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谁叫咱俩是好朋友呢

  “白科长。”

  白玫刚上班,正在擦桌子,她不让科员为自己打扫卫生,这是她公公林子峰教给她的,听到声音,知道是刘金枝来了,忙笑着招呼她坐。

  白玫不喜欢刘金枝,这个人,没什么能力,就是长得漂亮,她最喜欢打听事,传闲话,人送外号“筛子”,只要她知道的事,从来不会私藏半点,保证很快传得满城风雨。

  “昨晚,你们去林之玉家了?”刘金枝这个曾经的美丽女人,闪着她失去了青春的润泽的眼睛说。

  白玫一愣,她心中一紧,脸上却不露声色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你先告诉姐,是不是?”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我可没看到,我是听别人说的,说见到迟局长在林之玉家呢,我想她既然请客,落下谁也不会落下你吧。”

  “噢,是别人看到的呀。”白玫知道她不会再提供太多的信息了,就转了话题说:“刘姐,你姐夫单位是市医院吧,我有个亲戚病了,哪天求你姐夫给看看吧?”

  “行,你哪天有时间就带他来吧,我姐夫是个爱帮忙的人。”

  刘金枝说完走了,她已经完成了任务。是的,她认为这是个任务。她许多年来一直把传播这些闲话作为她的任务。

  从刘金枝的嘴里,白玫知道,她是从她快嘴的姐姐口中得到这一消息的,刘金枝的姐夫和林之玉的丈夫都在市医院工作,两家住在同一栋楼上。

  刘金枝的话,可信度有几分,白玫说不好,自从和迟德瑞有了特殊的关系,白玫日夜都在担心的就是他会再有一个情人。她知道不管男人女人,找第一个情人是质变,跨出这一步很难,找第二个第三个可就是量变,那是很容易的。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传言,白玫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己的信息灵通还是该恼恨迟德瑞的见异思迁,或者是林之玉的厚颜无耻。

  转念一想,白玫无法相信林之玉会和迟德瑞有了那种关系。林之玉这个人,白玫是了解的。

  林之玉是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到企业局下属企业秀云餐厅,先是按照要求到基层做了一年的服务员,后来调到餐厅财务科,林子峰在任的时候,她被借调到局财务科。林局长非常器重她的年轻好学,有意把她调到局里来。

  财务科长付长宣是个新调来的。

  副科长孙世勇当了八年的副科长,就因为说了一句“八年,抗日战争都打赢了,我还没提正科”,林局长恼了他,更没了“扶正”的机会。孙世勇不敢对林局长有情绪,总要找一个发泄的对象,他对付长宣的敌对情绪很大。

  会计高小志和孙世勇是多年的好朋友,财务上的好多事,两个人共同运作,共同的秘密,使他们结成党羽,高小志的大哥高大志在省厅当处长,付长宣的工作难度很大。

  林之玉不是个争权夺势的人,业务又好,付长宣很愿意把她留在财务科,来牵制孙高两人。为此他没少在林局长面前表扬林之玉,见局长有了活动话,他就又做林之玉的工作,让林之玉去局长家串个门。

  没想到林之玉死不开窍。后来,付长宣酒后失言,把他动员林之玉送礼的事说了出来,在局里传为笑谈。

  “现在这种形式,领导即使想把你调过来,也要你自己主动去活动,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要投靠到人家门下,不然,给你调过来算谁的人呢?”据说,这是付长宣的原话。

  “我谁的人也不算,是我自己的人。”林之玉硬硬地甩出这么一句。

  “你这个孩子就是这么倔,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付科长狠狠地批了林之玉一顿,林之玉也知道人家是为了她好,没有再顶嘴。她送礼的事的确有,白玫听婆婆张三妹说起过。张三妹说,这辈子没见过这样送礼的人,大清早的,一个美丽的女子提着一包东西来了,听说林局长没在家,长长地舒了口气,什么要求也没提,说了两句话,逃也似的走了。

  林子峰退下来以后,严玉来当了局长,白玫成了局里最倒霉的人,算计她的人多,搭理她的人少,帮助她的人更少,只有林之玉,隔三差五的总会过来陪她说会儿话,有谁欺负白玫了,她还要仗义执言说上几句。这使得严局长非常不满,他放出话来说,林之玉这个人太不识时务。林子峰有一次对白玫说:“林之玉这个孩子,是个好人,人品好,能力强,我在位的时候,想磨磨她的棱角再提拔她,不想,把这孩子耽误了。”

  直到迟德瑞来到企业局,他提拔的第一批人就有林之玉,那一次下文,白玫升任人事科长,高小志升任财务科长,林之玉是财务科副科长。

  有了提拔之恩,发生点什么也是有可能的。不能掉以轻心。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

  白玫开始反思。反思林之玉这个人。

  仿佛是突然之间,白玫发现,林之玉其实是非常可爱的。

  林之玉的美丽是不用说的,大眼睛,白皮肤,唇红齿白,身材匀称,生得无可挑剔。尤其是她那双大眼睛,过于单纯了,根本不符合她的年龄,现在想想,何止是眼神,她连皱纹都比同龄人少许多,再加上她清脆的笑声,这种活泼单纯大概正是打动迟德瑞的所在吧?而那身朴素的衣服,更是显得她亲切可爱,难怪迟德瑞会沙里淘金地看上她。

  还有,就是林之玉的性格。过去,白玫觉得林之玉的性格是不成熟的,是可笑的,但是现在她开始找寻林之玉性格中的优势。林之玉对人热情,谁有什么事她都关心,不分高低贵贱,就算是门卫老大爷有了什么事她也会热心地帮忙,这让她在局里有了很好的口碑。而且,林之玉心无城府,和她相处,不会感觉到累,永远是那么轻松快乐。这大概又是迟德瑞喜欢他的一个原因吧。

  白玫非常害怕。

  她依赖迟德瑞,她爱迟德瑞,她害怕失去迟德瑞,害怕失去他的庇护,害怕失去他的爱。她也非常愤怒,她愤怒迟德瑞的薄情,她愤怒林之玉的无耻,她愤怒她命运的波折,她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她不能容忍这样的失败。如果林之玉取代了她在迟德瑞心目中的位置,那么她将会失去一切。想到这些,她怕了。

  白玫坐下来,喝了杯水,她让自己冷静下来。林之玉她是了解的,这么多年,林之玉爱她的家庭,爱她的丈夫,忠于她的爱情,难道一个人的信念会这么轻易地瓦解吗?

  刘金枝一向说话水分太多,这事还是要慎重,要是自己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去和迟德瑞闹,说不定会弄巧成拙,那时候就不好收拾了。

  白玫想还是要先试探一下林之玉。她若无其事地踱进了财务科。

  财务科长高小志正在找林之玉的茬。

  高小志从不让他的下属与上司有一点接触,但是,迟德瑞的工作作风是调动下边人的积极性,他常常会把林之玉叫过去询问一些工作情况,这样,他就能从忠诚的林之玉口中知道一些不能从高小志口中了解到的事,而这样一来,高小志也就不敢隐瞒他什么事了。

  这种情况,高小志也向他在省厅当副厅长的大哥高大志请教过了,他大哥告诉他说,一般新领导都会这样,但是,迟德瑞已经来了一年多,不应该再有这种现象,他应该已经把人员调整好,和各科的一把手形成了联盟,大家不再相互防范,而应该是利益共享了。

  高小志见大哥也没有好办法,只好让大哥多回来几趟,和迟德瑞多接触接触,他把住了财务科的大权,尤其是小金库的钱,抓机会给迟局长送点礼,对林之玉,他就不客气了。他知道林之玉和迟德瑞的这种接触,主动方在迟德瑞,这是“本”,而林之玉是被动的“末”,但是他拿迟德瑞没办法,也不敢有办法,但是,作为顶头上司,他总是有办法刁难林之玉。

  高小志给林之玉分派了很多工作,林之玉笑了笑,没有拒绝,她是全局闻名的才女,这些在别人总要费九牛二虎之力的活儿,到了林之玉手里是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干完了这些工作,林之玉就又以她天真的笑容面对她的生活和工作了。

  现在,高小志正在数说林之玉的不对:“你作为副科长,每天就是玩,我每次来都见你看书看报纸,你就不能主动替我分担点?”

  林之玉一愣,她知道,这家伙这一段时间总是和她过不去,每次迟德瑞把她叫到办公室了解工作情况,他都没有好脸色,时不时还要找她的毛病。她心想,你把财务科的大权抓得那么牢,凡事怕我知道了,我怎么发挥主观能动性啊,我这是不和你争权呢,你分派的工作我保质保量地完成,你还要找茬,这不是欺人太甚吗?想到这些,林之玉把她那好看的眼睛瞪了起来。

  高小志一见惹恼了这个刚直的人,抽身要走,恰好白玫走进来救了他,他忙点头哈腰地奉承白玫去了。林之玉也知道再闹下去对彼此都没有好处,机关这种地方,最好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和某人的关系不好,这只会给别人钻空子的机会。

  林之玉不知道,高小志还有一种更加让她不屑的想法。高小志当了科长之后,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后来就觉得不满足起来,他想,当官不只是当个名吧,别人当官有权有钱还要有美女,他当了官也要有美女,虽然官不大,但是也要找到当官的感觉吧?他用眼睛在全局上下扫了几遍,觉得最让他动心的还是林之玉,所以他在林之玉面前拿出上司的威严来也为的是能让林之玉屈服,哪知道林之玉的禀性素来是不吃这一套的,他反倒给自己弄了个没趣。

  全体财务科的人都起立迎接人事科长白玫。规格高于迎接他们的主管局长。在他们心目中,他们是在迎接迟局长的代表团团长。

  “今天局里好清静啊,”白玫说,“迟局长开会去了?”她说着目光掠过林之玉的脸,林之玉没有回答,她是个实在人,要是知道局长干什么去了,肯定会回答的。

  白玫想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即使林之玉真的请迟德瑞吃饭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是在她家里,林之玉和她丈夫刘同关系极好,结婚这么多年,依然如胶似漆。白玫认识刘同,刘同不像林立,他不会把自己的老婆拱手相让给别人。想到这些,白玫的鼻子有些发酸,但是她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能失态,脸上又换上了笑容。

  “之玉,好几天没看到你了。忙什么呢?”不等林之玉回答,白玫又说:“现在大家都忙了,迟局长来了以后,咱们工作有动力了,想想几年前,严局长在的时候,咱们俩天天在一起,为这个,严局长还指桑骂槐地批评过你呢。”

  “是吗?我都忘了。”林之玉大度地说。

  “是啊,谁叫咱俩是好朋友呢。”白玫说:“咱们两个人同一天报到,是一年毕业的大学生,还记得吗?咱们一块儿进的人事科的门,你分配到了秀云餐厅,我分配到了局办公室。”

  “当然记得。”林之玉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你就是心眼儿多啊。那天,我记得,咱们一起进了人事科,那时候,人事科长是刘科长,不是你,哈哈。刘科长问了咱们几个问题,你说你能歌善舞,我说我会写诗。然后,刘科长站起来洗手,你比我机灵,忙过去给领导递毛巾,所以,你就留在了局里,成了局领导,我就只能下企业锻炼了。”

  “哈哈。这就是我为什么比你先提副科,又为什么现在我是正科。”白玫没看到,高小志在她身后撇了一下嘴。“还记得吗?那天,我穿了一件红上衣,你穿的是白裙子。后来,刘科长说,咱们俩一进门,他都傻了,心里话,这是哪里来的两个仙女啊。”说着话白玫就往外边走,高小志也跟了出来,他把白玫让到了他的科长室。

  “财务科这么多人,不好领导啊,也亏你能把这个大科室玩得转。”白玫说。

  高小志知道她这是话里有话呢。他正好将计就计。“是啊,不容易啊。关键是有些人与局长的关系走得好,不好管哪。像林之玉这样的,脾气性格你也知道……”

  这只狐狸!白玫在心里骂道。他没有说他自己对林之玉的评价而是说“你也知道”,这让白玫对这只狐狸的奸诈又多了一层了解,一句你也知道仿佛林之玉是一个十分不堪的人,都不需要他再说,其实林之玉的为人那是有目共睹的,只不过人有点倔强,品德那是没得说,绝对高尚。可是现在白玫要利用高小志,说不得只好顺着他了,再者,谁让林之玉招惹上她白玫了呢。她于是点了点头。

  高小志接着说:“本来就不是个容易管的人,再加上三天两头地往迟局长屋里跑,我就更管不了了。听说隔上几个月迟局长还会到她们家去串个门,他们两口子陪局长喝酒聊天,听说还有个共同的爱好,一块唱几段京戏,林之玉的京胡拉得不错,这你也知道。没想到,这娘们儿,居然有这两下子。”

  白玫知道,他不便再说别的,如果再说出迟德瑞和林之玉之间有男女关系来,就连她白玫一块骂了。她已经达到了目的,安慰了高小志几句,优雅地走了。高小志也像吃了蜂蜜一般,心里美滋滋的。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