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数学家丘成桐:要让年轻人敢挑战权威(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和一般人的想象相反,如果学术大师形成了威权领导,对学术创新的进步来说,不但没有好处,甚至可能产生极大的害处。”11日晚,作为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系列活动之一,哈佛大学教授、数学家丘成桐在清华大学做了一场公开演讲。1小时40分钟的讲座中,丘成桐保持了他一贯耿直犀利的风格。

讲座主题并不是数学,而是中国的高等教育。丘成桐在美国呆了整整50年,曾在美国多所大学任教或者访问;而1979年,他也第一次回到了中国,从那以后,他每年都要在中国大学和研究所访问数月。对中美的高等教育,丘成桐都有所体悟。

丘成桐直言,美国取消了年龄超过七十岁的学者必须退休的制度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影响到了其高等教育的发展。有些人已经不在科技前沿多年,也不再参与任何科研活动,却凭借着五六十年前的经验来指导如今最新的科学发展,不容许年轻人有发挥自己创意的空间。

他反复强调,要发挥年轻人的作用,不要搞学术崇拜,不要搞学术圈的造神运动。丘成桐举例说,牛顿在科学史上的地位几乎无人比拟,但他死后一百多年,英国没有出物理学和数学大师,这个局面直到十九世纪中叶才开始改变。 “实际上,年轻学者,二十多岁就应该是无法无天的年纪;挑战延续多年的传统,往往就能走出一条崭新的路子,正如爱因斯坦当年挑战牛顿力学一样。”丘成桐说。

而就在他上台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其中提到,要崇尚学术民主。鼓励不同学术观点交流碰撞,反对门户偏见和“学阀”作风,不得利用行政职务或学术地位压制不同学术观点;要鼓励年轻人大胆提出自己的学术观点,积极与学术权威交流对话。

“中国要在科技上领导世界,必须要让年轻人能挑战科学界老人的权威。”丘成桐说。学问应以自然为师,只有经过观察、实验、计算和感悟才能知道真理,才能完成一流的学问。而科学上的真理,并不由某个科学家或者领导说了算。

他也在讲座中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术界的“圈子文化”。丘成桐看到,有时,因为出身同一所高校或同一个研究机构,研究者便会结成团体,打击竞争对手。他认为,在学术界不应追求这种武侠小说中提倡的所谓“侠义精神”。 而且,“抱团”的结果,往往是一些重要位置为不同团体所垄断,一些学术资源被作为平衡利益的要素被均分。“这样一来,学术界难以进步。”

讲座后,有听众问丘成桐,要怎样做中国才能再出大师。

丘成桐则表示,坦白讲,他个人认为无需以成为大师作为目标。“一个学者,有自己的良心,对自然怀有探究的好奇心,是最重要的事情。”他自己在美国的很多同事朋友,起初也是想了解自然界中的小问题,越挖越深,最后成就大学问,成为“大师”。

“我们必须保证研究人员衣食无忧、家庭安定、孩子有良好的教育,但是奢华和太注重虚名的待遇大可不必。”丘成桐说,“我希望见到中国学者不是为了名利做学问,诺贝尔奖或是菲尔兹奖,都不应该是学者的终极目标。”

(image)

Richard505 发表评论于
在天朝学术权威无所谓,但权力是万万不可挑战的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中共是世界上少有(加上古巴和北韓)的一個極權制度,國家和軍隊,是黨的傀儡,用提倡「愛國」,宣傳民族主義,來掩飾幕後操控的「黨」,來模糊焦點,偽裝其獨裁的合法性。大地主擁有整個國家的土地和運轉機器,中共不發行上市股票,疏為可惜,「中国共產党股票」是歛財大好門道,若真上市,必在瞬間被搶買光。
Usapurewater 发表评论于
鼓噪敢于挑战权威,岂不是在唆使妄议中央?邱老头想自杀呀?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对对,年轻人都应该秉承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反抗精神,打倒学术权威,让他们都死在沙滩上,必然可以激发无穷无尽的创造力!中国文革,学生们革命彻底吗?有几个学术大师产生呢?
dailylife 发表评论于
谁挑战,就对谁维稳,稳定压倒一切。
泥中隐士 发表评论于
年轻人敢挑战权威---然后就是自作自受。说什么干什么先想好有什么好处有什么风险代价。
蘸墨水 发表评论于
嘟嘟囔囔大总裁 发表评论于 2019-06-15 07:51:00

妄议中央
-------------

我刚想说“妄议权威”。在中国这种奴性社会里,年轻人怎么可能挑战任何人~~~
枪迷球迷 发表评论于
DaShuai 发表评论于 2019-06-15 08:37:10
丘和学生田刚反目原因很多,主要有两个;田的人品问题,例如挂名刚成立的北大国际数学中心,却全职在美发考题。二是偷窃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
-------
田刚“偷窃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 请问有何根据?

数学“偷窃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实际上很难操作。如果别人的成果已经发表,你怎么偷?没有公布的成果是谁偷谁就说不清了。 老丘把乖学生补齐细节称为临门一脚才是真的企图“偷窃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被抓了个正着。
ShalakoW 发表评论于
社会科学也是科学的一种。
在‘定于一尊’的社会环境下,在‘不得妄议中央’的制度下,年轻人(或任何人)如何挑战权威?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在现在这种政治制度下,
中国人任何权威都不敢
挑战。因为浅意识怕被
惩罚。
wildwolf18 发表评论于
编者真会意淫,故意把学术和政治混为一谈。
杀敌三千,自伤一万 发表评论于
乱弹琴!
我朝讲究的是腚于一尊!大家都尊了,那还不天下大乱了?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让年轻人挑战权威,这是让年轻人挑战贪官的权威,这是找死啊。
hugh.williams 发表评论于
田刚在国际上都臭不可闻了,在中国很香
qdknight 发表评论于
木听说过做奴才的还能挑战权威。
刁小山 发表评论于
老丘前几天还说应用数学没分量,“我说的数学不是你们说的数学”。

其实,应用数学,尤其是计算机科学中的好多成果,像RSA,Diffie-Hellman算法及证明,只有两页纸,难度只是数学博士生的作业,但贡献远远大于一般菲尔兹奖得主的工作,因为我们打开电脑可能就开始用了。

70岁,身体好的可以继续做,但不该发声。其实就是他自己说的,用40-50年前的经验指导年轻人。
DaShuai 发表评论于
丘和学生田刚反目原因很多,主要有两个;田的人品问题,例如挂名刚成立的北大国际数学中心,却全职在美发考题。二是偷窃别人研究成果据为己有。
北美文学城读者 发表评论于
丘大师还健在?
嘟嘟囔囔大总裁 发表评论于
妄议中央
枪迷球迷 发表评论于
老丘跟自己的学生田刚翻脸, 多半是被小田挑战权威所致。 老丘要年轻人淡泊名利,他老兄追逐虚名霸道学界是名声在外。 漂亮话说得好听。Do what I say, not what I do。

庞家勒猜想的证明,是田刚慧眼识珠,发现小毛子未发表的手稿。老丘则指派他的乖学生补齐小毛子的细节号称完成临门一脚抢功,最终国际数学家大会认定功规小毛子,老丘沦为笑柄。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u5176\u5B9E\u7F8E\u56FD\u52A9\u6559\u6388\u5C31\u6709\u81EA\u5DF1\u7684\u72EC\u7ACB\u5B9E\u9A8C\u5BA4\u3002\u8001\u5E74\u6559\u6388\u5F88\u5C11\u5E72\u9884\u9752\u5E74\u5B66\u8005\u7684\u5DE5\u4F5C\u3002\u5F53\u7136\uFF0C\u5982\u679C\u9752\u5E74\u5B66\u8005\u5728\u8001\u8005\u7684\u624B\u4E0B\u5DE5\u4F5C\uFF0C\u5C31\u662F\u53E6\u4E00\u56DE\u4E8B\u4E86\u3002
杉杉coming 发表评论于
\u662F\u7684\uFF0C\u4E18\u6210\u6850\u81EA\u5DF1\u591A\u5927\u4E86\uFF1F
gameon 发表评论于
丘成桐直言,美国取消了年龄超过七十岁的学者必须退休的制度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影响到了其高等教育的发展。有些人已经不在科技前沿多年,也不再参与任何科研活动,却凭借着五六十年前的经验来指导如今最新的科学发展,不容许年轻人有发挥自己创意的空间。

自己在抽脸都没感觉疼?

喷的太嗨,都忘记自己多大岁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