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们有一个看不见的敌人

  灯光陡地亮了一下,是电压不稳,白玫眨了眨眼睛,神情更加魅惑。

  二十九岁的女人,是盛开的花朵,成熟到了极致,白玫相信,在迟德瑞眼里,自己美不胜收。

  企业局长迟德瑞俯下他英俊的脸,目光深情,瞬间溶化了怀抱中的少妇。白玫没有躲避他的眼神,把下巴往上抬了抬,迟德瑞顺势把嘴巴凑了上去。

  两人正在缠绵,迟德瑞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什么事?说吧。”迟德瑞放开白玫,他从来不敢耽误工作,即使八小时之外。

  “拿上所有的东西,快到对门去。”迟德瑞神色稍显慌乱,白玫不敢多问,急忙拿上自己所有的东西,跟在迟德瑞身后走出了房间。

  作为人事科长,她习惯服从局长的命令。

  对面的客房已经敞开了门,服务员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走进去,关了门,服务员迅速走进刚才他们待过的808房间,把屋子恢复成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迟德瑞从门镜里看到,服务员不到半分钟就走出房间把门锁好了。然后,他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他小声对不明所以的白玫说:“林立来了。”

  站在迟德瑞身后的白玫正纳闷迟局长何故如此神秘兮兮,听到这样一句话,惊得向后退了几步,两腿同时失去力气,瘫软在客房宽大的床上。

  妻子和上司在宾馆偷情,丈夫找上门来捉奸,要是让他抓住了,林家还能不能容纳自己?以后自己还怎么见人?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岂不是瞬息烟灭?白玫头脑中一时空白,没有了一点主意。

  林立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动静,向808的房门踢了一脚,气急败坏地下楼去了。

  迟德瑞的电话再次响起,他边接电话边搂住白玫,这样,她或许可以放松一下。

  来电话的是于占海,企业局下属企业金江大厦的总经理。金江大厦就是现在迟德瑞和白玫两个人所在的这个宾馆。

  于占海说,林立已经出了宾馆。他躲在二楼的窗户后面,亲眼看到,林立正和一个等在外面的人商量着什么,看体形,那人像林立的父亲林子峰。

  “刚才那个电话也是于占海打来的,他说,大堂副理看到林立气冲冲地进了大堂,知道来者不善,打电话通知了他,老于知道你也在这里,怕发生什么误会。”危险过去了,迟德瑞详细地向白玫讲述刚才的过程。

  “误会?他说这话恐怕是话里有话吧,他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关系?”白玫吓得脸都白了,于占海为了讨好局长,派手下人为他们的幽会望风,及时为迟局长通风报信,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金江大厦许多员工对白科长和迟局长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早已心知肚明,这件事本身是多么的可怕。

  “傻丫头,有些事,是不怕有些人知道的。有些人,有些事,你要有意识地让他们知道。明白吗?”迟德瑞口气轻松,伸手在白玫脸上捏了一下,白玫还是没有缓过神来。

  迟德瑞拍拍白玫的头,为她斟了一杯饮料,白玫大口喝完,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恢复了平时沉稳精明的样子,迟德瑞知道她心里已经不再慌乱,这个问题怎么处理,她已成竹在胸了。

  “什么也没抓住,就等于什么也没发生过,不用害怕。”迟德瑞安慰白玫,见她情绪稳定下来,便给于占海打电话,让他把自己的总经理专车停到后院,送白玫回家,同时,注意林立的动向,如果林立再折回来,就让人拖住他,千万不能让他碰到白玫。

  听到于占海在电话里保证完成任务,迟德瑞才轻吻了一下白玫依然有点苍白的脸,告诉她:“先把今天晚上的事应付过去,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其他的事,咱们明天再说。”

  第二天,八点刚过,白玫就推开了迟德瑞办公室的门。屋里只有迟德瑞一个人,白玫举起右手,向他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迟德瑞知道,昨晚一切风平浪静。

  “金江大厦以后不能再去住了,那里太不安全了。”迟德瑞示意白玫坐在沙发上,他自己也过来挨着她坐。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害怕的是林立知道了这件事,虽然昨天没有抓住我们,但是,他不会就此罢休,而且,他还和我公公一起来的。你知道,我公公过去是我的老领导,咱们这个局的老局长。”白玫说起公爹来,表情里多了些敬重。

  “我知道,你公公是我前任的前任,林子峰局长,是个很不错的领导,如果,他不是赶上‘一刀切’内退了,现在,这里还是他在当局长。这个位子,这张桌子,这间屋子,全是他的,还有昨天咱们待过的金江大厦808房间。”

  “嗯,你坐了他的位子,占了他的桌子,住了他的房子,还欺负了他的儿子。”白玫半嗔半笑地把手指头点到迟德瑞的鼻子上,白嫩的小手带过去一股细细的甜香。

  “我不是欺负他儿子,我是爱上他儿媳妇。谁叫他儿媳妇人见人爱呢。”迟德瑞喜欢白玫对她撒娇,这个女人比她妻子会撒娇。迟德瑞觉得,会撒娇的女人格外可爱。

  “这事会是哪个对林立说的呢?林立不是一个很细致的人,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他自己不会想到这些事。”想起昨晚的事,白玫心有余悸。

  “这个问题你提得很重要,我也一直在思考,一夜没休息好。玫,我真不知道你这一夜是怎么过的,如何面对林立。”

  迟德瑞在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总是叫她“玫”,这让白玫心里充满了温馨。林立是从不这样称呼她的,他像他父亲林局长一样,叫她“小白”,这种称呼永远让白玫记得他们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她喜欢听迟德瑞叫她“玫”。是的,她是他的“玫”,是他一个人的“玫”。

  白玫没有再说话,她愿意回味迟德瑞语言中的温馨。

  “我想,我们有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他给林立通风报信,他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好好分析分析。”迟德瑞知道这是一道难题,要想求解这个未知数X,不像他上学时解析方程式一样简单。也许永远都找不到这个隐藏在背后的人。

  迟德瑞是省城人,只身来通宜市工作,来了不到半年,与本地人很少有瓜葛,虽说到通宜市来是冲着副市长的职位来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任何人,何况,知道这情况的人也一定会知道他是有后台的,犯不上得罪他。

  白玫是农村考学出来的,毕业后分配到通宜市,也算是外地人,抛开她婆婆家的社会关系不说,她的所有关系几乎都在本单位。能对白玫下手的人应该就是本单位的。

  两个人统一了一下思想,把圈子缩小到企业局这个范围内。

  迟德瑞刚到这个单位来,除了提拔了一批人,还没有做什么大事,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仇家。

  “玫,我觉得这个人可能是冲你来的。”迟德瑞怕这样说会伤了白玫的自尊心,有意把口气放得非常和缓。

  “我也觉得是。”白玫明白迟德瑞的意思,看他处处这样为自己着想,很感激,对他笑了笑。“我和企业的干部们没有什么过节儿,这个人应该是机关里的人。可是,机关里没人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啊。”

  “看来,已经有人知道了。”迟德瑞老实地回答。

  这种事迟早是会闹得满城风雨的,迟德瑞早有心理准备。白玫倒是这才意识到纸是包不住火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只能想一个比较好的法子来周全了,想再退回到未发生这事以前是不可能的了,这正像人们常说的,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况且,白玫也不希望退回到从前,退回到从前干什么?她可不想再过那种受人欺凌的日子。

  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白玫知道,群众的嘴是堵不住的。只要迟德瑞能对她好,也值了。

  “玫,你不要怕,这事全有我了。我一定会保护你。不能让自己最爱的女人为我受一点伤害。”迟德瑞安慰白玫说。

  “我现在心里的确挺乱的。”白玫的眼泪滴下来,“这事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看看,把我的小宝贝吓得都成什么样了?这群混蛋。把我的穆桂英都吓成什么样了?平时那个巾帼英雄呢?这点事就吓成这样了?玫,别怕。这种事,其实好多单位都有的,人们已经司空见惯了,说上一段时间,也就不再说了。习惯了就好了。”迟德瑞轻拥着白玫,手在她肩上轻轻地拍着。

  “要是不像你说的那样呢?”白玫有意撒着娇。

  “那有什么?不是没有捉住咱们吗?这种传闻呀,总是会有的,至于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永远没有人分得清楚,在一个单位,领导稍微对哪个人好一点,都会有人说闲话的,就算咱们没有什么关系,我提拔了你,重用了你,也一样会有人猜测的,要是都怕起来,就什么也不用做了,天天在家藏着吧。这种事,关键是有没有被人抓住。只要没被抓住,传言不可怕。家里人的看法很重要,林立要是天天闹,也很棘手。”迟德瑞比白玫冷静得多。他客观地分析着,其实心里也是乱极了。

  “我觉得,告密的人,就在昨天一起吃饭的人里面。”白玫突然把脸色一正,很严肃地说。

  “为什么?”

  “你想啊,昨天咱们去金江大厦吃晚饭,是不是快下班的时候,于占海给你打电话,说是新开发了几个菜,叫你带上局长们去品菜?然后,你就让朱志宇通知了副局长们,这事,很突然,别的人不可能知道。”

  “嗯,有道理。这些人嫌疑很大。”迟德瑞笑了笑,白玫知道自己态度太严肃了,他这样说是想调节一下气氛。

  “这些人里,副局长们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们知道你是从省城来的,有背景,他们没必要和你争,更没必要和我一个小科长过不去。”

  “那就只剩下朱志宇和司机们了。”迟德瑞已经明白白玫的意思,心里还是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办公室主任朱志宇,只好把司机们拉上。

  “司机们从来不管这些闲事。”白玫毫不客气地说,这件事,她认定了是朱志宇使的坏。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