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能耐能耐,就是要能够忍耐

  林之玉说:人生百味。苦辣酸甜都是享受。

  白玫说:忍受苦辣酸,只是为了等待甜。能耐能耐,就是要能够忍耐。

  财政局长宋高洁,坐在穆局长的办公室,茶还没有泡开,白玫就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寒暄过后,白玫很快知道,宋局长这次来是为了林之玉。

  “白局长,林之玉在你这儿,还可以吧?”宋局长脸上不带观点,秋水一样。

  “她这人吧,我们俩人关系不错,其实有些事也不能怪她,她吃亏就吃在不会处理人际关系。”白玫这看似褒义实为贬义的几句话,全是因为她不愿意看到林之玉或者是任何人被上层人物甚至于不是上层的人物关注,看到别人要往高处走,她历来都是不高兴的。

  “之玉这人我了解,我俩是同学,在一个宿舍住过三年,她的人品很好,只是那个死脾气,让人生气,我知道,她随她父亲,那个诗人脾气。刚才,我已经和穆局长谈过了,我想调她过来,你们能不能让她帮帮我?”

  “宋局长,这是好事啊,对之玉是好事,对我们也是好事,穆局长,你看呢?”白玫把球踢给了穆局长,又怕穆局长痛快地放林之玉走,补充道:“之玉是咱们的业务尖子,宋局长给要走了,可是我财务工作的一大损失啊。”

  穆局长听出来白玫的意思,他是老好人,不愿意耽误林之玉的前途,也不愿得罪宋局长,对白玫说:“这事,既然宋局长说了,对林之玉也是好事,我们有困难,克服一下,不能不答应。”

  送走宋局长,白玫心里很不是滋味,她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办公室,听到外面人声吵闹得厉害,从窗户里看出去,又有人来上访了,一打听,是宜民的职工。

  穆局长让人事科接待上访人员,白玫给对门办公的人事科长打电话,想把接访工作交给他,转念一想,这次上访,她有必要亲自接触一下,于是,叫了两个比较熟悉的职工过来了解情况。

  现在,职工对企业班子,意见挺大,只是还不敢明说,大家只在一些具体的事上做文章。白玫说,你们对班子有意见,也可以公开说,咱们局里,还是会为大家撑腰的。于是,职工的矛头指向了领导班子。

  现在宜民的一把手是阮丽。

  有了职工告阮丽的把柄,局里再派人一落实,虽然没有查出阮丽有什么违法违纪的大事,但是,工作中的确存在很多失误的地方,白玫在局长办公会上明确表态,要罢免阮丽,这也是她在私下和穆局长定好的,其他它局长没有办法,只有同意的份,只好让阮丽回家待着去了。

  阮丽也明白,她是吃了白玫的亏了,她大骂白玫,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不是白玫瑰,是毒玫瑰,发狠说一定要报复她。她给自己的朋友们打电话,让大家帮她想办法,整治一下白玫,却没有一个人能帮上这个忙,她骂了一夜,后来,自己发狠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白玫,先放着你,跑不了你。姑奶奶不会饶了你的。”

  阮丽在家闲了几天,就有一家私营企业聘她做了总经理,白玫见她离开了本系统,再也没有办法整治她,只好伺机再动。

  这一次,出了一口气。出了这口恶气,白玫心里痛快了,心里没事了,就能和李冬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了。

  有一个人也是想过神仙一样的日子吧,他就登上了仙界。这个人是林子峰。他带着对老伴的一世深情追随她去了。

  白玫为公爹举办了隆重的丧事。能通知到的人,她全都通知到了,她管着的和她管过的,求过她的和即将求她的,现在同事的和过去同事的,只要是有一点关系的全都通知到,来吊唁的人很多,收的礼也不少,白玫从心里感激她的公爹,这个老人总是那么体贴人,临死也要为儿女着想,让白玫狠赚了一笔。

  处理完公公的事,白玫忙着到单位上班,单位却传达了一个文件,说是处级以上干部要给贫困学生捐款救助。

  白玫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那些新亲老友,我还没能救助,哪有闲钱去救助他们。”

  林立说:“这事,你就别犟了,上级有文,你还能不听?”白玫想想也是,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李冬听到白玫人前背后地对这件事大发牢骚,对白玫的做法颇为不满,因为他自己就曾经是个贫困学生,只是他嘴上什么也不敢说。

  过了两天,上边又来了文件,要求公务员必须歇年休假,这又让白玫十分气愤:“我歇年休假?我歇了班,我的权力怎么行使?让科长们说了算?那怎么行!再说了,我在家歇班了,我用车怎么办?谁还来侍候我?我现在上着班,我的私事都有人帮我办,我在家歇着,还能打电话叫人家来家办呀?”

  “你在家歇班,有事,照样可以叫单位的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林立给她宽心。

  “那样,影响不太好吧?”

  穆局长已经带头歇了年休假,白玫无奈,只好忍气吞声地歇了。

  在家歇班,别的事还好办,最让白玫别扭的,是没有车用了。

  好在开车的是李冬,她一个电话就叫过来,叫李冬来得多了,李冬为了难,虽说白玫和办公室主任的关系不错,但是,私自出车是违反规定的,白玫又不和办公室打招呼,这就叫李冬很为难,而最让他提心吊胆的是怕出事,出了事他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

  怕什么来什么。

  这天,白玫又给李冬打电话,要他送完了高小志到她家来接她,她要出去买菜,林立现在体质不好,干不了多少家务活,白玫还是要自己多动手。刚到菜市场的边上,人很多,李冬一向是开快车的,因为白玫不喜欢坐在车上慢慢腾腾的,她喜欢让别人看到她的车风驰而过,拐弯的时候,李冬大意了,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学生挂倒了。

  李冬吓了一跳,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白玫见只有一个小孩子,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她知道,旁边就是第十一中学,她摆出一副生气的嘴脸,瞪着眼大步走到孩子的面前:“你怎么骑车子的,你是哪个班的,告诉我,你是哪班的?”

  孩子刚从地上站起来,本来心里充满了委屈,看到她凶神恶煞的样子,又见白玫心疼地伸手抚摸着车身上被撞的地方,看了看倒是没发现有什么划伤,李冬也走下车来,站在白玫身后,沉着脸,这两人的模样把小孩子吓坏了,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是眼中含着泪看着他们,担心他们会让他赔车。

  白玫见孩子被她吓住了,不但不用带他去医院,还要让他道歉,不过,这个时间,正是人多的时候,她知道,一旦有个路见不平的,她就不好办了,于是,教训了那孩子几句赶紧上车跑了。

  菜也没买,两个人离开了是非之地,不由得一番庆幸。至于那个被挂倒的孩子,是不是受了伤,心里又是怎么样的委屈,她就不去管不去想了。

  没有买到菜,饭还是要吃的,干脆就去金江吃吧,于总那儿总是好说话的。

  两个人在小雅间里随便要了几个菜吃了一点,还要了点酒,庆祝了一下他们这么机智地逃过了这次事故。吃完了,就回家睡觉,至于林立是不是吃过了,她也就不去操心了。

  白玫没有察觉到,李冬也很忙,他把白玫送到家,就偷偷地去了食品公司的宿舍。他喜欢上了食品公司的会计吴霞。

  不当保姆了,白玫还是想让李冬住在家里,那样一切都方便,他还能帮她做些家务活。后来,考虑到那样影响太坏了,白玫觉得,这小子飞不出她的手掌心,这才让他住了食品公司的宿舍。

  在食品公司,李冬看上了聪明美丽的吴霞。

  从一见面就开始套近乎,这几个月的时间下来,吴霞已经对他有了感情,他们的关系已经在食品公司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白玫还不知道他们的事,吴霞当然也不知道李冬和白玫的事。

  李冬现在一边和吴霞进行着纯真的恋爱,一边和白玫做着露水夫妻,他陶醉在他的这种不正常的情感里。

  第二天,白玫对李冬说,她想回家去看看老人,李冬说高小志正好要去省里开会,可能不太方便,如果等他们回来可能要三天以后,白玫生气地说:“你就围着他转吧,他成了你主子了,看他能给你什么好处。”

  李冬让白玫说得没办法,负气说:“你要是让我送你,我就送你。我一个司机,能做什么主,这事,有办公室主任安排呢。”

  白玫知道,她也不能让李冬送她,那样确实是不合适的,毕竟她现在是在家歇年休假,不应该天天用车了,何况高小志是有公事要用车呢。于是说:“我只不过是试试你对我的心,哪里能耽误你的正常工作,可是,我已经和雅萍说好了,一块回家,要不这样,我给雅萍打个电话,看是以后再回去,还是和下属企业要个车呢?”

  “不用要车了,别人的车,你也用不习惯,还是等我回来吧。”听李冬说了这样的话,白玫觉得也有道理,就给雅萍打了电话,雅萍说:“我看看,冯副市长的车是不是可以用一下,让他的车送过去,等李冬回来,再去接咱们也行啊。”

  过了二三分钟,雅萍的电话打过来,说冯副市长的车马上就到。

  白玫不再纠缠李冬,声色俱厉地警告李冬,不要攀上高小志的枝头就忘记了她,李冬连说“没有的事”。

  白玫没有想到,现在村里人总在外面做生意,也有人是“万事通”,有几个自认为见过些世面的,看到白玫她们的车来了,议论说:“听说车牌号越小,坐车的人级别越高,是不是白家大姑升了市长了?”

  听了这话,大家就都跟到家里来了,婶子大娘围了一屋子,雅萍的娘这才发布新闻,说车是雅萍向一个朋友借的,众人马上对雅萍母女刮目相看。

  有人说:“过去,咱们老白家,出了一个小玫,咱就觉得祖坟里冒了青烟了,出了这么大的官,跟县长差不多呢。现在,你看,雅萍更有出息,能和市长交上朋友,而且这孩子现在还当了官,说不定,将来以后,她也能当上大官呢。看你们这个门口,真是风水好哩。”

  雅萍娘听了,心里的笑都从脸上皱纹里溢出来,仿佛她的女儿真的超过姑姑,当上了大官,雅萍对白玫也不像以往那么恭敬,这种变化,一直持续着,到白玫回到自己的家,她才发泄出来,她咬牙切齿地对林立说:“这个死丫头,眼里没我了,她以为她是什么人物了,哪天,非要让她倒了大霉,叫她不得好死。”

  林立一时猜不透她这是和谁,忙过来问。

  知道了是和雅萍,笑着劝她:“快消消气吧,又不是和别人,自己孩子嘛,你和她争什么?她还不是你手中的一个棋子,是你利用的对象?你怕她长能耐干什么,她的能耐越大,你沾的光越大,再说,她不是没有超过你吗?她是交了市长这样的朋友,可你是堂堂的副局长,她怎么能和你比呢?”白玫听这道理是通的,只是一听到“副局长”三个字心里就又不痛快,白了林立一眼说:“副局长!”

  林立知道,说走了嘴,平时他都是叫她局长的,只好笑了笑说:“都一样,就是这意思吧。”

  白雅萍当然不知道姑姑对她已经恨之入骨,还是为姑姑带来了很多消息。

  她来向姑姑要一条白金的项链,同时也为姑姑提供从冯副市长那里得来的消息。

  “姑姑,听他说方部长要调走了,去处远市当副市长,冯副市长说,方部长再回通宜就要去人大了。冯副市长这个人,心狠手辣,得罪的人不少,你可要考虑后路了,咱们不能只有这一个靠山,再有,你收礼办事,也得收敛点了。”白雅萍一副居高临下的口气,不过她这段时间和副市长在一起,近朱者赤,也确实长了不少见识,看问题深透了许多。

  白玫讨厌雅萍的语气,却不敢让她看出不满来,笑了笑说:“放心吧,闺女,姑姑早就跟你说过,姑姑办事,是有原则的,能办的事,该怎么收就怎么收,不能办的事,坚决不贪。有了这条原则,万无一失。”

  总算歇完了年休假,白玫一回到单位,正赶上林之玉要调走,作为领导,她要最后和林之玉谈一次话。

  “之玉啊,咱们俩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说实话,我不想让你走。”她看着林之玉的眼睛。

  林之玉静静地听着。

  “局里这几年提拔人不少,但是,你没有得到升迁,原因咱们就不多说了,你也知道,挺复杂,现在,我有权力了,正在酝酿你提正科的事,我已经和穆局长商量过了,计划这一批就给你‘扶正’,在企业局干了这么多年了,咱们在一块,多么高兴,到财政局不也是为了提个正科吗,反正也是一样,还是不要走了,别的不说,我舍不得你走呢。”

  白玫说得很动情,差点又让林之玉感动了。

  林之玉知道,要调走的人,单位都会有一套面子话,大多都会这样说,其实不走没有人提拔。

  她笑笑说:“正科不正科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气,难道我还这么在乎么?既然高洁这么想叫我去,我也不好驳她的面子,先过去试试吧,要是不适应,说不定还会回来呢,等回来了,咱们再好好地在一块儿。你们要是真舍不得我,不叫我走呢,我也无所谓,反正我这人也就这样,随遇而安呗。”

  照例说完了挽留的话,白玫就算完成了任务,哪有要调走的人因为几句挽留的话就改变主意的呢,她只不过是想让对方对她留下一个好印象,同时也给对方一个台阶,将来以后,林之玉可以说,如果不调走,原单位也准备提拔之类了。

  只是这事在林之玉身上好像不是很重要,她这人,对这些虚伪的事,一向不在意,在她看来,吹嘘那些有什么用呢,无聊而世俗。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