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你去吧

  回到单位,朱志宇很快就向迟德瑞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怎么?你想到企业去?”迟德瑞很吃惊,现在企业都不景气,哪还有人愿意从机关下到企业呀?前两次企业缺少总经理,给几个副科长做工作,局里答应一到任就提正科,而且以后还可以再回局里工作,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下去。朱志宇在局里是最当红的科长之一,他要奔的前途是副局长,他怎么突然提出要去企业当个总经理呢?那明摆着是走下坡路啊。

  “迟局,您可能觉得奇怪,我朱志宇是不是疯了?其实,不是的,我就是想下去历练历练。”

  “那你是觉得在局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志宇,我希望你能留在机关,我离不开你。现在企业不景气,你下去锻炼当然能发挥你的能力,但是,这是有风险的。你也知道,局里几次三番地动员几个副科长下去,他们都不去呢,我从来没舍得叫你下去,我觉得那是委屈你呢。”迟德瑞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您关心我。我不是个喜欢说好听话的人,不过我还是要说,我真的很感激您。我要求下去,绝对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我是想下去锻炼一下,觉得自己再不锻炼就老了,就没有这股冲劲了。我也知道,风险很大。不过,有您在,我不怕,实在没有退路了,您还会帮我的。哈哈。”朱志宇笑了。

  “那是自然。我能看着你受罪不管吗?但是没有必要赌这一次呀,副局长的事不能着急,你现在年轻,以后会有机会的。”迟德瑞明白,朱志宇是看到自己和白玫的关系,以为副局长的职位白玫的胜算更大一些。

  “局长,我现在不是为这个,提副局长的事,要仰仗您,我自己没那个能力啊。”朱志宇又笑了,笑得很单纯也很顽皮,这让迟德瑞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智。

  “冒这样的风险,家里同意吗?”

  “家里没问题。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朱志宇坚定地说。

  迟德瑞没有再说话,他抽出一支烟,递给朱志宇,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支,朱志宇忙打着了火给局长点上。

  “噗——”迟德瑞长长地吐出一口烟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青烟在上空弥漫开来,迟德瑞的脸色显得很凝重,他没有说话,心里觉得不太舒服。朱志宇看着他的局长,他没有吸烟,只是把那支烟放在手里把玩着。从局长的脸色上,他看出来,局长心里恼着呢。

  左膀右臂,左膀右臂呀,缺一不可呀,没有了白玫不行,没有了朱志宇也不行啊。这是局里的两个骨干呀。而且,他们还可以互相钳制。真不想放他走啊。

  他这是负气而去呀,有白玫在,他就不是局长最亲近的人,他不愿意受这个气了。不能这样让他去,这不是管不了他了?企业局还能让他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迟德瑞审视着朱志宇,他的部下正在恭顺地看着他。

  哈哈,迟德瑞在心里笑了一下,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狭隘了。朱志宇到哪里还不一样是他的下属,让他去历练一下也许是个好事,对他自己好,说不定还能救活一个企业,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在局里窝着还真是有点浪费人才呢。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你去吧。”迟德瑞半开玩笑地说。

  朱志宇知道这是用的毛泽东当年说林彪的话。他心里颤了下,随即笑了:“局长,你可不能把我嫁出去就不管了呀,我可是要回娘家的。”

  “行,嫁出去的女儿在我这里不是泼出去的水,放心吧。随时准备接受你回来,但是,不希望你回来呀。这可不是不愿意接受你,读过《触龙说赵太后》吗?就像那里面说的,我不希望你回来,是因为希望你这一去就能成功,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即使回来也要风风光光地回来。”

  “局长,我现在不说大话,但是我是有这个决心的。”朱志宇很自信地说。

  “那,你想到哪个企业呢?咱们最好的企业,我想办法,让原来的经理走,把你调过去。”迟德瑞诚恳地说。

  一句话,让朱志宇心里热乎乎的。他感动地说:“局长,谢谢您。您太关心我了。我……”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有很多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感激的话我不多说了,您看我的行动吧。”又顿了顿,他说:“我不到最好的企业。”

  “你不用怕我为难,我应该为你提供一个好的舞台,你是个人才,不能浪费了。”迟德瑞的表态让朱志宇对他倍加尊重,朱志宇到现在才明白,迟德瑞,是一个开明的领导,是一个有心胸有魄力的领导,是一个虽然有个人私欲,但是更有一颗“公心”的领导,是一个比他朱志宇高明的领导。

  朱志宇忽然觉得,和迟德瑞相比,自己是渺小的。

  是的,迟德瑞和白玫的关系,让朱志宇又气又恨又鄙视又无奈,但是,在工作上,迟德瑞站得高,看得远,把心放得很正。对他朱志宇的明显的闹情绪采取了包容的态度,包容的原因是他朱志宇是个人才,是个能为单位作出贡献的人才。

  “我已经选择好了。我要去宜民商场。”朱志宇觉得,对这样的领导,这个过去他自以为很熟悉,其实还不算了解的领导,直到今天才猛然看清,让他崇拜的领导,他没有必要再耍什么心计了。

  “那可是个效益较差的企业呀,这几年正在滑坡呢。”迟德瑞想不到朱志宇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局长,您看,我是这样设想的。”朱志宇全盘托出了他的计划。

  “哈哈,你小子。看来你是早有预谋啊。”迟德瑞听完朱志宇的话,笑得声音很大,连楼道里都听到了。他这回对朱志宇的选择放心了:“行,你去吧。我支持你。等你成功了,我给你摆庆功宴。”

  一番请缨,顺利达到目的,更让朱志宇高兴的是,他和局长成了要好的朋友。他觉得,他对局长更了解了,也更敬重了,迟局长,这个人大气,有心胸,是大手笔,在他的影响下,他自己的境界也提高了很多。通过这件事,局长对他也更了解更器重了。他要到宜民商场去大干一番事业了,而且,他要像迟局长一样,抛开个人私利,踏踏实实地把企业搞好。

  迟局长说:“到了企业,作为一把手,一定要有容人之量,要团结好你的人马,用你的人格魅力把大家凝聚到你身边,还要会用人,要用人之长,避人之短。出去锻炼的确是件好事。做一把手和在局里做个科长是不一样的,到企业当一把手,会把眼界越当越开阔,在机关就不一样了,只做一些事务性的工作,视野有可能变得狭窄。”

  迟德瑞的话,朱志宇觉得真是金玉良言。

  走在回家的路上,朱志宇不觉笑自己:朱志宇,你怎么了?一下子变得高尚起来了?到宜民商场不是为了离开倒霉的企业局,要做成一件事,引起点轰动,好升官的吗?怎么一下子转变观念了?是让迟局长打动了?这么容易?哈哈,还真就是这么容易。谁叫我朱志宇是个聪明人呢。这叫什么?从善如流啊。哈哈。

  笑着笑着,就到家门口了。朱志宇乐乐呵呵地开了门:“小云,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姜云很少见到朱志宇这样笑。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恭喜我吧。你老公我要做总经理了。”朱志宇还是笑着。

  “什么?什么总经理?”姜云一时没听明白。

  等到姜云听明白了朱志宇的话,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结婚这么多年,姜云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她总是哄着朱志宇,这一次不行了,对她来说,这件事刺激太大了。

  “朱志宇,你疯了吗?现在,谁还愿意到企业去,不要说是一个大科长,就算是副科长,就算是一个科员,你让他到企业去当个总经理,你问问,有哪个愿意去?啊!那还是去好的企业。你可倒好,居然要去那个没人稀罕的破宜民商场!这是傻子都不愿意做的事,而且,你居然不和我商量,这么大的事,你一个人就做主了?是不是迟德瑞欺负你了?他这是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欺负姜家没人了?我找我爸去,我找迟德瑞去,没有这样欺负人的。我虽然没有兄弟,可是我还有我姐姜琳,我还有姐夫陈云德,我找他们去。”姜云疯了一样,不让朱志宇插上一句话。

  “你先别闹了,听我说行不行啊?”朱志宇自知理亏,本来,这么大的事,他是应该和姜云商量的,但是,他知道,商量了肯定就是不同意,那他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不行,我要去找迟德瑞……”

  “你谁也不用找,这事真是我自己要求的。”朱志宇严肃地说。

  “你自己要求的?你昏了头了?不行,你去和局长说,不去了。”姜云拉上朱志宇就要走。

  “你听我说。”朱志宇抱住姜云把她拖到卧室,一点一点地和她分析当前的形式,自己在局里再混下去,只是在浪费时间,不能有任何建树,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不能让自己一生就这么庸庸碌碌地过去吧?以后,就在局里和白玫她们明争暗斗,过着这种无聊的生活吗?

  “我不管,我只要有个稳定的生活。”姜云说着就捶打朱志宇。

  “你想,你是希望我天天在这里保证有个温饱呢,还是希望我当个局长,风风光光的呀?”朱志宇最知道姜云想要什么,所以拿当局长来引诱她。

  “局长?局长是个梦,可是你要是做不好,就没有退路了,生存都是个问题呢。”

  “你还不相信你老公的实力吗?”朱志宇帮妻子擦了一把眼泪,此时姜云已经满脸泪水了。

  姜云知道朱志宇的脾气,这事看来已经不可挽回了。那就只有支持他了。她是个转弯很快的人,不再哭了,笑着说:“我相信你。”说着,在朱志宇脸上拧了一下。拿上朱志宇的西服去为他熨烫,好让他上任时穿得板正一些。

  “真是个好老婆呀。”朱志宇看着姜云挂着泪水的笑脸夸她说。姜云回头一笑,泪珠从她的长睫毛上弹了下来。

  家里安抚好了,单位的事就快了。

  任命的文件很快发下来,局里还为他举行了一个告别宴会,迟德瑞说了许多鼓劲的话,其他的人也都说有了什么难处只管说话,祝你事业成功一类的话。

  白玫和他开玩笑说:“朱总,企业不容易呀,不能带领干部工人发家致富不要紧,可千万不要吃垮了企业呀,那可就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思想问题了。”

  “你放心,白局,我下去是施展我的抱负去了,不是贪小便宜搂钱去的。”朱志宇回敬白玫说:“祝你早日荣升局长,哦,不对,是荣升副局长。”说着和白玫碰了杯自己先喝干了。

  是的,白玫的确认为,走了朱志宇这个强劲的对手,她向副局长迈进的路上少了一块绊脚石,以她和迟德瑞的关系,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再过一年多,等她在正科的位置上坐满了三年,她就可以很顺利地提拔为副局长了,这一点,几乎是局里人所公认的。的确,现在,整个局机关以及各企业的经理们,哪一个人有能力有胆量和白玫来竞争呢?

  朱志宇走后,局机关里,迟局长的亲信实际上只剩下了穆局长和白玫,穆局长犯不上和白玫争长论短,他的目标是当一把手。白玫的敌手已经看不到了。现在,在机关里,白玫受到超过她公公在职时的尊重,几乎在所有的酒场上,白玫都能听到各种恭维的语言,逢年过节,所有的下属企业都要给她送一份与局长一样的年礼,而且,有的企业还会再单独到她家送礼。平时,也总是有一些企业的老总给她“烧香”,也有的常借故宴请她的家庭,以便能从她口中多了解些信息,那些想提拔和想调换地方的,更是与她走得比较亲近,即使是什么事也不求她的人,也不愿意跟她把关系搞得疏远了,万一她在领导面前说上三言两语的坏话,岂不是坏了大事。

  林立在住着老婆的房子,吃着老婆的酒席,用着老婆的家什,花着老婆的钱的时候,他觉得他理解了父母的苦心,他不再怨恨他不贞的老婆,甚至有些感激他的老婆了。

  是的,白玫白天没有耽误挣钱做家务,晚上没耽误辅导孩子功课,夜里没耽误陪他睡觉,哪一点没有尽到妻子的职责呢?他有时也会心疼妻子,一个女人在床上侍候别人,那是多么地屈辱和辛苦啊,而他的妻子做的这些,一方面是为了她自己升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他们这个家呀,他不就正在消费着他妻子用身子换来的这些物质吗?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对他的妻子是心疼的,他在家庭中的地位也越来越低了。同时,白玫的地位和气焰正与他成反比地向上升起来。

  有的时候,林立会莫名其妙地恼怒起来,这时候,他不是拿他们家的什么东西出气,就是在白玫身上疯狂地发泄,当他扯掉白玫的衣服,把她按在床上,粗鲁地把他作为男人的证据胡乱捅进白玫的身体里时,白玫总是默默地忍受着,她知道这个男人心中的苦闷,但是,如果他能够做个真正的男子汉,为自己妻儿遮风挡雨,白玫又不是一只不要脸面性欲泛滥的动物,她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有尊严的日子不去过,非要去背上一个荡妇的坏名声呢?

  当初嫁给林立,正是白玫最苦恼的时候,初恋的情人另攀高枝,没有给她一个字的解释,让她看到了人生的残酷,权力的力量,她哭过,也想过报复,后来还是屈服了,她要嫁个有权的人家,要改变自己农民女儿的社会地位。林立爱她,一个家庭,有一个人全心全意付出爱情已经够了,白玫愿意嫁给平庸的林立,因为林立有个不平庸的父亲。白玫和他公公林子峰都以为,在林子峰退休之前,可以让白玫坐上正科长的位子,这样,林家的社会地位还有一点保证。人算不如天算,林子峰提前几年退了下来,只给白玫谋到一个副科长的位子。好在,林子峰退休之前为儿子做了一些工作,林立弄了个副主任科员的虚职,对于他,这也就足够了。

  林子峰的孩子们只有林立一个在通宜市工作,要撑起林家的一片天,只能靠白玫了。

  林子峰有一次说起来,后悔自己当年提拔了朱志宇,为儿媳妇留下一个这么厉害的竞争对手。

  林子峰提拔朱志宇做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白玫还没和林立见过面,朱志宇在机关工作了三年,能力强,人品好,单位里没有人说他不好,他又是前任局长姜长水的准女婿,提拔他,于公于私都很必要。直到白玫结婚后,总是在林子峰面前有意无意地说朱志宇的坏话,林子峰才发现了问题。

  林子峰为人很耿直,他不愿意因为白玫的个人恩怨耽误了一个有为青年的前途。白玫和朱志宇不和,办公室主任陈云德又和朱志宇是连襟,就把朱志宇调到业务科去当副科长。几年后,林子峰有意把朱志宇提为科长,白玫终于说了朱志宇的坏话。

  那天晚上,林局长心情很好,他坐在沙发上,抱着孙子林凌岳,这孩子长得像他妈妈白玫,性情像爷爷。林子峰最喜欢这个孙子。这孩子也最愿意跟着爷爷。

  白玫下班回来,小凌岳只是喊了声妈妈,还是坐在爷爷腿上不下来,小手摸着林子峰的胡子茬,跟他说话。

  “爷爷,等以后,我长大了,你长小了,我也这样抱着你玩。”

  “哈哈哈哈,”林子峰让孙子的话逗得大笑,“哦,等爷爷长小了?对对对,我孙子长大了,我当然也就长小了呀。哈哈。”

  白玫很少听到公公这样畅快地笑,她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头,说:“这个傻小子。又开始胡说了。你最好别惹爷爷生气。”

  “怎么会呢?我抱着我孙子永远都不会生气。”林子峰看着怀里的孙子,眼睛笑得让皱纹包起来,手在小凌岳的身上抚摸着。

  “最好?那最坏呢?”小凌岳又有了问题。

  “什么最坏呀?这孩子,总是稀奇古怪的。”白玫说着就洗了洗手去厨房帮忙了。留下林子峰在客厅里和孙子乐。

  晚饭算不上丰盛,只是清粥和几样小菜,还有一碟年糕。多少年来,林家的晚餐一向不丰盛,这是张三妹为全家的健康考虑制定的食谱。她说,晚上吃太好了对身体没什么好处,只会增加身体负担。

  “我们的日子过得可真幸福,”白玫说,“有妈在家,什么事都照顾着。”

  “像你妈这样的贤妻良母,就是会让一家人都幸福。”林子峰接过话茬说,他从来不吝啬对老婆的夸奖。“别人家的婆婆哪能都像你妈这样呢。”

  “这事还真是,听说朱志宇他妈就不帮他们照顾孩子,”见公公今天高兴,对这话有些兴趣,白玫继续说道,“不过也不能全怪他妈,听说姜云看不起朱志宇的妈,嫌他妈是农村人,他妈来了以后,姜云嫌她婆婆脏,有好东西也舍不得给婆婆吃,老太太一生气回老家了,说再也不来了。”

  林子峰听出了白玫的话外之音,他不希望儿媳妇树敌,但是,他也不想为自己的儿媳妇培养一个敌人,林立不成器,小三儿这一家还是要指望白玫,现在,他正在考虑新近要提拔一批人,朱志宇本来是名列其中的,可是他最讨厌不孝敬老人的人,他决定这次不考虑朱志宇。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