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标题:李嘉诚引武帝逼死太子典故 “黄台之瓜”多方解读(图)


2019-08-17 09:49:53 by ukiyo-e

转帖:

首先,我要表明我的政治立场。我反对港独,支持一国两制。坚决抵制一切暴力行为;同时也主张以法律捍卫香港的社会安宁。香港是法制之区,一切行为都需要有法律的依据为支撑。本人谴责一切践踏法制的行为。
可是,如果践踏法制者是政府,那又该如何呢?
保障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的是香港特区《基本法》,是经过中英政府谈判取得协议的国际条约,是得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背书的香港特区法律。同时,也是当时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50年不变的承诺保证。《基本法》的框架早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就已经完成。既然一国两制是中国政府与香港民众之间的协约,就不能再未经得任何一方的同意下,就可以任意更改其既定的法律精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社会制度不变。
港人治港早已成为空话。港澳办、中联办治港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管任何人管制香港,最起码香港人目前能得到《基本法》的保障。可是,如果《基本法》的内容被修改,失去了对原本保障对象的保护作用,那么,《基本法》还是那部原本保障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社会制度不变的《基本法》吗?
2003年,香港特区董建华政府意欲将《基本法》中有关叛国罪、叛国政治团体的第二十三条立法。基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条文中的法律界限模糊,遭到香港各界的共同反对,最后寿终正寝。现在,香港特区政府又向立法会提案《逃犯引度条例》,也同样遭到香港各界的极力反对。本来,在一国的框架下,即使是两制的社会制度,引入有关叛国罪和逃犯引渡的法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理论上来说是应该的。可是,为什么会遭到香港人激烈的反对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某国从中作梗,就能在香港引起巨大的社会对抗浪潮?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凡事都要讲讲因果。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和《逃犯引渡条例》其中最大的影响就是将原本独立于中国法律的香港特区《基本法》与中国全国法律联系到一起。基于香港民众对中国法律的不信任,所以,香港民众反对任何将特区《基本法》与内地法律产生任何联系的立法程序。更何况这类法例的界限模糊,可以让当权者有着极大的发挥践踏法律的空间,试问,香港人能不反对吗?
举例假设,假如《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和《逃犯引渡条例》在香港立法会通过了立法程序,正式在香港实施。
某人和几位朋友经常聊天,又或者在国外的网站发表批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施政,请问,这算不算触犯了叛国哦叛国团体的罪名?如果,人们对这条法律有所顾忌,那么香港现行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新闻自由又如何保障?
某人A君在香港发表了批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言论。如果,A君的亲戚在内地做生意时被以诈骗的名义逮捕,某些程序之后,A君的亲戚在内地供称是受到A君的唆使而犯下的罪名而最终定罪。那么,内地公安就可以以香港的《逃犯引渡条例》要求香港协助调查,最终引渡A君到内地受审。引渡某人可以以任何罪名引渡。
中国政府通过以小圈子内定的香港政府官员,以立法的名义将香港《基本法》与内地法律产生联系。而这类法律是实质改变了《基本法》维持香港50年不变的精神;香港民众之所以对这类法律立法产生了极大反弹,完全是因为对中国法律不信任。
所以,这次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行动造成的社会动荡,其根本原因和责任不在香港人,而是中国政府授意香港特区领导班子践踏一国两制精神的结果。香港人所参与的社会运动,主旨是维护一国两制的法律精神,而不是所谓的颜色革命。在《反送中》的社运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暴力抗法的行为,这也是违反法律的行为,应该予以谴责。但是,不管有没有这类违法行为,始终都不能掩盖香港特区政府意欲改变一国两制精神的事实。无论出现多少这类暴力行为,也都不能将港独等同于《反送中》行动。《反送中》的目的是为了维持香港《基本法》的实质精神,不是搞港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