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战场上的舌战

  皇太极的母亲是叶赫的格格,努尔哈赤的宠妃孟古。本是秦晋之好的两家人却为了地盘而大打出手。叶赫曾纠集九部军队,妄图置努尔哈赤于死地。而努尔哈赤在天命四年(1619)八月十九日,率大军进攻叶赫。他兵分两路进攻叶赫东西二城。皇太极与兄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率精锐兵西向进攻布扬古的老巢叶赫东城。努尔哈赤亲自带军攻打叶赫西城,叶赫西城又称叶赫山城,依山而建,共有一道木棚、四道城墙。城内外大壕三道。禁城中是一座八角高台。后金军焚毁棚城,攻破外城,金台石率叶赫军据险顽守内城。后金兵发起猛烈进攻,叶赫兵奋力抵御,两军激战,矢发如雨。后金八旗劲旅持盾并列向前,直攻到城下,城内的兵登上城头射击。后金兵一部分在重甲上再披上绵甲,冲锋在前,一部分人披轻短甲充弓箭手,从后面射击。城内的叶赫兵顽强抵御,他们放箭,从城上投下滚木礌石。后金兵一直冲到城下,用炸药炸城。惊天动地的几声巨响,烈火浓烟中城墙倒了。后金兵蚁蜂般地拥入城内,金台石携妻子仓惶退上所居高台,对喝令其投降的后金兵提出投降条件说:“我已战败被困于这里,再战也难取胜。你们皇子四贝勒皇太极是我妹妹所生,我要见他一面,听他说几句话,我就下来投降。”金台石是想拖延时间等候明朝援军,还是想借此羞辱努尔哈赤,不得而知,也许两者都不是。但无论金台石打什么样的算盘,努尔哈赤都不在话下,他同意了金台石的要求,派人到西城请皇太极来见舅父,努尔哈赤对他说:“你的舅父要见你,所以命令你来,你去吧,如果他下来那当然好,若是不下来,就命令兵士拆倒那个高台。”努尔哈赤完全相信皇太极有能力处理好这个难题。

  当皇太极真的来到金台石所据的高台之下时,狡猾的金台石反而有些慌了手脚,他声称与外甥皇太极没有见过面,不知来人是真是假。后金的额驸费英东说道:“你见过其他人像我们四贝勒这样魁梧奇伟的吗?你没见过,难道还没听人说过吗?况且你儿子德尔格勒的乳母见过,让她来辨认一下好了!”那位老婆婆一看,果然是皇太极。金台石改口道:“我本是想听外甥说一句‘收养’的话,我就下去。从这孩子表情口气看得出,他父亲努尔哈赤没有让他善待我,不过是想把我骗下来杀死而已,既然要杀我,还下去做什么!我石城铁门都失守了,战也无济于事。此地是我祖宗世代居住之地,要死也要死在这里。”

  皇太极见到这种情景,进一步有理、有力、有节地开始对金台石发起攻心战。他说:“你劳民伤财,经营数年,所筑重城今皆被摧毁,处此孤台又能如何呢?你把人哄骗至此,无非是幻想出现奇迹,形势逆转,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们怎会听从你的摆布,你说什么如果与我和谈,得有我保证你生命安全的誓言便下来。我难道不能一战把你活捉下来吗?凭什么一定要与你和谈,同你盟誓呢?你要见我,我已在此。你下来,我引你去见父汗,生杀只能听父汗的命令。况且,你当初不是想将亲戚斩尽杀绝,食其肉饮其血吗?我屡次想和谈,遣使到你处二三十次,你却把我们的诚意当作是软弱可欺,以为我们是惧怕而求和,杀我使者,或拘留之。你已成了我女真族的罪人。今日倾覆之祸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若父汗杀你,绝不为过。若父汗不念旧恶,看我的面子,也有饶你不死的可能!”但是,金台石仍然不听,拒绝下来。皇太极再一次提醒说:“舅父,是你说的如见我一面就下来,我这才前来见你。你若下来就快下来,我带你去见父汗,如果不下了,恕不奉陪了。”金台石又提出新的要求说:“听说我儿子德尔格勒负伤被俘在你营中,带他来,见了我儿子我就下来。”皇太极同意了,把德尔格勒带来,德尔格勒对父亲金台石说:“我们战不能胜,现在城里已被攻破,在这台上怎么办!下来吧!如果继续抵抗必死无疑,投降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金台石还是不投降。皇太极把德尔格勒带回来连捆带绑准备要杀。还是努尔哈赤想得更长远,他说:“儿子劝父亲下来,不听,那是父亲的罪恶,父亲有罪就杀父亲,既然儿子已经离开了父亲,就不应再杀他。”努尔哈赤父子对德尔格勒倍加优待。

  金台石死赖在台上,致使众叛亲离,连他的妻子也带着小儿子偷着跑下来。面对顽固的金台石,后金兵开始拆毁高台。金台经过长时间的垂死挣扎,无计可施,便放火自焚。火烧完之后,他仅负了些伤下台了。努尔哈赤指示,留着这个废人没有用,用绳子绞死了金台石。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率领的后金大军用军事和政治手段将叶赫东、西二城全部夺取,致使叶赫灭亡,从而完成了女真的统一。在这场舌战中皇太极仁至义尽,于情于理做得恰当,完全是金台石顽固不化,至死不降,自寻死路。

  翩翩多情的权谋天子皇太极

  他不是长子,他不是军功最显赫的儿子,他也不是努尔哈赤最宠爱的儿子,但他却登上了汗位,他就是皇太极。他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他运用权谋囚弟夺位,将原本分散的权力集中到他的手中。他巧使反间计除掉了明朝的大将——袁崇焕。这样一个政治家,本不应该有太多的爱情,但偏偏他爱上了海兰珠,爱得是如此感天动地,生死不变。但他又是如此的绝情,甚至可以让为他生下女儿不到十天的后妃改嫁,可以接纳两个敌人的妃子。让我们走近这位既绝情又如此多情的政治家,去看看他的政治生涯与家庭生活。

  沈阳故宫大政殿

  清太宗皇太极

  五彩藻仪盖罐

  皇太极的马鞍

  八旗大纛

  袁崇焕

  明朝红夷炮复原图

  皇太极调兵木信牌

  §§第三章 不爱江山爱红颜的悲情帝僧顺治故宫保和殿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