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小皇帝的“洋亲人”

  在顺治的皇宫中,住着一位白发飘飘的西洋传教士。这位传教士一住就是十年,与东方的少年皇帝结下了祖孙般的深厚友谊,被少年的母亲称为“义父”,被皇帝称为“玛法”,即爷爷,这个连中国人都不可希冀的崇高荣誉的获得者就是汤若望。

  汤若望原名约翰·亚当·沙尔·冯·白尔。1592年生于德国的莱茵州科隆城的一个古老贵族之家。自幼就立志献身于上帝的事业,成年后,放弃了爵位的继承权而做了职业传教士,并勇敢地选择了荆棘丛生的艰苦之路,远渡重洋,来华传教。他苦学汉语和汉字,明末之时,成为北京教区区长。汤若望精通天文历法,并充分利用这个工具进行传教,他意识到王权在中国的作用,因此,在传教上走了一条从上而下的道路,他希望用他的知识吸引中国上层,慢慢地感化他们信教。清军入主中原后,他一手捧着《西洋新法历书》,一手拿着《圣经》,找到多尔衮,希望多尔衮同时采纳,然后带领包括皇帝在内的东方民众来顶礼膜拜《圣经》。一身戎马,十分务实的多尔衮立刻接受了《西洋新法历书》,提升汤若望成为钦天监(今天的天文馆)副正,掌管天文历算。

  顺治八年的一天,汤若望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醒,几个皇宫侍卫送来了三名信教的宫女,宫女们面带惊恐地说,某位亲王的郡主得了急病,请汤若望前去诊视。汤若望只有一点医学知识并不精于医术,他仔细问过病情之后,确定只是一般的重感冒,而且接近尾声,很快会痊愈,于是只将一面十字圣牌交给来人带回。并嘱咐将此物悬挂在患者胸前4天,就可痊愈。5天后,那三位宫女又来了,带来了大批谢礼。不久,又送来钱财,见汤若望坚持不收就送给了教会。又过几日,一位蒙古妇人送来更大的款项,已经疑心的汤若望说除非了解真相否则坚决不接受。蒙古妇人说,患病的郡主实际上是当今皇上的未婚妻,而她的女主人就是皇太后,皇太后希望以父礼敬汤若望,遵从他的教导,汤若望欣然接受。这样汤若望便与孝庄皇太后结成了义父、义女的关系,在顺治大婚之时,汤若望不顾60岁的高龄,同诸位王爷一样跑前跑后,十分辛苦。不久,汤若望向皇太后祝贺因皇帝大婚而新奉的尊号,皇太后为表达自己对汤若望在皇帝大婚之时辛苦忙碌的谢意,特意摘下手腕上的两只金镯,送给汤若望做答谢。汤若望送给皇太后十字架圣牌还礼,考虑到她的身份,汤若望建议将圣牌挂在外衣下面,皇太后却戴在颈项之上,让十字架垂在右胸前外衣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泰然自若,让汤若望十分欣慰,皇太后还送了大笔款项,帮助汤若望修建大理石碑。

  汤若望的高尚人品,博大知识,让皇太后极力想把汤若望推荐给自己的儿子顺治福临。在这之前,汤若望曾见过福临一面。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皇帝来到钦天监,这位大胡子蓝眼睛的外国神父引起了小皇帝的极大兴趣,汤若望看四下无人,就悄悄对小皇帝说:“我要提醒皇上注意,摄政王有专擅朝政、专横跋扈的危险倾向。不过据我观察,这位皇叔父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很可能会早死。”福临听了这话是又惊又喜,在皇父摄政王的权力重压之下,他已经快喘不过来气了,而且母后又下嫁于多尔衮,这更是奇耻大辱。顺治早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汤若望的后半句提醒他,摄政王会早死,自己就不该轻举妄动,一旦他死了,一切都解决了。不久多尔衮猝死,这让福临对这位洋神父多了几分崇拜。而汤若望的洁身自好更是让小皇帝心悦诚服,大婚之前的福临,已经拥有了相当多的妾妃,他的第一个儿子牛纽就是在他13岁时出生的,处于青春期的福临经常被色欲燃烧着,他对汤若望的忠贞感到难以理解,于是他经常派两三个亲信内侍,在白天或晚上的任何时候到汤若望的私人处住,借口咨询,实则暗查他的私人生活。但是每一次造访,不是发现汤若望在自己的桌前认真看书,就是在他的仆役们旁边大睡,几次下来都没有发现汤若望放诞自己。

  在几次暗中察访了汤若望的忠贞和无可挑剔的道德品质,证实了汤若望的预言正确性和敏锐的洞察力之后,加之孝庄皇太后有意无意的推荐,顺治帝开始将汤若望视为自己的师友、亲信和顾问,并在他的面前坦露自己的内心世界。汤若望与顺治像祖孙、朋友一样的交往起来,两年内,顺治去看了汤若望24次,汤若望不同于中国的其他官僚那样,在大门口铺放地毯,或为接驾而忙得惊天动地,甚至有时连饭菜也不准备。有时汤若望外出,顺治来访吃了闭门羹也不生气,顺治在汤若望的住所也十分随便,有时坐在书案前的椅子上,有时坐在长条凳上,有时坐在神父的床上,按规定,凡是皇帝在臣僚或普通人家坐过的地方,该处必须覆以金黄色的布表示尊贵,别人只能对那里磕头膜拜,而无人再敢去坐。汤若望一次曾幽默地对顺治说:“皇上,您把我这能坐的地方都坐了,我以后坐哪儿呢?”顺治有些吃惊,摆手道:“玛法,说真的,对于您这样的人,再受这些世俗之礼的约束是太不合适了,您觉得哪里舒服,就坐哪里吧。”

  汤若望让每天接受磕头叩拜的顺治尝到了做人的滋味,在这个欧洲老头身上,他体察了一种久违了的人情味,顺治亲切地叫这位长胡子老人为“玛法”(爷爷),顺治对汤若望的“恩宠”也是无人可及的。一次,在顺治生日宴上,皇帝当着所有达官贵人的面,走到汤若望面前宣布:“玛法,我想把生日宴改在你的住处,而不在皇宫内。”汤若望连忙跑回住处,临时凑了12张桌子。这规格根本无法和皇宫相比,但顺治仍然十分开心,还特意安排了18只大象的比赛为汤若望助兴。还有一次,顺治邀请汤若望进膳,发现他食欲不振,便问他缘由,汤若望说:“今天是斋戒日,不准吃肉。”顺治帝连忙下令从太后那里取来鱼和奶制品,可惜他忘了鱼也是一种肉。皇帝一次送给汤若望两柄扇子,上面有御笔书画和玺章,这在当时,是价值千两也不一定买得到的宝物。为了保护60多岁老人的安全,顺治经常派一些宗室亲王护送他回去。

  汤若望一开始就希望把这位性情热烈急躁、自尊心极强而又肉欲旺盛的少年皇帝教育成一位道德崇高的英主。因为汤若望也经常冒着杀头的危险,向顺治进谏。一次,福临占有了不该占有的女子,汤若望立刻上一封谏书,并说了许多规谏的话,福临恼羞成怒,汤若望只好走开,但他马上又被召回,皇帝向他道歉,并愿意改过自新。大婚之后的福临,又一次犯了色戒,汤若望又向皇帝进谏,福临强词夺理为自己辩护,汤若望毫不客气驳斥了皇帝,皇帝面红耳赤,一脸愧色地退到内室中去了,过一会儿,他平静地问:“玛法,哪一种罪过更大,是吝啬还是淫乐?”“是淫乐。”汤若望毫不犹豫地回答:“尤其对地位高的人更是如此,因为这是一个极坏的榜样,所引起的祸害也大得多,况且这两种罪恶中,淫乐也是最危险的。”汤若望对小皇帝的进谏包括各方面,劝说皇帝不应把太多时间放在游玩上,对臣下的态度不可过分粗暴,甚至涉及仁政君德,颇具中国封建士大夫的味道了。顺治封汤若望“通玄教师”,将官位由太仆寺卿升为太常寺卿,加官通政使,而且谕免汤若望的三拜九叩之礼。顺治和汤若望之间有着君臣、祖孙、朋友、良师、益友的复杂感情。汤若望成了顺治心中不可或缺的另一位亲人。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最后的军礼
3天下兄弟
4烂泥丁香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