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腾马丽 春节他俩官宣复合 热搜直接瘫痪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沈腾马丽,依旧发挥稳定。

大年三十晚上,他俩往台上一站,就成了无情的热搜制造机器。



沈腾伸出"黑手",让马丽的羽绒服来了一回孔雀开屏,守在电视机前的我们笑出八块腹肌。

他俩在春晚微电影中不过出场寥寥几秒,就造出了虎年最后一个热梗。



沈马组合就像春晚的压船石,只要有他们在,观众的笑声就能连绵不绝。



这些年,春晚就像一个勤劳的矿工,为我们挖掘出一对又一对的黄金搭档。

他们的通力合作,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欢乐。

今天,她姐想带大家重新认识一下他们。

沈腾马丽

沈腾马丽首登春晚舞台,就是高光时刻。

2013年的央视春晚,在小品《今天的幸福2》中,"郝建"升官成大堂经理,给女领导"马冬梅"送礼,却引发了一系列的误会。

马丽的笑声魔性,沈腾的表情贱萌,制造出1+1大于2的笑果。

那年,全国人民不仅记住了那句"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鞋",从此也认识了"郝建"和"马冬梅"。



2014年,两人出演小品《扶不扶》。

小品里,沈腾做好事扶老人却被误会,为了唤醒老太太的记忆,躺在地上装疼。

但在直播时,他演得太过投入,只记得"装疼",忘了说台词。



马丽只能把原本的台词"那也不是我的自行车啊"用不同的语气重复了两遍,这才唤醒了沉浸在"疼痛"之中的沈腾。



但是在观众看来,这正契合了小老太太的絮叨和委屈,因为两人的默契,这失误也显得顺理成章。

走下春晚舞台,2015年,他俩又携手把开心麻花的经典话剧《夏洛特烦恼》搬上大银幕。

当时只是全国人民眼中的"熟脸",没什么票房号召力的他们,硬是拿下14亿票房。

这部电影缺了沈马组合的任何一位,都不可能那么成功。



在戏外,他们也是至交好友。

曾经北京大雨倾盆,马丽家里停电,沈腾跨了半个城区去帮她点灯。

沈腾参加节目,节目组要求他给马丽打电话借钱,借此考验他俩的感情。

但当电话接通,沈腾第一句话却是关心马丽的嗓子怎么哑了。



但就像所有故事都不会一帆风顺,沈马组合也难免迎来考验。

从《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再到《你好李焕英》,短短几年时间里,沈腾就成了喜剧之王,成了200亿票房影帝,含腾量一度成为检验票房的标准。

马丽想要美美地搞笑,在影视方面交出来的答卷,却一直不尽如人意,虽然演得卖力,但限于影片质量,最差的一部甚至只有2.8分。



另外因为一些感情上的流言蜚语,也让两人在公开场合保持着安全距离。

大家都说,沈腾马丽疏远了。



但真金毕竟不怕火炼,真正的搭档能抵挡岁月与流言的侵蚀。

所有人以为沈马组合已经分道扬镳时,他们又携手攀登上了新的高峰。

2020年,马丽和沈腾再度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奉上了小品《走过场》。

马丽已经有了7个月身孕,却蹬着高跟鞋在舞台上小跑,沈腾一边表演,一边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春晚后台,沈腾为马丽一笔一划地写贺卡:"祝你全家幸福。"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斩获超26亿票房,女主角马丽成为中国首位票房百亿女影人。

看到新闻后,沈腾第一时间发微博"严重祝贺"。



在《独行月球》之中,他们也再度合体。

因为剧情中两个角色被分隔在两个星球,实际没怎么同框过,沈腾和马丽在片场只碰面过一两次。

大多数情况下,马丽看着一块绿布,听着导演的介绍,脑补着沈腾的动作和表情。



神奇的是,马丽就这么"盲拍",和另一个"时空"里沈腾的表现竟然严丝合缝。

难怪沈腾能毫不犹豫地说马丽是"本世纪最默契搭档"



贾玲张小斐

2018年央视春晚的小品《真假老师》,让所有人都记得了一个神奇的组合。

一个身材圆润,一个体态苗条,制造出了不少表情包。



之后,这对喜感十足的组合,活跃在春晚的舞台上,尝试了各种关系。

婆婆与媳妇、妈妈与女儿、一个保洁员与另一个保洁员......



但唯一不变的,是守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从她们身上收获的快乐。

她们的情谊,早在春晚之前就做好了铺垫。

贾玲的助理生病,张小斐就临时充当她的助理,跑前跑后。



张小斐籍籍无名之时,拍戏眼睛被炸伤,还被人骂得直哭,贾玲发微博催她快快成为大腕。



后来,贾玲的大碗娱乐成立,签约的第一个演员就是张小斐。

再后来,有贾玲的地方就有张小斐,两个女人携手并肩,征服了一个又一个舞台,给大家送去一波又一波欢笑。



张小斐说,贾玲是她的贵人,给了她让大家认识自己的机会。



当贾玲有能力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时,把最重要的女主位置留给了张小斐,张小斐也为贾玲贡献了极为重磅的表演。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了。

贾玲凭借《你好·李焕英》成为全球单片票房最高女导演。

她在百花奖现场捧杯时,台下的张小斐双手紧握,笑容灿烂。



图源:异能八卦局,下同

而张小斐捧起金鸡奖杯,成功封后时,台下的贾玲疯狂鼓掌,笑出酒窝。



她们是好搭档,是挚友,更是上天给彼此最好的礼物。



陈佩斯朱时茂

1984年,春晚也才办到第二届。

导演还在犹豫要不要让一个组合上台,因为俩人的节目实在是太好笑了,预演时,一位食堂大师傅笑得衣服扣子都崩开了。

在那个特殊年代,没人知道这么笑对不对。

最后,导演一咬牙:"你们上吧,出了事算我的!"

就这样,那年的春晚舞台上,有了一个叫《吃面条》的节目。

陈佩斯端着一碗"空气面条",从狼吞虎咽吃到难以下咽,急得导演朱时茂上蹿下跳,逗得全国人民都乐开了花。



从此,小品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演形式。

这对组合处处都是反差。

陈佩斯"贼眉鼠眼",朱时茂浓眉大眼,陈佩斯"聪明绝顶",朱时茂头发浓密,俩人站在一起,不用说话喜感就出来了。



但是,他们的艺术追求却是一致的。

他们的作品不拿别人的苦处开刀,全靠人物形象的冲突撑起,显得十分高级,而且灵感多来源于生活。

两人当时搞起创作谁都不服谁,陈佩斯觉得自己爹是老艺术家陈强,自己一生下来就看人家演戏,表演这块再熟悉不过,朱时茂则不服气,觉得自己从来都是男主角,怎么可能不如你懂戏?



现实的光映射上舞台,就有了《主角与配角》中两人在台上的暗中斗气,陈佩斯还拿光溜溜的脑袋挡了朱时茂的"主角脸"。



为了提升《羊肉串》的真实感,俩人一起偷偷观察卖羊肉串的小贩。



后来,因为创作压力太大,以及作品效果总不理想,两人在1998年献上了《王爷与邮差》之后,便离开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朱时茂转向幕后,后来做了导演,陈佩斯则专注在话剧领域开疆拓土,创造喜剧的新天地。

虽说各忙各的,但俩人仍然是最好的朋友。

朱时茂曾经客串过陈佩斯的话剧《托儿》,陈佩斯也支援过朱时茂导演的电影《戒烟不戒酒》。



虽然没有几十年前那么频繁,但两人偶尔还会在地方台春晚上合体,为我们带来欢笑。

数十年时光荏苒,陈佩斯已胡子花白,朱时茂倒是不怎么显老。



2020年北京台春晚节目《想当初》

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痕迹,但也让他们带给我们的快乐历久弥新。

郭达蔡明

1993年的小品《黄土坡》里,蔡明出人意料地扮演了一个外国媳妇,跟操着陕北口音的公公郭达发生了一系列误会。

她头上戴的关键道具,带蝴蝶结的黄色假发套,是搭档郭达跑了好几家店才买到的。



那是这对春晚钉子户的起点。

1996年,他们就把人与机器人的情感纠葛搬上春晚舞台,在现在看来仍然很超前。

也有人开玩笑说,1996年才应该叫中国科幻元年。



俩人之间的"关系",还有爱慕虚荣的女明星和她的农民父亲。



他们创造的经典形象太多,实在无法一一细数。

在郭达身边,蔡明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形象,称得上百变女王。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二十个除夕夜,直到郭达的身体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



分开这些年,郭达一直沉寂,最有热度的一件事,可能是撞脸杰森斯坦森。

蔡明倒是活跃在春晚舞台,只不过身边的搭档换成了潘长江,人设也固定为"毒舌老太太"。



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就此走远之际,郭达和蔡明又在《王牌对王牌第二季》的舞台聚首。

蔡明站在郭达身边,戴上他们最初一起登台的那个假发套,说起了《黄土坡》的台词:

"我是你儿子的媳妇......"





赵本山范伟

忽悠三部曲,是赵本山范伟小品生涯的经典之作,也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曾几何时,全国人民守着电视机,共同期待着一件事——赵本山什么时候上场?

范伟的加盟,则让人们的期待多了一个层次——范厨师还会被赵大忽悠骗么?



蔫坏的赵忽悠,和脑袋大脖子粗的范厨子,是那片黑土地才能孕育出的人物形象,被他们合力搬上春晚舞台。

"要啥自行车"、"没病走两步"等名梗,容纳了满满的巧思,更是让东三省和海南岛的笑声同步。

走下春晚的舞台,马大帅和范德彪,刘老根和药匣子,也是令人念念不忘的CP。



遗憾的是,2005年的《功夫》之后,两人就再也没合作过小品,两人之间的粘合剂高秀敏,也在同年与世长辞。

后来,赵本山带着弟子们上春晚,但弟子们虽然各具特色,但在站在赵本山身边,总显得黯然失色。



再后来,赵本山隐居幕后,一心经营本山传媒,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怀念他的年轻人,把他的经典片段做成鬼畜,借此来缅怀这位小品之王,范伟偶尔在视频中"作陪"。



现实中的范伟则深耕文艺片。

他从春晚出走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奖杯拿了无数,更是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拿下金马奖影帝。



喜剧演员的标签被他摘下,大家不会看到他的脸就只想发笑,而是认可了他的演技。

原本统治春晚舞台的双雄,仿佛两条平行线,再无相交的可能。

好在,在2020年播出《刘老根3》里,两人来了一回世纪同框。

在剧中,满头白发的刘老根流落街头,却还记得给药匣子打电话,说:"你这一走,这都十七八年了。"

见到从泰国赶回来的药匣子,刘老根问他咋回来了,药匣子回道:"我听说你丢了,我就回来了。"





巩汉林赵丽蓉

第一次和巩汉林登上春晚舞台时,赵丽蓉已经将近70岁,是这个舞台的熟脸,更是全国闻名的老艺术家。

但那时巩汉林只是初出茅庐的小辈。

即使是在群英荟萃的春晚舞台,这对老少配组合也是最亮的那颗星。

无论演什么,巩汉林总能恰到好处地放大赵丽蓉的光环,称得上是金牌辅助。

《妈妈的今天》里,在巩汉林身前,赵丽蓉来了一段探戈,让观众乐呵了一整年。



1995年,在黑心经理的引导下,那位叫"麻辣鸡丝"的女Rapper完成中国人民对说唱的启蒙——

"我张不开嘴儿,我跟不上遛,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更别提俩人你来我回,制造出的"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种名场面。



二十多年后,它仍是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的接头暗号。



在巩汉林看来,赵丽蓉就像是自己的母亲。

两人首次合作时,巩汉林一直放不开,排了两天都效果不佳,节目组打算把他换掉,赵丽蓉连忙拦下:

"千万不能换,人家孩子第一次跟我这老太太合作,要是把他换了,不就把人孩子一辈子给坑了?"



赵丽蓉一生8次登上春晚舞台,有5次都是和巩汉林合作表演,在台下,巩汉林称赵丽蓉为赵妈,有时也亲昵地叫一声老太太。

1999年,赵丽蓉患上肺癌,但是春晚还得上。

巩汉林怕她有心理负担,把药的标签撕了,哄着她吃药。

身体虚弱的老艺术家在春晚后台连间休息室都没有,从没跟央视红过脸的巩汉林在后台大发雷霆,争取来了一间休息室。



而1999年的《老将出马》,是巩汉林和赵丽蓉合作的最后一个小品,也是赵丽蓉留给我们的最后一笔精神遗产。



不久之后,赵丽蓉就撒手尘寰。

为她守灵,并在追悼会现场维持秩序的,是"义子"巩汉林。

这对黄金搭档,再没有同台的机会,给世间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这些春晚走出的黄金搭档,都曾经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十几亿翘首以盼的观众。

而能够走到一起,携手创造出不被时间掩埋的经典之作,必定是有着相同的艺术追求,才能发挥出1+1大于2的效果,缺了任何一位,那些作品都不会如此光芒耀眼。

他们拥有对方,是彼此的幸运,更是我们的荣幸。

无论依旧活跃,还是已经暂停营业,谁都无法否定他们曾经带来的快乐。

谢谢他们,在每个除夕夜的坚守,也谢谢他们,这些年为我们带来的感动。

监制 - 她姐

作者 - 离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