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大选:“唯一女将”黑利击败川普拜登“两老”的剧本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2月6日晚,第四场共和党总统初选辩论在阿拉巴马州举行,人们将焦点放在台上的其馀三位候选人如何应对近来民望急升、得到共和党传统金主力挺的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Nikki Haley)。一如以往,在全国共和党选民中以近六成支持度大幅抛离对手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并没有出席辩论。

艾奥瓦州(Iowa)的第一场初选距今不足一个半月,以往从来没有民调领先幅度如此巨大的候选人最终落败的记录。美国内外的舆论早就假设了2024年的总统大选将会是特朗普和拜登(Joe Biden)的複赛。人们不禁纳闷:这几个共和党初选候选人到底还在争些什么?

  为何还要选?

经过前三次辩论较为特出的表现之后,曾任初选第三州南卡罗莱纳(South Carolina)州长的黑利,明显跑出,在全国民调上直追年初支持度曾高见三成五、如今只跌回13%左右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

近日,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传统金主,如科赫兄弟(Koch Brothers)旗下的政治组织,都纷纷倒向黑利,甚至连倾向支持民主党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行政总裁戴蒙(Jamie Dimon)也呼吁自由派金主们支持黑利去试图尽最后努力拉倒特朗普。

某程度上,黑利和德桑蒂斯才是台上真正要跟特朗普争取共和党初选提名的人物,另外两位都在以各自的方式“陪跑”。印度裔的生物科技亿万富豪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从来也是以“特朗普第二”自居,对特朗普毫无批评,在这次辩论中更声言2021年1月6日的国会暴乱是政府内部的阴谋--分析普遍认为,拉马斯瓦米正在努力“自荐”为特朗普的副总统人选,又或者是想博取特朗普未来内阁的一官半职。

在台上公开嘲讽其他候选人辩论了“17分钟”也未提特朗普的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蒂斯(Chris Christie),则逆党内大势而走,以“唯一反特”候选人自居,尽力将人们的注意力拉回他对特朗普的批评上面。不过,参选五个月来,反特路线并未能杀出一条血路。克里蒂斯全力投资第二个初选州新罕布什尔(New Hampshire)的努力也未见成果,两个月前在该州的民调中已被黑利追过。


在这次辩论中,当黑利饱受拉马斯瓦米和德桑蒂斯攻击她与资本家过从甚密、得民主党金主支持、保守立场不够红之际,克里蒂斯甚至在台上为黑利辩护起来。由此可见,克里蒂斯的退选只是个时间问题。

  击败特朗普的“明策”与“暗方”

黑利和德桑蒂斯并非不知道他们支持度大大落后特朗普。他们赌的是自己能在来年1月、2月前期初选州份中取得惊人表现,甚至击败特朗普,从而刺穿特朗普的“不败神话”,凝聚政治动力,迫退其他不是特朗普的候选人,再在其后的初选中试图推倒特朗普--特别是在16个州一同举行初选的3月5日“超级星期二”(Super Tuesday)。此为他们的明策。

黑利和德桑蒂斯二人还有一道暗方,那就是赌特朗普在健康上遭遇不测。毕竟特朗普如今年届77岁,只比拜登年轻四岁,而且,近来特朗普也出现多次口误,例如将匈牙利和土耳其的领袖身份调转、把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说成奥巴马(Barack Obama)、搞错演说期间的集会地点等等。如果特朗普健康出了问题而不能继续选举,两人就可凭“次选”地位补上。

在明策上,黑利的潜力明显比德桑蒂斯为佳。初选首州艾奥瓦,可算是德桑蒂斯的政治投资所在,除了金钱投入,他自己更亲身走遍该州的每一个县。然而,黑利如今在该州民望上己同德桑蒂斯平分秋色,两人各自都在17%至19%的水平。值得留意的是,特朗普本人也只在46%左右的水平,可见如果非特朗普支持者整合起来,并非没有在艾奥瓦击败特朗普的可能。

不过,在黑利和德桑蒂斯之间无人愿退的背景之下,两人所争的就是谁能够排在特朗普之后,而且还是以较高比例的得票排在特朗普之后。

  黑利为何看高一线?

两人的差别在于,德桑蒂斯孤注一掷艾奥瓦,而黑利则同时分散投资到初选第二州新罕布什尔。如今,黑利在该州支持度接近20%,克里蒂斯则有稍多于10%,而德桑蒂斯只在单位数。如果黑利在艾奥瓦累积足够动力,并非没有可能在新罕布什尔吸纳(已退选的)克里蒂斯选票和德桑蒂斯选票,对特朗普构成有力的挑战。

相较之下,如果德桑蒂斯在艾奥瓦败阵,他很可能就不得不面对退选的选择。德桑蒂斯的唯一优势则只在暗方,因为他是较多特朗普支持者的次选,如果特朗普真的遇上不测,这对德桑蒂斯更为有利--但这种暗方成事在天,机会渺茫。

对黑利更有利的是,初选第三州南卡罗莱纳是她曾经担任州长的“老家”。她在此州的支持度暂时以20%对50%的比例落后于特朗普。但如果黑利能在艾奥瓦或新罕布什尔州营造出“特朗普不是必胜”的观感,过去曾胜得南卡罗莱纳全州投票的黑利,在此还有一个击败特朗普的机会。

如果在早期的初选州份,黑利虽然落后,却能在其他候选人退出之时逐步追贴特朗普,3月5日的超级星期二将会是她的“大考”。通常,经过超级星期二之后,初选胜负分明,落后者要翻身的机会就不大了。但如果黑利能捱过超级星期二而依然有望挑战特朗普的话,要担心的大概是特朗普本人。


在超级星期二的前一天,特朗普的华盛顿特区国会叛乱案件将会开审,其他官司也将密集上演。特朗普不得不考虑到自己败选后锒铛入狱的可能。这不限于他输掉共和党初选的可能,还有在大选中败给拜登的可能--如果他连自己的前下属黑利都不能明确无误的击败,他真的能压倒拜登吗?

相较而言,关键摇摆州的民调清楚显示,黑利不只领先拜登,其领先幅度还远远高于特朗普。黑利曾言,如果她当选总统,将倾向为特朗普提供特赦。以特赦承诺交换特朗普退选,可算是一个意料之中的政治交易--特别是,共和党人都知道特朗普是唯一可能败于拜登之手的共和党人,而如果由黑利对付拜登,共和党几乎是未选先赢。

  拜登为了黑利而退选?

眼见黑利的潜在挑战,在党内几乎完全没有挑战的拜登,近日也开始放风暗示自己仍有“退位让贤”的可能。12月5日,拜登表明,“如果不是特朗普参选,我不确定我会参选。”12月6日,他更进一步称,“我不是唯一一个能击败特朗普的人,但我将会击败他。”这些表态都在暗示,随着共和党总统初选的形势演变,拜登依然有可能退选。

虽然此刻多个州份的初选登记期限已满,但程序上选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的却是本年8月中民主党党大会上的党代表,而党代表们并不必然要跟从初选结果行事。因此,理论上,拜登依然有在党大会前退选,再呼吁党代表支持他属意的人选的可能。

如果黑利真的能拉倒特朗普,共和党的工作将会变成如何让拜登不要退选,特别是採取舆论攻势来说服民主党人若然拜登退选将出现“群雄并起”的选前大乱。

从今日看来,2024年拜登对特朗普的两老複赛似乎是命中注定。但经上述分析之后,看起来又不那么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