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绍光:陈丹青在美国吃"软饭" 非常凄凉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导读:陈丹青在美国十几年,江河日下,境况惨淡。丁绍光说:陈丹青在美国的情形我们都了解,吃“软饭”,找不到北。陈丹青在洛杉矶的画展门可罗雀,非常凄凉,他自己悄然无声地挂上去,再悄然无声地取下来。他自己花钱运过来,再自己花钱运回去。

  丁绍光:陈丹青在美国吃软饭

  丁绍光女儿从外面回来,带回一本大型精装画册和一份《北京青年报》。画册是陈丹青的《回国十年回顾展》。报纸头版头条是陈丹青的专访:《回国十年,是梦想破碎的十年》。

  打开画册,首先是陈丹青的光头肖像照,他圆睁双眼,透过镜片深邃而冷酷地盯视着看他的人。然后近半本,是画展现场照片和评论文章。画展在国家画院,由几个最高文化艺术机构联合主办。

  文化名人、艺术富豪、社会名流,尽数云集。场内场外,黑压压,水泄不通。这种场面在美国,即便是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这种世界一流的博物馆,举办凡高、毕加索的世纪回顾展,也不曾有过。我浏览了评论文章的作者,全是国内时下掌门大腕。

  陈丹青与袁运生同期高调去美国,都定居在纽约,同样开始辉煌随后落寞,同期被聘回国任博士生导师。陈丹青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即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但他与袁运生在美国落寞之后的定位和回国之后的作为,却截然不同。

  在袁运生画展之后不久,陈丹青也到洛杉矶举办过一次画展。他避开了华人社会和中国画家,没有知会任何中文媒体。极个别画友听说了,再小范围通知。我去看了,在加州理工学院,极其冷清,一个下午,就我一个真正的观众。偶尔进来一两个学生,胡乱扫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陈丹青《西藏组画》

  陈丹青展出的是他在美国的新作《吻》系列。表现北京那场风潮,存者吻逝者,酱油调子,像做旧的照片。老实说,画得很不好,完全不见了《西藏组画》和《泪水洒满丰收田》的阳刚之气和艺术感染,“油画”本身也语焉不详。与袁运生同样“器官移植”不成功,陈丹青希望用所在国的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消除主流艺术躯体的“排异性”,未能如愿。

  《泪水洒满丰收田》 布面油画 150×200cm 1976年

  陈丹青与华人社会和中国画家刻意切割,他的洛杉矶画展,却是一个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中国同行帮他安排的。陈丹青的影响力,仅限于中国人。

  回国之后,陈丹青以美国为蓝本,高调辞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导,以老愤青的姿态谈古论今,指点江山,活跃于讲台和屏幕。从画册里的作品看,陈丹青没有再画美国时的丑华题材,而是专注于模特儿写生,直接表现“人”。

  陈丹青作品

  但我在他刻意摆设的青春男女身上,只见人物未见“人”,看不到“中国”也看不到他“自己”,而且画得奶油味十足。与他的“初潮”《西藏组画》和《泪水洒满丰收田》的混沌磅礴已不能并论,就是与美国时的《吻》系列相比,也越见苍白羸弱。

  陈丹青在美国十几年,江河日下,境况惨淡。回到中国,在辞去清华美院博导之后,国家画院为他无偿提供工作室和模特儿,他的条件比之美国天壤之别,但他在艺术上,却未能有正比的建树。

  陈丹青《西藏组画》

  袁运生和周瑾到了。袁运生年已七二,依然气宇轩昂。八字胡,马尾辫,目光睿智,神色从容。伟岸的身躯,把身后的周瑾给屏蔽了。

  袁运生竟还记得我。紧紧握手。坐下,看到画册和报纸,袁运生问:“你们在谈陈丹青?”

  我说:“陈丹青得了便宜卖乖。”

  袁运生“嗯”了一声。

  我对袁运生解释说:“陈丹青的才华毋庸置疑,我至今敬佩。这是前提。而今他在中国,比在美国滋润得多,却俨然成了老愤青。我的问题是,美国没有这类问题,陈丹青为什么不留在纽约不受限制地自由发展自己的艺术天才?”

  袁运生说:“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不简单。”

  陈丹青《西藏组画》

  丁绍光说:“陈丹青在美国的情形我们都了解,吃老婆的软饭,找不到北。”他瞟了一眼袁运生,赶快修正,“当然,这不丢人。问题是,他回到中国享尽名利,让我瞧不起。”

  我说:“他在洛杉矶的画展我去看过,门可罗雀。自己悄然无声地挂上去,再悄然无声地取下来。自己花钱运过来,再自己花钱运回去。”

  丁绍光说:“陈丹青以《西藏组画》一举成名。他们说,陈丹青的初潮就是高潮,此后便阳痿不举了。”

  陈丹青《西藏组画》

  周瑾说:“陈丹青实际是‘投机’主题画创作的受益者。那个时候中国美术界完全受苏联主导。陈丹青受俄罗斯绘画特别是苏里科夫的影响。他后来到了美国,视野扩展了,同时也迷失了。反而画主题画时,他就盯着一个苏里科夫,画了一幅好油画。”

  丁绍光说:“陈丹青现在江郎才尽画不出来了,如果他在纽约,根本没有他说废话的地方。但在中国,却被他用作遮掩自己‘性无能’的借口。所以,中国不是荒废了他,而是让他得以继续保持口头的‘雄起状’。陈丹青是个聪明人。但从更聪明的高度说,他也怪无耻的。”

  陈丹青作品

  周瑾说:“陈丹青在中国有发言的环境,在海外有吗?不管是你陈丹青还是比你更牛的什么斗士,还真的得依赖现有体制生存。这就是我们社会奇特的生存法则,无论是唱颂歌或者煞风景,都在利用。”

  丁绍光说:“是啊,大家都在利用,就看你会不会利用。不但要会利用,还要会装。装出气质、装出深度、装出独立精神、装出自由思想、装出特立独行,争取做到哗众取宠,有影响力。”

  袁运生回避批评陈丹青,说:“这么多年来,我看惯了纷纷扰扰的世事,听多了各种喧嚣和口号,认识到一个问题,批判性和对抗性仅仅是一种姿态,代替不了建设。所以我一回到美院,就申报了‘中国传统雕塑的复制与当代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重建’课题,在研究生部创建以此课题为核心的研究中心。”

  陈丹青作品

  丁绍光问:“进展得怎么样了?”

  袁运生说:“五年前取得教育部立项,至今已对河南、陕西、山东、甘肃、山西、云南几省实行了系统性的石雕遗产考察。今年起,开始将研究成果演变为美术学院教材的工作,与中央电视台合作,为创建中国自己的美术教育体系的基础性研究,做出具体可操作的教学电视片。这项工作正在进行中。”可能因为我第一次听他表述回国后的作为,袁运生特别对我说:“我是个很中国的画家。对于中国文化,我用全部的身心去理解。越接近它,越觉其深不可测,越是敬畏。”

  袁运生的话和他说话的神情、语气,让我感动。再看丁绍光,他与袁运生对面而坐,架着膀子翘着腿,虚起眼睛深吸一口烟,做深沉思考状。我想,袁运生建设,陈丹青批判,丁绍光是什么呢?传记专题片介绍丁绍光“世界美术史最具影响的100名大师排名第二十六”、“唯一的华人”,他在片中假作谦虚说:“起码我应该排在八大山人后面,这对八大山人太不公平了。”这就是丁绍光,牛屄吹破了天,还装得很谦卑、客观。且不说世界和历史,就说中国和眼下,袁运生、陈丹青和丁绍光三人排名,丁绍光必在袁、陈之后,恐怕连丁绍光自己都不会有异议。

  作者:简繁

  陈丹青《西藏组画》

右边 发表评论于
本来都没事的,谁让陈丹青是名人呢,说程丹青,你感性趣吗。说的都是实话。
陈丹青西藏组画确实很棒,如果判定自己突不破自己的那个高峰,就守着它。去当老师吧。他们这类人经过大起伏的当老师很厉害,反正也是突不破自己了,当老师还能从年轻的血液里蹭点冲击波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用名利来评论艺术家的画作,原本就很low.陈丹青刻意避开中国人,说明人家就没想在乎自己悄悄地挂起来,再悄悄取下来。马youyou 路边弹琴也没挣几个钱,那又怎样?!还有这些话“世界美术史最具影响的100名大师排名第二十六”、“唯一的华人”---恬不知耻地吹牛还真敢。。
speakoutloudly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没怎么听说过,但说话是在刻薄下流,可见人品很可疑。满嘴生殖器,此人趣味格局也就是离不开下三路。
tqbs 发表评论于
典型的气人有 笑人无的无耻小人。人家吃什么饭关你P事?又没吃你家的饭。
窈窕lady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的外貌没留给我什么好印象,一直理解不了他的画为什么能买那么多钱,他真说过那些刻薄恶毒鄙视的话吗?他和陈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天涯散客 发表评论于
作者和丁绍光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画得很不错啊。。。
水墨轩 发表评论于
艺术人生从来就不是能孤立存在的,沽名钓誉的艺术人也是一文不值。 陈丹青老师的作品还是值得你我欣赏的。
缘份 发表评论于
作者绝对是小人!
occa 发表评论于
陈丹青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丁绍光无赖一个。
拾麦客 发表评论于
这其实没什么,太正常了。首先必须搞懂,画家,尤其是北美出名的画家的第一个必备的能力就是推销能力。不会推销自己的画就只能成为画廊老板的打工仔。沦落到这种地步还不如到街头卖画。其次,中国的美术界和中国的其他文化界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僵化的教育体系,学生被严格的限制自由发展的权利,结果就是天才都被隔离在体系外。这个体系中爬到塔尖的人和在低下趴着的人其实没什么区别。随便找个中央美院的学生都能画出跟大师一样的作品,而且不管大师还是学生都是一样的风格。认真看看其他国家的美术作品,你会很容易分辨出中国来的美术家的作品,无一例外的政治题材,用色都是干吧灰,最要命的就是如果你买回家作装饰,无论你把它挂到哪里都不合适。
混血泰迪熊 发表评论于
就畫來講陈丹青至少高潮过,丁光训嘛,我就呵呵了,反正我不喜欢。这个年龄可以愤青,并被人认可,也是一种本事。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笑贫不笑娼,丁绍有风光。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看过陈丹青的几次讲话,感觉此人半桶水,还喜欢指点江山。
香的花生米 发表评论于
陈丹清后面画的画册也很好。
国色 发表评论于
中国艺术家在美国都没什么出路。。。不是在街头买画,就是在中餐馆打工。陈丹青在美国也就是个打工仔。不过他还算觉悟的早,早早离开了美国,回到中国后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toto 发表评论于
这个作者有点low,啥叫吃软饭,李安当年在美国也是蛰伏了一段时间的,厚积薄发而已
toto 发表评论于
西藏组画很牛,真正的有生活,有灵魂
换了个环境,总是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的,希望陈大师平安顺利的度过适应期,再创辉煌
依泓 发表评论于
用這樣的標題來奪人眼目。正真優秀的藝術傢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品論同行的。
一览青山 发表评论于

陈丹青画得如何,自有观众认可。画家的生活会有阶段性,喜好心情也会改变,人在美国他不再画西藏群画风格了,也没有找到契合美国人审美的画风,这很奇怪吗?回国后他的理解和心情就画这样的画,难道必须要画“毛主席去安源”不成?

丁绍光的画看一遍就知道到头了,没法再深入。就是凭着光鲜亮丽的装饰效果,装饰房间还是不错的。这也许就是被美国人接受的原因了。

看了楼下的评论就放心了,是非自在人心。

一览青山 发表评论于
不吃父母的,吃太太的,就是吃单位的,吃社会的,吃国家的,都是吃。你以为占着某个书院位置有份工作就不是吃软饭?除非你每天能卖出够你生活开销的艺术品,否则就是吃国家的软饭。研究院也是吃软饭的,试来试去,也不知道那天会出成果,没有成果不就是吃软饭?当兵的也是吃软饭的,养兵千日,用兵何时呀,不打仗就是在吃软饭。...就这个写的人,估计也是吃软饭的,只是自己脑子不清楚,吃了也就算了,还吐蛆,以为自己在干大事了。









pokemama 发表评论于
做艺术的都多长点艺德,多出点让大家记得的画作不好吗?本文作者也就是打着名家的旗号,出来蹦跶!都是无品无德的一群!
vxmon 发表评论于
搞艺术的都可以那么low吗?
伯乐山翁 发表评论于
简繁自称是刘海粟的唯一硕士生。这么多年下来,既无作品,亦无史论论著,他的唯一本事就是骂美术界同行,传八卦,以此为生。你再骂陈丹青,也比不上他百分之一。丁绍光的发家成名史,在美术界上点岁数的人也都了如指掌,他的画大家可以搜索一下看看,究竟有几分水准。真正的艺术家,应把全副精力放在提高你艺术的努力上,用画来说话。没必要用这种“吃软饭”损人不利己的话去骂人。
xioduo 发表评论于
作者名字有些耳熟。好像以前写了刘海粟的一些小道消息,自己是海飘,也不算得志。
丁绍光的画只是些装饰画,虽然好看,其实没啥艺术上的创新。至于在海外影响力,各位 google 一下就明白。
小西门 发表评论于
陈丹青得罪谁了?文人相轻吗?这篇帖子充满酸味。不管泛酸的是各路艺术家或是小编,人品都够呛。
墨尔本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是谁啊,从这篇文章里只看出他是个恶心的卑鄙小人
鲜肉米粉 发表评论于
这几个人真是太low了!绝对的臭味相投!!
胡連勝 发表评论于
作者內心很阴暗...
枫城俠客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已经超出了艺术评论的范围了,纯粹是人身攻击,可见作者的人品低下。如果丁绍光真说过那些话,他的人设也已经崩塌!
田间地垄 发表评论于
不太懂画,但感觉很有点大师的味道和境界,赞!
朝酒晚悟 发表评论于
这要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这样黑陈丹青?
冻爷 发表评论于
本文作者实在是低俗得太露骨了吧。
jiang1962 发表评论于
\u897F\u85CF\u9898\u6750\u6709\u5171\u9E23\u5417? \u6CA1\u89C9\u5F97\u3002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画家好好的作画,不务正业结果不会好。
chen_edward 发表评论于
梵高一生都非常凄凉
这个作者是个什么东西,人品已经看出来了,至少不配搞艺术。
crazybean 发表评论于
艺术家在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形象和其本人真实情况相差太远了。不要过于幻想和美化艺术家的品格,他们也是人,愿意把独特思维大胆表现出来的人,你可以说他们是疯子,也可以说他们是艺术家。但这个道德品格不能划等号。有多少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们都是各种怪癖,变态,罪恶等等标签于一身的。看待艺术家群体,大家要坦然,首先要以看待人类的角度去看待会比较真实一点儿。他们不是神
老键 发表评论于
不了解陈,丁和袁的作品,更不了解他们的人品,但看了本文后,有一点肯定了,就是这个作者的人品绝不会高于他文中评论的人
路人2017 发表评论于
国画本来不受老外待见,不凄凉才怪,别再国人面前装了,站起来好好去打工赚钱糊口方为正路
醉卧花底间 发表评论于
这是开始艺术界大批判的开始吗?
可以对作品本身评价,人身攻击是什么鬼?
文章里的三个人,两个画家一个文章作者,龌龊。
Heiyaya 发表评论于
酸臭扑鼻
Reliang 发表评论于
做人太不厚道!
mpc8240 发表评论于
知道陈丹青。丁绍光是谁?
原上草2017 发表评论于
人品立见高下。
丁绍光如果能够说出这种话,肯定是个卑鄙小人。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不管是你陈丹青还是比你更牛的什么斗士,还真的得依赖现有体制生存。这就是我们社会奇特的生存法则,无论是唱颂歌或者煞风景,都在利用。”
没错,他们利用天朝,天朝利用他们,都在忽悠屁民。
屁民还傻乐吧唧滴两面拍马屁,两面舔。
天朝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哦,这里面诋毁陈丹青的两个人真够猥琐的,评论一个画家的作品好坏可以用专业语言,好坏喜不喜欢都是很个人主观的事情。但看这两人用语接近下流了,然后作者还给写出来,攻击陈丹青大概还是政治上的语言,文革真的开始了,陈先生还是离开中国吧。
chenchen02 发表评论于
这种画法和风格在美国肯定不会出名,太老套了。
Sam大树 发表评论于
吃软饭几个意思?

难道不能下海做鸭捞大钱?
lhy86 发表评论于
丁是小人。
烛光不及LED 发表评论于

这厮就是一个艺人玩政治的典型。想做画家,又想玩愤青,结果把自己玩残废了。想骂体制,崇民国,得先有点文化才行。
弟兄 发表评论于
艺术家每个都认为自己最牛,否则就是匠人
blackdream22 发表评论于
写出这种造谣文章的人也是个小人
二舅 发表评论于
“文人相轻“很正常,尤其是中国艺术家,如果他们彼此相重才奇怪。
pandali 发表评论于

以前不知道丁是个什么东西,去查了一下,39年的老东西,自吹自擂,踩低别人显高自己,长了张鬼脸!历史只会记得陈丹青,丁算个P
Leah_lee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is so low
顺水沉船9413 发表评论于
尾国班人走进Walmart,Costco,Target...看见不夠貨賣..
为爭貨繼而爆發槍戰,被槍射倒的全部都是彻头彻尾黄皮充白皮的华人床粉,做狗真可怜哦!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这几个人都谁呀,说话好酸呀。
陈丹青绘画功力没得说,而且他现在还是个思想家,还能冷幽默地针砭时弊,那几块料都干什么了?丁绍光的画有点特色,可这么多年都是一个风格一个题材也腻了,他们现在加一块都和陈丹青没法比,陈是个真正有文化有思想之人,何况还推出了木心。
weston 发表评论于
那李安更不值了
丁胃酸泛滥
笑薇. 发表评论于
那几幅取材西藏的作品确实好!后面的几幅确实没有灵魂。
SVChinese 发表评论于
这是要搞二次文革了吗?
mzydhdl 发表评论于
丁就一小丑。
光头强 发表评论于
陈丹青是不是把丁的女儿或老婆上了。
聊聊看 发表评论于
同一个人,两类作品,相去甚远啊。
香江香 发表评论于
写这种文章的人得有多无耻和卑鄙!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qs70你才是杠头,你自己看他怎么说的去.
woyawoya 发表评论于
没必要说吃软饭的事,人家有才华,老婆爱他愿意支持,没啥不好,李安以前不也靠老婆赚钱吗。不过这个陈丹青三观的确不正,又一次他说韩寒,他的文章不是他写的,我也支持他。是非不分。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丁是画匠,陈是画家。这就是区别。
山外山 发表评论于
这种文章太low。是在践踏自己的人格。
GuoLuke2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只知道赚钱,陈丹青已经超越了画家本身。
ideaforu 发表评论于
从着篇短文透出卑鄙者的擅长处。陈的才华和卓见远在瞎编此文者之上,因为他揭了你们的痛而让你们不爽而要写种下流的东西来损。:):):)
qs70 发表评论于
楼下这个“蓝靛厂”发言就是典型的杠头,人家说的意思明明是证明本地居住可以就近学校入学这个事,你扯淡什么信件有很多种、学区满了要调剂、国际学费贵有关系吗,纯粹尼玛为了抬杠而抬杠。
网上闲逛 发表评论于
丁绍光的画跟动画片葫芦兄弟似的。
蓝靛厂 发表评论于
陈丹青一直在编故事骗国内的傻白甜.什么在美国只要有信件证明孩子住那就可以就近入学.且不说好学区学生满了要调剂,就这个信件就有很多想象空间.你有房东的租赁合同或者PGE的账单当然可以注册上学,普通信件上个什么学,你不说清楚了人家以外只要扎个帐篷就可以上了.而且外地学生在美国上公立大学交更多的学费这件事陈先生是绝对不会和国内的傻白甜们坦白的,.
world1peace 发表评论于
打人不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