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撕10多家五星酒店的“花总”,到底什么来头?(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丢了几年金箍棒的花总,在花果山逍遥快活了一段时间后,又从耳朵眼儿掏出了他的金箍棒,这次棒打的是最高大上的五星酒店。

11月14日晚,微博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简称花总)的博主,发布了一颗“定时炸弹”。在仅仅11分49秒的一段视频里,是10多家五星级酒店保洁员的日常:抹布擦完马桶擦杯子、浴巾马桶刷堆一起、用洗发液玻璃水擦杯具……

一夜间,这段视频在网上炸开了锅,喜来登、华尔道夫、王府半岛、宝格丽……这些平时名字听起来blingbling的酒店瞬间“人设”全崩,纷纷在花总的金箍棒下现出了原形。

(image)


(image)


中招的酒店接连发布道歉整改声明,气炸的网民不依不饶,像是在给这些酒店最后的大限时间,“已有4家酒店道歉”“还剩1家酒店未发声”这样的字眼不断蹦出来,把这场风波不断推向高潮。

“血雨腥风”的背后,有人拍手称快,有人觉得不过是比拼危机公关速度,也有人预感可能一轮新的酒店改革风潮要到来了。不过,更多人开始好奇,这个微博头像就是一张漫画版孙悟空的花总,抄起金箍棒就能大闹天宫,到底何许人也?

(image)


视频中,那个自称“全中国酒店住得最多”的花总,在过去6年,入驻了147间五星级酒店以及精品设计酒店,总计超过2000个房晚。这样一个“游侠”,想必江湖少不了他的足迹。

但说起花总的真名吴东,可能大部分人都没听过,因为他更多地喜欢以“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名号闯荡江湖。上一次花总在江湖上这么名声大噪,还是凭借他的“火眼金睛”,上演了一段识别“表叔”降妖除魔的故事。

时间回到2012年9月。

当时,站在延安车祸现场还笑容满面的“表哥”杨达才估计没有想到,送他落马的网友不仅认出了他的名表,还按照时间顺序把他“出镜”过的11块名表按照品牌、价格一一罗列。而这背后的操盘手,正是花总。

那时,作为一个业余程序员,花总最初不过是想了解一下官员们怎么戴表。于是,他通过编写程序抓取大量网络图片,将找到的图片和资料都存盘留档,再以缜密分析比对鉴定多位官员腕上的手表。所以,当杨达才公开说他只不过有5块手表换着带时,花总知道他说谎了,很不客气地提醒了一下是11块。结果,他歪打正着把这位“表哥”拉下了马……

(image)


“表哥”杨达才(左一)

就这样,一个业余程序员误打误撞成了“行家”“鉴表师”“奢侈品鉴定专家”……甚至是“反腐斗士”。

在整个杨达才事件里,花总本来可能只想扮演一个纯粹的“手表科普员”,反腐不过是顺道为之,但网络的巨大效应出乎他的意料。

这一年,他陆续成为新浪微博年度非凡人物、Ethisphere Institute 的“商业道德最具影响力100人”,他的博客被《华盛顿邮报》评为“在风险中推动变革的博客”。

找到了可以舞刀弄棒的一片小天地,花总也渴望再次施展拳脚。

2012年底,机会又来了。花总在网上指责“世界奢侈品协会”造假,用假数据、假排名、假身份骗钱。而世奢会的负责人欧阳坤则回怼,指责其敲诈勒索,损害世奢会商业信誉,而且报了案,警方也因此传讯了花总。

(image)


“世界奢侈品协会”负责人欧阳坤

当时,大家觉得,好折腾的花总这次可算摊上大事儿了。但随着案件深入,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世奢会及其负责人。2016年3月,世奢会被民政部认定是山寨团体。

看来,花总的“火眼金睛”没看错,金箍棒也打得很准。但这次“世奢会打假”事件也让花总看到了江湖之险恶。在当年媒体对花总的专访中,他表示,自己的质疑遭到了对方“赤裸裸的人身威胁”。

当然这件事之后,随之而来的不仅是《新京报》中国青年励志榜样、《商业周刊》年度人物这样的名头,更是网络世界给予他的信任和话语权。

(image)


不过,“励志榜样”“正义之士”“反腐斗士”这些名号,可能都不是花总最期待的角色,他希望自己能像孙悟空一样,在降妖除魔的间隙,也不时地搞怪、偷懒、捉弄一下他人,以调剂这无聊的取经之路。所以,在揭发丑闻之外,花总希望能够用一种更舒服、更自然的状态去过日子,不用拧巴着,也不用拗造型,游戏人生最好。

在《芭莎男士》几年前的采访中,花总透露出的就是一种“游侠”或者“流浪者”的生活状态。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就是从一个酒店到另外一个酒店,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除了有项目要跟别人开会之外,基本不出门。每天凌晨三点钟睡觉,下午一两点钟起床,服务员都知道早上不要敲门,甚至连餐厅都很少去,而是让服务员送到房里,一边吃一边看连夜下载的美剧,比如《汉尼拔》,它的主题曲《坏月亮升起》(Bad Moon Rising)太有感觉了……”

作为酒店爱好者,他自称也常去一些奇怪的目的地,那里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酒店,比如说松赞梅里和格拉丹帐篷营地。他喜欢那种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在那里他可以活得像个“散仙”,也可以像个“妖怪”。

(image)


出游多,他必须也得有谋生之道。不过至今,好多人也说不清他真正的职业是什么,更像是“吊儿郎当”过活。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早年间做过两家公司,第一家做彭博终端那种专业硬件机器,第二家公司做手机上的炒股App,但都不温不火,他也觉得不过瘾。后来,他干脆在云游生活之外,拿起了笔杆子记录生活。

于是,在“表哥”事件之后,他给自己贴上了“不鉴表”的标签,躲到ID后面继续写他拿手的“装腔指南”。

2012年底,花总的《花果山装腔指南》陆续推出“带头大哥装腔指南”“怎样在微博扮上流社会”“手机装腔指南”等数十种装腔手册,言词幽默风趣,俨然一副“装腔教父”范儿。

其中的“带头大哥装腔指南”更是受到网友热捧。比如其中的一条:如果顶级大哥共同出场,务必保持队形。走得器宇轩昂只是最初阶要求,不错位、不冒进、不落后、不紧不慢、不近不远才叫真功夫。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些不是“60后”新生代一时半会学得会的。

专栏作家王小山看完后发微博说:“乐翻了,忍不住再转一次”;著名纪录片制作者陈晓卿也表示“狂笑了半小时,彻底醒了……”;连导演贾樟柯也忍不住发微博大赞“好玩”。

在这次酒店事件之前,他的微博大多是一些“装腔”的段子和出游见闻,更新时间很机动,有时一个月一次,有时半年一次。上一个出游目的地是朝鲜,那次他跟随《南方周末》记者一起探访朝鲜,回来后还发表了图文报道,介绍他在平壤的见闻 。

(image)


用戏谑幽默的文字犀利刺入声色犬马的物质生活,这大概是花总更喜欢做的事情。

对于这次引爆网络的酒店事件,动机除了觉得应该曝光还以正义之外,花总也提到他是又“闲着”了。

“本来没打算曝光,想自己看看。而且当时拍的画质太差,今年重新整了一下,重新买了一个清晰度好一点的机器重新拍了一下。因为我跟很多人说过这个事情,我说将来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事情曝出来,那就现在折腾吧,反正我也闲着。”

像花总这样一个以酒店为家的人,这次的金箍棒选择落在酒店,想必手起棒落,必定会杀他个“神也发抖,鬼也哆嗦”。不过,也希望这一记棒打不会只是一时痛快,而是可以长久地给中国的酒店行业戴上紧箍咒。

不要挑战消费者的底线,不然总有根金箍棒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作者:咖喱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实话实说,花总也好,崔永元也好,都是大浪淘沙下少有的维护土共,为土共尽孤忠的忠臣。
如果这些人也都被灭了,土共手里民心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木有廖。
无声话语 发表评论于
竟然有法律界从业人士认为花总在酒店偷拍并公开的行为不违法,明显是模糊法律界定的做法。
如果拍摄对象是自己,这不违法。如果拍摄对象是其他人而且未经授权,这就违法了。包括你在自己家安装监控拍摄保姆工作而不通知并取得当事人同意情况下,也属违法。这有异议吗?
参见法律依据:***necessaryandproportionate.org/zh-hans/%E9%80%82%E7%94%A8%E4%BA%BA%E6%9D%83%E4%BA%8E%E9%80%9A%E4%BF%A1%E7%9B%91%E6%8E%A7%E7%9A%84%E5%9B%BD%E9%99%85%E5%8E%9F%E5%88%99-0

也许可以用不是国际人权公约签订国来否定法律适用权。
蓝嘟嘟 发表评论于
過兩天再弄個餐廳廚房驚魂錄?
无声话语 发表评论于
这投拍视频并公开,已经触犯隐私法了吧。应该还有其它没公开的。
酒店安保问题比卫生问题严重多了。
这些酒店会联名起诉花总非法安装偷拍设备侵犯隐私权吗?
空想家王莽 发表评论于
有人想替酒店洗地太naive了,
花总在租赁期间是拥有房间使用权的,
这个期间他安装摄像头并拍摄是合法的。
只是他退房时必须取下摄像头,否则就违法了。

花总是严格按照这个流程来操作的,无懈可击,
显然事先已经咨询过律师朋友了。
文所为文 发表评论于
高手在民间
月满西楼 发表评论于
以前公司里一个曾经在北京王府饭店(五星)当过客房服务员的帅哥就说过这都不算事,他们还干过看哪个客人不顺眼,哪个客人事多就往那个客人的床单上蹭桃毛,让他找不到任何证据地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即便再换了床单你身上也蹭上了不少桃毛就是找不到原因,以为自己过敏。
一只熊 发表评论于
一码归一码。追究完了酒店卫生问题,能不能追究一下这位总在30家酒店装隐蔽摄像头的事?谁允许他装了?还都是装浴室厕所这种地方,当然还有卧室。check out之前全都拆了吗?就这30家还是还有更多,继续等着取证呢?相比把浴巾和马桶刷放在了一起,我更怕我的酒店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啊。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公司的商务旅行的标准里,德国三星级旅馆相当于意大利的四星,中国的五星。标准的设定参考价格和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