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切尔诺贝利待了一天,手中警报器一直哔哔作响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我们被告知只能在这座建筑内停留10分钟,这期间手中的测量仪一直没有间断地“哔哔”响。我测到的辐射水平最高已超过3微西弗每小时。走的时候还被导游再次提醒,不要触碰周边的草木,以免出现意外。

导游说,不要在禁区的开放空间喝水

因为吃喝的时候会吞下放射性尘埃



今年5月,HBO和Sky联合制作播出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在全球掀起了对于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的讨论热潮,也带动了切尔诺贝利禁区的旅游业。

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亲身体验尘封三十余年的人类禁区,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约一周之后,前苏联政府将核电站周边半径30公里的区域划为禁区,这个区域内的所有居民都被撤离。核电站周边半径10公里的区域,至今仍然是污染程度最严重的地方。33年过去了,经过多年的清理,切尔诺贝利禁区内的平均辐射程度已降至安全水平,并且从8年前开始对游客开放。

四号反应堆虽然被罩上了全新掩体,这里辐射水平仍然偏高 / 作者

切尔诺贝利禁区由乌克兰政府管理,所有参观者必须加入官方授权的旅行团。决定动身后,我在一家口碑不错的旅行社网站订了日期,一日游的价格为99美元。这家旅行社也提供禁区两日游团和私人定制小团游的选项,但更贵一些。

报名的时候,所有人被要求填写身份信息,而且必须与护照上的资料完全一致。当天在关卡检查时如发现任何谬误,则会被拒之门外。

从基辅出发北上,旅游车上播放关于切尔诺贝利的纪录片 / 作者

抵达基辅的那天我收到旅行社的邮件,提醒第二天的行程,告知集合地点,还写了一些注意事项,包括:必须穿外套或长袖衬衫、长裤、靴子或运动鞋,禁止穿短裤、裙子、丝袜。

翌日早晨7点半,我来到位于基辅中心火车站附近的集合地点,看到三辆小巴停在路边。报到、核对身份、拿到打印出来的电子票和租的辐射剂量仪之后,坐上了第三辆车。

8点刚过,同车共20位团友陆续到齐,一路向北行驶两个小时左右,来到30公里禁区外的检查站。没想到等待进入禁区的车辆不少,大巴、中巴和轿车大概一共20余辆,都在外面排队等候。检查站两侧分别有一个卖纪念品和零食饮料的亭子,也提供禁区的相关信息,书籍、明信片、T恤、冰箱贴应有尽有。

禁区检查站外出售纪念品的亭子 / 作者

这时我仔细看了进入禁区的电子票,上面除了二维码、条形码和我护照上的身份信息之外,还有很小字体的乌克兰语和英语注意事项。

可能是打印机墨量低的缘故,必须非常努力才能辨认出内容:“禁区不是游乐园,尽管放射性辐射水平已显著下降,这里仍是一个遭到严重污染的地方;在你的旅程中遵守安全规定非常重要,这些规定旨在提高访客、工作人员和周边居民的安全。”

具体注意事项中的绝大部分要么在旅行社之前发的邮件中,要么随车英文导游E先生刚刚口头提醒过。具体如下:

“不要表现得像在游乐园,这里是核灾难发生地,仍然非常危险,所以合理负责地行事;不要对着安全设施拍照,警察、保安、检查站、闭路电视监控以及实物保护系统不是给你拍酷酷的自拍照的地方。”

“不要触摸任何东西,不要坐在地上,试着避免接触任何可能受污染的表层,当你坐在禁区地面上或任何表层,这显著增加受污染的几率;避免更多暴露身体,参访期间禁止穿短裤、T恤衫、裙子以及任何暴露身体的衣物。”

“不要从禁区带走任何物品,这不仅对你的健康非常危险,也是法律严格禁止的行为;不要在禁区的开放空间吃东西或喝水,吃喝的时候能够吞下放射性尘埃,它会留在你的体内;不要喝酒或使用毒品,在禁区必须保持清醒并能够自由行动,没有例外;不要在除划定区域之外的地方吸烟,吸烟常常造成火灾,并制造垃圾。”

禁区的路面年久失修破旧颠簸 / 作者

当天只有一个扫码机在正常运作,所有人除了等待别无他法,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最终,团里每个人的电子票被扫过、护照被核对过之后,小巴才启动驶入禁区。这时,导游建议我们打开辐射测量仪,我手上仪器测出0.11微西弗每小时,一切正常,而在达到0.30的水平的时候就会响起“哔哔”的警报声。

禁区内的路面破旧颠簸,明显多年没有养护过,而且虽然树木堪称茂盛,但不知为什么却有一种毫无生气的感觉。一些树的树干因为放射性污染而呈红色,触目惊心。车行驶到小路,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设施在树丛中映入眼帘——Duga远程警戒雷达。

Duga远程警戒雷达是冷战期间前苏联建造的超视距雷达,作为该国反弹道导弹远程警戒防护网络的一部分。这一设施功率非常大,在短波波段的信号高达10Hz的尖锐敲击声,全球很多区域的无线电广播和其它一些传输设备能够受到其干扰,引发多方投诉,因此人称“俄罗斯啄木鸟”。我们刚到大门前,就有一只狗迎宾一样地跑过来,还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带路。导游说这是安保人员养的狗。

今天生活在这里的小狗不会知道,33年前那场灾难发生以后,政府的强制撤离命令中并不包括任何动物,曾被居民们当作伴侣和家人的所有宠物不得不被留在原地,并在之后的几天内被受命进入禁区的军人全部射杀。

Duga雷达在冷战期间发初的信号酷似啄木鸟 / 作者

今天的Duga雷达令人产生回到七、八十年代的恍惚错觉,这个曾经是军事机密的庞然大物表面布满斑斑锈迹,个别基座上涂有穿着防护服的卡通形象,不远处还专门放置了两个核辐射标识杆,专门供游客拍照。

告别Duga雷达,旅游车继续北上,进入10公里禁区内Kopachi村的一座幼儿园。还没走到近前,大家手中的测量仪就此起彼伏地发出警报。这座平房里面有几个房间,积满灰尘,除了一些儿童床架和一些破家具之外,地上都是一些书本和废纸。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一天之后,这里的居民被告知会离开几天,谁也没想到这一去就是永别。

Kopachi村幼儿园内景 / 作者

我们被告知只能在这座建筑内停留10分钟,这期间手中的测量仪一直没有间断地“哔哔”响。我测到的辐射水平最高已超过3微西弗每小时。走的时候还被导游再次提醒,不要触碰周边的草木,以免出现意外。

离开Kopachi村,旅游车驶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厂区。导游强调,这里不准随便拍照拍摄,只能在特定的小区域,面向特定的角度拍。这里到处都有闭路电视摄像头,如果有人被发现做出违规举动,旅行社会受到惩罚,严重的会丧失带团资格。

我们来到四号反应堆前。33年前发生在这座反应堆的爆炸改写了周边区域的命运。同年,前苏联当局建造了一座人称“石棺”(sarcophagus)的水泥掩体,将这座反应堆的残骸罩住,阻止有害放射性物质继续泄漏。但匆匆建成的这一大型装置只能维持30年,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出现破损和裂缝。

导游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四号反应堆前展示历史照片 / 作者

于是,多家国际组织资助建造了一座耗资13.5亿英镑、更大更安全的新“石棺”,采用移动轨道移动就位,覆盖在旧“石棺”上。今年7月10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为这座275米宽、108米高的半圆形掩体正式揭幕。据称,新“石棺”预期能够安全运作100年。

导游E先生在这里向我们展示了四号反应堆此前的一些照片,并重申,只能面向这个角度拍摄新“石棺”和救援纪念碑。大家纷纷与之合影留念的时候,我发现测量仪上的辐射水平最低0.78微西弗每小时,最高超过0.9微西弗每小时。

餐厅入口处的辐射检测仪 / 作者

接下来到了午餐时间。我们来到附近专门接待游客的餐厅。这是一座两层建筑,男性和女性分别从一楼大厅的两侧进入,两边都有专门用来检测人体辐射水平的设备,人站上去之后需要把双手贴在机器两侧,如果设备没有特别反应就是正常的。但我发现,其实很多人并没有很认真在测,也很少有工作人员监督。

餐厅就像一个员工食堂,已经付了190格里夫纳(约合人民币54元)的我们,排队领餐食,每份包括土豆汤、沙拉、面包、肉饼及配菜,和两杯饮料。食物谈不上特别美味。吃完之后大家都自觉地将托盘放在直达清洗间的传送带上。

我拿到的食物,伙食好像还不错?/ 作者

在颇受欢迎的电子游戏《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中,主人公约翰·普莱斯上尉追击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者追到切尔诺贝利禁区内的“鬼城”普里皮亚季,展开激烈冲突。我们在禁区一日游的重头戏就是参观普里皮亚季。

“鬼城”普里皮亚季城的标志 / 作者

普里皮亚季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仅3公里,这座城市完全因为核电站而在1970年代拔地而起——这里的居民就是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像电视剧《切尔诺贝利》表述的那样,“鬼城”民众在事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被当局下令撤离,再也没能回到家园,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33年前的样子。

普里皮亚季有160余幢住宅楼,总人口约5万,中小学、公园、游乐场、文化宫、超市、体育场、游泳池、餐厅、咖啡厅等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由于核电站在当时的国家战略中拥有极高地位,这里的居民也比乌克兰其他地区人群享有优厚得多的生活条件,正是这一点让当年的苏联年轻人前赴后继地来到切尔诺贝利。

导游E先生带大家在普里皮亚季城内穿梭,多年野蛮生长的各种植物横亘在交错的羊肠小道之间。虽然心里很明白这里发生过的一切非常令人遗憾和惋惜,还是不禁有一种探险的感觉。我们走过医院、学校、河港,发现有的建筑明显是残破的危楼。导游告诉大家,这也是现在很少允许游客进入建筑内部的原因。

位于普里皮亚季市中心广场的文化宫 / 作者

我们在普里皮亚季中心广场的文化宫旁边看到一家大型超市。超市的外墙早已消失不见,内部满目疮痍。我在脑海中对比历史影像资料,难以想象当年生活条件优渥的当地居民离开时的心情——由于并不知道辐射的存在,就在事故发生当天,城里还举行了好几场婚礼,撤离之前的孩子们也还在露天广场和公园尽情嬉戏。

吸引众多网红来打卡的摩天轮 / 作者

普里皮亚季新建的游乐园原定在1986年5月1日正式开放,以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4月26日核事故的发生意味着计划被迫取消,这个游乐园仅仅在撤离行动开始之前非常短暂地为当地居民服务过。游乐园的设施现在看起来就是一堆废铜烂铁。唯有摩天轮看起来好一些。

当年新开的游乐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 作者

最后我们被允许进入一幢居民楼。虽然也是只有10分钟的时间,但这很短暂的经历是非常令人震撼的。这些都是普里皮亚季普通人的家,有卧室、客厅、厨房、浴室,一切都应该是稀松平常的。事故发生之前在这里生活的人们过得是令人满意的生活,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了一切。如今,所有房间都遭到很大程度的破坏,墙纸都撕裂脱落,留下来的只是一些废弃的破旧家具,安静地散发着霉味,仿佛在吟唱历史的悲歌。

普里皮亚季的居民楼内景 / 作者

回基辅的车上,我与导游E先生聊了很多。他来自乌克兰南部哥萨克发源地扎波罗热,从小就对切尔诺贝利有浓厚兴趣。他正是在1986年出生的,核事故发生时他的妈妈怀孕两个月——当时由于担心对胎儿的影响,很多孕妇被医生建议堕胎,而他和妻子都幸运地出生。他最近几个月才加入这家旅游公司,向各国游客介绍切尔诺贝利。

E先生觉得,切尔诺贝利这个话题如今仍然重要,是因为这是人类在核领域得到的第一个重大教训,暴露了苏联体制的诸多问题,警告人们不能视这种事情为儿戏。

而对于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的意义已经不限于E先生说的那些内容了。今年7月,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切尔诺贝利新“石棺”揭幕仪式上宣布,已下令开发禁区旅游业,使其成为官方旅游目的地。

“我们必须让这片属于乌克兰的土地焕发新生,”泽连斯基说,“切尔诺贝利一直是乌克兰对外形象的一个污点。是时候改变了。“

hkzs 发表评论于
30多年过去了,辐射应该降了不少。
水扑蛋2013 发表评论于
脑子坏掉了 去这种地方
方知妻美 发表评论于
国内旅游新路线,赶紧组团过去感受
雪夜读书 发表评论于
福岛的辐射比这个更厉害,可是在“主流媒体”根本不care。
聊聊看 发表评论于
只要信民主,吃核食也是安全的。
老168游 发表评论于
只要吸入一颗放射性尘埃,得肺癌指日可待。
老168游 发表评论于
花钱买癌症,游客需要长点知识!
统为上 发表评论于
没去广岛和长崎测一测?
duty 发表评论于
旅游要的就是心惊肉跳的感觉,能去感受一下应该不错。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年复一年反反复复说同样一句话的人应该去那个地方让辐射照照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