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金- 人不可貌相

打印 (被阅读 次)

网图

川普和金胖是迄今为止我个人认为相貌最不体面的国际领袖了,川普的做派和金胖的身材,加上二位的发型,是侵犯了我审美底线的:他们长得不像好人!撇开政治观点和世界和平的立场不提,仅外表而言,如果有任何别的选择,我是绝对不会在选举时投这两位的票的。可是就在昨天,这两位在举世瞩目之下做成了一件他们体面的前任或前辈没能成就的大事-美朝两国领导人首次历史性会晤,一大一小,一西一东的两个敌国;一老一少,一疯一浑的两个敌人,在友好的气氛下握手言和,签订了有助于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世界和平的四点协议。哇塞,人不可貌相哦!

中国人有对别人品头论足的习惯,我也不例外。尽管我们的人民对什么事儿都很主观,唯独对别人的长相是绝对客观的, 我的意思是说不论自己长成啥样都没关系,照样可以“客观”地评价别人。我在这方面是足以代表民族精神的,尽管从小奶奶就教我人不可貌相,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要看他们做的事儿,但是我一直不得要领。爸爸曾告诉我,我四岁的时候说过一句可以把他和我都判死刑的话。那是文革刚刚开始的时候,一次在公共汽车上,穿着军装的爸爸抱着我坐在汽车的最后一排。大概是要攒着话不说留着长大后当老师再说,我小时候非常寡言。可那天不知怎么了,在挤得满满的公交车上我大放厥词:“爸爸,我觉得林副主席长得像坏蛋”。我爸爸后来说,他当时吓得捂住我的嘴巴,眼睛都没敢睁开,没到地方就抱着我下了车,生怕有人把我们送去公安局。那以后很久都不敢带我出门,不知我那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这个故事是林副主席真成了坏蛋以后爸爸告诉我的,我记得我很得意地说:“嘁,要是当时听了我的,国家不是少损失一架飞机!“

长大以后,对人不可貌相这个说法有所理解,澳大利亚人教会我对别人品头论足是件极没有礼貌的事,别人长得怎样,穿成什么样都与你无关。有一次在学校,一个平时打扮非常入时的中年女同事来晚了,她冲进办公室的时候几乎是蓬头垢面,与以往的形象大相径庭。别的老师都关切地问:“ Are you Ok?  只有我张口就说:“今天你的头发看着很糟糕”!记得我话音一落,整个办公室一派静寂,我自知语失,赶紧道歉。等那个老师缓过神儿来,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有礼貌!不要再告诉我英语是你的第二语言哦!”她这样一讲,大家都笑了,我也松了口气,那里每个人都知道“第二语言”是我逃避挨骂的一贯借口。多年以后,我不再随便评价人们的外表,特别是那些与我无关的人。

当老师也是让我学习不以貌取人的一个渠道。做老师的常常会说:这孩子一看就是好孩子,那孩子一看就不怎么聪明。在澳洲,判断学生好坏和聪明与否的标准与我们小时候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有时很难说什么样的孩子是好孩子,或哪种聪明才叫聪明。这里的有些学生,刚见到的时候觉得很调皮,可是接触一段后发现,他们虽然汉语学得不好,可是生性活泼,可能是运动健将,或者有社交天分,或者是艺术天才,各有所长;也有的孩子功课很好,可是自私孤僻,不十分友好。老师的职责不单要教育孩子“扬长”,还要帮助孩子“养短”,所以绝对不能有偏见。

就在我自以为品头论足的毛病有所改进的 时候,网络社交媒体的发达让以貌取人再次成为风气,这下我发现,品头论足还真不是我们中国人的发明,西方媒体毫不逊色。我们澳洲的首位女总理,从上台的第一天起,就被人从头到脚地讽刺,非常佩服这个女人能再这么多吐沫星子中昂着头执政。再看川普,他的发型被漫画成多少不同的物质,希望他和梅兰妮永远不曾看到有些图片。当然,我也希望他们永远看不到或看不懂我对他们的“主观“印象。

其实,对相貌的看法也是可以改变的,不要以貌把人看死。记得出国前我最不喜欢的一种造型是男人留长发,然后扎成马尾。出国后发现这种造型很普遍。一次我在朗塞斯顿读书时走丢了,又赶上下起大雨,我在一个没有行人的山坡上踯躅。一辆小工具车在我身边停下来,下来一个梳着马尾的男人,问我要去哪儿?要不要帮忙?我当时的选择是继续站在雨里等一个相貌可靠的陌生人,或者让这个长发陌生男人送我回家。我选择了后者,事实证明他是个好人,二十年后我还可以坐在这里写博客。。。

通过川普和金胖这两个人昨天的作为,我突然对他们的看法有所改变,觉得那小金胖就像学校里一个调皮“导弹”的机灵鬼,放出导弹吸引那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川普老师的重视,本来川普老师想:小破孩儿,成不了体统!结果有一天,小金胖捣蛋捣到了老师的家门口。老师吓了一跳:不能太小瞧了这小子。虽然别的同事都说:你治不了他的。川普老师想:我还非试试不可了! 一来二去,俩人聊上了,还觉得挺有眼缘,于是签字画押,一个不再“导弹“,另一个答应不找家长,不给处分,学校从此太平!你看,小金胖虽然剃了个傻头,可人还真不傻;都说川普没有领袖的样儿,怎么样?人家就把那协议签了! 人,还真的不可以貌相!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插一句,我们的好色是可以靠看电影过瘾,你们是要色真价实的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说的现实存在的现象,我说的是对女士们的期望,这个期望恐怕要落空,其实女人比男人更好色,只不过隐蔽罢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咱们可以整个谣言出来惑众?哈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生动有趣的文!
说不出来,感觉他俩长得有点儿什么共同之处 :)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那三胖闹不好要被怀疑是老川私生子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macao' 的评论 : 谢谢笑死前没忘留好评,哈哈!欢迎来访
过客手笺 发表评论于
我在想如果把Dear John的一头铿锵黑发移植到我们的川总统头上,他会不会多一些多元化意识。:))
mamacao 发表评论于
笑死我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高!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不认同一叔的这句话"选总统和选老公一个标准"。其实对女孩子来讲选总统更类似于选/找男朋友,特别是人生中的第1,2,3个男朋友,本来就没指望连任、甚至“终身”到底。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面相不由自己说,土豆白菜各有所爱嘛!哈哈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面相很不好的,全是疙疙瘩瘩,:((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哈哈~
唐西 发表评论于
美国总统除了里根之后就是川普了,潇洒,有型有款,有钱有势,有点娇情,但真为美国做事,再给他四年睡白宫。
现在开始流行金三款发型,可忙坏了理发师傅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我确实小看了这二位!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我见不得他说话的样子,那嘴巴...又品头论足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小金胖真出乎我的意料!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roseyue' 的评论 : 你对领导人长相要求不高嘛,没横肉就好,哈!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现在看着顺眼点儿了,哈!
莲盆籽 发表评论于
我是有外貌协会会员证的,来和王妃唱个反调:)

客观评论,川普长得高大周正,金三也五官长得不错,只是矮胖。
朝美前任没会面,和两人长相无关,和核弹有很大关系。

不过,这不是你这篇的要点。人不可貌相,只因看相的人常会受自己的主观意愿影响。这才是你这篇的主题。
写得好!
roseyue 发表评论于
这俩人至少脸上没横肉。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哈哈,还真是人不可以貌相:)
ziqiao123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写的有点儿意思。川普年轻的时候模样还周正,三胖反正是穷横穷横的。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小金胖其实不是那么难看哈,就是胖了点。以貌取人,是中国特殊。记得20多年前去北京的饭店见外宾,那守门的真是以衣取人那,见了那些洋人,一副奴才相,真想踢死那假洋鬼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有油有墨就好,就怕光油不墨。谢谢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逗把子乐!刚起,一会儿去读你今天大作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微风拂面来' 的评论 : 三胖有很大进步,刮目相看!谢谢来访!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观点不全面,至少我们女人还反思,男士们看脸是一贯的,而且不接受教训!哈哈...!谢谢来访!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是,相不能不信不可全信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用你话说“幽一回默”!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嗨,没啥对错啦,其实大家都一样的毛病。洋人好点..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嗨,我也犯过品头论足的毛病,知错就改,以后再也不跟洋人议论人了。不过金川是个奇葩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哈哈,喜欢王妃的趣文儿。
yy56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1

人还是可以貌相的,不是天生的五官,而是言谈举止。不少成功人士都宣称具有半分钟貌相的本领。
firstuncle 发表评论于
其实女人选政治人物更注重外表,至于什么政绩能力都靠边,08和土豆都是例子,结果就是害国。可喜的是楼主和点赞的女网友终于认识到,外貌不可靠!选总统和选老公一个标准,会赚取,会省钱,会保护国家,唯有一条例外:不要计较总统以前的风流事,我说的是以前。
微风拂面来 发表评论于
谁叫你挑了个三胖最不好的发型呢!俺是愈来愈喜欢三胖了,一点儿不输气势。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太欢乐乐、谢谢分享欢乐!!!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哈哈,太油墨了,两个人的发型都可以申请专利!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插科打诨呗,谢谢!
双鱼城 发表评论于
幽默好文!赞!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大名博赞我,有点儿美!谢谢!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超级棒的文章,太喜欢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那个还被我不幸言中,嘿嘿!
另外,我也是刚知道还真有你这茶。非洲的,挺好喝的!谢谢来访!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这俩人站一块儿就是漫画,怎么看都让人严肃不起来,哈哈!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爸爸,我觉得林副主席长得像坏蛋”. You have the talent, 写得幽默:-)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男政治家,更容易成为明星,呵呵呵。。。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谢谢你“匆匆而来”!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此评挺文艺,谢了!看来007先生是要在城中长期卧底了!哈哈~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fz9465' 的评论 : 说得好!谢谢造访!
唐西 发表评论于
从淑女到熟女,然后又从熟女到淑女,可以理解博主的心路历程。
人可貌相,因为相由心生。
yfz9465 发表评论于
相由心生,如何不能貌。只是应当由“心”而貌,不是由“识”而貌。更不能由相异而冒犯。
来也匆匆London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生动!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小油菜丫吧!谢谢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来访留评,一直看你的东西,文采飞扬的博主。问好!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你那篇评书更好,有细节。
Alabama 发表评论于
你,油菜啊!赞一个!
思韵如蓝 发表评论于
太可爱了,喜欢这篇---以貌取人我也还是有点的,不过不是单看五官身材,而是看面相,气质。后者的准确性略高。:)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哈哈,不再“导弹“,王妃有创意! :)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早安,菲儿!坐沙发吃早饭吧!我是三句话不离老本行,老师眼睛看世界!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王妃有才,写得幽默,太好笑了,哈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