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AI竞争打到中东 海湾国家两边通吃?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继美中两国之后,沙特阿拉伯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这两个中东产油国出人意料地正在成为人工智能(AI)发展的下一个世界枢纽。在美国和西方试图阻止中国获得西方有关AI和芯片技术上的背景下,这两个海湾国家一方面表态追随美国,同时继续希望保持和北京的经济和科技联系。随着美中竞争愈演愈烈,它们能够两边通吃吗?

阿联酋:既要与美国AI“联姻”,又要与北京合作

《金融时报》6月4日援引阿联酋人工智能、数字经济和远程工作部部长奥马尔·苏丹·奥拉玛(Omar Sultan Al Olama)的话说,阿联酋寻求与美国在AI技术方面的“联姻”。

他特别指出,美国微软公司最近与阿联酋科技集团G42广受瞩目的人工智能合作协议。根据这一协议,微软向G42注资15亿美元,授权后者使用这家美国AI技术巨头的云计算服务,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G42必须摆脱对中国的技术设备的依赖,从系统中拆除中国华为的设备。

G42被视为阿联酋推进人工智能战略的核心,公司背后有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的支持。

奥拉玛说,人们将从G42与微软、阿联酋与美国之间的AI“联姻”看到成果。他说,在最前沿技术,阿联酋“需要与美国参与者进行协调,并且需要向美国提供保证”。

不过,阿联酋在依照美国标准、安全使用AI的“保证”立场可能并不坚定。这名该国首任主管AI事务的部长曾在今年早些曾表示,阿联酋无法在美中之间选边站。奥拉玛在今年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对媒体表示,“我们无法绝对地选边站队。”

阿联酋官员反复表态,在人工智能方面与西方更为一致。G42公司的的首席产品和全球合作官塔拉勒•阿尔凯西(Talal Alkaissi)也表示,该公司正在“全力发展与美国的关系”。

不过,指望该国完全站在美国一边可能并不现实。阿联酋与美国在海湾地区建立了军事战略联盟,但同时与中国保持着重要的经济联系。

华盛顿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数据创新中心总监霍丹·奥马尔(Hodan Omaar)对美国之音说:“我们不应该基于(微软与G42的)协议,就假设阿联酋会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中国方面对与阿联酋等海湾地区国家扩展AI领域有着浓厚的兴趣。阿联酋总统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本·阿勒纳哈扬(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5月29日至31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谈及了许多科技议题。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引述,习近平强调,中方愿同阿联酋“拓展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数字经济、新能源等高技术领域合作”。

具有中国背景的人士在阿联酋的科技业占有居住轻重的地位。G42公司管理层包括多名华人,包括首席执行官肖鹏、G42旗下生物医药公司Hayat Biotech的首席执行官丛宏斌等。

G42与中国企业也有许多业务往来,在上海设有基金办事处,招募了华人管理人员为其网罗具备技术实力的AI公司。

沙特:如果美国要求,沙特会选美国?

另一个海湾地区强国沙特阿拉伯也选择了与阿联酋类似的经济转型轨迹,意图将AI和新能源为代表的前沿科技作为这一传统石油大国下一阶段的发展重点。

为打造该国在科技领域的制造能力,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PIF)今年2月成立了全资子公司“Alat埃耐特”,专门负责半导体、智能设备、智能基础设施等产业的招商引资,资产管理规模超1000亿美元。

Alat埃耐特首席执行官阿米特·米达(Amit Midha,中文名闵毅达)5月8日在米尔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在洛杉矶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在接受彭博社电视节目采访时、在谈到半导体和AI时说:“美国是头号市场,美国是头号伙伴。我希望我们可以更深入地结为伙伴。”

他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从美方得到的要求是“将制造业和供应链完全分开,但如果与中国的合作关系成为美国的问题,我们将会撤资。”

但是,Alat埃耐特公司同时与中国科技公司进行广泛合作,与中国科技“脱钩”恐怕并非易事。

该公司5月29日发布公告说,与中国联想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和20亿美元的债券认购协议。通过这一战略合作,联想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建立新的中东和非洲市场地区总部,并计划新建一个主攻个人电脑与服务器的制造基地。

该公司也不惧与被美国制裁的中国科技企业进行广泛合作。今年2月20日,中国大华股份与Alat埃耐特宣布进行战略合作,共同成立总投资额约为2亿美元的合资公司,为沙特打造“先进的全球智能制造中心”,推进在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慧建筑、智慧教育等城市基础设施领域的发展合作。

中国大华公司的“智能”技术已经被美国政府认定为帮助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监控、侵犯人权的帮凶。2019年10月,大华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管制黑名单。美国政府随后出于国家安全担忧,禁止政府采购大华设备。2022年,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宣布,禁止大华等五家中国公司的电信产品和视频监控设备的进口和销售。

美中AI芯片竞争逐鹿海湾

美国科技界对与海湾地区合作的态度近年来发生逆转。

美国硅谷科技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公司曾经一度回避中东的资金,原因是对侵犯人权的担忧。《华盛顿邮报》说,该地区与中国的关系,以及硅谷对这些石油国家曾经被视为有利可图但不成熟的投资项目感到蔑视,这些投资被视为“傻钱”。

沙特异议人士、《华盛顿邮报》前撰稿人、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2018年被与沙特王储有关联的特工人员杀害后,美国科技投资者更加回避来自中东地区的资金。但人工智能产业近年来的迅速发展,所需的巨额投资(包括对半导体芯片和能源的需求)导致许多硅谷企业家重返中东“淘金”。

OpenAI的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试图独立打造支撑AI发展的芯片制造中心,于今年年初多次到访阿联酋,与包括谢赫·塔农·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Tahnoun bin Zayed Al Nahyan)在内的阿联酋权贵进行接触。

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的AI公司“xAI”今年5月的融资过程获得了沙特王子瓦利德·本·塔拉勒(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和沙特王国控股公司(Kingdom Holdings)的投资。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战略科技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人权仍然是一个问题,但目前似乎退居到次要位置了。”

与此同时,同时与中国和美国进行合作,可以弥补海湾国家在技术和人才方面的欠缺之处。

华盛顿智库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战略技术与网络安全项目总监穆罕默德·苏莱曼(Mohammed Soliman)对美国之音说:“尽管这一地区拥有大量的财富资源和明确的战略愿景,但它面临着本土人工智能人才和知识产权短缺等挑战。”

阿联酋于2019年开设了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人工智能大学,这是世界上第一所专门从事人工智能的大学。大学里大多数是外籍人士。该校教务长蒂姆·鲍德温(Tim Baldwin)对《金融时报》表示,尽管该校五分之一的研究生来自阿联酋,但22.5%来自中国。

美国政府检视AI芯片出口中东

海湾地区国家在发展AI的同时,芯片成了美中在这一地区地缘政治博弈的关键节点。“在中美技术竞争激烈的时代,获得高端芯片至关重要。” 中东研究所的苏莱曼说。

据彭博社5月30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已延迟向英伟达(Nvidia)和超微半导体(AMD)等芯片制造商发放AI加速器芯片运往中东的许可证,并对对该地区的人工智能发展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知情人士说,由于阿联酋和沙特希望进口大量用于AI数据中心的芯片,官员们特别关注与此相关的批量销售,担心中国躲过美国制裁、利用与这一地区的合作获取发展AI的技术能力。

分析说,美国试图在世界各地抗阻中国发展先进AI和芯片技术的能力,海湾国家深谙美华盛顿的这一担忧,都在试图在两国竞争版图上谨慎游走,占取两边各有的技术和人才资源。

苏莱曼说:“与这两个超级大国都保持牢固的关系需要采取微妙的平衡行动,但这是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为最大限度地提高其技术和经济利益,同时降低地缘政治风险而采取的精心策划的战略。”

他说,美国十分担心AI技术从中东流向中国。“作为回应,美国正在加强出口管制和外交努力,以确保关键技术得到保护,并确保有关人工智能的全球规范符合美国利益。”

另一方面,尽管阿联酋和沙特与中国科技合作紧密,美国暂时不会对其中东盟友采取过激的惩罚措施。

“美国不想疏远沙特和阿联酋,所以只会表达不满和游说,但不会过于强硬。”CSIS的刘易斯对美国之音说。

他说,美国目前在AI芯片对海湾地区的出口方面的延缓可能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表态。

“这两个国家都足够精明,不会越过美国在技术转让方面的任何红线。我们会看到,如果它们无法获得先进的人工智能芯片,是否会作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