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研究生之死: 申硕博失败 被威胁硕士延迟毕业(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一个月,每天清晨6点09分,总有刺耳的手机闹铃从陆家一层东侧的房间传来,在日出前打破沉静。2017年开始,陆经纬在自己使用的华为手机中设置了这个闹钟,不论工作日、节假日总会准时响起。

  循着声音走进房间,便能看到陆经纬的照片:一位胖胖的少年,戴着黑框眼镜、穿着学士服、戴着流苏已被拨到左侧的学士帽,面对镜头微微笑着。

  这是陆经纬在2016年夏天参加华东理工大学的毕业典礼时,父亲陆海为他拍摄的影像。那时,他已经在同济大学医学院陆琰君教授的实验室工作了10个月,刚刚以并列第一作者在影响因子13.2(影响因子是国际上通行的期刊评价指标,13.2是一个很高的数值)的期刊发表论文。两个多月后,他正式成为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学专业的硕士,进入陆琰君门下。

  如今,没有人能够关掉这恼人的闹钟——2018年12月13日中午,陆经纬在线上与导师陆琰君发生争执后,从同济大学医学楼辅楼5楼跳下,离开人世,留下了父母至今未能破译的开机密码。

  

(image)

  陆经纬。摄/陈怡含

  他的离开在21天后意外地被公之于众。2019年元旦左右,陆海针对同济大学出具的《关于医学院陆经纬事件的情况说明》撰写了一份回复与呼吁,准备交给学校的调查组,但发给亲友“看看有没有错别字”的草稿,几经流传后被发布到微博,很快登上了热搜。

  陆家将矛头直指常年客居芬兰的导师陆琰君,认为陆经纬自杀是因为申请硕博连读失败、对考博失去信心、身体每况愈下,而这些均是陆琰君长期压榨所致;而在1月7日,校方对陆家代表称,根据其已掌握的师生交流记录,尚不能得出“长期压榨”的结论。

  陆经纬自杀的疑云仍未消散。目前,陆经纬的手机和电脑封存了大量信息,家属未能破解,而陆琰君在事发后情绪不稳定,没有做出回应。

  “我要去跳楼了”

  2018年12月13日,同济大学医学院辅楼外竖起护栏,急救车停在一旁。在同济大学的云校园平台“同心云”上,出现了关于学生跳楼的帖子。

  医学院的毕业生竺映波撰文回忆,那天自己前往学院参加活动,13点10分到达时碰巧看到“老师表情严肃地从楼梯上往下冲”。同济大学出具的《情况说明》写道,学院于13时许接到消息,“辅导员赶赴现场时,保卫处、校医院、120急救车均已到达”。经确认,坠亡学生是2016级肿瘤学的硕士陆经纬。

  

(image)

  同济大学出具的《关于医学院陆经纬事件的情况说明》。摄/陈怡含

  13点48分,陆海接到学院的电话,说儿子在学校出事了,让他尽快前往赤峰路上的停车场入口。陆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仍立刻动身,途中学院又打来电话,将地址改为国康路11号。后来他才得知,前一个地址是学校南侧最临近事发地的一处入口,而后一个地址则是北2门。

  直觉告诉陆海,事情有古怪。他立刻通知陆经纬的母亲孙梅也赶往学校。孙梅离学校很近,陆海距离约定地点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时,便接到她的消息:儿子跳楼自杀了。

  “犹如晴天霹雳……瞬时血压增高到220,心跳骤然加速到200,胸口剧烈疼痛,瘫软无力。”陆海在被公开的回复与呼吁中写道。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儿子会有跳楼的念头,并且付诸行动。在陆海眼中,一米九二、两百多斤的陆经纬胆子不算大,平日在商场搭乘扶梯到达高处,都会因为害怕而躲向一旁。

  但监控视频显示,从5楼跳下的陆经纬,几乎没有迟疑。陆经纬的舅舅是最早看到监控视频的家属,他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表示:“我看见他从实验室的电脑房走出来,拐过一个直角,开了窗户,爬上去,坐上窗台跳了下去……看不出他有丝毫犹豫。”

  陆经纬生前在微信留下的聊天记录被存档在沪东高校派出所,对话者是导师陆琰君。综合多位家属的回忆,对话中,陆经纬提及2016年6月以并列第一作者在影响因子13.2的期刊发表论文的奖金仍未发放,陆琰君称会再去向学院询问;同时因前一日向期刊投递的论文被拒,他认为自己难以通过博士生复试,加之错过了缴费时间,考博似乎已成为不可能;随后,他表示自己只想读完硕士,不想再做手头上与硕士毕业无关的两篇论文,陆琰君以无法毕业相威胁。

  12点58分,陆经纬发送了最后一句话:“我要去跳楼了,学院章老师会找你谈的。”

  三重打击

  这段最后的聊天记录浓缩了陆经纬生前三个多月所遭受的三重打击:申请硕博连读失败、对考博失去信心以及被威胁硕士延迟毕业,这些成为压倒他的最后稻草。

  陆经纬的博士梦由来已久,陆海说,儿子“从小就说28岁可以博士毕业”。自进入陆琰君门下起,陆经纬始终抱有5年硕博连读的预期。

  陆经纬博士之路上的第一道坎,是导师陆琰君未能获得2019年的博士生招生资格。校方表示,个中原因是陆琰君未能拿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我国支持基础研究的主渠道之一,陆琰君曾多次申请,但并不顺利。2016年6月,她在招生启事中写道:“(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学生一起努力,付出的代价是……从未拿到过一项基金。”

  因此,陆经纬在2018年4月申请硕博连读时,在“博士生导师”一栏填写了一位戴姓教授的名字。后来因学位课平均成绩未达到80分,他的申请没有通过审核。据陆经纬的成绩单显示,其学业课平均成绩为79.8分,与最低分数线相差0.2分。

  陆经纬曾对一位朋友解释称,这0.2分是某门课程分数极低所致。他说,当时陆琰君表示自己跟该门课程的老师关系不错,可以和这位老师打声招呼,让他不用去上课了。根据父亲陆海提供的微信记录,2016年12月,一位研究生同学曾问陆经纬:“你说说你上过几堂课呀?”陆经纬回复:“又不是我决定的,老板让你忙你敢拒绝她去上课吗?”

  

(image)

  陆经纬的学位课平均分是79.8分。摄/陈怡含

  申请硕博连读失利后,决定考博的陆经纬曾一度以为陆琰君招博士生资格一事会出现转机。

  2018年8月16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官网公布了基金申请项目的评审结果,陆琰君主持的面上项目《复发肝癌中NMD途径与转录子发生的分子机理研究》获得了60万元人民币的资助。

  陆经纬临终时提及的章老师表示,此后不久陆琰君曾找到他,询问2019年招博士生资格能否放松:“她提出来我现在有经费了,是不是可以重新(获得资格)?”但当时2019年的招生资格评定工作已经完成,学院无法为她一个人破例。得知这一结果后,陆经纬曾对朋友说:“她真的好不靠谱啊。”

  但在章老师看来,“陆经纬走考博这条路是没有问题的”。

  据他回忆,陆琰君曾就陆经纬的考博事宜向他咨询。他提出陆琰君可以同有招生资格的老师联合培养,并推荐了一位丁姓教授,后来该教授也同意了这一提议。

  1月7日,章老师向陆家家属表示,自去年起,同济大学的博士生入学考试基本不考专业课,只考一门英语:“当时我也跟陆琰君说了,既然这个学生前期已经有了比较好的论文发表,只要通过了前面简单的英语考试,在后面的专家评估中那篇论文是可以给他加很多分的。”

  但根据同济大学研究生招生网发布的《医学院2019年“申请-考核”制博士生招生实施办法》,学生在申请时要提交硕士学位论文初稿,通过英语初试后的差额复试中,仍包含专业课笔试的考核。

  准备考博一事对陆经纬造成的压力甚是明显。他时常会说:“我时间不够了”,“英语复习不完了,专业课也复习不完了,怎么考啊……”2018年12月初,他向一位相熟的学生透露,自己直接和导师说“我不考博了”。但在该学生看来,这更像是一句赌气的话——陆经纬一边说着不考,一边仍在积极地准备申请和考试,直至轻生前三四天,他还在准备考博需要的推荐信。

  自杀前一天,陆经纬投递的论文收到了拒信。在影响因子13.2的期刊发表论文后,陆经纬没有再发表过论文,他曾对朋友说,有时候做着做着实验,就会发现做不下去了,只能停掉换另一个做,也就很难研究出成果、发表论文。

  这篇被拒的论文也许是陆经纬最后的希望,在他看来,拒信意味着考博复试不会通过了。尽管校方表示,论文被拒的原因是格式不符合期刊的要求。

  陆家表示,最后的聊天记录显示,陆经纬认为自己错过考博的缴费,因而考博无望。但根据同济大学研究生招生网于2018年10月17日和11月29日发布的《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招生章程》,第一次的缴费截止时间是11月8日,而第二次的缴费截止时间是12月28日。如果陆经纬没有轻生,或许可以赶上后面这个日期。

  随后,陆经纬向导师表示,自己不考博了,只想顺利硕士毕业,希望能够停止手头与硕士毕业无关的两篇论文的工作,而陆琰君回复的,是对他无法毕业的威胁。

  陆经纬发送了最后一句话:我要去跳楼了。而后从5楼跳下。陆海认为,陆琰君最后的威胁简直“丧失人性”。学校调查组成员也承认,如果她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悲剧。

  师门生活

  陆经纬的母亲孙梅有时会想,如果陆琰君不在芬兰,而是在上海带教,即便师生间产生较大的矛盾,最终的爆发也能够避免:“两个人当场吵吵吵,你发现情绪不对,安抚安抚,也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据知情人士透露,陆琰君在同济大学的授课任务仅为《医学分子生物学》一门,且该课程由多位老师轮流讲授,陆琰君负责其中一周,其余时间几乎不会回国,因而陆经纬与其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

  实际上,在陆经纬进入实验室前,陆琰君已经客居芬兰。他在选择导师时,曾与陆琰君在长宁区多媒体广场的一家咖啡厅碰面,在那次谈话中,陆琰君便已提及自己的家庭情况。

  在陆经纬之后,准备第二次考研的小雨想要报考陆琰君导师,甚至没有经历碰面环节,其男友表示,她在到达上海后才得知导师不在国内。加之陆琰君声称在撰写毕业论文和考研时不会提供帮助,小雨只做了一周实验便选择离开。

  而陆经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据陆海回忆,陆琰君的招生PPT中“(本人)多次发表高质量论文”、“愿意5年硕博连读的更好”等描述吸引了陆经纬,两人碰面时陆琰君又给他留下了“蛮近人情、蛮客气”的印象,使其最终决定从大四起进入实验室。

  校方在1月7日与陆家代表会谈时表示,其掌握的不完整的师生交流记录中,陆琰君对陆经纬的指导非常仔细:“每一次实验结果出来,他们都在一起讨论,做蛋白质分析,(不论)条带深了还是浅了,她都要找出原因。”

  但陆海表示,儿子曾向自己抱怨,了解这个专业后发现导师让做的很多事情并非本专业的,其中甚至可能涉及学术不端:陆经纬曾说,陆琰君让他为另一位老师的学生小成代写论文。他在生前向一位相熟的学生透露过更多细节:小成在陆琰君的手下做过一段时间,后来又转回到另一位老师那里,他的文章写得不太好,陆琰君便让陆经纬帮他写毕业论文。

  据小雨的男友转述,那一周中陆琰君每日在线上布置任务,陆经纬早上看到便开始做实验,晚上把当天的成果发送回去。陆经纬没有对小雨说过导师的坏话,但也“透露着无奈”。一位与陆经纬相熟的学生也印证,相对于同实验室的其他学生,陆经纬不能自主安排实验进度,而是每天按导师要求完成固定的工作量。

  知情人士透露,公开草稿中陆经纬“几乎365天无休无止”、被导师逼迫“没日没夜工作”等说法有待商榷。据其了解,起码近半年来陆经纬结束实验的时间均在傍晚五六点钟。而他每天中午在实验室就餐,也并非抽不出时间,而是由于实验楼没有电梯,“他说脚疼,不想下楼”。陆琰君有时会提出如果做不完就和她沟通,可以缓一下,但陆经纬从未向导师提出任务重,总是做完再回去。

  不过在家中,陆经纬确实呈现出极度忙碌的状态。其祖母称,他坚持6点09分起床,晚上12点左右才睡下:“不催他都不睡,我住在楼下,还专门上去叫他。”陆经纬的就餐时间也不固定,下楼时饭菜凉了,祖母便再拿去煮一煮。

  陆家保存着他的拳击手套、沙袋和健身车,这些曾经频繁被使用的器具,如今已闲置三年有余。本科时自行洗衣的陆经纬,读研后每周用行李箱带回脏衣物,交给家中的洗衣机。因为“知道孩子很累”,陆家一直安排月结的专车接送,舍不得他乘坐公共交通往返。司机每每提出“这次回家可以休息休息了”,坐在副驾驶位的陆经纬总说没有时间休息,不说话时,他则“经常处于一种闭目养神的状态”。

  

(image)

  陆经纬的健身车,读研后闲置了。摄/陈怡含

  陆经纬的假期也曾被工作挤占。2017年的小年夜,他通过微信向本科同学抱怨“整幢楼亮灯的只有我这个实验室”,而自己可能要四五天后才能放假;2018年的五一,陆经纬去参加堂哥的婚宴,婚宴傍晚五点开始,到九点他便坐不住了,陆海回忆道:“我看他急得不得了,老是在弄手机……他说跟导师只请假到九点。”

  近年来陆经纬的身体每况愈下,与这种忙碌不无关系。做完实验同伴约他一道离开,他总说要休息一会再走。2017与2018年,他曾两次被送医,一次在宿舍的卫生间内晕倒,因为“个子高体重大”,甚至砸坏了马桶,一次在家中长时间伏案后,起身时一头栽了下去。

  根据其本科同学提供的聊天记录,陆经纬曾抱怨自己“重感冒都没时间去挂盐水”。前几个月,他被祖母带去中医推拿师那里,尝试后表示颈痛缓解了很多,陆海提出坚持一个疗程,他以“没有时间”推辞。

  事发前一天,陆海发去一封短信:“弟弟(家人称陆经纬为弟弟),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没有收到回复。

  

(image)

  陆海发给陆经纬的短信。受访者供图

  无法撤回的选择

  在陆经纬的遗像旁,摆着事发次日才到货的游戏手柄和他的考博复习资料。游戏、模型、动漫是陆经纬在学业之外所热爱的东西。卧室内有一个巨大的柜子,摆满了他亲手组装的高达模型,床上堆叠的衣物之间,露出一块漫画人物美国队长的盾牌。在他为数不多的朋友圈中,除了日常的吐槽,大多是转发的动漫主题曲。

  一位曾经在陆琰君实验室工作的学生表示,陆经纬有点内向,不怎么和不熟的人讲话:“有时和他一起出去买个什么东西,他都不会讲话,而是让我来说。”但两人独处时,陆经纬时常能敞开心扉,在实验间隙聊起自己喜欢的动漫。

  

(image)

  陆经纬在朋友圈中转发与动漫有关的内容。受访者供图

  对于选择进入陆琰君门下,以及做出这一选择后的硕士生活,有点内向的陆经纬曾萌生悔意。

  陆海表示,儿子去世后,自己通过一些同学得知,近两年其他学校的学生向陆琰君投递申请时,陆经纬会提醒他们,还是多看看资料,多参加夏令营,也不要在网络上搜索对老师的评价,要找这个导师曾经带过的学生去问。

  另据一位低年级学生回忆,陆经纬曾经告诫自己,如果研一上课时导师说要做实验,千万学会拒绝:“要去上课,一定要去上课,不要听导师的。”

  但这些向低年级学生袒露的悔意,陆经纬从未对家长表达。他还隐瞒了更多:陆海曾询问论文奖金是否发放,得到了肯定回答,直至看到事发前的那段聊天记录,才得知儿子撒了谎;2017年上半年,因“隐约感觉到导师给的压力很重”,陆海两次向儿子询问陆琰君的联系方式,表示想和她沟通一下,均被拒绝,之后陆海便不再勉强:“他给我的理由是你去跟导师说这些,导师一定以为我跟你告状了。”

  儿子再度被送医后,陆海联系导师的想法又冒了出来。他翻出陆琰君当年的招生PPT,找到其中的邮箱地址,拟了一封邮件:“(大意)是说孩子在你这学习也快两年了,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母’,而且我们姓陆、你也姓陆,孩子对你有种亲切感,他的身体不是太好,希望得到你的照顾。”

  敲出这些内容后,陆海在发送与不发送之间犹豫了。他想,打电话起码能够实时感受到对方听完这番话的反应,邮件发送过去,“她可以当作没看见,但又掌握了儿子向家长透露压力大的情况”。陆海担心,自己的举动反而给儿子造成更大的压力,最终,他没有按下发送键。

  陆家屡次要求同济大学敦促陆琰君回国,校方称已寄送加盖公章的敦促函,但陆琰君始终回复自己抑郁成疾。据知情的第三方透露,事发后陆琰君确实“状态很不好”,一直在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在1月7日的会面中,校方表示前一晚已派人出发前往芬兰,劝说陆琰君回国,至今未果。

  此外,陆海希望能够由上海市教委成立调查组,以免同济大学“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不过,眼下一切都被暂时搁置。根据当地的风俗,陆经纬需要在“五七”,也就是离世35天内安葬。这一天越来越近,陆家不得不将精力集中在丧葬事宜上,希望在1月16日孩子能够顺利地入土为安。

  (陆海、孙梅、小雨、小成为化名)

 
 
大家都在找 发表评论于
实在为这个孩子难过。不管性格上是不是有些缺陷,明显是个聪明上进,勤奋用功的好孩子。
他的专业也能真的造福很多人,太可惜了。如果及时和家人朋友心理医生交流,得到疏导,本来可以避免悲剧。
hnnydx 发表评论于
如果知道我的故事,他就不死了。我博士一毕业,就学电工了
zhoucaihua 发表评论于
好的医学院和医院都被复旦交大收购了,轮到第三名的同济就是没有名气的
todaytoday 发表评论于
我博士毕业后工作20多年了。读书就算是最轻松的活了。不是读书的料就别读了
rogersune 发表评论于
研究生都要毕业了, 不是孩子了.

只知道读书, 没有好的心理素质, 没有人际交流能力. 自身能力不行, 就不要勉强读博士了.

老师不是圣人, 不是机器, 也有情绪, 也有困难.

研究生了, 还不能把握自己的人生. 教育失败.
localappleseed 发表评论于
"我胖我的" 是少有的高质量评论。
Heiyaya 发表评论于
生物医学,吃人的专业。肿瘤癌症研究,是造假的重灾区
layala365 发表评论于
同济大学医学院,以前的上海铁路医学院。其附属医院为上海浦东东方医院。
portfolio 发表评论于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我国支持基础研究的主渠道之一,陆琰君曾多次申请,但并不顺利。
————————————————
连基金都申请不到,还招研究生?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这么好的孩子,可惜了。大家不要说孩子心理太脆弱这样的话了。现在对专业上心的年轻人太少了,这个孩子一直很优秀,遇到这样一连串打击,想不开,我特别理解。我看他这个导师很有问题,这样的远程交流本身就是隐患,学校也没有及时干预,也有责任。

大家都要和自己孩子多沟通,多聊,对自己的学生要上心,多带他们,他们也是各自父母的心头肉。对特别优秀的孩子也要灌输“不一定要28岁拿到博士,29岁、30岁也很好”这样的思路,差那一两年有什么关系呢?

我上研究生院的时候,有一位老师每次见到我都说:“吃好睡好啊,不用太用功。”我一辈子都感谢她。

maple2017 发表评论于
大不了不读了,体制外也能生存,何必想不开呢。傻孩子。
highway1 发表评论于

原来是被 “政治课” 拖了后腿!该生专业成绩差不多达到优秀了。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真看不出导师好在哪里。专业,教学,育人都存在问题。
煤炭 发表评论于
生物医学这一行不骗不做假就没饭吃
nasastar 发表评论于
这个真不怨社会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看样子导师的威胁是导火索,可到底怎么威胁的呢?沒说清楚
老糊涂2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教育,读书是人生的一切。一声叹息。
逐风 发表评论于
国内读硕士博士跟闹着玩儿差不多。如果连这么一点压力你都受不了根本别想在美国读硕士博士。
lgr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年轻人太脆弱了。难怪那么多人要到美国读书。美国的学位太好拿了,特别是硕士。
jessy2018 发表评论于
为了读书而读书
90034 发表评论于
一个非常好的导师,碰上一个扯蛋的学生!
三木匠 发表评论于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