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解封了有人会失落吗?有,而且还很多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大米有文化:

你说解封了有人会失落吗?有,而且还很多。

最近十几天我住的小区封控,我天天没事坐在楼下跟社区的“狱警”以及社区工作人员聊天。从一开始他们以管理者的姿态对我进行精神上从上而下的俯视。后来我被逼无奈上了手段,买了一些啤酒和可乐对他们进行了灵魂上的腐蚀,随后我们就开心的打成了一片。聊天聊地无所不聊,有这样的环境多少也让人在封控期有点乐趣。

但是,随着解封的风声越来越紧,这两天你明显感觉到盘踞在他们眉梢的失落感就像夏天的积雨云一样,越来越多。每次我说疫情快到头了,他们总是淡淡的说:相信政府,相信国家。

今天有一个小伙子,态度蛮横的破门而出,保安负责人有点恼怒,但是又不敢过于发作,他只能压着嗓子喊道:给110打电话!让警察来抓他!喊了半天手下的人也没呼应,他于是气呼呼的跑到房间穿上防护服,背上消毒喷雾器,一个人使劲的推拉着消毒器把手,开始仔细的对周边环境进行严格的消毒。于是,可怕的病毒立刻吓得退避三舍,整个社区也因此安全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那孤独的背景多少有点让人心酸。

很多基层社区管理人员还沉醉在这个扭曲的权力的狂欢盛宴中,不舍得放弃,这也可能是解封的阻力之一。第一,这是他们的工作,有收入,跟平时区别不大;第二,可以行使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权力裁决,享受到小区人们因为恐惧而对他们的尊重,这个跟平时区别很大。第三,可以寻租,关系好的可以短暂出去放风,甚至收取一定的好处。第四,也是最关键的,他们可以相对自由的行动,不受约束。

这也是中国防疫政策的缩影,几乎所有官员享受到比这个更大的自由度和权力加持。

另附:

@李小粥的茶水间: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个无正式工作的,好不容易有份穿着白大褂捅嗓子的工作,工资还不低,还能白捞个本属于职业医护的“大白”称号,还有人在面前跳“听我说谢谢你”,还时不时被致敬一下。

或者,你是个街头混混,突然被招去守门、焊铁皮、对着民居耀武扬威,骄傲的喊出“请你配合我的工作!”“你是不是想破坏防疫大局!”

或者,你是个居委会无编制的临时工,突然有机会卖一份菜赚50,送一个人去XX就抽成300。

或者,你是个医疗企业,突然多了无数300%利润的订单,只需要分出100%的利润去打点,自己还能独享200%。

那么,你会期盼疫情持续还是结束?如果期盼持续,会不会利用手里或小或大的权力来搞事情?会不会对某些措施阳奉阴违,层层加码一刀切,故意转移矛盾借机谋利?

肯定会嘛。

当然,上面说的人群里,相信绝大部分都是好的,但只要有哪怕5%的人心怀鬼胎,就足以形成巨大的破坏力,人性都是脆弱的,何况涉及生计吃饭的问题。

胡锡进所发的微博,该帖已遭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