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data/radio/album/11/70/1170_120_120.jpg?rand=5793">
总节目 42 总播放 18833 总点赞 36 总评论 2

我说我写单口相声《猫半仙》

2024-05-07 01:04:41 播放 606 评论 0
0:00

我年轻时候写的一个单口本子---那会真年轻啊,现在可没有这等闲情雅致了。





引子:  

今天天气好啊,又到周末了,预备给大家说个传统风格的新编相声。  

 这相声呢,本来是集体创作的群口相声。如今哪,只剩下咱小鹿这个主创可以上场啦。  虽然是群口改单口,单口改说书,不过捧哏逗哏,各种哏一样都不会少了您。其中重要的一个哏呢,就是咱创作team里的一个小伙伴,大名汤姆猫Tomcat801。  

 还带暗号的,洋名叫Tommy!他是怎么加入的团队呢?本来当时没他啥事。他路过,一瞧,俩姑娘在那儿对词写相声呢,立马来凑趣。这位兄台的座右铭是“重在掺和,重在搅和”,就这么着入伙了。最后赞还会把属于他的那个包袱抖开的。 

 嗯,我闻到西湖醋鱼的味儿了,想来这“小伙伴”现在就在附近出没呢。   哪儿呢?哪儿呢?嗯,您别往平地里瞧,也别往四下里看。高点再高点,抬头仰脖子往上瞜瞜!哦,树上啊!可不就在树上正眯眼呢。  

他看不惯咱们郎才配女貌,楞说成是豺狼配虎豹,虎啸带狼嚎。  

可要论上树蹿着,谁能比得过他啊。汤姆猫,汤姆猫,谁上树也比不过猫啊。   咱这是说笑了。  

这汤姆猫先生本尊哪,一看就知道是1960或者1970年代中国出生的理工宅男。整天端着,忒正统,思维有那么点轴。  

那年月政治课应该特别多,人家思想觉悟可比咱这后生辈高。  话说未来某天他海归啦,搞一个高科技公司,自己当CTO。九点钟准时到了办公室,往老板台子前带按摩功能的转椅一坐。   

想起来了,自己下午有个会议发言。把秘书找来了。 

 秘书是个小海归。汤姆猫问,小鹿,我下午那发言稿你给准备妥当了?  秘书小鹿有准备啊,毕恭毕敬地把打印好的清样递过来了。  

汤姆猫飞快地浏览一遍,啪一放,对小鹿说,不行,这可怎么整的?  

小鹿回答,哟,您老都改了一百多遍了(好家伙,10分钟发言,改了一百多遍),昨天下班前您不已经定稿了吗?!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汤姆猫就说了,啊哼,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哪,别看戴着洋博士的方帽子,一口一个yes,right,richtig(德语);可是啊,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真无知!  

不是内容的问题,啊哈,谁让你用微软仿宋体打印来着?  我说的,要用魏碑体,那多高大上啊!拿回去,重新打印。   小鹿退出来了,心里直犯嘀咕。又不是开追悼会致辞,又不是中药店古玩店什么的开业典礼,干嘛用魏碑体?  原来这魏碑字体,是古人专门用来撰写墓志铭或者中药店、古玩店、棺材店什么的堂名匾额的。  放下汤姆猫暂且不表,咱们进入正题,说相声。  

-----------------------------------------------------------  端午节来个接龙   ------------------------   

A: 五月端午太阳酣,京东有个刘家湾。四合小院启嘉轩,老俩口儿庭中裹粽扯闲篇。   老太太说,澄黄泥和着青盐封的麻鸭蛋,上好的馅!   老头儿说,老太太,掏出那溏心儿我来尝个鲜。   可惜他刚把纱罩儿掀,就让猫儿抢了先。   刘大爷一着急,撂下了碧玉嘴儿紫铜锅儿的旱烟,猛一拔腿这就追到了四川.........   

------------------------------------------  

 B大叔: 老头儿一去不复返,老太太一等就半年,茶不思来饭不想, 找了个算命的算了一算,先生掐指卜了一卦, 说:您老这是,伤财惹气赔盘缠 咱这是啊,定场诗一首: 小女孩上来诗一首,李白醉酒诗百篇, 大燕出门把食打,小燕巢里叫连连, 喂了这个喂那个,喂了那个喂这个,,,   ---------------------------------------------  

 小A:   嗨,半路杀出个裙半仙,京油卫嘴他全占,赛过刘宝瑞大师的黄半仙!   囫囵说他来历能唠个九十九天,可还只是到中间。  列位看官,这龙王爷家老六算不算半仙? 

 算! 得了唉,六龙子就在您眼么前,大号学名叫赑屃,改个谐音叫八夏。  为的是,撂地儿撒欢,与众同乐行方便。  

 我听见了,底下有人说这八半仙曾在东洋地界摆个摊,算命打卦二五眼,可没事就能跟银座女优侃大山。 

 我听见了,底下又有人说,算命的?难不成是个瞎子啊? 八夏八夏绝不瞎,瞎了是你小舅子。   

有道是,停舟过渡少开口,江湖内外慎交友。   

暂且别过八半仙,转个圈,继续回说刘大爷五月初五到四川。   

蜀山青青锦江边,赛个龙舟喊翻天。  

春熙翠微美人娇娘全国都拔尖,可刘大爷他,这时七窍仿佛冒了烟!   为啥?饿的!都说是秀色可餐,临事儿了您才知那是哄着呆瓜的鬼话连篇。   紧巴的肠胃,紧巴的盘缠,懵懵懂懂到了街角的苍蝇食馆,学人家叫了一把串串撸着, 把肚皮填。   

列位看官要问了,那刘大爷家的猫呢?别急,咱花开旁枝,这就给您表。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刘大爷瘾头上来只能以茶代烟。走着!  

他来到了成都府的民间媒体中心,龙门茶馆! 龙门阵就摆起在刘大爷的耳朵边。  “吃饭垒尖尖,打架梭边边,格老子,京城里东郊刘家湾的猫搞得漂亮!”   峨眉山上有个菩萨真人叫普贤,西游记里小佛爷,封神榜里作大仙。  菩萨门前打过尖,这刘猫儿修行三万三,也是个仙人班班。 

 ---------------------------------------------------------   [小C,端碗路过]: 这小爷您接着那刘猫儿走着! 

 ----------------------------------------------------------------  

小A:   刘大爷正要听这龙门老客,把他家猫儿的来历说个真切,那边又起了人声闹喧。   这茶馆本就是三教九流,五色人等荟萃地,何况这四川地界甚浓厚的是,袍哥习气!   

话说这成都府有个土豪名廖三,老家川东,本来是个混力巴的苦命棒棒哥。  后来入了帮会 (如今改叫社团了,呵呵),跑船行商,近十年得了陶朱公和赵公明的顾看,小挣下了家业,迁居成都又改了坐商。   

廖三初通文墨,最爱附庸风雅好个脸面。这闹喧就自他而起,今天他又要摆显。  一抱拳,说,“各位贤达,不才我新近又得了唐颜真卿颜太师的八行真书真迹,哪天还请诸位到我新修的小*****赏荷花,尝美酒,赏此素帖。”   座下正有个金陵府白面书生瘦骨仙,祖上也曾管着两淮漕盐,自幼熟读经史子集,更兼诗词曲赋,风花雪月,步入中年,沉迷于金石之学,古董行里把饭辙端。听闻廖三此言,他便一抱拳,道,“兄台高古!虽不能先睹为快,这八行真书倒愿先闻其详。”   

廖三爷本就是爽快又精明的典型川人,如今喝了酽茶正醉茶呢,便朗声说,“只记得有一句,上元中,政在宫壶,乱名改作,始建神尧文武大圣之号,盖非高宗之所获已。”   (廖三爷念的呢,本该是颜真卿《请复七圣谥号状》里的句子:“上元中,政在宫壼,乱名改作,始建神尧文武大圣之号,盖非高宗之所获已。”这个我们后面再表!)   

就说这金陵瘦骨仙乃微微一笑,说,“噢,说起这壶,宫壶咱可不懂,平生见过几把供春老壶,刚才老板娘还托我给她寻一把时大彬。”   廖三爷傲然曰:“啊,原来兄台是下江的行商。可曾读书,家中可有功名?”   

书生想起出门前,家主娘子反复交待,出门在外,要收敛起那恃才傲物的脾气,可又心有不甘(人哪,平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就答曰 “念过私塾,只是一本康熙字典还认不全。  我这里倒有一件高仿的样式玩意请兄台过眼。”   

说着,这书生就从怀里掏出个小巧的紫檀木架子床递于廖三赏玩。“这是明代成化年间成化帝为万贵妃特制的架子床小样。那成化帝比万娘娘年少二十岁,对她却是既行周公之礼,又有孺慕之思。成化年间的斗彩鸡缸杯便是为万贵妃特制,各色母鸡带着小鸡仔的图案,倒也寄托了帝王情思。万贵妃圣眷隆重,又心宽体胖,这架子床便加重了宫壸的用料和人工,与别处不同。”   

这宫壸哪,本来指宫中道路,曲径通幽,一入宫闱深似海,后来就成为后妃典范的代名词,再后来呢又指宫廷家具腰身以下略带拱形的承重部构件。这壸字与壶字就相差一点,还好廖三本性阔大,又没有读过几本书,听不出来这瘦骨仙是在挑他的眼呢。   

可旁边龙门茶馆的老板娘却替那书生捏着一把冷汗。老板娘董胡氏,虽然不是那春秋年间晋国的太史公董狐,可未出阁前也是个喜读书,涉猎文史的闺秀。如今与夫婿一起做这开门的生意,自然懂得“财源茂盛达三江,江湖义气第一桩”的道理。   

再说这四川民间还有个风俗,男子跑社会,妇女爱出头,把个家业撑起。 于是乎,老板娘董胡氏就出来圆场:“来的都是客,两位都是贵客。我们开茶馆的,没事就爱玩个壶,养个茶宠。我这里就有把明人高仿的汉代宫壶请二位掌眼。”   

于是就命丫鬟去取出一盏半尺高的青铜鎏金美人灯。书生仔细瞧观,果然是汉宣帝长信宫中照明计漏的宫灯式样,俗称宫壶,他也明白了老板娘的心意,便就坡下驴,对廖三道:“兄弟行商,入的是打鼓儿行,来到贵地,还请兄台指教。这个仿成化年间的紫檀玩意就赠于兄台作个见面礼。”   

廖三说:“今后有事,找我廖三便是,但说无妨。你既爱明式家具,须知我们这里便是上好的黄花梨出处,船行长江我最熟,日后不妨作对麻将和生意搭子,发财发到海外和你下江。”   

董胡氏松了口气,来到鹤发童颜龙门老客跟前,施施然福了福,还请他接着掰叱那京东刘家猫儿。   

老客润润嗓子,继续接龙。 幺妹老哥莫多言,待咱从头掰起这刘家的猫仙。成都坝子走去南边,南边有座峨眉山。  峨眉山上有座普光寺,开光是东汉晚年间,请的是如来门下大护法,转轮圣王八王子来住院,端的是无垢菩萨,名普贤。  

那时节,黄巾赤眉绿林起,长安一片焦土地。刘猫儿为跑反,一路向西到了峨眉山,且行且饥寒,普光寺门前差点作了个卧倒,好险!  多亏了菩萨的行愿座骑白象哥用长鼻将它卷起,收在菩萨座下,以仙草仙果供养,每日听的都是无上真言。  

两千年弹指一瞬间,刘猫儿实际道行已有了三万三千年。   

期间它下过两次山。   

第一回是唐太宗贞观年间,它的把兄弟白象哥,变作“卧蚕眉,丹凤眼,美人声,匾担牙,鼻似蛟龙。凤目金睛,黄牙粗腿。长鼻银毛,看头似尾。圆额皱眉,身躯磊磊。细声如窈窕佳人,玉面似牛头恶鬼”难堪模样,也就是如今伪娘的鼻祖,往下界与唐三藏大弟子孙悟空和二弟子猪悟能斗法。  普贤菩萨那,早知此去必有不测。所以就嘱咐这刘猫儿悄悄地尾随。  

 果然孙大圣智战三魔这一遭,号称上面有人的三位菩萨座骑都成了手下败将。白象哥不幸被孙悟空用金箍棒挠了鼻子,多亏刘猫儿预先备下仙草,与菩萨合力救护,只留下爱打喷嚏的后遗症。

第二回是宋徽宗年间,刘猫儿在清河县景阳岗收了只非著名老虎作徒弟,教授它本事,意图为它说法,教导它向善。哪知这虎孽业太深,最后竟想先把师父刘猫儿了断,多亏没教它上树的本事,刘猫儿寻了棵通天树,遁回了峨嵋仙山。非著名老虎被山东好汉武松武二郎了断,成了著名的大老虎。  

 --------------------------------------------------   

[D大叔即汤姆猫Tomcat801板凳上起身]:   不对不对,刘猫儿至少还下山了两次。 头一次,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跟着第一波出国潮,刘猫儿坐着飞机也开了洋荤,上了美利坚。在美利坚有刘猫儿的远方表亲,汤姆猫,所以刘猫儿下了飞机就去了汤姆猫家。   

可是汤姆猫的邻居吉瑞鼠不是省油的灯,刘猫儿和汤姆猫,两个合一块儿都玩不过吉瑞鼠。无奈,刘猫儿只得流浪街头,还好被一个叫詹姆斯的年轻人收留。这个詹姆斯是个漫画家,看到刘猫儿品像奇特,顿生灵感,创造出一个漫画猫物曰:Garfield。   

刘猫儿一举成名,在美利坚家喻户晓,走到哪都是一群脑蚕粉跟着要签名,不胜其烦。  

最终,刘猫儿还是决定回老家,上峨眉山再修行。 又修行了三百年,刘猫儿再一次下山,坐的是特快列车(Express)。

新鲜玩意,刘猫儿头回坐,不小心坐过了站,就到了东瀛。在那里,刘猫儿的经历也不是很开心,他还记得几百年前被吉瑞鼠戏耍的那档子事儿,心里本就有阴影,没成想在东瀛,又被老鼠趁他睡觉的时候,咬掉了耳朵,这让刘猫儿产生对老鼠终身的恐惧情绪。

还好,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刘猫儿收集了很多奇妙的东西,放在他胸前的小口袋,比如任意门,竹蜻蜓,等等都是好用的小工具。刘猫儿就坐着时光机,到处旅行,又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一个叫野比大雄的东瀛男孩一起生活,改名曰:Doraemon。

----------------------------------------------------   [小C 忽然于气墙中探头伸手]: 这两只猫我都抱走~~刘猫儿还假姓过一次薛定谔,被科学家牧师开枪打死了……

免责声明:本节目内容为媒体或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城电台(海外电台)的观点、立场以及投资建议。
评论
评论不支持HTML代码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快来发第一条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