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铭:法工委声明概念错误 严重冲击香港司法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高等法院昨日(18日)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法工委)及国务院港澳办今日(19日)发声明,其中法工委强调香港特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认为,政府应就案件上诉至终审法院,至于人大常委会是否需要释法,谭惠珠指需视乎案件如何继续处理,认为当案件到终审法院,人大常委才会考虑释法。

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资深大律师李柱铭表示,根据1999年的吴嘉玲案,特区拥有审核权,全国人大无法审判香港的案件,只能释法,法工委的声明概念错误,对香港司法有很严重的冲击。李柱铭指法工委有权就判词表达意见,但无法干预裁决,本港法院有终审权。
谭惠珠指出,人大常委会在回归前,已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全採用为香港法律,认为法庭忽略这个事实。至于人大常委会是否需要释法,谭惠珠指需视乎案件如何继续处理,认为当案件到终审法院,人大常委才会考虑释法,又认为香港有健全上诉系统。

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对法庭裁决感惊讶,认为特区政府应考虑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釐清有关问题。至于人大常委会会否释法,谭耀宗指释法是人大常委会之权力,认为要小心谨慎运动权力,认为最好由终审法院作出矫正。

不过谭耀宗说,若终院无法矫正有关问题,才由人大常委会释法,情况并不理想,强调人大常委会释法并非输打赢要,指人大常委会过去曾五次释法,每次均小心处理。

蒋金帼 发表评论于
首先要把他收监
修车师傅 发表评论于
中国没有三权分立,中共向来混淆立法和司法的区别。人大是立法机构,可以立法,可以解析法律和宪法,但是没有司法权。司法权在法院。法院对案件作出判决是行使司法权。人大可以发表声明,可以嚷嚷某法律怎样解析,却无权改变或推翻法院的判决。其他人,林郑,或党媒,就算是中共高官,也只能嚷嚷,无权改变或推翻法院的判决。三权分立是优越的制度。中共口口声声说法治,在大陆实行的却是人治,独裁制度。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李柱铭说对了,这次就是要冲击香港的司法。
五次郎 发表评论于
所有的法治说到底都是人治。
knightqd 发表评论于
从来只有人治木有法制的大陆指责香港法制,听着有点搞笑。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但對鼓動學生的暴力反送中 很反對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法工委声明概念的確错误
我這次支持李柱铭
茴香蚪 发表评论于
李柱铭指法工委有权就判词表达意见,但无法干预裁决,本港法院有终审权。
——————————————————————————————————
法工委有说要香港高院撤回判词吗?有说要港警不管高院判词继续执行禁蒙面法吗?既然没有,何谈“干预裁决”?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 週二﹐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一行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參加研討會。針對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他們希望國際社會了解其嚴重危害。”

反送中,直至发展到暴动,背后推手本来就是这个所谓“大律师”以及黎智英、陈方安生等一伙,加上那几个拿钱办事的所谓主教和学校老师。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不是什么著名大律师,而是著名祸刚四人帮之一。
后台是美国民主基金会(CIA)。

任何人,不管什么观点,如果希望让人相信其言行基于爱国爱港的立场,那就不要跟长期以分裂中国、遏制中国发展为目的的敌对势力发生联系。

dgdg 发表评论于
这里是严重冲击香港司法,
那里是严重冲击香港日常生活,
选哪一个?
9妹 发表评论于
既然立法归人大管,
那么蒙面行不行 要由人大释法对吗? 其他无关方 狗拿耗子为什么呢
WinterHXD 发表评论于
他可以去找英美议会去啊
无处不飞花 发表评论于
在香港暴徒毁坏香港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来奢谈香港法治,这个所谓的大律师是在讲笑话呢吧?
fguy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是英国开的.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1)香港高院称港府用紧急法订立反蒙面法违宪的理据,显然不合理。立法机构人大需要告诉你,紧急法已经被基本法认可。港府有权合法用紧急法制定处置紧急事态的法律。
2)当下,香港高院判词有政治目的。带偏香港社会和港府止暴治乱正路。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李柱铭指法工委有权就判词表达意见,但无法干预裁决"

==========
哈哈哈哈,太可笑了,这就是资深大律师? 无法干预裁决,那释法干啥?解释你法官判错了,你完全置之不理,可笑么?真是不自量力,异想天开。 一个地方法院的法官是上帝么? 一个法庭法官可以直接裁判废除法律?太可笑了。任何国家也不可能啊,三权分立,从来没听说法院可以废除法律的。
独上南岛 发表评论于
面无四量肉的搅屎棍,赶紧到英国去吧!
yzchenhh 发表评论于
讲真的,面对李柱铭和香港大法官们,老共全人大法律委的,还有全法律体系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业余选手。他们有多少实操真实法律、抠法条的机会?很多都是领导批个条就办了。

当然中国也不可能无人,但是这些正经的法律人,一方面缺乏经验,另一方面,真正的法律人绝不可能存活下来。
newtux 发表评论于
和土匪讲法律是没用的。指出其谬误,也不外乎是让世人看清它的面目。现在共匪都不提什么一国两制了,撕破遮羞布也撕破了,还讲什么法律。
abigapple 发表评论于
人大不是立法机构吗?类似于美国的议会。最高法院才有释法权吧。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人大里有外籍人士都会被开除的,人大不违宪,违宪的是香港法院
弟兄 发表评论于
和中共讲法律不如
查他们的资产
印他们的情人书发行
DumbGoose 发表评论于
如果天朝统治者真地改变“一国两制”政策,那么,港人的反应当然无外乎两三种。更激烈的反抗,沉默的接受,防抗失败后不得不接受。最后一种的可能性似乎最高。无论哪一种,都是我族的耻辱和不幸。
DumbGoose 发表评论于
现在天朝上上下下同声反悔对香港的“一国两制”政策,都在认为“一国两制”是不必要的,是错误的,认为“一国两制”是造成现在的混乱的根本原因。

其实原因正相反。

如果天朝统治者在非常成功地让民众开始憎恨“一国两制”之后,真地改变这个政策,那么,将是公然地违背自己当年的承诺,公然的背信弃义。而这一届民众,也成了拥护和欢呼背信弃义的一届。而这样的背信弃义,当然也会针对自己。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如果不是“一国两制”的承诺,香港在回归之前就可能乱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现在乱了,就说明“一国两制”有重大缺陷,有历史的局限性。需要一国一制。
ufocanada 发表评论于
中国没有宪法法院,因此对于是否违宪的裁定是通过宪法立法机构的释法来完成的。
老黄123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和中共讲法?中共哪有什么法,党就是法,今天可以说领导人不能终身制,明天就可以修改宪法,改成终身制。连普京都说自己绝不会这样做。

红黄蓝的监视存储失忆,很多从专业角度都说了是不可能的,但党让它失忆,它就要失忆。

和党的利益一致的时候,就是有法可依,和党的独裁利益有冲突的时候,就是我就是法。
abraham007 发表评论于
港灿上街发现扛不住,现在又要回头谈司法?你们也配?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他是著名律师,听听他的声音觉得挺好的。也更加懂了一些法律常识,以及法律人士的良知与法律水平。要是人大在取消任期制那么重要的决定的时候也出来辩论一下就好了。士兵拿着枪到立法机构走正步会成为永远留在世界法律史上的画面。当时做决定的时候如果能听听不同见解也许会更好一些的。
hachimada 发表评论于
香港人属于给脸不要脸。本来也没必要搞什么一国两制,不搞这个英国也不敢不还香港。给了一国两制就应该珍惜,给大陆做一个榜样。结果是作,非要搞对立,非要以卵击石。活该被镇压。
9妹 发表评论于
赤膊上阵了吗这是
2货他爹 发表评论于
对人香港有终审权,对法律法规,香港是没有终审权的。还大律师呢。
anchoret98 发表评论于
支持香港高法總辭職以示抗議!
远方飞翔 发表评论于
挑战人大立法权威性的事,估计土共不会让步。
再闹估计土共也不怕,大不了不要香港这个对西方的借口,损失是中国和西方共同的,经济上对港人是毁灭性的。
wxc_visitor 发表评论于
赶快给香港法院派党代表、政委!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Martin Lee was the member of China’s drafting committee that wrote the basic law, HK’s mini constitution. He is more authoritative on this matter than all WuMaos combined.
Young06120 发表评论于
臭港哪里还有法治?
百姓人家 发表评论于
一个认为宪法是挡箭牌的地方,没有资格来释法。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2019-11-19 10:13:39
能够修宪投终身制两千多人无一张反对票的地方,根本没有资格来释法。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反送中反着反着忽然发现香港的法院有权被全国人大给X。那还反个毛毛啊
李大律师说全国人大无权管辖香港法院的时候,政协羞羞答答的过来说,你好讨厌哟。
东西北南 发表评论于
我现在最希望看到的李某在某天某餐厅吃饭时,忽然有一蒙面人,一捅汽油,一根火柴,,,然后都特马的消停了


wildpoet 发表评论于
卧槽,一夜之间,人大成就了这么多的法律专家. 这么,这个世界上还有啥事不可能呢?
二胡一刀 发表评论于
能够修宪投终身制两千多人无一张反对票的地方,根本没有资格来释法。
路过地球 发表评论于
香港司法独立是指它在人大的授权范围内独立立于香港地方行政权和地方立法权,而不是香港可以独立于国家!

宪法和基本法是香港人自行订立的地方法律吗?既然不是,你有什么权力审查违宪与否?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酱缸国土共的牲畜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法律算个逑”。现在这一幕,多么象1989年六四以后的天朝景象: 土共各个和法律达界河不搭界的各种机构“纷纷出来发表谈话”,严厉谴责香港司法,“坚决和党中央占在一起,要把香港立法司法机构批倒批臭! :-)

俺提醒各位网友,把这一幕缩小一点,它象不象每时每刻都在酱缸国大街小巷发生的场面: 两个邻居吵架,一方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全冲了出来,个个横眉瞪眼叉腰跳脚骂街,指责谩骂吵架的另一方。。。。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接上帖)
应该有人理解俺不断说过的话: 天朝酱缸国,犹如一个质量巨大的屎球,在过去的五千年内,按照它既定的野蛮愚蠢落后的文化政治轨道,向前滚动着。因其质量巨大,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对其也奈何不得,无法改变它的轨道,使其向世界文明的方向滚动。它的文明水平的提升,全在于它自己的悟性和对文明的理解和追求。

酱缸国一百年三百年以后,可能还是这个德性。可怜的香港,就象一头被一条大蟒蛇眼镜蛇死死缠住的梅花陆,在临死前,眼睛闪烁着绝望的目光。五到十年以后,在这块叫做香港的地方,一个酱缸味越来越浓的城市改头换面出现了。大学公司有党委把持,那里的人每个礼拜有一次政治学习,学习习总书记在中共二十大上的英明指示。那里的小学生不知道在2019年的香港,曾经发生过一场坚持了六个月之久的“反送中”民主运动。。。。
spruce 发表评论于
不要说“法工委”了,整个人大除了会举手还能干啥?他们如果懂法,习袁二如何能轻松、快速修改宪法登上皇位呢?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应该取消李柱铭的律师牌。从他的发言着,和大律师身份不符,完全不懂法律。
aluminiums 发表评论于
大陆这次出手时机把握的不错,这个法不像送中不得人心,香港否决大陆再否决否决,不会太不得人心且正式接管香港立法
海鸥在飞 发表评论于
会有他滚蛋一天!
hachimada 发表评论于
这个李某的水平地区很逊。所谓“释法”,并非纠正香港法院的判决,只是就“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俗称“紧急法”)本身规定是否违反基本法作出解释,或者说,按基本法规定,紧急法是否在香港适用。

这件事本身很滑稽,紧急法本是英国人订的法律,香港回归后,大陆人要保留紧急法,香港人反而要抛弃英国人的法律。更可笑的是香港人号称要保留英国人留下的法制。别扭吧?
POCOCAT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只能判案,不能判法
这次香港高院判决某法律不符合宪法,完全是越俎代庖。
李柱铭正好讲反了。
--------------------------
+100.
现在因为(西方)社会两极化比较严重, 西方法院也有很多案例是判法. 我认为是违背立法,司法分开原则的.
因此, 此例(香港法院判法)一开, 实则后患无穷, 特别是香港的司法实质上是西方在掌握.
胡桃和夹子 发表评论于
祸害李柱明,滚出香港。
grade005 发表评论于
这个祸港四人帮,毁了多少青少年?不止毁了他们的青春,三观,前程可以说是毁了他们的一生
Zhisou 发表评论于

河水又来犯井水了。
xplnt 发表评论于
李柱铭枉有大律师的名号,反中很起劲,可是学问实在不怎么样。
晴天好啊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只能判案,不能判法
这次香港高院判决某法律不符合宪法,完全是越俎代庖。
李柱铭正好讲反了。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李柱明说法工委是有意黑中国。这委主是人大的一个单位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个人与企业的官司理应在终審法院完结。但有关政府全社会的政治性的官司未必在终院完结,终院只能就香港普通法完结,基本法是由人大解释为最大权。
xplnt 发表评论于
香港法院的裁决必定是依照它对基本法的解释,而人大有最终释法权,人大当然可以overrule 香港法院的裁决。
文学少年 发表评论于
严重冲击香港司法就对了。当香港的司法公正荡然无存的时候,全国立法权威机构不去纠正就是失职。
必须要有 发表评论于
祸港四人帮的话已经没有公信力了
HiThere123 发表评论于
还是那句话,香港外籍法官是乱港祸源
055A 发表评论于
\u571F\u5171\u5C31\u662F\u6CD5\u6CBB\u7684\u6839\u672C\u969C\u788D
农业砖家 发表评论于
咳,被逼从后台站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