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世界瞩目中国虎女落惨境 富豪前夫不付赡养费靠救济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因发起华南虎南非野化训练项目而让世界瞩目的“中国虎女”如今境遇凄惨。

筹集巨款耗费精力进行多年该项目,自己却被美国丈夫“开除”出局,而打离婚官司一打就是7年,家产没分到,法庭上的相关信息又成了刷屏的“‘华南虎女’夫妇挥霍捐款维持奢侈生活”的新闻。







好容易去年底法官判了男方要付赡养费,结果拖到现在也是一分不付,对方说自己穷得每天就吃一两镑的饭,女方在法庭上也说自己如今身无分文。



华南虎是中国的独特虎种,被认为已基本在野外灭绝。

被称为“虎女”的中国女子全莉发起华南虎野化训练计划,将中国的华南虎送往南非驯养。

全莉是什么人?根据她自己的介绍,她1984年从北京大学毕业远赴欧洲,1989年获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学位,1990年起担任了著名时装品牌Gucci的全球品牌认证官,1997年,辞职专攻濒危华南虎的重新野化,2000年在英国成立“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后在伦敦、北京和香港都有办公室。

全莉1990年与沃顿校友、美国人斯图尔特·博锐相识,博锐后来是任职于德意志银行的高管。

2001年俩人结婚,博锐离职,俩人定居在一套能一览泰晤士河全景的豪宅。



俩人接连放弃高薪工作,投入这项耗费巨大财力精力的项目中。

在《三联生活周刊》2007年的一篇报道中,全莉称“野生动物保护基本上是一个无底洞……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投入了1000万美元,绝大部分资金都来自全莉夫妇的个人收入”。

2002年5月,博锐在南非购置3万公顷土地,作为华南虎野化项目基地,在11月成立了中国虎南非信托机构,作为中国虎野化项目在南非的执行机构,并在此后提供项目的支持费用。从2003年起,陆续有多只华南虎从中国的动物园内被运到了这里。

该项目运作过程中,收获了大量赞誉,得到过国内外各界名人的支持,比如成龙(官网形象大使)、郎朗、演员Michelle Yeoh等,名人捐款达百万,但也引来了颇多质疑。有人质疑他们的动机是利用项目圈钱。

2012年7月24日,博锐解除了全莉在基金会的职务,这意味着让全莉与钱以及她视作一切的老虎完全“隔绝”。

8月,全莉向伦敦的高等法院发起了离婚诉讼。官司一打,就是7年,至今未果。

据《环法视野》2018年12月的报道,截至当年官司已经花去法务费700万英镑。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2013年12月18日的报道,和博锐打离婚官司时,全莉17日在法庭上自曝称,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的一部分款项都被她和丈夫挪用,用于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方式。“我们把这些钱用于私人用途。我们去吃豪华大餐,喝昂贵的酒。”

消息传回国内,相当一部分人质疑全莉多年的慈善事业是一场骗局。在国外网站上也有相当数量的新闻称,著名的“中国虎女”利用慈善基金维持奢侈生活。

2013年12月24日,全莉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报道断章取义,与实际陈述有出入,公众对“拯救中国虎”的捐款,已全部用于老虎项目本身。

“首先要澄清的是,养虎使用的资金,几乎全部是我们自己的钱,公众捐款只占很小一部分。”全莉对北青报记者说。

全莉还表示,她对财务会计这些一窍不通,这么些年,丈夫一直告诉她,“慈善、信托机构和公司”是一体的。那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欺骗。

“我也问过他,有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他告诉我没有”。

全莉指出,博锐利用该公益基金违法获益,并称“所有人都被我丈夫利用了”。

而博锐则对记者表示,会证实全莉说的不是真话,但一时没有拿出证据。

为拯救华南虎而设立的基金会是离婚大战中的重要部分。

基金会5000万镑资金的分配是离婚官司的核心,全莉认为自己该得到的要比博锐准备分给她的更多。

全莉的律师表示,博锐将所有资产(5000万镑)都注入了该信托基金,他自己分文未留。这显然令人难以置信。该信托基金有“前门”和“后门”,这让博锐可以在任何时间将资金转移出来。



全莉说,博锐通过建立信托机构来“偷走”部分本属于她的财富,她认为应该得到2500万英镑的财产。

博锐对全莉的指控予以了否认。

据彭博资讯,官司的关键在于这笔信托资金是否属于婚后财产,以及根据婚姻诉讼法,男方是否能从中受益。

据媒体报道,法官Paul Coleridge认为俩人的行为是极大程度地不诚实,同时怀疑博锐想通过基金会来避税等。法官决定,冻结基金会的几乎全部财产。

据《北京青年报》,2014年1月,博锐在法庭上展示了另外一位独立董事David Thomas的证词,称全莉的指控完全是虚假的,是为了在离婚中争财产。

据《每日电讯报》,2014年10月的听证会上,博锐再次否定了全莉对他将基金花在晚宴和酒水上的指控。

博锐回应道,全莉完全是在撒谎,他没有动过基金中的一分钱,全莉试图毁灭一起建立起来的基金会。

法官Paul Coleridge判决,这笔财产不属于婚后财产。法官认可博锐没有不恰当使用基金的行为的说法,并且指责全莉不能被信任。

基金会独立董事David Thomas对这一结果很高兴,因为“慈善财产可以免受侵犯”。

全莉对这样的判定感到失落,表示法官的判断依据中缺乏一些细节,向上诉法院申请重审获批。

据《每日电讯报》,全莉也打算向法院诉求她应分得两人余下财产中的大概200万英镑的财产,包括在伦敦和法国的房产的部分价值。

2015年年末,《每日电讯报》的记者试图联系与基金会在伦敦的慈善会分部联系,但据说已经在6个月之前搬走了。

2018年12月,伦敦的高等法院举行听证会,法官Nicholas Mostyn有了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博锐“并不诚实”。

Mostyn表示,博锐用中国虎基金会隐藏资金,以在长期而痛苦的离婚大战中获益。

法官判令博锐每月付给全莉5300英镑的赡养费。



全莉的律师表示,等了6年,全莉终于得到了公正。

全莉向法官提到,2001年博锐诉讼德意志银行诽谤,把得来的约2000万英镑投入老虎基金。

据Fast Company,博锐通过投资木材和太阳能来支持老虎的生态野化,也把自己的2500万美元的积蓄用于此。

在这场听证会上,博锐因发表“幼稚和滑稽”的评论而被法官斥责。他说,由于有化学专业知识,他能“合成可卡因”“可能能够作为毒贩而赚钱”。

博锐没有请律师,他告诉媒体自己会上诉。

博锐因没有付一分钱赡养费,最近被全莉再次告上法庭。

据《每日邮报》,伦敦高等法院近日就此举行了听证会。

全莉的律师说,博锐没有兑现每月应付的5300英镑赡养费,现已欠款约3.8万英镑,全莉在想方设法迫使博锐还清。

50多岁的博锐表示,因为资金全部投入老虎事业,现穷困潦倒,靠亲人朋友接济。而同样50多岁的全莉也声称自己身无分文。

博锐当天没有现身,他与法官电话对话,并表态,“自己很想这么做,任何能让这件事画上句号的行为,他都愿意”。

法官回应,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开始给钱,但博锐却仍然表示: “如果我有办法,我当然会这么做。”

50多岁的博锐向法官表示,自己现居曼谷的一个没有热水的公寓里,吃的也是街头一到两镑的餐饭。他现在完全依赖朋友和家人来接济他。

据《每日邮报》,自全莉被赶出基金董事会后,她也失去了对老虎的监护。

她认为,博锐把他们的共有财产全部转到境外信托,包括用于南非野生基地的2300万英镑。

在《每日邮报》关于今年最次这次听证会的报道中,全莉指责博锐以建造华南虎南非基地为由,创建了一个价值5000万英镑的境外基金,实际是用于己用。

全莉声称,这个海外信托是由非常复杂的金融结构所保护,并不透明。全莉说,“博锐有全部的权利,而自己除了一个不活跃的银行账户之外,什么也没有。我也不清楚他到底带走了多少”。

对此,博锐反驳道,“我把所有的钱都用于拯救中国虎,现在明显是一分钱也没有”。

文/尖耳兔

文章参考Daily Mail, Bloomberg, The Telegraph, 北京青年报

Spring_北美08 发表评论于
无论他们夫妻二人的出发点好到那里,最终都是一桩买卖,婚姻和买卖都走向末端,互相厮打更是低俗恶心。如果律师费能用700万,怎么能说没钱呐,丢人现眼的一对
优闲丽人 发表评论于
这女人的小眯眼,干脆全缝上算了!
scbean 发表评论于
看着女人的长相,凶猛程度不次于老虎。
看客678 发表评论于
骗子,活该。俩骗子碰到一起了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清官难断家务事,内里乾坤自己知。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同意nanxun,很多行业的高层里面,老百姓要是直到了内幕,会惊掉下巴的。
炒瓜子 发表评论于
只关心那些华南虎现在怎么样了, 谁在养, 归属谁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虎式庞氏骗局
waxx 发表评论于
去找找老虎吧,没嘴被他们卖了。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初心很好,结局悲惨。

干成一件事有意义的确实不易。毅力,寂寞,金钱,同心,缺一不可。

致敬,并深表同情。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
CtrlX 发表评论于
一对骗子。可怜那些老虎了。
牧野静弓 发表评论于
钱太少了。
woyawoya 发表评论于
沃顿商学院MBA学位, 对财务会计一窍不通?
路过2013 发表评论于
对财务会计一窍不通?!你运作这事自己不学也要请专业人士啊,会计律师什么的,难道就是自己随便弄弄?
兔比兰伯王 发表评论于
一塌糊涂
挥汗如雨 发表评论于
一对以华南虎的名义骗捐款的骗子。但愿虎没受太多伤害。
jz101 发表评论于
没把丈夫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