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祖屋撤离 高加索火药桶复燃 这地区多个大国恩怨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导读:高加索地区硝烟再起,引发了全球的关注,尤其这里还是石油和天然气输送至国际市场的重要通道。

作者 | 第一财经 钱小岩

在阿塞拜疆军队和政府到达之前,亚美尼亚族人将自己世代居住的村庄付之一炬,拖家带口逃入亚美尼亚本土,“高加索火药桶”再次被点燃。

9月19日,阿塞拜疆国防部宣布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下称“纳卡地区”)启动“反恐行动”。20日,阿塞拜疆与纳卡亚美尼亚族宣布达成停火协议,阿塞拜疆表示纳卡地区将实现完全回归(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则表示将欢迎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族人入境。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历史上,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就因纳卡地区归属问题爆发多次战争。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族人掌控了纳卡地区,但在2020年秋季,阿塞拜疆发起攻势收回了大片领土;在此次停火协议达成后,阿塞拜疆预计将完全控制纳卡地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进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阿塞拜疆在军事上占据明显优势,而从亚美尼亚的角度来看,由于纳卡问题,与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两大邻国交恶,政治上关系敌对,经济上遭到封锁,这一问题已成为亚美尼亚的负资产。所以亚美尼亚此前已表态放弃纳卡地区,正式承认纳卡地区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



这是2020年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拍摄的在冲突中受损的房屋。新华社发



“孤岛”纳卡

阿塞拜疆9月19日对纳卡地区发起“反恐”行动后的当天,亚美尼亚族人就表示,行动造成了至少32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事实上,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族人已经不堪一击,今年以来阿塞拜疆通过封锁连接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的唯一通道拉钦走廊,造成了纳卡地区12万居民基本生活物资断供,陷入人道主义危机之中。

在2020年的第二次纳卡战争中,阿塞拜疆夺回纳卡地区大片领土,亚美尼亚族人控制的纳卡地区与亚美尼亚本土几乎脱离。根据停火协议设立了一条连接两地的宽度为5公里的拉钦走廊,由俄罗斯维和部队控制。

联合国表示,封锁导致地区的居民面临食品、药物和卫生用品的严重短缺,影响了医疗和教育机构的运作,并使居民的生活面临重大风险,救护车因燃料短缺而运行受阻,医院难以提供医护服务。

根据阿塞拜疆国防部的声明,此次军事行动将“解除亚美尼亚军队的武装并确保其从阿塞拜疆领土上撤出”。阿塞拜疆方面还强调将使用“高精度武器”,只针对军事目标,而不针对平民,当地民众可以通过阿塞拜疆开辟的人道主义走廊离开。

同时,阿塞拜疆政府还承诺保障纳卡亚美尼亚族人的权利,让纳卡重新融入国家。但纳卡亚美尼亚族领导人的顾问巴巴扬(David Babayan)表示:“我们的人民不想在阿塞拜疆领土上生活,99.9%的人宁愿离开家乡。”

亚美尼亚总理帕什尼扬当地时间24日在全国讲话中表明,亚美尼亚政府将热情欢迎来自纳卡地区的“兄弟姐妹”。他表示:“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族仍面临‘种族清洗’的危险。近日人道主义物资虽已送到纳卡地区,但这无法改变形势。”

高加索地区硝烟再起再度引发了全球的关注,尤其这里是石油和天然气输送至国际市场的重要通道。

阿塞拜疆是地区重要的石油生产国,也是天然气的重要生产国,这两种能源都占阿塞拜疆出口的90%以上。阿塞拜疆有三条原油出口管道,其中阿塞拜疆境内的里海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BTC)输油管道距离亚美尼亚边境最近的地方只有16公里左右。此外,由于纳卡局势不稳定,很多往返欧亚的航线被迫绕飞这一区域,增加了燃油和时间的成本。

高加索地区是欧亚的十字路口,数千年以来,多种文明和文化犬牙交错般地在此共生。

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人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十六世纪时就已产生。当时沙皇俄国在高加索地区扩展时,青睐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而阿塞拜疆人受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支持。

苏联时期,高加索地区内部矛盾暂时被掩盖,但亚美尼亚人为主的纳卡地区在苏联时期被划入阿塞拜疆,为如今的冲突埋下了祸根。

1988年,纳卡地区要求并入亚美尼亚,最终导致该地的阿塞拜疆人与亚美尼亚人之间爆发冲突。之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曾为争夺纳卡爆发过战争。

亚美尼亚曾一度占据优势,占领了纳卡及其周围原属阿塞拜疆的部分领土。近年来,经济实力上升的阿塞拜疆取得纳卡控制权的意愿越来越强烈,而亚美尼亚则希望保持现状,但最终事与愿违。



2020年9月29日,在阿塞拜疆靠近纳卡地区的塔塔尔,一名村民从布满弹孔的墙壁旁经过。新华社发



地缘博弈

帕什尼扬在24日的讲话中,含蓄地批评了其长期盟友俄罗斯。他说:“当需要保护我们的安全和亚美尼亚的国家利益时,亚美尼亚参与的外部安全体系是无效的。”

帕什尼扬所说的外部安全体系是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即集安组织),亚美尼亚是这一组织成员国,而阿塞拜疆没有加入这一组织。集安组织条约规定,一旦成员国遭到任何国家或多国侵略,将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侵略,其他成员国将提供必要援助。

杨进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俄罗斯对于纳卡问题的态度近年来发生了改变。在2020年第二次纳卡战争时,俄罗斯就没有按照集安组织的规定,出兵援助亚美尼亚。在战争结束之后,虽然部署了维和部队,但在俄乌冲突后其撤走了一部分兵力,维和任务的执行力偏弱。显然,纳卡问题不再是俄罗斯关注的重点。

从俄罗斯与两国关系的角度分析,杨进认为,自2018年帕什尼扬执政以来,亚美尼亚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去俄罗斯化”,亲西方的势力在增长。而反观阿塞拜疆,其近年来“花了大量功夫”与俄罗斯改善关系,双方领导人也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

亚美尼亚和美国在9月11日至20日在亚美尼亚境内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分析人士表示此事进一步“激怒俄罗斯”;而19日新一轮纳卡冲突的爆发正好在这一军演即将结束之时。

此外,阿塞拜疆还得到了传统盟友土耳其的支持。在纳卡冲突后,土耳其方面曾多次公开表示支持阿塞拜疆的行动,但强调土方并未直接参与此次行动。

在局势紧张之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亲自出马,在25日访问阿塞拜疆飞地纳希切万,并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举行会晤。根据土总统府的声明,纳卡地区的“最新进展”将是两国领导人会晤的核心议题。此访埃尔多安还将出席纳希切万一处军事设施的落成典礼。

如果亚美尼亚族人最终撤离纳卡地区,可能会改变高加索地区微妙的权力平衡。目前,俄罗斯、美国、土耳其和伊朗都试图在这一地区争夺影响力。不过,随着纳卡问题的尘埃落定,也给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关系的重启奠定了基础。

据央视新闻报道,帕希尼扬和阿利耶夫将于10月5日在西班牙南部格拉纳达举行会谈,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将出席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