汉金银潭医院以及湖北省疾控中心等机构的论文,指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是蝙蝠,病毒可以利用SARS冠状病毒的受体ACE2(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入侵人体细胞。论文的第一作者是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

财新网2月3日一篇关于病毒起源的报道说,石正丽的科研团队1月23日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题目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文章说,新型冠状病毒与云南菊头蝠身上的RaTG13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石正丽团队在疫情早期从5名患者身上获得病毒的全长基因组序列,发现SARS-CoV-2与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79.5%,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一致性达96%。


(image)

出现过多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目前已经暂停营业。


杜克大学全球卫生学院(Duke University Global Health Institute)传染病学教授格雷格·格雷医生 (Gregory Gray, MD)对美国之音表示,蝙蝠是如何把病毒传染给人的,这是值得研究的方向。

他说:“有可能是直接传染,病毒可以通过多种途径直接由蝙蝠传给人,比如直接接触、蝙蝠粪便、通过食物等。更普遍的传染途径是通过一种家畜。我们过去有很多这样的人类传染病暴发的案例,比如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非典”)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在SARS和MERS这两种严重呼吸道传染病的案例中,病毒的中间宿主分别被认为是果子狸和骆驼。

新华社2月11日曾报道说,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的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数据得出结论,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但参与研究的人员表示,研究的穿山甲是从“某些特定机构获取的,不代表自然界中绝大多数的穿山甲携带冠状病毒。”

在另一方面,学术界目前基本排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于人工合成的说法。斯克里普研究所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副教授Mansun Law通过电子邮件给美国之音提供的一份非正式中文说明,标题是“SARS-CoV-2的近源研究”(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这份说明是根据世界顶尖流行病学家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学的爱德华·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人对SARS-CoV-2基因组中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进行功能性和结构性的比较分析所得的结论。

声明说,“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推论出SARS-CoV-2不会是实验室工程制造而泄露的病毒,而应该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

处于争议焦点的武汉病毒研究所2月19日给全所职工和研究生致信,称近期一系列针对该所的谣言“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所承担的战‘疫’应急科研攻关任任务。”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法国博士毕业,美国科学院院士,被利用了
theriver1 发表评论于
1.这篇文章除了石正丽,还有排名较靠前的葛行义,葛行义现在也在武汉病毒所
2.石正丽团队做了大量的蝙蝠和冠状病毒研究,2018年他们还编辑过猪流感的冠状病毒,加入S蛋白掺进HIV!参见以下论文节选:
To evaluate the incorporation of S proteins into the core of HIV virions, pseudoviruses in supernatant (20 ml) were concentrated by ultracentrifugation through a 20% sucrose cushion (5 ml) at 80,000g for 90 min using a SW41 rotor (Beckman).
全部论文网址:nature. 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theriver1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的这篇论文概括起来说,就是他们的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而且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而且治疗SARS的药物和疫苗全对其失去作用。
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以下是Declan Butler 在Nature上发表的质疑文章:
nature. com/news/engineered-bat-virus-stirs-debate-over-risky...  查看完整评论
theriver1 发表评论于
注1:这里所谓“SARS-CoV反向遗传系统2”,即在RT-PCR和体外转录RNA技术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全长感染性cDNA克隆技术,也叫反向遗传操作技术(reverse genetics manipulation ),又名“病毒拯救(rescue of virus)”,它解决了对病毒基因组RNA难以操作这一难题。从cDNA克隆拯救出负链RNA全病毒是90年代分子病毒学研究领域最振奋人心的突破之一,它开启了人们对病毒基因组进行人工操作以及详细了解病毒基因及其产物功能的大门。
注2: 这里的“SARS-CoV backbone”,就是2003年肆虐全球的SARS病毒被克隆到老鼠身上的相同病毒。这里的SHC014就是中华菊头蝠身上提取的冠状病毒。
南北交通 发表评论于
助纣为虐,落井下石 是VOA的习惯。
hillmodel 发表评论于
文章中提到的最相似的基因序列比较是96%。而且此次疫情从病人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序列已经测量出来。所以,武汉病毒所提到的新冠状病毒必须和这次疫情的冠状病毒序列相似性超过96%,如果有这样的可能,早就被懂得一些专业知识的人爆料出来了。
所以,这种文章的题目就是无知者闭着眼睛胡扯。
本人的博士论文就是物种之间的基因序列分析探讨进化关系。
helix22 发表评论于
theriver1 又在造谣, 废话少说,把文章的索引列出来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或者你在唐人街住,别人砸了你家玻璃,你第一反应是給对方打电话。不在唐人街,更多人可能选择给警察打电话。
========
如果对方家长是你熟识的华人,你会第一反应给警察打电话?
彼此熟悉的老外也一样不会,只有你不熟悉的老外孩子砸了你玻璃你才会找警察。

Dingxiang 发表评论于
其实何必麻烦专家论证,又何必浪费口水、时间在这里分析过去、争论过来?就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放的毒,句号。愤怒声讨、绝交l断生意,万事大吉岁月从此静好!
POCOCAT 发表评论于
"2015年,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在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医学研究发现"这个是歪曲,研究是美国做的,石两人排名很靠后是提供基因和病毒源,2016年美国的论文就没有她两人的署名只是感谢了。
-----------------------------------------------------------------------
所以只要有说2015石发表的论文... 就可以认为是故意带节奏的了.
行道堂主 发表评论于
1月3号通报美国,1月7号亲自批示。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隐瞒!
此后疫情爆发,完全失控。
祸害了全中国老百姓,祸害了全世界人民!
应当立即下台谢罪!
gnyd 发表评论于
石正丽和习近平都应该被送到国际法庭审判。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如果你家被偷了,你知道有两个大盗,一个就住你家隔壁,另一个住在几千公里以外,你会先怀疑谁呢?不是说另一个绝对不可能,可你首先得排除隔壁这位吧?
===========
如果这两个大盗师出同门,另一个大盗也经常到我家隔壁拜访,还跟我有过节。
那么我家被盗肯定先怀疑另一个大盗。
LISP 发表评论于
"现在说是实验人员不慎被蝙蝠咬了尿了就被感染了,可是,在自然界人和蝙蝠的接触机会多了去了,类似的感染以前怎么不爆发呢?"

====================================

你没看懂
可能是蝙蝠污染物造成动物发病
再跳到人身上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华南海鲜市场是应该以卖海鲜为主吧,小龙虾什么的。
真的卖过蝙蝠吗?有人买吗?武汉人不吃。真的卖过 “菊头蝙蝠” 吗?问一问华南海鲜的小贩们呀。他们知道卖野味的人多不多,都是谁。不难的事。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这也把武汉人吃野味引起什么什么的画个问号。一直都好像没听说吃蝙蝠的,如果把焦距点放在 “菊头蝙蝠” 上,那就会想: 哪个小贩会去 2000 公里以外的地方弄蝙蝠来卖呢? 进武汉附近的蝙蝠,不是更便宜吗?但是武汉附近的蝙蝠没那种基因呀。 更别说美国的蝙蝠了。
牵牛花语 发表评论于
武汉病毒所为什么制造伤害中国人的病毒?,为什么印尼等别的国家还在贩卖野生动物没有被感染?
这次的病毒事件绝不是大家想象的简单,
这是没有硝烟但是危害极大的看不见的战争。
不费一兵一卒,一箭多鵰。
人_天涯 发表评论于

现在说是实验人员不慎被蝙蝠咬了尿了就被感染了,可是,在自然界人和蝙蝠的接触机会多了去了,类似的感染以前怎么不爆发呢?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这文里没有说 2015 和 2016 论文呀。 楼下不知在说啥呢。
chinomango 发表评论于
"2015年,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在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医学研究发现"这个是歪曲,研究是美国做的,石两人排名很靠后是提供基因和病毒源,2016年美国的论文就没有她两人的署名只是感谢了。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又读了一遍。外行努力了。
比较有吸引力的是 12月1日 华南理工大的肖波涛和肖磊的论文。好像他们研究了一下患者,然后发表的。重点:

(1)患者的病毒基因组合序列与蝙蝠冠状病毒 ZC45 有 96% 或 89% 相同。

(2)这种 ZC45 病毒只在菊头幅身上有,但是菊头幅不在武汉附近,而是在 1000 公里以外的地方。但是,武毒所的研究人员早就把 菊头幅从 1000 公里以外弄来做试验。那么:这种病毒 在武毒所拥有的菊头幅身上可能有。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 1000 公里以外的菊头幅基因的来路,也是患者病毒可能来自于武毒所病毒的一种来路。

(3)附近的协和医院是最早一批医护人员感染的地方。会不会有午饭垃圾感染周围地方?(午饭这个事本人还想不清楚。)
curiousGeorge2 发表评论于
美国之阴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奇怪,居然还没有人公开说:美国什么都牛,在中国出现的技术都是美国的,包括这次的病毒!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2020-02-20 12:33:07
中国武汉病毒所和美国北卡病毒所,不能只提一个而隐藏另一个。
他们之间存在长期联系。北卡数次把无害的蝙蝠病毒人工合成为可感染人肺部组织的病毒,受体也是ACE2。

北卡还知道了仿生机器蝙蝠,怎么排除他们利用仿生蝙蝠释放人工制造病毒感染人和动物的可能?他们熟悉武汉,因此选择武汉并嫁祸于人很自然。

既然都是推理和猜测,不应随便就排除一种可能。
三神 发表评论于
惊闻
如果病毒是武汉P3病毒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那么实验室什么时候发生的 发生了什么泄漏 如何传染出去的 谁隐瞒了 怎样隐瞒的

为何会有警察找8个吹哨人 谁下的指示 是知道了病毒泄露的隐瞒 还是不知道的政治措施

做的论文是怎么回事 高福论文和石正丽论文 和本次病毒泄露有何联系 他们是知道了事故 还是不知道的情况下做的科学论文 做这个论文的目的是什么

整个抗病疫的过程中,为何两个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声音 还是已经向上面汇报了泄露事故

哪一级, 什么时候,政府知道是泄露 还是只知道是传染 然后做了什么应急措施

关闭华南海鲜市场是为了转移视线 消灭源头 还是什么措施

国务院总理 习主席什么时候知道病毒泄露的人为事故
做了什么指示

为何卫健委的传染病上报直通系统不工作 谁负责的

谁下的...  查看完整评论
飘过的云 发表评论于
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以目前天朝对于社会的掌控能力,发现零号病人会这么困难吗?如果不难的话,为啥就是没有任何关于零号病人的报道?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中国武汉病毒所和美国北卡病毒所,不能只提一个而隐藏另一个。
他们之间存在长期联系。北卡数次把无害的蝙蝠病毒人工合成为可感染人肺部组织的病毒,受体也是ACE2。

北卡还知道了仿生机器蝙蝠,怎么排除他们利用仿生蝙蝠释放人工制造病毒感染人和动物的可能?他们熟悉武汉,因此选择武汉并嫁祸于人很自然。

既然都是推理和猜测,不应随便就排除一种可能。
我爱宝岛台湾 发表评论于
也有可能来自台湾使坏。
弟兄 发表评论于
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的实验室可能是病毒的源头。
——————
病毒自己走过去都可以了
天天上文学城 发表评论于
很可能这次是研究所流出来, 引起的大祸。
天天上文学城 发表评论于
刚刚群里看到一个CCTV新闻+视频: 2018 武毒所就发现俩这种病毒。
size0 发表评论于
你没事抓人家蝙蝠研究,人家就反抗呗。电影阿凡达就是表达大自然对人这种凭借高智力和高科技耍傲慢的惩罚!聪明反被聪明误!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可能早就知道组合了,惹祸了,要不然也不会有文章说 一次被洒血,一次被尿。。。然后此文章被删。
伍冒们说这说那, 怪这怪那 没有用的。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萨斯、禽流感、新冠在感染人前,美国都掌握过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乌冒们说在美国?不相信。
有一段时间乌冒们集体一起说 华南海鲜市场, 说了好一段时间。想把这个归于吃野味。当时就有疑问。
难道当时他们就知道病毒泄露了,想找个解释?当时还没有想到美国。现在又发明一种解释。谁会信嘛。
技术员 发表评论于
鉴于中国人最易感,事故实验室属于美国最合理。
低智商猪头 发表评论于
不同的病毒,依附于各个物种,蝙蝠的病毒如果直接进入人体也没用,因为进不了人体细胞,就会被人体免疫系统清除。所以蝙蝠的病毒只能先选择介于蝙蝠与人之间的宿主,一步一步的接近,病毒才有可能进化出感染人体的能力,而这个过程是极其漫长的。而近二十年,萨斯和武汉就是横空出世的病毒,直接从蝙蝠就具有了感染人的能力,你说奇怪不奇怪。
牵牛花语 发表评论于
谁能不能解释一下,病毒为啥发声在春节前后,易感人群是亚洲人,如果是自然界有随机性,可这次偏偏在春节前后。
这个病毒好像不简单很狡猾。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幽默故事哦。电影哦。
同一个人被蝙蝠洒了血,过些时他又被蝙蝠尿了尿。
然后病毒就在他身上“重新组合”?
thrawn 发表评论于
美国之音反正是变着方法猜测是因为实验室
ali88 发表评论于
零号病人还是很重要。
ali88 发表评论于
就算“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要质疑的是,是不是实验室泄漏出来的?
猫爪 发表评论于
2004年就泄露过,估计下次又不知哪个实验室又泄露!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还是没看懂。

主要说的是一个员工被蝙蝠袭击一次。蝙蝠血液接触到他的皮肤。他自我隔离了14 天,(14天熟悉呀)。然后同一个员工又被蝙蝠尿了尿,他又隔离了一段时间(没有说几天)。

难道这个病毒在一次袭击,蝙蝠血接触到他的皮肤。 第二次 尿尿,接触到他身上(没说皮肤)。然后病毒重组就在他身上“自然”产生了?

普通人还是不懂呀!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没用一个科学家敢不承认学术界的定论:

“学术界目前基本排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是来自于人工合成的说法。根据世界顶尖流行病学家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学的爱德华·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人对SARS-CoV-2基因组中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进行功能性和结构性的比较分析所得的结论。”

声明说,“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推论出SARS-CoV-2不会是实验室工程制造而泄露的病毒,而应该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
怒放的小蘑菇 发表评论于
美国冒着感染全世界的风险给中国投毒,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了。这下应该没人再认为投给广岛长崎的原子弹是正确的了。为了降低美国直接开战的风险,给中国投毒和在日本投日本原子弹本质上是一样的。
低智商猪头 发表评论于
黑死病和鼠疫是细菌性瘟疫,萨斯和武汉是病毒引起的。细菌有抗生素治疗,病毒没有任何药,只能靠自己免疫力。
ali88 发表评论于
泄漏跟阴谋论、欧洲鼠疫有什么关系?
7000miles 发表评论于



之所以是武汉,因为武汉有个病毒研究所海鲜市场,出事后好找人背锅。
牵牛花语 发表评论于
一千年前当然不是生化武器,但是你说当今世界没有生化武器就没人信了,北美的印第安人接受了天花毛毯后几乎灭种,他们当然那时也不会想到生化武器。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这个猜测更接近合理的解释,但是这个锅没人敢背。
牵牛花语 发表评论于
之所以是武汉,因为武汉有个病毒研究所海鲜市场,出事后好找人背锅。只有疫苗出现才可以彻底解决问题,但是如果明年再来一个新病毒,你还有精力和时间应对吗?
如果被盯上了,这种事情会变成常态。严重影响到国家和个人的正常生活。
老李子 发表评论于
禁止WHO和外国记者到湖北参观,武毒所被军管。真巧啊。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戴着口罩视察北京安华里小区时一名防疫人员检测他的体温。"

这样量准吗?
apache2000 发表评论于
将病毒所迁至台湾新竹园。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不管怎么说,病毒所应该搬家。 
河西海龟 发表评论于
以后,估计美国每年会给中国放一个新冠肺炎病毒。这样中国就追不上美国了。尽管听起来很冷血,其实死掉的都是老弱病残者,不得新冠肺炎,也会得其它病而死。到明年, 疫苗和药物应该已经有了,中国不要太紧张,该干嘛干嘛,不用搞的神经兮兮。
泰傻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不是美国下毒,他们能表态愿意捐一亿美元吗?
如果不是他们下毒,他们能拖着赖着钱不进账帐吗?
如果不是他们下毒,他们能天天急着让专家进去吗?
北卡山人 发表评论于
文章代表了我一直的观点
pandawipe 发表评论于
至少比谣传吃个野生动物要大多了,千百年来一直有人吃野生动物但也没有引起传染,只能是实验事故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网评员放大量谣言指责美帝投毒,其实就是在掩护武汉病毒研究所撤退。
nyfan 发表评论于
看这些论文预见者可能性很大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可能性很大,厉害国喜欢把实验室的动物标本卖给草民吃,最近不是有个叫李宁的因为这个弄了几千万,怪不得包子急急推出生物安全法,肯定这种事情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