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三年前,你已经狠狠地报复过我了

  “白科长,越来越漂亮了。”楼道里光线有点暗,白玫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迟德瑞的办公室出来,听声音知道是朱志宇。

  “我知道你这不是心里话,可是,我爱听。”白玫笑了,笑得有点顽皮,腰也扭得很顽皮,说着,与朱志宇擦肩而过。

  朱志宇注意到,白玫进迟德瑞的房间没有敲门。

  “呸。”财务科门口有个人小声地啐了一口。朱志宇知道,这是他的好朋友,财务科长高小志,他冲那个半身隐在门里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回屋。

  白玫的确是越来越漂亮了,朱志宇说的是心里话。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里有点酸。

  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白玫的关系变得不可调和了呢?从他被提为副科长的时候,或者是在他数次冲刺正科的时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与这个女人的恩恩怨怨恐怕说也说不清楚了。

  朱志宇觉得,他这一生,大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当官,当大官,越大越好,别的,都是次要的。在他当官的路上,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妻子姜云,另一个,就是永远不让他清静的白玫。

  淮阴侯韩信“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朱志宇笑自己,在升迁的过程中,总也离不开这两个女人,至于一知己,他自认为朋友很多,真正算得上知己的,一个也没有,关系比较铁的倒是有两个,一个是崇拜他的高小志,一个是他妻子的姐夫陈云德。

  想起陈云德,就想起和他有关的那些事情,那些与白玫之间解不开的结就蹦出来,搅得朱志宇心里像吃了头发一样扎得难受。

  “朱主任,这个材料需要局里盖个章。”宜民商场的办公室副主任毕恭毕敬地递上几页纸,朱志宇抬了抬身子,以示客气,匆匆看过,冲着对面办公室的刘金枝大声说:“刘姐,给他盖一下章。”

  企业局管理着四十多家下属企业,近两万名干部工人,每天都有人来盖章。

  刘金枝应声扭着水蛇腰走过来,涂满了口红的嘴夸张地笑了笑,冲朱志宇抛了个媚眼,朱志宇面无表情,这个半老徐娘已经让他治得服服帖帖了,他只想让她听命于自己,不想去招惹什么办公室恋情。

  朱志宇刚当上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工作中就遇到了两大难题,一个是和刘金枝的关系,另一个是和白玫的关系。刘金枝和当时的办公室主任陈云德关系不清楚,有恃无恐,朱志宇和陈云德是连襟,三下五除二击败了刘金枝,和白玫的关系却无法缓和,软招硬招用了不少,全都不起作用,反而越来越僵了。

  朱志宇把头枕在沙发背上,想起六年前,一九八九年,那些对他人生很重要的事。

  “小朱子,”陈云德和朱志宇在一个小酒馆里坐下来,两个人很快喝了半瓶白酒,陈云德脸红耳热,压低了声音凑到朱志宇面前,“咱们办公室的李副主任,很快就要退了,正好局里又要提拔一批人,我有意向局长推荐你,你以后要多注意自己的形象。”

  突如其来的好事,朱志宇有些激动,过去对陈云德的不满瞬间消逝。

  “还有一件事,不忙答复,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爱人对你印象不错,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也不是外人,我小姨子,姜云,你见过,长相还不错吧,人品也好,高中毕业,在咱们金江大厦上班,是会计。”

  “来,陈主任,我敬您一杯。”朱志宇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你知道,我只是个办公室主任,提拔的事,我说了不算,我只能到局长那里说你好话,我老丈人可是咱们的前任局长姜长水,咱们现在的局长林子峰是我老丈人一手提拔起来的,我老丈人的话,林局长还是很愿意听的。”

  朱志宇愣在那里,难道这就是提拔副主任的交换条件?答应了这个条件,提拔一定顺利得多,如果不答应,陈云德去林局长那里说自己几个不好,正所谓“做糖不甜做醋酸”,提拔的事一定会成为泡影。

  “欲成大事,必有痛失。”朱志宇对自己说。“男子汉大丈夫做事要知道轻重。”

  第二天,朱志宇走进陈云德办公室的时候,眼睛都塌陷了,他一夜不眠,当天下午,朱志宇就完成了他的相亲大事。双方都很满意,朱志宇当晚就发出了他的约会邀请。和姜云的恋爱就像是一项工作,与平时一样,他完成得很好。提拔,然后结婚,都顺利地完成了。

  提拔的当天晚上,他独自来到了宿舍旁边的小酒馆,喝了一瓶白酒,醉得烂泥一般,还流了眼泪。小酒馆的老板平时和他很熟悉,见他这天很反常,没有打扰他,让他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直到他已经酩酊大醉,才把他连推带扛地送回宿舍。

  “白科长。”朱志宇办公室的门开着,看到白玫走过,喊了她一声,白玫装做没听到,踩着响亮的皮鞋声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还是这个样子,你就这么恨我么?”朱志宇苦笑一下,自言自语,无可奈何,“两年前,你已经狠狠地报复过我了,难道还不够吗?”

  两年前,局里要提拔一批干部,朱志宇觉得自己很有希望,他的老丈人姜长水也向林子峰局长渗透了这层意思,林局长没有明确表态,只说会尽量考虑,以林局长的为人,话说到这份上,基本没有问题了,等到文件发下来,提拔的人里居然没有朱志宇。

  过年的时候,林子峰带着几个老部下去看望老领导姜长水,姜长水利用这个机会,看着忙里忙外的朱志宇,夸赞说:“志宇这孩子,我就是喜欢他,他比他姐夫云德还叫人喜欢,我老了,也没什么想头了,能看着他们成个人物心里就高兴啊。”

  陈云德忙在一旁点头,他知道老丈人这是在领导面前为朱志宇说话呢,这影响不到他的好坏,当他需要老头儿说话的时候,老头儿也会这么夸他的。

  林子峰没有回避姜长水的话题,他说:“这次提拔的主要是岁数大一点的,年轻的还有的是机会,小朱子不错,我也很喜欢他。”

  朱志宇明白,林子峰这是打官腔,他心说:提谁不提谁还不是你一句话,提谁都能找出理由来,不提谁也都能说出道理来。转念一想,老丈人已经是离了休的人了,不在位了,人家在职的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已经算是对老领导的尊重了,说多了只能是自讨没趣。

  姜长水显然也想到了这些,他哈哈一笑:“机会多得是啊,孩子在你手底下我还不放心?你对他不就像自己的孩子?以后他有什么不对的,你就替我管教他,孩子嘛,就得好好管,要不,他成不了才。”说着举起酒杯,与林子峰痛快地干了一杯,“今后多给他加担子,他年轻,累不着。”

  那天酒喝多了,林子峰放下筷子,身子向后仰在椅子里,谈起了他的家教,人们都知道,他的家庭是很令他自豪的,每次没有外人的时候——他认为没有外人的时候也就是说面前都是他的嫡系人马的时候,他喝得高兴了,他就会谈起他的家庭,每次,他都会十分的满足。这天,他没有喝很多的酒,还是大谈起他骄傲的家庭来。

  “我这个家庭,你们都知道,我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在军队,已经是个正师级干部,女儿在北京,是一家大酒店的总经理,小三儿在交通局,三个孩子找的对象也都不错,小三儿林立的媳妇就是咱们人事科的副科长白玫,这个你们都知道。不管孩子们有多大本事,对我,那叫一个孝敬,我说的话在我们家就是圣旨,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响鼓不用重锤,朱志宇一家都听明白了他为什么没有升官的真正原因。朱志宇的父母是农村人,和姜云的关系一直处理得不好,听了林局长的话,朱志宇很快把母亲接到了自己家里。

  朱志宇认定,这件事,是白玫对她公爹林子峰说了自己的坏话。有林局长在任,朱志宇觉得自己的鹏程大志很难施展了。那段时间,他懊恼透了,也恨透了白玫。每天看着白玫春风得意的样子,只能暗自咬牙,没有一点办法。

  好在,半年后,林子峰就赶上了“一刀切”,提前退休了。继任的严局长和朱志宇关系铁,很快就把他的职务“扶正”了。让他做业务科科长。可惜,严局长命运不济,把个局长的帽子混丢了,要是他还在这里当局长,朱志宇很快就可以戴上副局长的帽子了。

  自从迟局长来了之后,白玫被提为人事科长,和迟局长的关系又是这样一种状态,朱志宇感觉到,增加了一个强硬的竞争对手。他明显地知道,自己在局长面前“失宠”了,不如白玫“红”了。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