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郑永年:香港风波将如何收尾?(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占中专题”专题页面



香港的风波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如何理解、看待这场运动?对它的评估和预测如何进行? 最近,我们跟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进行了一番对谈。以下是我们的对话实录。

(image)

1、侠客岛: 您如何看待近期香港风波中表现出来的“民意”?

郑永年:任何一个大规模的社会运动或者说抗议,在大规模的参与者当中,很难说他们是铁板一块、或者说有“一揽子”的意见, 这其中肯定有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有不同的诉求、初衷和行为 。如果光看媒体报道,是看不出来这一点的。

应该说,香港这么多年来,社会运动是一个常见的综合现象。 不能说全都是“港独”诉求,但“港独”一定存 在; 不全是暴力,但暴力行为也很突出 。这方面的评估要客观。从学者的角度看,或者说 从决策者的角度,要客观,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香港社会抗议运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倾向暴力化,这个趋势要看到。参与暴力的人数也在增加。 如果说早期运动的主力是“民主派”、是学生,现在的各方面人员也越来越复杂,外部因素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可能存在暴力行为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部分人起了很大作用。这些人不负责任,搞完破坏就跑,还穿戴了反侦察的装备。我们也看到,这两天,维持香港秩序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

2、侠客岛: 的确,之前在港澳办等部门的发言中也可以看到,对参与运动的人群,是有分割、有分层的,比如被裹挟的、搞港独的、煽风点火的,等等。

不过的确,街头运动或者说街头抗议,很容易走向激进化; 在群体的运动中,往往平和的会被激进的代替,激进的会被更激进的代替,这也是很多前车之鉴所印证过的。 如何看待这种激进化的倾向?

郑永年:社会运动一旦发生,妥协的声音很容易被边缘化。 在香港,这种激进似乎变成了一种“道德”,好像只要反共、反大陆,就是“好”的 。

这当然是有问题的。现在香港人忽视了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是“爱港”?他们号称自己是“爱港”的。

但是, 在任何一个理性、法治的社会,行为都是要负责任的 。 任何社会运动都可能趋于激进化, 但是如果“鼓动激进”这件事不用负责,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事情就很麻烦。

香港就是如此。 鼓动激进、破坏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护照,随时有退路,可以出国、退出香港 。也正是这帮人,挟持了大部分理性人。结果就是导致破坏香港的行为。

为什么说“爱港”这个问题?因为以前李光耀在新加坡就强调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是哪个国家的公民,你拿谁的护照?如果你拿外国护照,就不会从新加坡的利益出发。类似的机制,在香港不存在。

所以就能看到非常奇怪的现象:警察抓了暴动分子,法官再把人放掉。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以随便跑掉,你杀人就没有顾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要负责,才可能变得理性、克制自己的行为。

现在的问题就是,香港没有这样的机制,你破坏社会、违反法律,却不用负责任,那当然法律就没有威慑力。或者说,也可能法律有威慑力,但是你可以随时退出香港,跑到国外,那“后顾之忧”也小。

所以,一定要让更多的香港人意识到,这些激进者不代表香港利益,恰恰是在破坏、挟持香港的利益,进而图谋他们自己的利益。只有只能呆在这块土地上、这片土地就是最终利益的那些人才可能真正“爱港”。

(image)

 网传一版香港中学生通识课教材

3、侠客岛: 如何判断这次外部势力在香港扮演的角色?

郑永年:香港国际化程度这么高,又是前殖民地,外国势力当然广泛存在。外国势力肯定要干预香港发展的。同样可以比较前殖民地新加坡。新加坡也国际化,但是外国势力在这里活动,就要遵守新加坡法律。

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此: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响香港司法。

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新加坡和香港以前都是英国殖民地,但是新加坡的司法体系经过了改造,代表现代新加坡的利益;香港呢?代表谁的利益?

法治的确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核心话语,但它掌握在外国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里。当年港英当局可以在发生暴动后抓人,现在为什么反而不行?就是制度错位了。

一般社会运动的参与者、发起人,最常见就是把自己的行为道德化,凌驾于任何的司法和制度之上。要求保护自己的时候,就说司法很重要;要去破坏法律的时候,司法就不重要。

4、侠客岛: 是的,很双标。 比如说占领机场、破坏交通,在香港的公安条例中是非常明确的暴动罪,在这些示威者嘴里就是“违法达义”,或者辩称自己只是去散步、而不是非法集会。

要求法律不追究自己暴动、要求警察保护自己安全的时候,好像又想起来有司法这回事儿了。

郑永年:说到底,这帮人有法律概念吗?没有。对自己有利了,法律就是保护自己的工具;法律是自身行为障碍的时候,就去破坏掉。

所以,在香港,现在没有真正的“主体”能执行香港的法治。法不责众嘛。这样一来,法律就没用了。比较其他国家、欧美国家呢?

发生这种情况,早就抓起来了,法律都有,早就被执行了嘛。所有的香港人都知道,国际媒体也知道这种行为是非法的。但为什么没有人去执行呢?

因为没有真正从香港利益出发的“主体”。每一种利益都为自己所图。这样下去,香港的法治要完蛋。法治本身就存在一个“信誉”问题,大家都这样做还能不被追究,法治就垮掉了。

(image)

香港示威活动中的“洋教官”

5、侠客岛: 您反复所言的香港“主体”到底是指什么?

郑永年:把港澳的治理模式进行比较就可以看清楚。澳门也是既得利益轮流执政,但这个既得利益是负责的。香港的既得利益也很明确,但制度安排不是这样。

香港的既得利益不用负责任,光落好处,包括他们控制下的媒体。 为什么首任特首的公屋计划被反对?因为如果公共住房起来了就影响地产价格 。

我觉得,香港的既得利益、香港的贫富分化,光从土地这一块,就能看出新加坡和香港的分别。

新加坡土地公有,80%的人住在公屋里,所以在新加坡,国家就是既得利益 。国家的好处可以分给你;但香港的是私人的,私人的好处不会分给你。

内地有“主体”在,香港没有主体。 政治体制改革,不是说“双普选”就能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真正能代表香港利益的港人是谁?肯定不是拿着很多本护照、可进可退、没有认同感的人。现在真正爱港的人声音发不出来。

所以说,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设计,不是“民主派”说的“双普选”就能立即决问题。 现在局势下,“双普选”可能更有利于外国利益,或者变成台湾那样不死不活的样子 。这就是本质。

2014年的时候,既然可以阶段性推进普选,为什么泛民直接否决了政改方案? 不仅是他们要求表面上的“一步到位”,更多是利益考量。没有治港主体的情况下,就可以最大化自己的私人利益 。

因此,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研究香港不要光看这些人说什么,喊什么口号,关键看他们的利益分布在哪里。你去看看,香港航空公司有多少的外国利益在里面?大家都为利益说话。

6、侠客岛: 嗯,这次风波以来,内地的媒体自媒体挺多分析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反而是港媒谈的不多。 当然,更直接的表现是认同问题,大量分离主义、港独的东西出来。

郑永年:基本上主体是97以后出生的那批人。以前我们说殖民地的教育, 现在回头看,殖民地教育在回归之后变得更厉害了 。

以前香港的“民主派”还反对港英,现在他们几乎把内地看成另一个港英当局了。这是个严重的认同问题。

老一辈香港人在港英当局时期成长起来,对中国有认同感; 现在没有了,这是政治认同的问题,甚至走向了反向政治认同、“逆向种族主义”,要跟中国切割开来 。

当年邓小平设计的一国两制,早期是为了争取更多人,认为港人还是认同香港利益的,也认同国家,不过观点不同罢了。现在看,这些人是否还称得上“港人”?

现在的港人不是原来的港人了。原来是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既有对香港的认同、也有对中国的认同。现在我们大可以怀疑,如果没有对中国的认同,是否还有对香港的认同?

因为这些人“可进可退”,就可能变成职业的破坏者。以前回归的时候,港英当局发了多少英国的护照?多少乱港头子拿着这样的护照?他们对香港的认同是虚假的,不是为了香港好起来,只是表面上喊着“捍卫香港”的口号。

如果运动仅仅是暴力的问题,不难解决。如果暴力的基础是认同的话,就很难解。所以我们说,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归”,此次风波之后,要完成认同上的“二次回归”。

(image)

7、侠客岛: 有声音说香港已经变成中美贸易战博弈的棋子。 如何看待这种声音?

郑永年:这不可怕。第一,中国不会妥协。 中国不会因为经贸损害自己的主权利益 ,不会妥协,也不能妥协。

第二, 香港作为经贸中心、金融中心,符合中西方利益 。西方、英国、美国会放弃香港的利益吗?不会的,赶都赶不走。这对中国有利,也对西方有利。

香港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中央政府还是想维持一国两制,还是非常克制的。但是西方如果想在这里挑战中国的主权、安全,不可能的,可能变成一国一制。西方如果聪明,还是会计算一下得失的。

第三,中国本身已经将变成最大市场,有能力消化香港的问题。即便是你西方走了,也可以。

8、侠客岛: 您如何判断这场运动的收尾?

郑永年:从整体来说,香港这些人成不了气候。我一个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说,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因为新加坡人很敏感,马来西亚不给喝水就麻烦。

这当然是玩笑说法。实际上,香港有很多制约,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内地分不开。但是少数激进的人利用了国际化的便利。

这些激进分子成不了大气候。特朗普也看着的,说自行解决就可以了。中国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稳定,但香港对中国的整体利益没什么多大影响。对于香港人来说,这就是切身利益了。

任何的社会运动都有高潮、有低潮,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死磕派”。我个人觉得,香港的运动本身会趋向下行,就是辛苦了香港的警察。

所以香港老百姓,真正爱港的人应该有权利保护自己,让香港免遭破坏。 地方的居民当然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利益。你可以破坏我的利益,我难道就没有权利保护我的? 讲不通的。大家都反对暴力,但是你用暴力破坏我的利益时候,我当然也有权利反对。

因此,要动员真正爱护香港的人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这帮人破坏自己的利益。天底下没有说你能暴力我不能暴力的道理。

大家大可以耐心一点。要让大家看清,真正爱港,就必须爱国,因为这才是看清了香港的利益在哪儿。现在香港人都被激进的人裹挟了。

(image)

周六,香港市民在添马公园举行“反暴力,救香港”集会,参加人数超10万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风静水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5:34:00
要赶走持外国护照的人,先从林郑月娥一家开始吧。她丈夫及子女均持英国护照。
======================
如果他们参与了暴乱,当然要赶走。如果没有,为什么要赶走他们?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6:02:41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3:39:19

香港要想安宁,必须赶走那些有外国护照的暴乱参与者。
======================================================================
港澳通行证不能算外国护照吧?
==============================
有很大一部分参与暴乱的人有美国,英国护照。这些人不赶走,香港不可能有宁日。
唐爽粉丝团 发表评论于
sgbigsell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2:53:20
真相很可耻,没法拿上台面说。所以提出的诉求不切实际,盼坦克望眼欲穿,种种怪事。。。
===========

盼坦克望眼欲穿,太形象了。
唐爽粉丝团 发表评论于
咱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5:52:00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4:44:00
香港根本没有暴乱,只有和平争取民主,楼下说香港暴乱的,都是土工栽赃诬陷热爱和平的香港人打手,这些人才是暴乱的根源。
****************
这位是刚刚从火星回来的吧?火星上没有地球的视频吗?

============
他没去过火星,他是徐晓东的马甲。
收钱发声的。
yaohua 发表评论于
中号打狗棍,你的宣传条例写的太好了,以八戒为首的文学城党总支应立即召集城里全体中共党员及红外围,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坚决贯彻执行,从口头上把香港彻底变成臭港!
毛毛猫猫 发表评论于
文学城太左了。说来说去都是在指责港人,为什么不登分析风波的原因? 说到底港人不愿意和大陆司法发生任何接触,因为大陆司法客观上确实不独立不透明。 之前董建华任上也有类似的修法建议,也是50万港人抗议。 董建华立刻就撤销了。 说明司法问题是香港不能踩的红线。 说好了50年不变。 中共急什么!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一国两制”是历史产物,有严重的局限性。
老夫少年狂 发表评论于
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它掌握在外国人、掌握在香港既得利益者手里。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应该一国一制。
pconline 发表评论于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毛太祖教导我们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不能那样雅致, 革命是暴动。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谁镇压革命,谁就是反革命。土共起家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现在看不惯了?
pconline 发表评论于
香港在英国人手里,渔村变东方明珠
香港在土共手里,亚洲四小龙之一变成蛇

英美能创造辉煌,土共能毁灭文明
月亮啊你可知道 发表评论于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4:49:55
只要遵循“一国两制”,香港的风波就会平息。
当年邓小平力主按时收回香港,因为事关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但当时香港和大陆的体制相差巨大,香港虽然处于英国殖民统治,但已是成熟的资本主义制度,而大陆刚开始改革开放,还在向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迈进。基于这个事实,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主张,既免除了香港各界的担忧,又维护了国家的根本利益。
50年不变,并不意味着50年后香港的体制就要改变。而是邓小平当时坚信:中国的改革开放航向已经确定,风帆已经升起,经过50年的努力,大陆在政治、经济及社会各方面一定会赶上甚至超过香港,届时香港大陆的融合应是一个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过程。
因此“一国两制”不仅显示出邓小平的智慧,更显示出他的自信。此外一国两制的成功,对台湾也起到一个示范的效应。
——————
点赞
想做渔民 发表评论于
主观意识,我来说说香港人的不作不死吧!
先说8964的前因后果。一开始从反贪腐,反特权,反老人政治(牛棚回来疯狂报复和掠夺),党内党外各行各业全国各地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那,文革风貌再现。当名义上的总书记赵紫阳准备坐收渔利时,港台反共分子国外势力认识到时不我待啊。理想化的学生为了海洋文明,为了发展为了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而热血沸腾。时间稍长,大多数学生感觉味道不对。想退,要退。这不行啊。用不能被秋后算账威胁着,督战队文武双全发动。这样才让中共团结一致对外。8964那些日子中共不禁止屠杀谣言,就是为了震慑效果。中国通老布什是心知肚明啊。然后四个坚持矫枉过正。邓公南巡再矫枉过正。中共一路奋斗过来,血与火,容易吗?
香港反送中,从一开始就毫无道理。但是反共的势力真的不可小觑。这些香港人民的祸害想可以再步子搞大一点反中嘛。反对一党专制,争取民主自由嘛。争取英美政府等等的支持嘛。再来一个里应外合。胜利...  查看完整评论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5:45:57
香港民众反复强调示威的五大诉求:1.撤销修例; 2. 撤销“暴乱”定性;3. 释放被捕的示威群众;4.调查警察施暴;5开始真正的普选。除次以外没有其他要求。
============================================
1)下回立法会可以不提修例案,自然就没有了。修例程序本身并不违法,去撤销是违反程序。
2)是否发生了“暴乱”,有大量录像照片在那里,政府有权判断定性。
3)被捕的是否有罪,必须走法律程序,不能由街头示威群众说了算,必须尊重香港法治。
4)游行的施暴在先,警察止暴行动在后。有大量录像照片在那里,不可本末倒置。
5)目前的选举模式是香港基本法定下来的,体现了[一国两制]的主权在我,不容挑战。
五次郎 发表评论于
干么要收尾,一切才刚刚开始呢。文革都搞了10年也没有防止住资本主义复辟,香港的革命应该继续进行到底,埋葬李家城和无能的特区政府,迎来社会主义的新阶段。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最新消息:推特和脸书一共关闭936+个账号,这些帐号来自传说中的污猫。这两个公司经过调查取证以后,发现大量的证据,证明这些污毛受政府操控。他们散布大量谣言不实之词,污蔑诽谤香港游行示威的人。

传说中的污猫终于有了实锤。:-)文学城有多少污猫?
有些意思了 发表评论于
两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表明了广大港民的意愿。后面实行暴力的,加上黑社会的,往多里算2000人,也不过就是千分之一。现在港府和中国政府对反送中不提,反而对暴力大做文章,而暴力中还包括他们唆使的黑社会人员,用心何在?
小小叶蝉 发表评论于
郑教授对香港和新加坡非常了解,关于香港提了很多有深度的看法,点赞。但有三个根本性问题基本没有提到:

1)香港跟大陆在根本利益上有冲突,因为TG跟西方强权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都有冲突,香港却常常非常愿意的站在TG的对立面,这是香港问题的根源。TG政府早就认识到,而且不可能容忍,早就开始着手解决,这次一定会下决心加快其进程,TG还真有这个能力,当然仍需要一些时间。很多香港人或是因为短视和自以为是,看不到这一点,或是看到,但要拼个鱼死网破。

2)很多香港人的社会背景(家庭,历史,教育,身份等)在历次动乱中起了关键作用,而且这个背景只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扩大,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3)这两个问题,还有一些郑教授提到的重要问题,如司法结构,法律执行等都是一国两制的结果,TG这次应该终于明白并彻底放弃一国两制这个理念。

所以香港动乱闹事折腾,虽然起起伏伏,一定...  查看完整评论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关于当前局势的宣传要则》一,严禁正面报道香港市民的任何民主自由诉求。充分使用政府掌握的话语权,占领舆情制高点。按一下三个之争为事件定性:
爱国于港独之争;
和平与暴力之争;
法治与动乱之争。
二.淡化参与抗议示威的总人数和民众支持度。突出报道支持政府和警方的声音。对社会人群按以下方式进行划分定性:
1.把没有上街游行的人定性为沉默的大多数。定性为支持政府,支持警方;
2.把参与游行的民众定性为年幼无知,收人挑拨,被西方敌对势力当枪使。
3.把参与冲击政府机构,武力对抗警察的示威者定性为恐怖分子。
三。 突出报道以下几个方面:
突出报道游行队伍中出现的港独标语和英美国旗。尽量避免在图片和视频中出现有关民主自由的标语;
突出报道示威者冲击政府机构的行为;
突出报道示威者涂鸦国旗,国徽和任何政府徽章标志的行为;
突出报道示威者武力...  查看完整评论
摩根小城 发表评论于
这次事件起源的根源在于铜锣湾书店,共产党失去了信誉导致反送中大游行。然后共产党处理游行事件手段仍停留在以我为尊的低级阶段,导致了事件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及为其它势力而利用。共产党自信一点,也不至于这么骑虎难下。
咱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安宁河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5:27:00 他的言论跟共产党很一致!
*************
我们能不能就事论事,不争对任何人,这应该是最基本的民主要求了吧?!摆出事实来讲道理,理性社会最起码的保证,现在就连这也做不到了吗?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3:39:19

香港要想安宁,必须赶走那些有外国护照的暴乱参与者。
======================================================================
港澳通行证不能算外国护照吧?
松隐青山 发表评论于
所以经济超越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在临界点上对手一定会自乱,而不是四平八稳的此消彼长。比如08年金融危机让中国与发达工业国家的差距大幅缩小。这次香港动乱也是内地城市群起缩小与香港差距的加速点。
咱中国人 发表评论于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2019-08-20 04:44:00
香港根本没有暴乱,只有和平争取民主,楼下说香港暴乱的,都是土工栽赃诬陷热爱和平的香港人打手,这些人才是暴乱的根源。
****************
这位是刚刚从火星回来的吧?火星上没有地球的视频吗?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现在世界矛盾普遍,风险处处,泡沫遍地,谁先失控谁就是最大失败者。
中华民族,利益共同。 诚心沟通就会找到共同点和解决任何矛盾的好办法。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3 18:18:38
现在作出帮助香港改善住房就业,帮助一定程度维持香港一些传统的“中心”地位的承诺可能比其他行动会有更好的收效,而且应该是值得的。香港事实上一直是对大陆有依赖的。
香港曾经是:转运中心,交通枢纽,金融中心,购物天堂,华人娱乐文化中心。。。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4 06:49:24
一个大家庭有很多兄弟姊妹,有一个小兄弟从小寄养给了人家。那些日子虽不好过,但也有一些高级玩具,漂亮衣服。
后来回归大家庭,他很少得到新玩具,新衣服了。大家也都有点冷落他。失落的他从外面学了两句民主自由的口号在那喊。
打他吗?不要!今天失去一个兄弟的心明天会失去更多。外人更容易挑拨离间。好东西留给他一份,帮助他感受大家庭的温暖。
这样大家庭才会和谐团结,共同应对前面的困难。

香港对内地的经济一直都有很强的依赖性,回归后...  查看完整评论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明白香港人民的真实感受才可以避免他们被别有用心的黑手绑架。象那些提出五点诉求的人。坚决支持有担当的林太。 不该让步的一步也不能让!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5 13:29:15
破坏香港年轻人前途的祸首梁国雄,毛孟静,黄煜民等人在暴乱中好像在保持低调,免得人们痛心香港不幸时联想到他们吧?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8 13:08:10
建议香港政府写信向中央要求对香港的经济发展和文化保护的加以行动支持。因为这样做我相信不单止对香港是必要的,在政治和经济上最终也会是对大陆有利的。
集思广益,网民们开动脑筋,八仙过海想想如何写好这样一封信!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8 13:26:43
反对乱港派的五大诉求,支持提出维护香港经济文化的合理诉求。有合理诉求才会有共识,能得到广泛共识的事物就会带来良好结果。
与(自己)人斗,其祸无穷! 历史教训需要吸取。

栾世清 发表评论于 2019-08-18 16:46:26
示威人群赞成港独只是少数人,真正以为港独有一点可能的就更是凤毛麟角,并且还很多...  查看完整评论
风静水清 发表评论于
要赶走持外国护照的人,先从林郑月娥一家开始吧。她丈夫及子女均持英国护照。
风静水清 发表评论于
要赶走持外国护照的人,先从林郑月娥的丈夫和子女开始吧。因为他们都持英国护照。
安宁河 发表评论于
他的言论跟共产党很一致!
安宁河 发表评论于
这场运动是“反送中”,五条诉求中没有一条是港独,反中国的。如果同样规模的民众诉求发生在美国,而民选政府置之不理,你作何感想?
yaohua 发表评论于
中共地下党员吧?
iceox 发表评论于
既然说是栽赃,那就不必为暴徒说请,一个个抓起来,五马分尸,少一个是一个。

剩下的和平游行,随你。不吃不喝,不比打工赚钱养家供楼,游它个十几二十年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砖家为了钱出卖了最后的良心。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一晃22年过去了,大陆的经济改革突飞猛进,但平均水平仍然没有赶上香港,而社会改革明显滞后,政治改革更是停滞不前。大陆目前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全方面提升自身的水平;要向先进的体制学习,包括向香港学习,例如香港的廉政和法制;不要去触碰香港的体制,确保一国两制的坚定实施。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一晃22年过去了,大陆的经济改革突飞猛进,但平均水平仍然没有赶上香港,而社会改革明显滞后,政治改革更是停滞不前。大陆目前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全方面提升自身的水平;要向先进的体制学习,包括向香港学习,例如香港的廉政和法制;不要去触碰香港的体制,确保一国两制的坚定实施。
22年过去了,香港人民至今没有直接选举特首,而依据现行办法选出的几任特首都有一个共同的缺失:过分关注工商界的利益,而不同程度忽视了社会改善民生的诉求。香港的房地产业畸形发展,使百姓生活最基本的居住环境不断恶化;另外对新科技的快速发展反应迟钝,产业调整严重滞后,整体创新竞争能力下滑,和新加坡相比已有明显的差距,使香港年轻一代看不到未来。让民众直接选举特首,能够更加关注社会整体的利益,平衡有效的施政。港独分子和暴力分子毕竟是极少数,应该相信绝大多数香港人民能够选出既效忠国家又能为全社会服务的特首,再加上中央政府的支持,香港的未来依...  查看完整评论
远方的湖 发表评论于
只要遵循“一国两制”,香港的风波就会平息。
当年邓小平力主按时收回香港,因为事关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但当时香港和大陆的体制相差巨大,香港虽然处于英国殖民统治,但已是成熟的资本主义制度,而大陆刚开始改革开放,还在向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迈进。基于这个事实,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主张,既免除了香港各界的担忧,又维护了国家的根本利益。
50年不变,并不意味着50年后香港的体制就要改变。而是邓小平当时坚信:中国的改革开放航向已经确定,风帆已经升起,经过50年的努力,大陆在政治、经济及社会各方面一定会赶上甚至超过香港,届时香港大陆的融合应是一个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过程。
因此“一国两制”不仅显示出邓小平的智慧,更显示出他的自信。此外一国两制的成功,对台湾也起到一个示范的效应。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香港根本没有暴乱,只有和平争取民主,楼下说香港暴乱的,都是土工栽赃诬陷热爱和平的香港人打手,这些人才是暴乱的根源。
飞雪连天射白鹿 发表评论于
只要大陆保持开放,香港的地位是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反之,只要大陆恢复闭关锁国,香港的重要性又会恢复到以前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此: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响香港司法。

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

香港要想安宁,必须赶走那些有外国护照的暴乱参与者。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香港的问题关键恰恰在此:国际势力在香港不仅不用负责任,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相反,可以左右香港司法、影响香港司法。

这是非常严重的制度错位。大陆尊重一国两制,香港的司法权不在大陆手里;那,在香港人手里嘛?当然也没有。所以才有警队抓人、法官放人的局面反复出现。
sgbigsell 发表评论于
就佩服香港这件事背后的大佬们。大写的服!能够成功滴把底层怨气转到土共和政府身上,自己做好人,资产该转移的转移,和土共一旦翻脸,又可马上和英美勾联上,高举民主自由大旗。。。

明明是鬼。好了,农历七月难免。
普通劳动者 发表评论于
好像不全是郑教授的个人观点,更可能是借郑的第三方的名义,警告香港动乱骨干分子,中共对香港动乱来龙去脉早己明察秋毫。限供猪肉也是给香港的老百姓们提个醒:就革命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都市红尘 发表评论于
这位教授是真正的专家
sgbigsell 发表评论于
香港的衰落不可避免,香港的兴起是历史的偶然,但有人可能还想复制这种成功哦!然后就朝这方向努力了,细思极恐。
sgbigsell 发表评论于
某些港人完全明白香港的处境,为了挽救香港衰落到应有的城市地位的命运,他们觉得,大陆再度闭关锁国,香港就稳了。要不,香港独立也行,罪犯天堂,洗钱天堂,再作为颠覆中国的基地,这些钱足够维持香港的地位了。这两个都做不到,在运动中混点资本,政庇,名校啥的,也可以保本。

大家注意观察,很多不好解释的现象,一下子就能说通了。

真相很可耻,没法拿上台面说。所以提出的诉求不切实际,盼坦克望眼欲穿,种种怪事。。。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之前,中央政府放手香港高度自治,不主动干预香港事务,包括23条立法和遣返条例遇到港独的阻力,是担心香港会乱。现在香港天下大乱,也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坛坛罐罐都已经打碎了,还捧在手里,那就是不明智!大乱之后,必然是大治。香港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反共反中的香港了。
Marienling 发表评论于
闹不闹的都没有用,大陆根本无需出手,这些闹的人自己给自己添堵。
yzchenhh 发表评论于
从1989年以来,全世界的共产党在任何和平争议中,没有赢过一次。所以早就丧失了道义的力量和理论上的合法性。只能靠武力了。

这次香港的前途只有两条路:要么中共强硬到底,以镇压结束(因为道理是讲不赢的);要么自己想办法妥协,和平结束。没有第三条路。

我估计如果没有美国的话,中共一定会选择第一条道路。不过有西方世界在的话,敢不敢在香港动手就是个大问题了。从国家考虑,妥协是不二选择。不过中共的一党私利和中国的利益一般总是反的。
firemoth 发表评论于
闹到最后经济垮了,港人自己会醒悟。最重要是陆府和港府绝不妥协,撑到最后。70年国庆的重要性没那么高,不要被当作协迫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