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前世今生(11)

与同好朋友分享旅行的酸甜苦辣
打印 (被阅读 次)

八二三炮战

一九五八年中东事件(美英两国分别为支持黎巴嫩和约旦的亲西方政府而进行的武装干涉)发生后,毛泽东于七月十五—十八日在北京怀仁堂召开中共中央军委紧急扩大会议,分析情况,研究对策。毛在会上宣布:“大家都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中东,最近那里很热闹,搞得我们远东也不太平。人家唱大戏,我们不能只做看客,政治局做出了一个决定—炮打金门!”毛表示:“美军在黎巴嫩、英军在约旦登陆,镇压中东人民的反侵略和民族解放运动,我们游行示威是一个方面,是道义上的支援,从政治上打击帝国主义,同时,我们不能限于道义上的支援,而且要有实际行动的支援。……金门、马祖是中国领土,打金门、马祖,惩罚国军,是中国的内政,敌人找不到借口,但对美帝国主义有牵制作用”。毛设想以炮兵实施打击两三个月。当晚中央军委部署金门炮击作战。

八月六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得到确切情报称大陆计划将对沿海岛屿发起攻击。同日,台湾宣布台、澎、金、马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八月中旬,美军战略空军司令部命令在关岛安德森(Andersen)空军基地的五架携带威力相当于一万~一万五千吨TNT炸药(广岛原子弹当量约为一万五千吨TNT炸药)的战术核武器的B-47轰炸机进入警戒状态,并作空袭厦门机场的准备。

八月十八日至二十日,蒋介石巡视了金、马前线,并在“毋忘在莒”的刻石前留影。

当时调入福建前线参战的解放军陆海空军部队共有六百余门大炮、八十多艘舰艇和二百多架飞机。各路部队在八月二十一日晚全部进入了阵地或指定位置。

八月二十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特文宁(N.Twining)空军上将告诉艾森豪威尔,如果解放军轰炸台、澎,美国空军准备以战术核武器攻击中国沿海的空军基地。

八月二十一日下午,毛把福州军区政委、炮战的前线总指挥叶飞找去,询问炮击的准备情况。毛问叶:“你们用那么多的炮打,会不会把美国人打死啊?”那时国军中的美国顾问一直配备到营一级。叶飞说:“那是打得到的。”毛考虑了十多分钟没有说话,然后又问:“能不能避免打到美国人?”叶飞答:“避免不了。”

毛在八月二十三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说:“我们的要求是美军从台湾撤退,蒋军从金门、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台湾太远打不到,我就打金、马。这肯定会引起国际震动,不仅美国人震动,亚洲人震动,欧洲人也震动”。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五时三十分,解放军的六百余门加农炮和榴弹炮突然猛烈炮击金门,在两个小时之内,共发射了三万多发炮弹,造成国军官兵伤亡六百余人,房屋毁损六十五栋。着弹点集中于指挥所、观测所、交通中心、重点工事以及炮兵阵地。在北太武山背后的翠谷水上餐厅也被炮弹击中,在那里设宴招待在金门视察的新任国防部长俞大维的二十名左右的国军将校级军官大都非死即伤,金门防卫司令部中将副司令赵家骧腰部重伤当场身亡,同为副司令的章杰被炸成了碎片,另一副司令吉星文(吉鸿昌的族侄、抗日名将)被弹片重创,三天后告不治,参谋长刘明奎中将身受三十二伤,隔日飞回台湾急救,俞大维也遭流弹击中后脑颅,司令胡琏因反应奇快而幸免。金门主要的通信线路都被炸坏,作战指挥中心与炮兵指挥所和各炮兵部队一时失去了联络。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警告说,如果解放军图谋夺取金门和马祖,美将视为对和平的威胁。

八月二十四日,解放军集中攻击国军在金门的滩头阵地、料罗湾码头、金门机场以及炮兵阵地,发炮九千余发。国军则针对大陆机场与码头的解放军炮兵阵地展开反击。解放军海军鱼雷艇在料罗湾击沉了国军的大型坦克登陆舰台生号,并重创大型运输舰中海号。台生号上至少有二百人丧生,中海号丧生八人、受伤十二人。解放军东海舰队损失鱼雷艇一艘。

同日,美国白宫举行会议,特文宁陈述了军方对台湾海峡危机的意见,他认为如果有需要,美军将介入协助台湾军队防守金门和马祖,而“为了有效防御这些岛屿,将需要动用核武器。”一旦总统授权使用核武器,解放军对离岛如金门的进攻会立刻遭受美军的核武器空袭。琉球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储存有MK-6及MK-39两种核武器,如果那些核武器不能立即压制解放军,还有关岛五架B-47轰炸机上的核武器可以加码。但是艾森豪威尔拒绝使用核武器,即使大陆入侵金、马。艾森豪威尔强调在任何情况下未经他的同意,都不得使用核武器。

同日,美国国防部急调第七舰队布防于台湾海峡,海军陆战队第十一航空大队进驻屏东空军基地。美国不久后从琉球嘉手纳基地调派配备F-100战斗机的空军第四十四战术战斗机中队进驻嘉义空军基地、空军第八十三战斗拦截机中队进驻桃园空军基地,空军第十六战斗拦截机中队进驻台南空军基地,又从日本那霸空军基地调派F-86战斗机中队进驻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从美国德州(Texas)调派配备有胜利女神(Nike)导弹的陆军第七十一防空炮兵团进驻淡水导弹基地,美国陆军第八十二空降师也派遣了一个伞兵营至台湾。美军为协调指挥成立了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八月二十三日炮战以前,美国在台湾海峡已有两艘航空母舰。九月后,美国一度将共有舰艇六十余艘和各类舰载机四百三十多架的七艘航母编队集结于台海。驻地中海的第六舰队也有一半(含一艘航母)被调出拟赴远东。

八月二十五日,艾森豪威尔批准派美国海军为国军的后勤运输护航(台湾在八月二十五、二十六日两天暂停了对金门的海上运输)。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从冲绳移防台湾。

八月二十六日,彭德怀遵照毛的指示,电告前线:炮兵封锁大、小金门及大、二担岛,阻止机场起降;空军打击入侵大陆的敌机,但不出公海作战;海军打击敌中、小型舰艇。

从八月二十七日起,解放军总政治部用福建前线指挥所的名义,反复播送广播稿,敦促防守金门的国军放下武器,其中提到“对金门的登陆进攻已经迫在眉睫”。

八月二十七日,艾森豪威尔声称美国不会放弃对台湾的责任。

八月二十八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说“不能容忍对金门、马祖的攻击行为”。

八月三十一日,苏联《真理报》宣称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胁等于威胁苏联。赫鲁晓夫(N.Khrushchyov)在九月七日致艾森豪威尔的函中说:“在目前美国早已不是核武器的垄断者的情况下,它想用核武器来吓唬其他国家的企图完全是徒劳的。”

然而在实际上,中共对金门的军事行动事先没有向苏联通气,苏联因此非常恼怒。一九五八年七月中苏关于建立联合舰队与长波电台的谈判不欢而散以后,中苏关系从分歧逐步走向了交恶。赫鲁晓夫依循苏共二十大和平共处的总路线,谋求缓和苏美关系,他预定将在一九五九年九月访美。据李志绥医生的回忆,毛说过:“赫鲁晓夫要和美国拉关系,中国就炮打金门,美国会插手,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看你赫鲁晓夫怎么说?”(赫鲁晓夫在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庆祝活动时,批评金门炮战是不必要地“制造紧张局势”,他告诫中共“不要以武力试探资本主义的稳定性”。)

九月一日,国军海军三艘巡逻舰和一艘中型登陆舰由澎湖马公港启航,护送补给物资。

九月二日,国军海军与九艘解放军鱼雷艇及炮艇在料罗湾发生遭遇战。

九月三日,美国第七舰队宣布将为国军海军补给船队护航,但将不进入三海浬的领海范围。

毛在九月一日前后责成中央军委起草“对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军事斗争的指示”稿,九月三日经毛审阅修改后下发,内称:“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是目前国际阶级斗争中最严重最复杂的焦点之一。……解放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虽然属于我国内政问题,但实际上已变成一种复杂严重的国际斗争,我们不要把这个斗争简单化,而要把它看作是包括军事、政治、外交、经济、宣传上的错综复杂的斗争。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问题的全部、彻底的解决,不是短时间的事,而是一种持久的斗争,我们必须有长期的打算”。

九月四日,北京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中国领海宽度为十二海浬,金门岛在中国的内海,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舰船未经北京的许可,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海上空。

次日,美国政府声明不承认十二海浬领海,说北京的主张“显然是为其侵略目的服务的”。

九月五日,毛称:“美国现在在我们这里来了个‘大包干’制度,索性把金门、马祖,还有些什么大担岛、二担岛、东碇岛一切包过去,我看它就舒服了。它上了我们的绞索,美国的颈吊在我们中国的铁的绞索上面。台湾也是个绞索,不过要隔得远一点。它要把金门这一套包括进去,那它的头更接近我们。我们哪一天踢它一脚,它走不掉,因为它被一根索子绞住了。” 周恩来附和说:“打而不登、断而不死,使敌昼夜惊慌,不得安宁”。

九月六日,美国国会通过“防卫台湾及其外岛紧急行动授权方案”。与此同时,国军制定了“闪电计画”,组织运输舰队,以澎湖马公港作为金门物资补给的转运基地,旨在突破炮击的封锁,恢复金门的物资供应。

九月七日,国军开始执行“闪电计画”。由美国第七舰队两艘重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为国军护航,美国军舰在左右,国军的运输船队夹在中间,台美军舰间隔两海浬。美舰停在离金门三海浬处,挑战北京政府主张的十二海浬领海。美军不准炮击大陆,但若解放军舰艇攻击国军船队,则可开火。毛下令“只准打蒋舰,不准打美舰”,要解放军避开护航的美舰,等蒋舰到港口后才能开炮,还要前线每半小时向北京报告一次。叶飞请示说:“如果护航的美舰向解放军开炮怎么办?”毛立即回答:“如果美舰开炮,也不准还炮。”当天解放军没有炮击,国军在金门卸下了二百七十二吨物资。毛对与美军的直接对抗,慎之又慎,绝不冒险虎口拔牙。

九月八日,美国第七舰队又为第二批国军运输船队护航。在国军登陆舰进港时,解放军进行了第三次大规模炮击,发炮两万余发,重点是金门岛东南的新头码头。其间,解放军海岸炮兵击中了正在卸货的美乐号中型登陆舰,引爆了船上的军火,国军官兵死伤十一人。当天只卸下约七十吨物资。

九月十一日,因国军于九月九日炮击厦门大学,美舰在那天又护航,解放军第四次大规模炮击金门,发炮两万五千余发。

九月十三日,美军继续为国军护航。

从九月九日至九月十八日,解放军的主要炮击目标是金门岛西南的水头码头、金门机场等以阻断国军的海空运输补给。

因为“闪电计画”前四批行动由坦克登陆艇直接抢滩效果不佳,国军决定改行“鸿运计画”,让坦克登陆艇留在解放军炮火的射程之外,用舰载的水陆两栖履带登陆车抢滩运输物资。在实施“鸿运计画”的五个阶段中,国军一共往金门运送了物资近一万吨和兵员一万二千余。

九月十五日,时断时续的中美大使级会谈重新恢复,会谈地点由瑞士日内瓦(Geneve)改为波兰华沙(Warsaw),中方代表是驻波兰大使王炳南,美方代表是驻波兰大使比姆(J.Beam)。王炳南提出要求国民党撤出“直接威胁厦门、福州两海口”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同时大陆承诺在一定时期内不进攻台湾。

九月二十五日,周恩来派曹聚仁为密使,向台北方面转达和谈的意愿:只要美国不协助护航国军军舰,解放军将停止炮击,且不阻扰国军给金门和马祖补充给养。蒋介石也秘密派人传话给北京,如果解放军持续炮击,美国就会趁势要求国军从外岛撤军,造成中国永久分裂。

九月中旬,美国海军陆战队为国军提供了十二门八吋(二0三毫米)、最大射程为十六公里的M55自行火炮和M2牵引火炮,从琉球运抵台湾。国军在台湾经过一周的熟悉和练习后,先把M55运到澎湖,再由美军在九月十八日和二十一日协助国军海军运到金门。为了分散风险,每次由三艘国军的登陆艇各装载一辆M55,登陆艇置于美军一万吨级的船坞舰(Dock landing ship)里,美军船坞舰在离金门三浬处停泊,登陆艇接着驶向金门,在炮火中抢滩上岸。

九月二十六日,第一批三门M55首次投入战斗,摧毁了福建晋江围头地区解放军的炮兵阵地。下午四点,围头近海岸边的火炮后撤,M55以火力追击,据说在一个多小时内共摧毁了解放军四十多处目标。

九月二十七日,六门M2牵引式火炮抵达金门。

九月二十九日,第二批三门M55参战,主要攻击了大嶝及莲河炮阵地和工事。至此金门国军共有十二门八吋长程重炮。这些火炮到位后,国军取得了火力上的优势,解放军无法再以炮击封锁金门或削弱其防守态势。

同日,美国参议员肯尼迪(J.Kennedy)称美国必须帮助国军保卫台湾,但应该摆脱外岛。

九月三十日,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称,美国“没有保卫沿海岛屿的任何法律义务”(“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中对领土的定义没有提到金、马,仅授权美国总统在台湾受袭时可以动用驻台美军保卫台湾)。美国试图说服国军自金、马撤军,甚至建议在台湾海峡设一条永久停火线,“跨峡而治”。

金、马是中华民国在大陆拥有主权的象征,起到了连结“一个中国”两岸的脐带作用。在炮战期间,大陆显然没有攻占金门的意图,因为这么做不符合毛的期望,他不希望两岸分治的局面因攻占金门而变质为“两个中国”。蒋介石和毛双方心有灵犀。

十月一日,艾森豪威尔表示中华民国将众多部队布防在金门不是好办法,不过他承认国军不能在解放军高压的状况下撤退。同日,蒋介石表示反对减少外岛驻军,说中华民国并无接受美国建议的义务,中华民国要坚决死守金、马。

为了加快补给速度,在美军顾问团的建议下,国军以C-46运输机先后执行了代号为“中屏计画”和“神鹰计画” 的空投行动(金门机场被炮击破坏严重,无法空运),美军的C-119运输机也参加了作业。飞机出动最多时一天达到九十三架次。“中屏”和“神鹰”共出动运输机六百四十四架次,空投军需品约一千七百吨。

十月五日,毛给彭德怀和黄克诚写信:“不管有无美机美舰护航,十月六、七两日,我军一炮不发,敌方向我炮击,我也一炮不还。偃旗息鼓,观察两天,再作道理。空军必须防卫,但不出海。”

十月六日,彭德怀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停火一周(金门炮战中,此文以及其他署名彭德怀的多份重要文告均由毛代笔):

“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军民同胞们: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金门战斗,属于惩罚性质。你们的领导者们过去长时期间太猖狂了,命令飞机向大陆乱钻,远及云、贵、川、康、青海,发传单,丢特务,炸福州,扰江浙。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打一些炮,引起你们注意。

台、澎、金、马是中国领土,这一点你们是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确实不是美国人的领土。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你们领导人与美国人订立军事协定,是片面的,我们不承认,应予废除。

美国人总有一天肯定要抛弃你们的。你们不信吗?历史巨人会要出来作证明的。杜勒斯九月三十日的谈话,端倪已见。站在你们的地位,能不寒心?归根结底,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十三万金门军民,供应缺乏,饥寒交迫,难为久计。为了人道主义,我已命令福建前线从十月六日起,暂以七天为期,停止炮击,你们可以充分地自由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如有护航,不在此例。

你们与我们之间的战争,三十年了,尚未结束,这是不好的。建议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这一点,周恩来总理在几年前已经告诉你们了。这是中国内部贵我两方有关的问题,不是中美两国有关的问题。美国侵占台、澎与台湾海峡,这是中美两方有关的问题,应当由两国举行谈判解决,目前正在华沙举行。

美国人总是要走的,不走是不行的。早走于美国有利,因为它可以取得主动。迟走不利,因为它老是被动。一个东太平洋国家,为什么跑到西太平洋来了呢?西太平洋是西太平洋人的西太平洋,正如东太平洋是东太平洋人的东太平洋一样,这一点是常识,美国人应当懂得。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之间并无战争,无所谓停火。无火而谈停火,岂非笑话?台湾的朋友们,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停止,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当然,再打三十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究竟以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何去何从,请你们酌定。”

从八月二十三日至十月五日,大陆对面积约为一百三十四平方公里的金门持续炮击了四十四天,其间共发射了四十七万五千余发抱弹,造成平民死亡八十、重伤八十五、轻伤一百三十六,房屋全毁二千六百十二间、半毁二千三百二十一间。

国军于十月六日解放军宣布停火后马上将金门的伤兵、学生和老弱妇孺疏迁至台湾。除伤兵和学生之外,疏迁赴台者需有亲友在台可寄养或依靠。首批搭乘军方运输舰疏迁的是金门中学的师生,其他居民陆续从金门抵达高雄,获得政府发放的三千元安置费,随后由中国大陆灾胞救济总会接手安置,将居民分散于台中、彰化、云林、嘉义、台南、高雄和屏东等县市,并由各县市政府成立疏迁民众委员会协助迁徙居民的生活、就学和就业等问题。约占金门平民总人口百分之十五的六千五百余人被疏迁,不过许多人在安置费耗尽后又回到了金门。八二三炮战中金门的疏迁被称为“走炮”。

十月十三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一个星期后,毛又命令金门炮击再停两个星期,他起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的命令刊登在当天的《人民日报》上:

“福建前线人民解放军同志们:

金门炮击,从本日起,再停两星期,藉以观察敌方动态,并使金门军民同胞得到充分补给,包括粮食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他们固守。……

兵不厌诈,这不是诈。这是民族大义,必须把中美界限分得清清楚楚。我们这样做,就全域说来,无损于己,有益于人。有益于什么人呢?有益于台、澎、金、马一千万中国人,有益于全民族六亿五千万人,就是不利于美国人。……

台、澎、金、马的中国人中,爱国的多,卖国的少。因此要做政治工作,使那里大多数的中国人逐步觉悟过来,孤立少数卖国贼。积以时日,成效自见。在台湾国民党没有同我们举行和平谈判并且获得合理解决以前,内战依然存在。台湾的发言人说:停停打打,打打停停,不过是共产党的一条诡计。停停打打,确是如此,但非诡计。你们不要和谈,打是免不了的。在你们采取现在这种顽固态度期间,我们是有自由权的,要打就打,要停就停。……

台、澎、金、马整个地收复回来,完成祖国统一,这是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的神圣任务。这是中国内政,外人无权过问,联合国也无权过问。世界上一切侵略者及其走狗,通通都要被埋葬掉,为期不会很远。他们一定逃不掉的。他们想躲到月球里去也不行。寇能往,我亦能往,总是可以抓回来的。一句话,胜利是全世界人民的。

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如有护航,立即开炮。切切此令!”

从十月六日至二十日期间,国军海空军为金门补充炮弹和给养约四万吨,使金门的后勤状况大为好转。

十月二十日下午四时,因十月十九日美舰又一次护航,毛下令福建前线进行第五次大规模炮击,发炮一万一千五百余发,国军炮兵也于下午五时进行反击。

十月二十一日,杜勒斯飞抵台北与蒋介石会面,探讨如何结束冲突。杜勒斯提醒蒋介石目前的局势极易引发世界大战,他说,要彻底突破大陆的炮轰封锁,恐怕只能动用核武器,若苏联因此加入战局,台湾也会遭受核武攻击。然而蒋介石坚持不从外岛撤军。

十月二十三日,美台发表联合公报,杜勒斯承认金门、马祖与台湾、澎湖在防卫上有密切的关连,蒋介石则答应放弃武力,改用三民主义光复大陆。

十月二十五日,彭德怀发布“再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双日停火且单日也不一定炮击。以后解放军宣布“单打双停”。大陆方面认为在政治上已有收获,又不愿冲突升级导致美苏势力直接卷入战场,甚至将战火蔓延到华南地区,因此逐步降低了冲突的规格。自八月二十三日开始的台海危机便在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情况下,逐渐冷却下来。

gwangmsn 发表评论于
果中共愿意以摧毁厦门市为代价,金门可易手。
gwangmsn 发表评论于
怎么不提解放军损失呢?郝伯村在小金门摧毁了解放军一个炮兵团拖运尸体的缮后工作都好几天,台军的八吋炮打的解放军伤亡惨重,厦门火车站死了多少人怎么没见到呢?
油翁 发表评论于
看到这一段激烈的历史记忆时,让我们思考:历史是否可以被同样的方式解决?金门炮战留下了什么影响和教训?期待各位读者们的深思。
gwangmsn 发表评论于
"九月二十五日,周恩来派曹聚仁为密使,向台北方面转达和谈的意愿:只要美国不协助护航国军军舰,解放军将停止炮击,且不阻扰国军给金门和马祖补充给养。蒋介石也秘密派人传话给北京,如果解放军持续炮击,美国就会趁势要求国军从外岛撤军,造成中国永久分裂。"
奇 怪了怎么没在蒋介石日记中提及,是中共自己说的吧?
gwangmsn 发表评论于
奇 怪了怎么没提空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