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不好看没资格一起玩?“卡颜值”“卡学历”聚会引争议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高学历aa制火锅交友,限211学历且单身。” “我们的活动仅限211、985毕业生,海外qs排名前100名校毕业的帅哥美女参加,不符合条件者勿扰。”

近日,各大城市的年轻人团体中悄然出现了一种陌生男女新型社交“高端局”,活动内容丰富,包含读书会、研讨会、轰趴、露营等等,想要参加需“颜值尚可”,还得是名校毕业证傍身的“学霸”。按流程首先需要给组局者发送自己的照片,在“颜值”检验合格后,现场还需查看学信网证明才能进入场地,可谓是机场安检级别的筛查。


卡颜值卡学历聚会邀约 图源:社交平台

“长得不好看学历不高没资格和他们一起玩呗?”“这种加重阶级固化的社交方式不应该被监管吗?”

随着越来越多组局者在社交平台发出邀约,广大网友不满的声音愈发激烈。对此组局者怎么看待?参与者感受如何?在专家看来这种现象是否合理?

组局者:

只为提供优质社交

不认为对任何人有恶意

“本周六私人会所轰趴局报名的速度啦。参与人员有清北、常青藤等名校毕业生、ucl帅哥、北大科研小姐姐等等,限定人数10男10女。”

作为“高颜值高学历”专业组局者,12月9日,博主“趣玩北京”在小红书上更新了本周最新的活动邀请函,广邀北京本地“高质量男女”参加。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介绍,今年9月开始在小红书上发帖组织名校聚会活动,到现在已在北京本地成功组织了500多场线下活动,拥有3000多个成员,每次活动反响都很好,大家玩得都很开心,现在固定每周10场左右的活动。



卡颜值卡学历聚会邀约 图源:社交平台

谈及组局的初衷,该博主表示自己也是海外知名院校毕业,回国后参加了几场校友会后感觉普遍商业化严重,人员素质层次不齐且大家年龄差距大很难聊到一起。同时他注意到现在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只局限于两点一线的生活圈,苦于社交壁垒没有办法认识到新朋友,而大多数人都有想要拓展社交圈认识人脉的需求。

“所以我们的目的是提供高质量的社交圈,拒绝无效社交。”该博主介绍,目前组织的成员里有中科院研究博士、清北老师、 ucl和牛津金融博士、北科大知名ceo、中传著名主持人、人大副高等等。成员的年龄基本上是90后为主,也会有10%的80后,活动主要以体育运动、社交派对、轰趴、露营等活动帮助大家快速交友、丰富人脉资源。

“参与活动的门槛是211、985或国内同等级的毕业生、海外qs前150名校毕业生、各个领域知名大佬,我们事先会经过严格的审核,颜值方面因为无法量化所以卡得不算严,五官端正无硬伤、举止得体即可。”



卡颜值卡学历聚会邀约 图源:社交平台

对于网友们“阶级固化”的评价,博主表示不赞同该观点。“现在相亲都会看对方颜值、学历,尤其自己本身条件也不错,大家交友自然也会考虑这些因素,想结识其他优秀同时有共同话题的人,我不认为这种社交方式对任何人存在恶意。”

同时他补充自己时常会组织圆桌论坛、研讨会、读书会,让各行各业优秀人才聚一起思想碰撞、互相学习。“大家的反响都很好,除了线下娱乐,还有人借此平台邀请同领域的人与自己一起完成sci学术论文、讨论科研上的难题,金融领域的人也经常在群里探讨时事新闻,这是一种良好的资源整合,学历更低的人也跟他们聊不到一起。”



卡学历聚会成员群里进行学术探讨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该博主表示,自己的收费也很合理,一般的轰趴、桌游、读书会等人均消费不到200元钱,丰富了生活的同时还有机会结识到各行各业优秀的朋友,性价比算是非常高了。

参与者:

能认识到更多人

但是有被“物化”的感觉

“在今年夏天,有朋友发朋友圈吐槽拼卡信息越来越复杂,也是我第一次听说‘卡颜卡学历’社交。”今年23岁的娇娇自述身边也有朋友接触过这类社交聚会。“我也看到有组织者在朋友圈吐槽,说那些“长得不好看的”“用廉价化妆品的”就不要来卡颜局了,也了解到一些人为了进卡颜局,会给主办人好处,希望获取到这个资格。”

由于受朋友邀约娇娇曾参加过一次“卡颜局”,她直言:“确实能认识到新朋友,但是在这样的社交里,‘颜值’和‘学历’成为了一种流通货币,那么制定规则的人就有了掌握他人判断他人的特权,我感觉像是‘被物化’了,一点也没有闲暇娱乐的轻松和交到好朋友的快乐。”

自从给自己带来不好的感受后,娇娇便拒绝再参加此类社交活动,看到身边越来越多人发朋友圈组局,她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卡颜’‘卡学历’局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拓宽人脉,但是年轻人希望被别人定义、被评价、被标签化的这种趋势不太好,而且我觉得,当下的社交环境,其实会令绝大多数人失去社交权利,毕竟好看的、学历高的,都是少数。”

专家:

将年轻人置于互相比较的状态

不利于形成开放包容的价值观

在专家看来,“卡颜值卡学历”社交出现应当如何被看待?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心理?可能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带着这样的问题,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教师胡鹏辉。


胡鹏辉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际上‘设门槛’的社交从古至今就一直存在,只是在当代环境里,这种社交的‘功利性’和‘有用性’被凸显得更加明显了。”在采访中,胡鹏辉多次提及“社交功利性”一词,“就像前段时间比较火的‘寻找搭子”一样,它是以自我需求为中心去寻求匹配,在主观上看来就是需要一个和自己经济条件、社会地位、个人喜好具有同质性的人,年轻人把自己的需求更赤裸地表达出来,是当代人追求个体化和个性化的特征。”

而这种“功利性”在“卡颜值卡学历”聚会中显得尤为明显,对于它本质的“好坏”,胡鹏辉不予定性,他认为在这类聚会中的社交都是带着‘因为它们和我是同一层次的,所以和他们交往我能获得有效的信息和资源’,抱着交往收益最大化的预期而来,如果在这样的社交中成员们能获得幸福感或者实现优质资源整合,这类社交组局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但对于上述组局者提到的“提供优质社交”,胡鹏辉明确表示了反对,在他看来真正的“优质社交”首先应当顺应国家所倡导的开放、包容、和平、向上、理性、自信的社会心态。“尤其是年轻人要自尊自信,这个是国家大力倡导的一种社会心态,而越来越多‘卡颜值卡学历’聚会的出现,把年轻人置于了一个互相比较的状态,在不断遭遇被卡的过程中,其实把他们置于了一个相对弱势群体,让他们逐渐丧失了自尊心和自信心,这是应当注意的恶性影响,有悖于我们的主流价值观。”

而对于那些成功入局的“优质青年”们,此类聚会对他们的消极影响一样存在。胡鹏辉表示,比如高颜值的精英聚在一起玩,形成一个封闭的小圈子,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他们在不断互动的过程中,容易逐步形成观点和情感的极化。

“他们会潜意识认为‘我们这个圈是最好的最优秀的,我们圈子以外的人和声音我们都看不上’,完全把自己与多元化的社会隔绝开,所以这样的群体实际也不利于社会提倡的开放包容。”他谈道。

对于网友所担心的“卡颜值卡学历是否会形成阶级固化,该种社交方式是否应当被监管”的问题,在胡鹏辉看来这只是一群人“小范围的狂欢”,而不是社会阶层流动被大规模地禁止,所以网友对于‘阶层固化’的担忧是不存在的。

尽管对于“卡颜值卡学历”社交方式存在一定程度的不赞成,胡鹏辉认为社会在进步,也应当给予个体更多包容和自由发展的空间。

“但是如何引导年轻人形成自尊自信、开放包容的价值观,同时又不妨碍他们个体自由社交,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