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职人员性侵千童丑闻震动全美国 恶行细节曝光(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一名曾被神父性侵的男子(右)在宾夕法尼亚州首府哈里斯堡州议会大楼的记者会上,以手帕拭泪

据外媒报道,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陪审团周二(14日)就州内天主教教区神职人员性侵儿童指控发表调查报告,指超过300名神父在过去70年性侵逾1000名儿童,教会更长期有系统掩饰这些恶行,相信受害儿童多达数千人。大部分个案因年代久远无法检控,仅两名神父被起诉,报告建议修改诉讼时效法,让性侵受害人可继续追究。

纪录遗失 料数千人受害

23人大陪团调查宾夕法尼亚州8个教区其中6个,用两年时间查阅50万份教区内部文件及根据数十名受害人的证辞,撰写出近900页的报告,是美国历来对天主教会性侵儿童最全面的报告。当中指出逾1000名受害人的身分可确认,但由于一些纪录已遗失,加上部分受害者不敢站出来,估计实际人数可能有多达数千。大陪审团称,受害者终身精神受伤,驱使他们吸毒和酗酒,甚至自杀。

性侵一家5姊妹 最小仅18个月大

报告列出多宗性侵个案,其中一名女童在医院接受扁桃腺切除手术后,在院内被一名神职人员强奸;另一名孩童喝过果汁后,翌日早上醒来发现直肠流血,但无法记起曾发生什么事。一名神父曾强迫一名9岁男童替他口交,之后让他用圣水漱口以“净化他”;又有一名神父性侵5名姐妹,其中一人由18个月大开始被性侵至12岁,当受害人在1992年告知父母,警方搜查该神父的家时,发现他收集了受害女童的内裤、尿液、阴毛及经血,但教会多年来漠视对这神父的指控。一名神父令一名少女怀孕后,协助她堕胎,之后还可继续留任;有神父承认曾鸡奸最少15名男童,有年幼至只有7岁。

教会沦帮凶 报告揭有系统掩饰

官员指出,由于大部分涉案神父已去世,或个案太久远过了追溯时限,大陪审团的报告只能令两名神父被起诉,当中一人涉在7岁男童口内射精,本月初已认罪;另一人涉猥亵两名男童,其中一人由8岁起被侵犯了8年,该神父涉及的性侵罪行直至2010年。

宾夕法尼亚州总检察长夏皮罗(Josh Shapiro)表示,教会高层有系统地掩饰每个性侵个案,让犯人逍遥法外,“模式是犯罪、否认及掩盖”。大陪审团指出,纵使部分被指控的神父已被解除职务,但那些包庇他们的教会高层仍留任甚至获升迁,包括曾长期在匹兹堡教区任主教、现已是华盛顿教区大主教的乌尔(Donald Wuerl),他在匹兹堡时涉包庇一名性骚扰男童的神父,事后接受对方辞职,并获得退休金。

涉事高层仍获升迁 仅两神父被起诉

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Harrisburg)教区主教最近公布了71名涉案神职人员名单,伊利(Erie)教区主教佩尔西科(Lawrence Persico)亦公开了62名涉案者名单,他是唯一向大陪审团作证的主教。宾夕法尼亚多名主教周二发表声明,承诺会更开放,并称近年已采取措施令教会更安全,但也有多名主教否认教会隐瞒性侵。在大陪审报告中提及的20多人向法庭要求在报告中隐去他们的姓名,夏皮罗指摘这些人仍想掩藏问题,他会争取发布没有隐去姓名的完整版本报告。

大陪审团强烈建议延长或取消民事及刑事案件的诉讼时效,让一些已年长的受害人可向性侵者及教会提出民事起诉。宾夕法尼亚立法机构至今拒绝解除诉讼时效,令儿童受害者在30岁后无法向教会提出民事诉讼,对许多受害者而言,他们可能要花数十年时间才有勇气站出来说出曾被性侵,但已过了追溯期。

如果一棵树长了蛀虫,是应该选择视而不见,还是应该把虫子杀死?这对每一个理智正常的人来说,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把虫子杀死。然而在人类历史上当面对一些恶人作恶时,总有一种力量企图通过掩盖等方式来使坏人逃避惩罚,最终酿成更大的邪恶。

美东时间8月14日,宾夕法尼亚州大陪审团就多个天主教教区的神职人员多年来涉嫌性侵儿童一事,发布了最新报告,指控超过300名牧师在过去几十年间,对1000多名儿童实施了性侵,更为可恶的是教会方面对这一恶性却采取各种方式进行掩盖。来自教会的性侵丑闻像一枚深水炸弹,炸翻了曾经深深藏在美国社会水底的罪恶。

在性侵事件暴露出来后,美国的天主教会,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同一时间表现出难得的统一,在严厉谴责该事件的同时,集体向教皇施压,要求其正式回应该事件。这是教会体制内自我净化的非常之举,也是教会能够传承千年之久的秘密所在。

除此之外,目前美国司法部门已经正式地实质性介入该事件,下一步将综合相关证词和证据并对具体的牧师展开刑事调查和诉讼。这既是公权力在维护社会正义方面的基本制度要求和责任,也是法治制度和精神能够存在的基础:即法律是保护个人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能因为任何原因而选择性失明,哪怕涉及宗教、性侵等拥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敏感问题。

对法治的信任,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属性和要求。司法机构的公开介入,让具体犯罪的人员或组织付出应有的刑罚代价。这是社会信任存在的基石,也是社会正常运转的基石。

(image)

过去几十年来,各种性侵丑闻持续在世界范围内的天主教会出现。所以作为天主教历史上又一起重大的丑闻,这既不是第一次,更不可能是最后一次。当然,在信仰自由的现代社会,不能因为个别教会的罪恶行为而否定整个宗教。但是,这也说明任何一个事物,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都不能指望它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来保持纯洁和不犯错。外部的监督力量必须存在,且必须发挥作用。强大的司法力量是必须的,但依然是不充分的。

即便是存在三权分立的美国,单靠政府公权力也无法充分保障社会正义能够实现。所以,美国社会又发展出第四种监督权力——媒体。在新闻自由的前提下,有良心的媒体以笔为枪,通过揭露和批判来惩罚作恶的人和组织,督促和监督公权力合法行使权力,教育和鼓舞人民群众站出来维护自己正当权利。正如西谚所云:“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一个社会的溃败,不是源自坏人的喧嚣,而是源自好人的沉默。对恶行的沉默,就是对恶行的纵容。

值得一提的是,荣获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就是讲述波士顿环球报的聚焦调查组(Spotlight),调查一个天主教神父性骚扰教区里孩子的案件,结果就像滚雪球一样,揭露出大量天主教神父性情幼童的真实案例,震惊了世界,引发舆论的巨大反响。

如果说司法所代表的公权力是对付罪恶“细菌”的“消毒剂”的话,那么媒体的揭露就是“暴晒阳光”。一个伟大的、自信的国家不是永远不犯错的国家——实际上这也根本做不到,而是勇于揭露错误、承认错误并改正错误的国家。一个强大的、自信的社会一定要容得下揭露、批评和质疑。这也是一个社会能够不断发展和进步的不二法门。

在信息时代,各种新媒体的崛起,使普通人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同时也使得掩盖罪恶的行为更加困难,也会使之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此次发自天主教会的性侵丑闻,也告诉我们,不要迷信任何权威,哪怕以神圣之名。宗教外衣包裹下的永远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不会是上帝,只要是人,就必然会有人性的复杂,人性之善是社会的福音,人性之恶需要宗教的救赎,而这群违法的教士,用善的表面掩盖恶的内心,连宗教都未能救赎他们的恶,那就让法律制裁他们吧。(作者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