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问中国科研创新如何?华裔美国院士回答很直白(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针对未来5年设立的科研项目,大多数方向很快会过时,会在国家层面上造成时间和金钱的极大浪费

(image)

  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李凯经常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您认为中国计算机领域的高科技创新如何?李凯的回答略显直白:“不行。”

  他以运转了28年的“863计划”为例:近年来国家每年投入的经费达到20亿美元,但是在高科技创新方面,尤其是在计算机领域,却找不到一个通过承担863项目产生核心知识产权并且占领国际市场的成功商业案例。

  “如果从培养人的角度来说,863计划是培养出了一批人才,但是,如果从科研创新的角度而言,我认为它是失败的。”李凯说。他的评价基于三个标准:第一,是否产生颠覆性技术;第二,是否在某个领域的国际市场上占据领头羊地位;第三,是否通过核心知识产权创造出很高的毛利

。有人认为李凯定的标准太高,但李凯不同意:“这是世界工业界公认的标准,不是我的标准。”

  为了纪念《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出版100期,作为中国计算机学会的海外理事,李凯系统梳理了这个思考多年的问题,应邀写了一篇长文《促进中国高科技科研创新的想法》。在这篇文章中,他尖锐地指出当前教育和科研制度的弊端,尤其是科研制度将科研和创新混为一谈。虽然知道直言不讳地道出这样的结论会让一些人不快,可李凯依然坚持做《皇帝的新衣》里那个说真话的孩子,因为“在科学与工程领域,想要成功,首先要实事求是”。

  在学术界与工业界的成功跨界经历,李凯对科研与创新的联系有深入的思考和亲身的体会。在接受专访时,李凯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你不实事求是,就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要想真正前进,发现新知识、创新,必须实事求是,否则就达不到目的。你要衡量做得有多好,要同一领域的评价,而不是政府来评或者领域外的人来评。”

  科研和创新不是一回事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在增加科研投入。2013年,中国的科研支出达2580亿美元,虽然占GDP的比例还低于欧美、日韩与以色列等发达国家,但科研投入总量已居世界第二,比美国少36%。在高科技产业领域,中国占全世界高科技产品的出口份额从2000年的6.5%一路攀升到2013年的36.5%。与此同时,中国也跃升为世界论文第一大国。

  一个不容回避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对高科技创新的投入有多大效果?

  “如果向国际高科技界询问这个问题,大多数会回答:并不有效。”李凯说,根据科技部披露的数据,2011年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份额中,82%由外资企业或合资企业生产。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高科技发展是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基于核心知识产权的高价值经济体转型的关键。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相当多的学者已经学会了如何把钱换成“纸”,也就是书面的论文,但是还不太擅长如何把书面的论文,也就是“纸”转换成金钱。

  为什么政府在高技术领域的科研经费投入效果很差?为什么论文第一大国掌握不了“纸变钱”的游戏规则?在李凯看来,原因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科研与创新合二为一的政策,并对所资助的研究性项目提出不切实际的商业成功要求。

  “从表面上来看,科研与创新合二为一的政策对政府和宣传是很有吸引力的,但其实这是混淆了科研与创新的基本概念。”

       李凯对第一个原因阐释道。

  以发明即时贴闻名世界的3M公司的杰弗里·尼科尔森博士曾经对两者给出明确的定义:“科研是将金钱转换为知识的过程”,而“创新则是将知识转换为金钱的过程”。

  “如果把金钱转化成金钱,就去华尔街,不需要找科研人员。”李凯直言。

  李凯认为,将科研资助与创新资助混为一体所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

  第一个明显问题是此举会带来两种激烈的冲突。李凯举例,一个受到资助的团队必须发表新知识来衡量他们的研究是否成功,但同时又要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以实现商业成功。这在知识产权保护还较弱的环境下是非常困难的。

  另一个冲突是大学会变成营利机构。

当一所大学拥有了公司,它将成为产业界的竞争者。这样的利益冲突偏离了大学的主要目标——培养学生。

  李凯认为,第二个明显的问题是要在2~3年内既要产出成功的科研成果又要实现成功的创新产品是不现实的。

  “即使不考虑发表论文,哪怕是拥有了一支有经验丰富的高素质工程师团队,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发出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高科技产品已经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这支团队是由没有产品开发经验的研究生新生组成的。”李凯说。

  这样的后果就是——很多团队转向做“反向工程”或“山寨”产品,却没有创造核心知识产权;

      很多聪明的研究人员开展影响力不大的研究项目,开发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很多发表的论文或者只有一些小的改进,或者根本没有新的想法。

  然而,为了继续获得未来的经费支持,不仅每个团队都必须宣传自己的项目是成功的,而且经费管理机构也必须宣传他们资助的大多数项目是成功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863计划’资助了28年后,所资助的项目仍然是在‘追赶’而不是做真正的创新。”李凯说。

  政府不要扮演风投的角色

  对科研进行5年规划的方式,导致资助的研究方向与高科技领域的快速变化出现大量脱节,是李凯认为的导致政府对科研高投入却效率不高的第二个原因。

  也曾经有国内的科技部门主管官员向李凯咨询:我们要做5年规划,您在信息科学方面有什么建议?

  李凯直言:脱离5年计划。“针对未来5年设立的项目,大多数方向很快会过时,这会在国家层面上造成时间和金钱的极大浪费。”

       他实事求是地告诉这位官员,“任何人不知道信息技术类会发生什么变化。你们不如拿一部分钱支持5年计划,更大的一部分钱支持不是5年计划的项目。这样支持的项目才有可能产生推动型的科研成果。”

  “当政府经费管理机构确定科研与创新方向时,他们认为这些方向将会对中国经济有利。但是,因为没有产品开发与管理的经验,他们也不了解市场需求。同样,一些权威科学家建议设立某些方向,多数科学家自己也没有创业经历,也不了解市场需求。”李凯说。

  在李凯看来,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计划的决策大多是由技术驱动的,而那些大型成功企业的决策是由市场主导的。”

  美国也曾经有过这方面失败的案例。美国政府设立一个叫“SBIR”的计划用来为技术转化提供种子资金支持。这个计划年度预算相当大,但成功的案例很少。科研与创新混为一体的一个弊端是“要求政府经费资助机构充当风险投资公司角色,但他们并没有遴选创业公司的经验”。

  李凯认为,对政府而言,“应该投资在科研上,而不应当扮演风投的角色。”

  科研与创新分离的优点大于缺点

  当然,科研与创新分离也有缺点。资助研究的政府机构在短期内无法看到研究成果商业化和创造就业机会的结果。但是,李凯说,科研与创新分离的优点大于缺点。

  首先,这能鼓励研究人员专注于影响力巨大的新技术新发现,而不必担心商业化;其次,将科研与创新分离,创业人员与投资者也更可能成功;另外,因为他们没有短期成果的压力,政府的经费资助机构拥有更多的资源来资助有大影响力的想法和潜在的颠覆性想法。

  李凯个人经历就验证了这一点。2001年,他选择“no paid leave”(即我们常说的停薪留职),暂时离开普林斯顿大学,一个学生也没带,就来到位于西海岸的硅谷创业。因为知道自己擅长技术而不擅长管理,所以他与几个合伙人从一开始就积极寻找了一名合适的CEO,并在摸清市场需求后,再找一批很好的人来做技术。

  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李凯还记得,做一个小的演示,用五千到一万行程序代码就可以解决了;2004年,第一个产品推出来的时候,需要30多万行程序代码;2011年,一个产品的程序已经是500多万行代码了。

  “谁来写两个数量级中间的东西?”李凯问,“只能是找最好的人。”而早在2004年,李凯公司的创新已经“颠覆了这个市场”。

  “如果我当时还坚持在普林斯顿大学,一边做科研,一边做公司搞创新,就是我们常说的脚踩两只船:可能一艘船比较快,就会掉到河里了;如果两边都做,只能让两边走得都不快。”李凯说。

  慢慢来不是创新的态度

  要取得科研和创新的成功,也必须改革现有的衡量标准。

  李凯到国内的一些学校访问,发现他们在介绍自己的科研成绩时喜欢用同一个指标:科研经费。一所高校计算机学院的院长在介绍学院发展时说:现在院里很好,科研经费超过亿元。

  李凯忍不住问:你最主要的科研成果是什么?对方说不出来。李凯直言:我认为拿的钱越少,做出的成果越多越好。研究与创业类似,都应该追求用最少的钱做出有价值的工作

,在硅谷一个只会拉风投而不能把企业做大的CEO没人愿意雇佣。他们说,你说的很对。只过了5分钟,对方又开始说某位教授做得有多好,拿了多少经费。

  文章也是国内高校介绍科研成果时一个常常挂在口头的指标。李凯忍不住自嘲:如果按照现在的规定,博士期间只发表了一篇文章的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毕业。

  李凯的建议是:政府不要设定统一的衡量标准来约束所有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应该下放权力给大学和研究所,要相信他们的判断力,并让他们自行制定合适的衡量标准。

  李凯有些着急:“863计划执行到现在已经有28年了,你可以说中国的事情要慢慢来,可是还需要多慢?慢慢来的态度就不是创新的,创新就要颠覆以前的事情。成功不是在一个受保护的市场里,而是在国际市场上。”

  “我相信如果这样的改革能实施,我们将会看到高校与研究机构培养出大批有天赋的科研人员和有才能的企业家。”李凯说。

渔夫木匠 发表评论于
粉红们说,不要相信专家,要相信党和政府。
wxabc 发表评论于
把科研和创新截然分开是错误的。正确的说法是:科研是手段,创新是目的。
刁小山 发表评论于
李凯说得对,大学就是培养学生和把钱变成纸(论文)。把纸变成钱该由公司做,大学里除了教授,人员流动大(干活的学生2-3就走人),不利于产品的升级和维护。

GOOGLE就是很好的例子,研究的算法啥的是在学校做出来的,最后赚钱还得靠办公司。
刁小山 发表评论于
光纤的发明是NSF支持的,光是光纤带来的产值,已超过政府对NSF的所有财政支持,至少截止到光纤发明那年。
fox77 发表评论于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3:09:59

这个华裔教授学术领域混论文吃饭的,不知所云。请问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什么颠覆性的创新了?
---------------------
是你没有正确理解他的话。他就是在说基础研究和应用(R&D)应该分离。自然科学基金专注基础研究,当然不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可是美国有大量的研究项目是专注于搞应用的。早期的贝尔实验室,IBM实验室,现在的谷歌实验室,半导体研究基金都产生了影响世界的创新。

不过他没有说到点子上,现在中国大学里研究最大的问题是行政领导科研,外行领导内行。
枫红满山 发表评论于
每年20亿美元就要有颠覆性创新?什么是颠覆性?这位院士学生这么多年颠覆了什么?
迄今为止,中国的激光理论及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没有一篇核心论文公开,因为那没什么意义。那个杨鬼子叫中国不要上大型电子对撞机,中国上了,然后就有了现在的量子技术及发现。但是,有必要什么都公开?中国的超算有自己的架构和核心芯片,要公开么?登陆月背的技术,美国人秒懂,你却装不懂?!
Diesel10 发表评论于
青衣侠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7:14:26
===================================
你说的这些成就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来说很不得了,可是从一个真正的科学工作者眼中就不是那样了不得,那些成就更多的都是商业应用拿来主义的成果,有些,比如量子技术根本只是中国自说自话给人民打气,高速飞行器更是中国自己给自己贴金,一部手机全部搞定更是完全建立在西方技术基础上的本地化商业应用,实实在在地谈不上科技创新,倒是5G部分华为确实做了些实实在在的工作。中国需要展示自己的成就鼓舞士气,可以理解,可是就像中国苏联爱搞阅兵式展示最新的武器,美国西方国家的武器先进的多却很少这么展示,因为力量的真实展示只在实战中而不是阅兵式上。
俯卧撑123 发表评论于
目前中国所谓领先科技,大多还是处在工程集成领先的水平,并不是真正的科技原创。就科技人员的数量和科技创新成果的比例来说,肯定也是大大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根本上需要要让人才往科技方向上集中,让立志和有兴趣从事科研的人有个公平宽松的环境就可以了,而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是很难做到的。
西游子 发表评论于
没有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就没有今天的硅谷,本来科研创新就是广种薄收的投资
睡觉不打呼噜 发表评论于
863在30多年前的确起了巨大作用,李院士的话是针对中国科技界现状而言是对的,他这个角度值得思考。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值得细读的好文。
coolwin 发表评论于
非常有理。切中要害。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Radianz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6:41:38
諾貝爾獎是公認的世界最高成就獎。不說文學獎。
第三大經濟體日本也有於其經濟地位相當的諾貝爾獎, 可這第二大經濟體除了一個中草藥諾貝爾獎外竟然沒有一個現代科學諾貝爾。 獨裁土壤扼殺創新。
-----------------------------------------------
改革开放后,中国高等学院最顶尖的学生都出国留学不回。如果有诺贝尔奖,也是产生于这部分人的概率最大。

尽管这样,中国在40年中还是取得极大的进步,很快就是收获的季节。
青衣侠 发表评论于
“一个不容回避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对高科技创新的投入有多大效果?如果向国际高科技界询问这个问题,大多数会回答:并不有效。”

——如果无效,怎么解释中国的5G走到了世界前面?怎么解释量子通讯走到了世界的前面?怎么解释超级计算机自主设计制造?怎么解释超高速飞行器试验成功率高于美国?怎么解释在世界首先实现“一部手机、全部搞定”?可见,所谓“并不有效”,这也只是一家之言,听听也罢,对照看看我们的科研创新还有什么不足之处,也不乏积极意义。但是全盘否定中国的科研创新,就像某些“普世”所讲得那样,如果让中国人偷不到西方技术,就是给中国人500万年,中国也还是现在的水平,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进步,那就太消极悲观了,太看不起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了。事实胜于雄辩,再过20-30年,我们再来看,在世界领先的尖端技术中,中国人的贡献是更多了,还是更少了。
山地 发表评论于
综合他所说的就是没有必要担心中国制造2025。不过国会的人只会听到他们想听的:中国不好。
Radianz 发表评论于
諾貝爾獎是公認的世界最高成就獎。不說文學獎。
第三大經濟體日本也有於其經濟地位相當的諾貝爾獎, 可這第二大經濟體除了一個中草藥諾貝爾獎外竟然沒有一個現代科學諾貝爾。 獨裁土壤扼殺創新。
俯卧撑123 发表评论于
五年计划应该是苏联先发明的吧。
zhangliben 发表评论于
在一个技术可以自由流动的世界,他的观点或许有道理。但在一个技术存在国界的世界,别人再好,也是别人的,如果被别人技术封锁,就算差一点点,也还是自己的好。这人典型天真理工男的心态。
血刀老祖 发表评论于
人行道都成了停车场,人行在车道上。算不算创新?我认为算。
王剑 发表评论于
以前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这些年看看中国推进的结果,我其实有些不确定,不在中国,不少看法很容易片面。中国有一个大问题确实需要解决,那就是给喜欢搞科研的人一片净土,不要让他们被纠结在媒体和纷扰之中。
云本无心 发表评论于
国家经费最后去哪了,从来都不是秘密。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你只说中国这不行那不行,但是你倒是说说,哪个国家,哪个大学,哪个团队行,为什么行。
李听 发表评论于
其实这个“李凯”也过时了,只不过点出了秃子头上的虱子。中国科研要创新,第一步是解散中科院,工程院,把院士们都关进牛棚。再把所有没有西方国家博士学位的大学教授都解雇了,再从世界50名之后,200名之前的大学里挖还差一点就进tenure track的助理教授,新千人计划,确立不多于30所研究型大学,研究性大学全用英文上课,大学25%名额给留学生,吸引招收印度留学生,和本国学生混住。没有熟练的英文交流演讲技能,能研究个屁。不国际化,如何领先?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呵呵,太直白,太老实,太实话实说,太不受天朝欢迎。
天朝也是为难:说实话的不能留,留下说假话的搞不了科研创新。
咋办?偷呗。
所以,川爷贸易战要求保护知识财产权的事,关乎天朝生存,绝对不能答应。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风行线线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4:27:45
你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
我谈的是结论,不是回答他的问题。再说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应该在数学物理等领域培养出了不少颠覆性的创新。比如,测量引力波的钱里应有自然科学基金的份吧!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工程院士一般能名利双收。但科学院士有人会对利“到底意难平”,最后亏钱跳楼。
月亮_66 发表评论于
不是说一项研究要到出商业价值的东西才叫成功。三个阶段各司其职而且不太可能由一个团队完成:第一是基础理论研究搞清原理机制,第二是转化研究translationresearch也就是建立理论到运用的桥梁,最后才是可以商业化的产品。急功近利只以最后的商业化为衡量标准,只会导致基础薄弱和浮躁
风行线线 发表评论于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4:21:33=
您网上查一查再下结论也不迟:
李凯2001年与人共同创办了Data Domain公司,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款商用重复数据删除产品,产品体积小可靠性强,公司产品渐成市场

你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ahniu 发表评论于
great words. thank you.
朽木1976 发表评论于
863 是指86年3月。。。那时候的目的只是赶超而已。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3:09:59: 这个华裔教授学术领域混论文吃饭的,不知所云。请问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什么颠覆性的创新了?
==========================================
您网上查一查再下结论也不迟:
李凯2001年与人共同创办了Data Domain公司,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款商用重复数据删除产品,产品体积小可靠性强,公司产品渐成市场主流。。。。 Data Domain公司也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并于2009年被EMC以21亿美元收购。于是李凯教授也因此获得了美国“华人教授首富”的称号。事实上,自公司被收购后,业绩进一步提升,只2011年便创下15亿美元的年营收。

横流沧海 发表评论于
韩国的设计,电子产业都是政府支持才在全球市场脱颖而出,这逆子为吃美国一口饭就说些美国要听的BS
傻大目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不给包子面子了 后果很严重滴 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轻松轻松 发表评论于
好文
lanxf126 发表评论于
太不给面子,以后不要他回来混
john_圣迭戈01 发表评论于
流浪汉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哈佛、耶鲁,有那么容易吗?
中国经过耻辱的百年,再加上建国后20-30年的左右进退,能一下子搞出领先世界的科研和技术吗?
说实话,中国能在过去30-40年改革开放期间达到现在的科技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应该再接再厉,利用过去30-40年奠定的基础,更上一层楼。
五年计划肯定有它的漏缺,不过,如果把它作为口号和动力,激发科研和创新,何尝不可?

L-Seven 发表评论于
我去,文革又开始了!
tz2000 发表评论于
+1,刚刚想回 令胡冲 ,好像文章都没读懂就瞎喷

不开窍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3:35:44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3:09:59

这个华裔教授学术领域混论文吃饭的,不知所云。请问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什么颠覆性的创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李凯说的就是: 对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不要求有创新. 科研和创新是两回事.
不开窍 发表评论于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3:09:59



这个华裔教授学术领域混论文吃饭的,不知所云。请问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什么颠覆性的创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李凯说的就是: 对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不要求有创新. 科研和创新是两回事.
加国红枫 发表评论于
大实话不爱听了
johniewalker 发表评论于
这家伙整个就是反对“党是领导对一切的”这一“党策”,就是一“反党分子”,妄图推翻。。。。。。罪不容诛!

至今还有那么多中国人支持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工业政策”,也实在是没法说了!这位李老兄说的正在点子上。
Diesel10 发表评论于
看吧,不管人家说的是不是全部的国情,至少是其本人的角度了解的实情,就因为你不爱听,就给人扣上“混饭吃”的帽子,典型的中国做派。
他说的是不是实情,至少部分是。你不必争辩,事实就是,至少在EECS领域,中国这二十年确实没有亮眼的独特建树,有的话你列出来可以讨论。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20亿美元",投入太少了
欣国学 发表评论于
863 本来就是为填补国内空白领域的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就看他举的什么例子,“他以运转了28年的“863计划”为例:近年来国家每年投入的经费达到20亿美元,但是在高科技创新方面,尤其是在计算机领域,却找不到一个通过承担863项目产生核心知识产权并且占领国际市场的成功商业案例。”

他真的知道什么是863计划?863计划,有个别名,叫跟踪计划,所有参与863的人都知道它的宗旨,就是在国家给定的领域,跟踪最新发展水平,培养这些领域的人才。它是跟踪计划,重在培养基础,为将来的超越做基础理论、人才储备和科研体制等方面的准备。它提出的时候,中国还没有这么多钱,无法迅速投入科研,但是中国制度的之所以先进,就在于其前瞻性不得了,他们知道终有这么一天会需要,所以提前30年就做布局。30年后,这大批培育出来的人才和体制就到了正可以一用的时候。那时候国家也有钱了,就可以大笔投入,而不会手里有钱了事到临头却发现无处下手。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这个华裔教授学术领域混论文吃饭的,不知所云。请问美国国家级别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培养出什么颠覆性的创新了?

gczyjmr 发表评论于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赤裸裸的海外反华势力的代表人物!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Diesel10 发表评论于 2019-06-17 12:58:12 大实话领导不爱听,被无良媒体打了鸡血的吃瓜群众更是义愤填膺说你吃里爬外,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

什么大实话,他根本一点不了解中国科技,纯属胡说八道。
Diesel10 发表评论于
大实话领导不爱听,被无良媒体打了鸡血的吃瓜群众更是义愤填膺说你吃里爬外,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jamesband007 发表评论于
新文革应该首先把这种家伙打倒!
lovexj 发表评论于
说的不错
元芳发言 发表评论于
李凯! 辱华! 赤裸裸地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