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革命后小粉红忏悔书:我跪了太久!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季穗评论分析文章:11月27日星期日以来大陆各地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运动,大批学生、民众手举白纸抗议,自发为纪念11月24日乌鲁木齐过度防疫造成的火灾牺牲者。他们高喊解封、复工、复产乃至民主自由等口号,震惊世界,被普遍认为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人们高举的白纸一张,成为这次一夜之间兴起的运动象征。



罗冠聪推特截图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多少年可是人能定的?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当今世上不用三十年,仅三年或许三天可能世事就显现大反转。2019年为守卫香港自由,香港人100万市民反《逃犯条例》大游行,爆发1989年北京民运后,香港最大规模的市民抗议,抗议政府漠视民意,反抗警察强硬驱赶打压示威者的制度暴力。

当时中共官方媒体歪曲事实,抹黑香港示威者,一些大陆年轻人被蒙蔽双眼,视港抗议者为“港独”、“废青”、“黑暴”,支持警方镇压。如今,大陆一夜之间爆发白纸革命,所谓的清零,封控使中国人亲身经历了中共的冷血和对人权的扼杀,血泪的教训使很多人开始觉醒了。

有名在英中国女子发表微博称,2019年她赴香港参加SAT考试,正赶上香港游行,她住在中环的饭店里,听见大街上示威轰轰烈烈,抱怨示威者“吃饱了撑着,闹什么闹,还是日子过太好了”。第二天早上,示威者砸了一些大型商店,半夜烧了地铁站,她的SAT考试被延迟。她的反感达到顶点,说“烦透了这群给我造成困难和麻烦的人”。

三年后的今天,当防疫封控的衍生悲剧发生在她的亲友身边,当大火封住了人们的逃生路,孕妇在大街上生产,心脏病发作得不到医救,深夜大巴送往方舱时发生翻车惨祸,终于,各地民众愤怒到极点上街高喊要自由,举起白纸抗议。她在微博写道:“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是我跪了太久,不明白他们要求的只是本属于自己生而为人的基本权利而已。是我太久不被当作人,而看到人该怎么活着的时候都觉得刺眼。”

这名女子还说:“我看了看我眼下所处的沼泽,我承认这是我的代价,这是我曾经心安理得做猪,曾经的无知,曾经对同民族人的遭遇的冷漠付出的代价。”“我觉得活着就那样,死了可能也就那样,但不能活着当死了,如果我连说话都害怕,那我就不配拥有自由和尊严。是我不配。”

  “为我们曾经的无知道歉”

像这位在英女子的觉醒,绝不是偶然,还有很多人不是在自己的SNS上独语,而是发信给他们当年“攻击”过的人。香港众志前主席罗冠聪在推特上披露,近几日狂收到大陆民众的“忏悔文”。

“冠聪,对不起,以前不理解香港人,只听官媒给我们宣传的那样,认为香港人都是废青捣乱,现在我们彻底明白了。为我们曾经的无知道歉”。

两年前《港区国安法》生效后,香港众志前主席、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离开香港,赴英国获得庇护。当年中共抹黑罗冠聪,他的社交平台曾经被数千个“墙外出征”小粉红洗版攻击,留言信箱充满人身安全威胁信息,假新闻在中共网军操弄下登上“微博热搜”。

而今,罗冠聪在推特上,关注和大量转发今次大陆的反封抗议的同时,这两天他收到大量小粉红们内容多在向他忏悔的信息。罗冠聪回应粉红们说:“It's alright.人生而在世,到处都是枷锁,过去的你被政权蒙敝了,眼界开阔后,决心不要再回去就好”。

他还疾呼“没有外部势力能‘煽动’一群又一群,明知会面对数以年计牢狱,甚至‘被失踪’风险的人上街。香港群众如是,中国群众如是”。

的确如罗先生所言,天赋人权,人人渴望自由,而自由就像呼吸的空气一样,当失去时才切身感到它和生命一样宝贵,这是谁能“煽动”的了呢?中共抹黑反抗强权者时动辄冠之以“煽动”或“被煽动”,这本身就是抹杀了人的自由自主意识。人们的觉醒,自主思考能力的复苏,是中共最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