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惊现:“把持全国最小政权黑社会”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广州中院即将开庭审理争议巨大的颜俭赞等13人涉黑案。

颜俭赞曾任广州市白云区棠景街沙涌北村三社(以下简称三社)社长,一审获刑25年。在这起13人涉黑案中,颜俭赞的亲属就占了9人,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大儿子、两个弟弟、一个弟媳和三个表兄弟。

村经济合作社是一种自治组织性质的社区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沙涌北三社由村委会内设的生产队改组设立,不属于农村基层政权组织。对本案一审认定颜俭赞等人把持基层政权称霸一方,其家人和辩护人均表示很荒唐,认为本案是一起由刑讯逼供、违反程序、非法取证造成的冤假错案。

01 

官方:把持基层政权称霸一方

颜俭赞出生于1966年,兄弟颜俭英、颜俭根分别出生于1968年、1974年,2022年9月5日在白云区公安分局联合白云区纪委监委开展的“BY01专案”中被抓。

2023年9月12日,颜俭赞、颜俭英、颜俭根等13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职务侵占罪,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由白云区检察院向白云区法院提起公诉,仅3天时间就匆匆完成了一审庭审

2023年2月29日,白云区法院一审判决颜俭赞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职务侵占罪,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0万元,罚金1100万元。

除颜俭赞外,该案第二被告人颜俭英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350万元;第三被告人颜俭根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3个月,并处罚金340万元;颜俭英妻子何翠勤获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颜俭赞妻子刘剑意获刑4年,并处罚金75万元;颜俭赞大儿子颜家昌获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

一审判决认定,该组织有组织地实施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职务侵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操纵破坏换届选举、把持控制三社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同时寻求国家工作人员为其提供非法保护,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广州中院。刘虎 摄

02 

把持全国最小政权黑社会?

“在现代文明法治社会,居然以封建连坐制强拼硬凑涉黑人数,这是赤裸裸的‘人数不够,妻儿来凑’。如此荒谬的定罪逻辑,也难怪公诉人在庭审时一言不发。”颜俭赞的家人表示,当年沙涌北村常年被黑恶势力侵占社内物业,社员生活贫困苦不堪言,社员才动员推举颜俭赞担任社长。颜俭赞在位十几年,工作从来合法合规,敢与黑社会对抗,真正为社员谋福利。我们小时候住的是黄泥危楼,连宅基地证都没有,经过颜俭赞历年努力经营,把属于社里的合法物业逐个收回,兴建社员公寓,现在沙涌北再也不是以前的“最穷社”。这一届选举社长颜俭赞准备连任的时候就被抓了。



社员公寓是颜俭赞引以为傲的成绩。刘虎 摄

“我们家所有农村户口(有选举权)的人都进去了。如今社内人心惶惶,明知道颜俭赞的冤屈,但没人敢发声。还有人因为表示支持我们当天就被公司开除。”

颜俭赞的家人称,本案“组织”人员由亲属(颜俭赞及其妻子、儿子、两位兄弟、一位弟媳、三位表兄弟)、三社工作人员(三名财务)和一名工程承包商(李志德)构成,大部分成员年过半百,体弱多病,庭审过程中都需要找医生吃药,甚至还包含两名家庭妇女,却通通被“打包”为黑社会组织。

在一审庭审中,颜俭赞对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有异议,否认其构成犯罪,其辩护人亦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本案多名辩护人均认为本案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四个特征,颜俭赞等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本案由颜氏三兄弟及其亲属之间的家族生意所引发,13名被告人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颜俭赞一审辩护人李正春辩护意见认为,三社不属于农村基层政权组织,不符合非法控制特征要求的最低影响范围,指控颜俭赞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不符合中央对此类案件的政策精神和最高法院对“涉黑案件必须做到打准打实”的政策和规定,本案不应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指控颜俭赞的其他具体犯罪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存在当时已经妥善调解处理或超过追诉时效等情形,均不应采纳。

颜俭英的一审辩护人黄艺威认为,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来看,本案不存在涉黑组织。

关于组织特征。本案被指控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人数有限,且其中绝大部分存在族亲关系或工作关联,人员类型单一。案涉组织既没有较为明确的层级划分、职责分工,也没有组织纪律、活动规约。

关于经济特征。本案中经济利益均归属于个人,并无证据证明颜俭赞将该经济利益用于支持违法犯罪活动,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亦不存在公诉机关指控的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关于行为特征。本案体现暴力性的违法犯罪活动极为有限,案涉违法犯罪活动的基本手段不是暴力,而是职权。

关于危害特征。案涉组织影响范围有限,并未严重危害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并未对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威慑。“颜俭赞并未能够控制三社。”

03 

多起指控超过追诉时效被指“凑案”

多名辩护人认为,该案多项指控已经超过追诉时效,有为拔高成黑社会“凑案”之嫌。

比如被作为该组织“强势地位确立标志性事件”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一审判决认定:2000年12月,颜俭赞为树立其个人权威、维护家族颜面,纠集颜俭英、颜俭根、江志、江永忠、江志辉等三十余人进入广丰小学,殴打校内教职员工、损毁课室和设施,严重扰乱和破坏教学秩序。



昔日的广丰小学所在地。刘虎 摄

“此事件指控犯罪的证据,充斥着大量的道听途说或个人主观猜测。”

颜俭赞的家人称,事件因江永忠儿子在校被打而起,颜俭赞、颜俭英、颜俭根、颜家昌、刘剑意、何翠勤均未参与此事,均在事后才得知。在证据层面看,在广丰小学事件中,有8人承认当天上午或下午在广丰小学现场,只有江志辉的供述指认颜俭英下午参与了打砸,属于典型的孤证,且江志辉的同步录像和当庭供述相互矛盾,一审法院却以此认定颜俭英构成犯罪。

颜俭赞一审辩护人李正春和金鑫辩称,因本案被告人江永忠之子遭受校园欺凌而引发的亲朋之间维权的广丰小学事件,无法查明参与人数以及参与者,无证据证明本案已经构成了“导致教学无法进行,并造成严重损失”的法定追诉标准,相关人员均不应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追诉;被害人所受伤害时间久远,三名被害人的《伤情鉴定书》均存在适用鉴定标准错误的问题,文证审查意见适用标准错误,程序不合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颜俭赞没有犯罪动机,且没有证据证明本案由其组织策划,指控其主导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已超过追诉时效,颜俭赞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除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外,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等亦存在已经超过追诉时效的问题,有的早已在警方主持下达成和解,也被翻出来重新指控、定罪。

比如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决认定,2010年7月13日,颜俭根因停车收费问题与收费员陈某发生争执后,伙同江志辉殴打陈某。颜俭根拳击陈某眼部致其右眼受伤,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其后,颜俭赞进行斡旋处理,颜俭根与陈某在派出所签订协议,支付5万元调解了事,颜俭根、江志辉均未被追究法律责任。

“颜俭赞对颜俭根打人之事并不知情,事后其母指示其为弟弟斡旋处理并不违法。”颜俭赞的两位辩护人认为,本案被指控实施故意伤害的行为人是颜俭根,是其个人行为,不是组织行为,并非受颜俭赞指使。颜俭赞是事后应母亲的要求,基于兄弟关系前往派出所协助进行调解。双方当事人在派出所的依法调解下,达成了赔付5万元的和解协议,颜俭赞只是陪同参与,而且没有支付赔偿费用,该费用由颜俭根自行承担,并非来源于所谓的黑社会组织。本案适用鉴定标准有误,陈军不构成轻伤二级,且该指控已超过追诉时效,故颜俭赞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关于追诉时效问题,一审法院认为,13名被告人在本案早期犯罪的追诉期限以内又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其他犯罪,故犯罪追诉的期限应从犯后罪之日起计算。各辩护人就此提出的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信。

04 

被广州副市长慰问的猪肉市场“黑社会”

本案一审判决认定颜俭赞等人犯强迫交易罪,与颜氏三兄弟的家族猪肉生意有关。

一审判决认定,2002年开始,广州市政府取消生猪总肉批发对口供应,施行“代宰制”。在政府明令禁止肉品配送商不得强迫肉品零售业户接收总肉批发的情况下,颜俭赞指使其兄弟颜俭英、颜俭根,和其妻嫂刘剑意、何翠勤,其表兄江志以及其他市场工作人员等,以不接受条件就不准在沙涌北综合市场、嘉景新街市场开档经营相威胁,逼迫市场内的猪肉档档主在开档日必须从其家族经营的企业处购进一头或者半头规定数量的生猪总肉,直至2019年颜俭赞注销企业并退出猪肉生意,所得利润由颜俭赞、颜俭英、颜俭根三家平分。



沙涌北综合市场。刘虎 摄

“当年我们拼了性命配合政府推行放心肉计划,现在却变成了黑社会强迫交易!”颜俭赞的家人称,改革开放之初,颜氏三兄弟在沙涌北村口农贸集市经营猪肉零售,约至1982年成立了屠宰场,将猪肉批发到中国大酒店、白天鹅宾馆、花园酒店等广州各大酒店,客户还包括广州市公安局食堂等。约至1994年,广州市政府开始推行“放心肉”计划,颜氏三兄弟的屠宰场大力配合,成为“放心肉”供应商之一。1997年,颜俭英因在市场严格执行政府政策被一肉贩捅伤,当场腹破肠出,经过3个小时的抢救才度过危险期。时任副市长王守初了解情况后到医院探望慰问颜俭英,代表政府送慰问金,鼓励其继续协力推行“放心肉”计划,曾被多家媒体报道。



1997年10月,颜俭英被刺伤后,《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等的报道。受访者提供

颜俭赞的家人称,颜氏三兄弟接管沙涌北市场期间,的确曾经口头规定肉贩采购其屠宰场批发的猪肉,但在签合同前就已经说明,若肉贩反悔随时可以撤走,只是不退押金。这是事先告知的,并不是事后强加的条件。“在面对争议时,三兄弟从来都是协商解决,并多次调整供货价格,以达到双方继续合作的目的,从未使用暴力。如果是黑社会,怎么会降价,又何须协商?”

颜俭赞的辩护人认为,指控颜俭赞等人构成强迫交易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已超过追诉时效。

05 

幌子式抓捕和刑讯逼供,法官“睁眼瞎”

多名被告人的辩护人和家人认为,本案侦查过程中存在大量程序违法、非法取证、刑讯逼供等行为,所取得的相关证据应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颜俭赞的家人称,2022年9月5日,白云区公安分局以20多年前破坏生产经营为由,对十几人进行抓捕,可是侦查人员此后却压根没有就破坏生产经营罪展开任何调查。当时白云区并无新增疫情,更不是风险地区,侦查人员却公然违反刑诉法,以疫情为借口,将各被告人关押在多个派出所,逾期羁押十三天,本案所有有罪供述均在这个阶段以令人不齿的刑讯逼供方式取得。







一名辩护人称,13位涉案人员分别被违法关押在白云公安分局、同和派出所、鹤龙派出所、黄石派出所、永平派出所、神山派出所长达十多天。刘虎 摄

“据不完全统计,提交审查的讯问笔录中出现了多达58次威胁、欺骗、辱骂、用亲属安全相威胁等非法取证行为。”颜俭赞的家人称,侦查人员在依旧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甚至采取篡改口供内容逼迫被告人签字等手段。侦查人员还非常巧合地连续出现了12次“工作失误”,导致8名被告人的二十多次讯问录像“丢失”,至今仍未看到。

颜俭赞在其反映材料中称,在派出所关押期间,侦查人员对其连续进行疲劳审讯,不间断地违规使用戒具并进行人格侮辱及人身攻击。

一审庭审中,颜俭赞表示,侦查人员以其母亲等亲人的安全相威胁,以释放其妻子为诱饵进行非法取证。侦查人员还让颜俭赞目睹其妻子刘剑意在派出所对门的审讯室里像一条狗一样蜷缩在讯问室地上无法睡觉,趴在角落里发出凄惨的叫声,颜俭赞才被迫在提前编排的有罪笔录上签字。多名被告人亦当庭表示,本案侦查期间曾遭到威胁和疲劳审讯。

刘剑意在被羁押之前需要每天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但是羁押在派出所期间,每天从早上10点开始讯问,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两三点。讯问结束后,派出所外面还一直在放音乐,她根本无法入睡,而且她就睡在审讯室的地上,上面仅铺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盖的是发臭的被子。审讯期间,侦查人员还对她进行辱骂威胁。

何翠勤因受不了刑讯逼供,几次突发心脏病。2022年9月10日,何翠勤在派出所再次突发心脏病,倒地不起。在120急救时,侦查人员非但不协助救助,反而用手机录制何翠勤的急救视频,用于威胁其丈夫颜俭英和其他被告人。

颜俭根因为无法忍受被多个手铐固定身体,且不让休息导致其产生幻觉,在讯问同步录音录像中数次高呼“救命”,并多次用头撞手铐。由于长时间被手铐固定,时隔一年开庭时,颜俭根手上仍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因为长时间的疲劳审讯加上手被固定,江永忠也曾出现撞击手铐的自残行为,甚至产生轻生的想法。”

颜俭赞的家人称,在一审庭审中,颜俭赞、颜俭根、颜俭英等人陈述了羁押期间遭受的刑讯逼供细节,并展示了刑讯逼供留下的伤痕,辩护人也提交了大量相关证据,但均被法官冷漠无视。

对多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排除非法取得的证据申请,一审判决认定这些证据全部合法,“本案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不存在需要作为非法证据排除的情形。”

颜俭赞家属表示:“动用如此大范围的刑讯逼供,也就逼出来这么点所谓‘证据’。颜俭赞在位十多年,如果真的是黑社会,早就是村长了。”

颜俭赞的家人发布于公众号的文章内容显示,颜俭赞于2021年的三社选举过程中,被街道某书记传唤到街道办公室,进门时某书记命属下搜身没收颜俭赞的两台手机,然后以威胁口吻警告颜俭赞:“你如果敢参选,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此外,三社的“牛社”地块,颜俭赞主张开发,建成后作为三社经济收入之一,利益社员。而某前任村领导则主张出售此地。二人因此地意见不合而结怨,并为颜俭赞带来灾祸。



“惹祸”的土地。刘虎 摄

“颜俭赞夫妇把三个儿子均送去参军,为保家卫国做贡献。万万没想到,他俩和大儿子却被打成黑社会!”三社一位村民说,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西温哥华 发表评论于
小黑社会见到黑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hkzs 发表评论于
楼下说得对。
fengqingyun 发表评论于
他与黑社会对抗很容易就变成黑社会
这个不奇怪
黑社会也不是只知道打砸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