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鲁中小村:“女人吃饭不上桌”的老礼儿正失去人心(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

“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

(image)

2月1日,大奶奶(居中蓝衣右侧老妪)85岁生日,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了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文| 新京报记者王瑞锋

编辑|胡杰校对|危卓

本文约2781

字,阅读全文约需5分钟

春节,我回到故乡于庄——一个山东鲁中地区的小村,这里以“孔孟之乡、礼仪之邦”著称,相传是坐怀不乱的和圣柳下惠故里,这里春节还流行着磕头跪拜大礼,这里吃饭讲究座次分明、尊卑有序——自然,这里的女人吃饭不上桌。

女人吃饭不上桌,倒不是平常吃饭女人不允许上桌,而是家里来客人时,男人在堂屋陪客人吃饭喝酒,女人忙活张罗饭菜,只能在偏房小桌吃饭,或等客人散席后吃剩菜,不上正桌一起吃饭,妥帖的说法应该是,“女人吃饭不上席”。

在于庄,生活压缩成一本薄薄的日历簿,婚丧嫁娶,生辰满月,上梁乔迁,构筑着农人间的往来人情,也标注着男女老幼分明的次序。

鲁中小村:“女人吃饭不上桌”的老礼正在被遗弃。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2019年2月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适逢大奶奶(乡音,这里指爷爷的嫂子)

85岁生日,生日宴席摆在大奶奶的儿子家,即由我的叔叔和婶子张罗。

以往,起码15年前,红白之事,乃是农人们举全村之力才能完成的大事。东家借条凳,西家借碗筷,事主家提前两天赶集备菜,夏天,为防腐烂,备好的肉菜放在水桶里,水桶系在井口保鲜,全村各户也乐意贡献出水井,万一肉腐败变质,当然舍不得扔,非得用辣椒和咸盐才能遮味。

每逢公事,家族长者接管了一切,我家自是老爷(乡音,即爷爷)

主持。我的老爷今年80岁,是于庄红白理事会会长,掌管着全庄的婚丧大仪。他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干部,大背头,中山装,赵本山样式的帽子常年扣在头上,讲话时要把中山装披在肩上,一只手插腰,一只手在空中比画,十分威严。

一堂顺理成章的宴席是关乎家族颜面的大事,菜肴的丰盛、座次的礼数、劝酒的热情,尽显男人们的待客之道。在后厨忙活的女眷们,烧火洗碗刷碟包水饺,哪怕无事也要专门候着。小孩子当然是更不能上桌的,大人给抓一把花生米,一张煎饼卷大肉,平时难得,十分解馋。

“大娘,婶子,别忙活了,一起吃吧”——尽管客人有礼让女眷的习俗和环节,女眷们都以忙为由婉拒,以示贤惠。

老爷告诉我,只有结婚和大家族办寿宴,来了女客,才有专门的女席,家族女眷依照辈分上席陪客,这才有机会上桌吃饭,刚过门的媳妇辈分最低,数年间上不了桌。相较于男人们坐条凳和大八仙桌,女席则是矮凳和小八仙桌,不过只要上席,女人饮酒也是无妨的。

其他时令待客,新女婿认门,新媳妇生孩子,喝上梁酒,或者麦收之后农闲时的来客,女人和孩子几乎没有上正桌吃饭的机会。

大奶奶的寿宴在正午12点开席,因为客人不多,男女宾客凑成一桌,五次三番礼让之后,按长幼亲疏依次就座。

以往,作为家里的男劳力,叔叔待客,陪酒,婶子炒菜,下水饺,伺候客人,这些操持已经给了她充足的理由,不上桌吃饭。

如今,日子好过了,宴席少有人自家炒菜。只提前一天打个电话,饭店就准时把饭菜送上门。一桌客人,叔叔定了十二个菜,280元,丸子肘子,双鸡双鱼,是一桌体面的菜肴。

即便是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婶子仍然不上桌吃饭,推辞的理由是,“豆腐坊要磨豆子,忙。”

磨豆子并不急于连一顿饭的工夫都没有,私下里,我问婶子,怎么不上桌吃饭,“都是客人,我坐下不好看。”她说。

(image)

订菜上门,后厨没有可忙的,大奶奶的儿媳、我的婶子以“豆腐坊磨豆子”为由不上桌吃饭。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女随母规,婶子已经出嫁的亲生女儿,虽然是来给奶奶祝寿,也没有上桌吃饭。

于庄的宴席往往在中午12点开始,两三点结束。没吃饭的女眷们不能当着客人面吃饭,待客人离去,女眷收拾狼藉杯盘,女人和孩子才开始吃客人剩下的残羹冷炙。尽管是客人的剩菜,哪怕如今看来,仍是比家常饭菜要可口的。

儿时,娘领着我忙活一场婚宴,吃客人的剩菜时,一盆鸡肉仅剩几块,眼疾手快又嘴馋的堂弟,夹一块鸡肉,啃一口吐上唾沫,再夹一块,啃一口吐上唾沫,这样的伎俩夹走了所有的鸡肉,当时挨一顿揍,至今仍为笑谈,亦可见物质拮据时的笑中带泪。

大概也正因如此,在勉强填饱肚皮的年代,老爷说,讲究的客人不会把盘子吃干净,多少留一点儿,而在有些地方,还流传着客人“吃鱼不翻身”的习俗,留下另一半鱼,给吃剩菜的女人和孩子。

这日下午三点多,大奶奶寿宴上的客人离席散去,婶子和女儿这才收拾残局,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无人照看,灭了,屋里的气温零下1摄氏度,半年多没见的娘俩,一起吃了一顿剩的冷菜。

现在,我成了家族唯一念书走出去的男丁,可以随男劳力上席,陪酒,不用跟女眷一起吃剩菜,终于有底气跟老爷谈论女人不上桌的陈规旧俗。

“为什么女的不能上桌?”我问老爷。

“因为过去不宽裕,好东西得紧着客人。”老爷说。

“有没有觉得男女不平等?”

“自古以来就这样。”

“宴席上,我奶奶、我娘和婶子要是上桌了呢?”

“她们保险(肯定)不敢,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信你问她们。”他说。

(image)

女随母规,婶子不上桌,女儿也来到豆腐坊喂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不过婶子希望,等孙女长大后,“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不吃剩菜剩饭”。

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可能,只有一个例外。

作为耕读走出去的男丁,老爷希望我能讨一个工业户口(城市)的媳妇。

“如果城里的媳妇要上桌呢?”我问。

“给她单独开一席。”老爷爽快地说。

这里的民间文化认为,有阶层地位的女人,是被视为无性别的,或者是可以跟男人平起平坐的。

或许,传宗接代和墨守成规之间,这个老农民需要一个妥协。

(image)

客人走后,婶子打算用烧煤取暖的火炉热一下剩菜吃饭。不巧炉子灭了,半年多没见的娘儿俩,一起吃了一顿冷菜。新京报记者王瑞锋摄

大约19年前,我的爷(乡音,即爸爸)

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未雨绸缪给我盖婚房。喝上梁酒的那一天,爷让我一起跪拜姜子牙之类的神仙,祈求上梁大吉,娘照例在厨房忙活,给盖房的男劳力们张罗一桌好菜。

其时我才是一个初中生,不过历经思想洗礼,我学着课本里那些英雄人物,勇敢地站在神仙牌位前,大声斥责磕头拜神是封建礼教。

作为一个晚辈,在于庄,这称得上是大逆不道。我爷颜面尽失,他甚至气得从房顶上跳下来,用拳脚平息了少年的忤逆。

饥饿时的记忆就像身体上的一道疤痕,清晰无比,何况还挨了一顿揍,疤痕上撒了盐。男劳力们喝完上梁酒散去,娘带着我吃剩菜,她用筷子拨拉着盘里的菜汤抱怨,“下力的真能吃,一点儿好东西都没剩下。”这段话记忆犹新。

十多年来,我一直佯装一个文化人,试图从庄里寻找出一个勇敢的女人或男人,像当时的懵懂少年,带领大家反叛女人不上桌这些陈规旧俗。

春节磕头拜年,我寻遍于庄,始终没能找到我希望出现的那个反叛者,却发现反叛正在每个人的心里默默萌生。

“现在比以前宽裕了,家族老人过生日,女人小孩都算进去,多订两桌菜,男人女人都能坐一起。”老爷说,女人不上桌因为是老旧风俗,政府、村委和红白理事会没有专门的规定,但这五六年以来,家家户户有钱了,女人不上桌的旧俗开始发生变化,“以前谁家女人上桌笑话谁,现在谁家新媳妇不上桌笑话谁,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确实不是那么回事。”

2月7日,一位在镇上当领导的干部跟我说,女人不上桌的传统必然是陋习,目前并无专门的政策约束,但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陋习将逐步消退。

几名留在县城家乡的女同学也告诉我,如今家里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家族事务,女人不上桌的老礼儿失去了人心,“可能只有老辈人还讲究。”

这片土地上任劳任怨的女人们,陈规旧俗就像撒种的麦子地,偶尔也长出自由的蒲公英。婶子希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她三岁的外孙女身上生根发芽,“她想上桌吃饭就上桌,不想上桌就不上桌,绝不吃剩菜剩饭。”

timblandnn 发表评论于
山东城市根本没有这事。去哪个省的山沟,都会有让人受不了的习惯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视角 发表评论于 2019-02-09 09:31:59 我刚结婚没两年的时候,曾和一位山东老兄聊起他让她老婆在家干这干那,什么都做,他来了句,“那否则娶老婆干什?”。惊得我无言以对。我立志要对自己老婆好点,这么多年,现在我在家几乎什么都做,但老婆早以熟视无睹,更也不感激,常常做饭时没来得及把菜盆洗干净都会挨批评。现在想起那老兄说的话,只有苦笑。
~~~~~~~~~~~~~~~~~~~~~~~~
哈哈哈哈哈,当爱成为空气那样无处不在,不珍惜是有道理的。
无极1 发表评论于
作者要生活,借点丑赚大家眼球。请不要拿某个山村的习惯,代表上升到一个大省。作为土生土长的山东人,也了解山东很多地方的民风,从没直接听闻过山东哪地方是女人不上席的。我知道的大多是分男席和女人孩子席。男人喝酒猜拳等,女人孩子席无酒,大家不在一个节奏上,分席分桌吃饭很好啊。农家来客,出菜都是一式两份,男女桌各一份。
scbean 发表评论于
duty 发表评论于 2019-02-08 19:47:00
唉,孔老二的故乡这么封建,嫁给山东人就倒霉了。
==============
嫁给山东人就倒霉了。举例:曹轶欧。
娶了山东人就变坏了。举例:毛泽东,习近平。
视角 发表评论于
我刚结婚没两年的时候,曾和一位山东老兄聊起他让她老婆在家干这干那,什么都做,他来了句,“那否则娶老婆干什?”。惊得我无言以对。我立志要对自己老婆好点,这么多年,现在我在家几乎什么都做,但老婆早以熟视无睹,更也不感激,常常做饭时没来得及把菜盆洗干净都会挨批评。现在想起那老兄说的话,只有苦笑。
kokuhorose 发表评论于
说白了就是穷,强有力的男人掌握了物资分配权,把好吃好喝留给了自己,为使这种自私行为合理化,就拉上孔圣人、传统、礼教。

话说孔子支持以强欺弱何以为“圣人”?
达姆TU 发表评论于
文化陋习,该扔就扔,别当宝贝,强词夺理的解释这些陋习,无意义。社会总是向前发展的,国人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总认为几千年前老祖宗的东西更好的民族, 太荒唐。
党组组长 发表评论于
礼仪通圣!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罗马、我是正宗南方侨乡人、家有高大八仙卓与平时吃饭的小低卓
JAN2009 发表评论于
桌子矮不是问题,一大家子不分筷全在菜里捣是个问题
无聊冒个泡 发表评论于
按辈分分桌可以,按男女肯定不行。而且凭什么女人坐矮桌?男的不是女人生的?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真落后 满脑袋满肚子米糠的农民 怨不得别人看不起他们
罗马军团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说饭桌矮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也的确注意到过,北方农村似乎不少地方都是这样,南方农村一般都是八仙桌,很少这样像茶几那么高的桌子。
虽然 发表评论于
急需恢复古礼,一人一小桌分餐,像日本那样
ctrls 发表评论于
桌子那么矮有什么理由吗?
celji 发表评论于
就算男男女女同一桌,有可能有人如妈妈吃剩菜有人吃新鲜的如孩子。一个家庭主妇维持一个家庭饮食顿顿平衡不容易,有奉献精神。。只要根据吃饭的的人群安排足够的食物,男女不同席不算陋习,大家都可以吃好,女人还可以多吃蔬菜甜食。老人单独吃也是食物要软,都是有原因的。吃饭乱吧嗒嘴,没大没小不礼让长辈,为我独尊挑食抢东西吃,饭桌之上相互争吵才是陋习。
北美文学城读者 发表评论于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2019-02-09 02:55:01
山东男人,够爷们
女人,就是伺候男人的

文学城的川粪 也是把 女人,黑人,变性人,非裔,华裔,西裔 归为乌合之众。
我爱丁二酸钠 发表评论于
同一个中国,这么大的差别!
我活了55岁,同样是农村长大的,同样是过穷日子、苦日子。但是这些旧习惯(女人不上宴席、盖房子祭神)从来没有见过。说起来,我对生活的观察是细腻的,记性是不错的。
前几年,和山东某市委书记有幸同席。书记为本市有24个高级领导干部(历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感到自豪。该市城乡人口共830万。
我们县,18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有7人,19大有4人。解放军将军总共有23人,中科院工程院两院院士总共有11人。
地处北方的我们县只有48万人,依然很穷。
文章的作者说自己是本家族的唯一大学生。我出生的村庄,除了智商的确有问题的都上了大学。
穷富的差别?说起来是观念的差别,见识的差别!
地主不好当 发表评论于
我妈当初跟我爸结婚回乡下过年就是这样。我老娘第二天就回城了,受不了那气。
阿米高 发表评论于
山东男人,够爷们

女人,就是伺候男人的

日韩也是这个模式

黄种人要发达,必须是这个模式
蓝嘟嘟 发表评论于
大桌小桌有啥关系?倒是南方广东福建骨子里的男尊女卑。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网上鼓吹大清,民国的,据说还有不少是女滴。
请她们从裹上小脚和吃饭不上桌开始就是廖。
zharry 发表评论于
让上海女人试试,骂死你。
humimm 发表评论于
要么怎么说是男权社会呢,早期女人是不算人的,只是繁衍后代的工具,本质上和牛马是一回事。既然是牛马,那给你吃饱就不错了,谈何尊重,更谈不上教育。缺乏教育,眼界也受到限制,于是能力,智力,,,,都不如男性,于是思想观点,境界,,,,女性整体弱于男性,这就是为啥基本上所有的伟人,思想家,科学家,,对人类发展有贡献的,基本上是男性,于是男性更瞧不起女性了,事实证明了女性不如男性么,,,,于是女人不被尊重,吃饭不上桌,,,,,到如今,各种显性,隐性的歧视,依然比比皆是。
女性解放也就这一两百年的事情吧,而男权社会已经存在几千年,男女离平等还远着呢
HUDIEMI 发表评论于
城裡女人能上桌,還是錢的問題,根本不是什麼男尊女卑而是富尊窮卑
hk妹妹 发表评论于
原来山东的文化那么可怕呀,如果韩国棒子们继续宣传孔子是他们韩国人那就拿去吧,好走不送。
横流沧海 发表评论于
小子们懂个P,女人一强势,男人就只能去兽交尸交。 不懂老实想想,存在即有理,千年存在理在何处?没脑子的东西,不懂瞎即把
又一农 发表评论于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陋习。以前山东农村就是这样。后来进步一点男女只是不同席,不至于吃剩饭。不知道现在如何啦。
chinusa 发表评论于
家里过年女人不上席和小孩吃小桌是因为女人小孩不喝酒。但凡喝酒的女人男人也不会在意一起上桌。
LaBrisa 发表评论于
女人孩子只能躲一边吃剩菜剩饭(席上的众人不使用公筷!)。太野蛮无耻了。
timblandnn 发表评论于
山东有九千万人,有沿海有内陆,有城市有农村,一堆傻瓜这下又当真了
zhuniang 发表评论于
李听 发表评论于 2019-02-08 20:03:59
中国的传统文化,民俗,中医,大一统,亡国奴性,以邻为壑,恃强凌弱,吃人的儒家礼教,哪一样不是反自由,反平等,反现代文明的糟粕。

------------- +!!! 看到那段‘多年未见的母女俩只好吃了一顿冷剩饭’, 我真他妈要把盘子碗砸到那帮不要脸的男人脸上! 就这么被女人供着,这帮不要脸的男人干出了什么丰功伟业??!!不顾女人死活,连自己的女儿/孩子都不顾! 山东这下在我眼里顿成下三滥省!
德国华人 发表评论于
靠! 什么乱七八糟陋习。以前,我老家也算贫困,但老小,男女混坐一桌根本不是问题。老人,小孩会获得最好吃的鸡腿。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明明是糟粕,还有人当宝贝一样,试图解释这个破习俗的合理性。文中的婶子家里都从饭店订菜了,女人还是要吃剩的。另外文里也提到了,要是从城里娶个媳妇,或许可以“上桌”—这是礼仪吗?这不是赤裸裸的势利眼?
朗姆加冰 发表评论于
小时候过年我也旁边桌子吃的、没的上大桌
李听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传统文化,民俗,中医,大一统,亡国奴性,以邻为壑,恃强凌弱,吃人的儒家礼教,哪一样不是反自由,反平等,反现代文明的糟粕。
Airi 发表评论于
就算是孔孟之礼,在古代也是贵族和文化精英们的东西,充满仪式和内涵。山东农村人能别把自己乡里的陋习说成是孔孟之礼行吗? 还礼仪之邦。日本英国传统文化里也很大男子主义,但人家的礼仪至少能让人感受到美感和文化内涵。人家那才叫礼仪之邦。老乡们能不能洗洗睡了?
俺是农民 发表评论于
以前农村才这样,城镇里无论多小的城镇,男女都早就同桌吃饭廖~~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这些习俗很多与以前的经济情况有密切关系:家里只有这些钱和食物,当然要紧着男的吃——以前他们是出力挣钱的人,否则一家老小吃什么?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怎么就不能事先分出一部分菜给老婆孩子另吃呢?说实话,我还真不愿意跟一帮大老爷们坐一桌,听他们侃。我更愿意和嫂子弟媳、和孩子们坐一起,慢慢吃,慢慢聊。
cdwb 发表评论于
我不早说了嘛,忠孝礼义都是糟粕。孔孟之乡这个事就是多给提供一个佐证而已。
duty 发表评论于
唉,孔老二的故乡这么封建,嫁给山东人就倒霉了。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网上的山东人,不是都不承认家乡有“女人不上席”的现象么?
说什么礼仪之乡,原来就靠压制女人搏存在感。
我老家大约算是“蛮夷之乡”—我们聚会吃饭都是大家围一桌不分长幼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