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报道:习近平迷恋权力 太子党有苦难言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公众视野里消失十天后,习近平率中共高层参观一个歌颂他新时代的展览,打破了他消失期间有关他被软禁或逮捕、发生军事政变的谣言。

当外界聚焦在数月来有关习近平的种种流言最后都一次次被证伪时,可能忽视了习近平这一次的隐身不过是十年前还是储君时就发生过的突然消失事件的重演。

2012年9月1日,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他接任总书记的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前不到两个月,突然神秘失踪。

“他没有在中国官方媒体中被看到、被听到和被讨论达两周。”《华盛顿邮报》2012年11月1日报道。“这很奇怪,有点吓人,我们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这两周里,中国政府取消了包括习近平与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会晤。

一时谣言四起,有的说他在红二代的一次聚会上被暴力争吵中飞来的椅子击中后背受伤,有的说他在游泳时不慎拉伤,也有的说他在一场车祸中受伤,当时一名军官试图刺杀他。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相信,习近平正忙于应对年初发生的震动全党的时任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导致的严重危机:他的妻子涉嫌杀害一名英国人、部下王立军遁入美领馆寻求庇护。

“后来普遍的传说是,临要接班时他才知道,他并不是终极的决策者,上面还安排了一些老人。”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告诉美国之音。“于是他就不干了。”

文贯中说,后来有一个细节是公开的,就是十八大上全体亮相时,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当面向大家说,他决定卸掉全部职务,所谓“裸退”。习近平当时赞扬他“高风亮节”,表示衷心感谢。

2012年,“当时的中共正处于危机,他不接班会很麻烦。而他吃定了这一点,他有恃无恐、以退为进,来达到他的要求。”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博士说。“后来传说,他躲在什么地方跟他的人讨论执政的战略。”

“这确实说明习近平非常厉害,很知道关键时刻怎么抓权。”文贯中说。“当时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习近平摆出这副准备撕破脸的架势,反映出他的个性,他对实权的迷恋。”

习近平时代将随中共二十大而终结?

 

曾在中共体制内任所职的经济学家罗小朋,9月24日在纽约一个有关中共二十大的讨论会上发表了题为《20大与习近平时代的终结》。他断言,习近平时代将随着20大的召开而终结。他解释,这一终结指的是“习近平的个人意志和他对历史的影响”。他说,“即使以某种比较体面的形式保留他的位子,他也没有了过去那样的权力和对世界的影响力了。”

罗小朋是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小组成员,后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获农业经济学博士。他的发言在社交网站引起热议。许多人认为,他并没就他的结论给出有说服力的解释。

不过,从他的发言可以归纳出他对这个判断的逻辑:理解习近平时代的终结必须回答为什么习近平能在十年时间里对中国和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后果?罗小朋给出了两个理由:

第一,习近平上位得到了江泽民派系和太子党领袖曾庆红的全力支持,甚至就是他们的安排。

2012年9月,罗小朋在海外发表的《党天下的总理难题——给2012和中共18大》一文中写道,曾庆红 “是真正的立储者,也是太子党的影子领袖,他显然试图带领红色贵族们救中共江山于即倒。” 而“习李双接班的安排,是曾庆红的杰作。这个有想象力创意,展示了曾庆红过人的政治智慧和谋略。”“一个明显的目的,就是助力太子党在十八大后主政中国。”

罗小朋在讨论会的发言中说,他的文章受到一些红二代的欣赏,而且有机会亲自面见曾庆红。罗小朋说,当时太子党的乐观情绪对他印象深刻。“给我的信号是,等忙过十八大,咱们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想聊什么就聊什么,那种乐观,”充满了“对当时局面把握的那种自信,” 罗小朋说。

但是仅过了不到两个月,一切都变了,“等到一月份(2013年)去北京的时候,又不是这种情况了。”那位在他和曾庆红之间传话的人, “也不能跟我讲是什么原因,这个调子已经变了,只说了一句,‘啊呀,过河拆桥总是有的嘛。’”

“曾庆红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习近平上台以后这样一个变化。”罗小朋在发言中说。他批评红二代“对胡温的批评非常激烈,对国内问题、美国问题的认识都很深刻,但他们唯独对自己没有认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完全低估了习近平。”

其次,中国的崛起给了习近平无论谁在这个位子上都无法抗拒的巨大的权力诱惑。“你见到那种万邦来朝,洋人的高官显贵一个个在你面前点头哈腰来讨好的时候,那个对人的影响那是不得了的。”罗小朋说。“ 刘鹤亲自见证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最高的决策机构给我们中国人跪下来的镜头,”他补充。

由于这两个原因都发生了根本变化,再加上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亲密关系——用罗小朋的话说,“普京对习近平有非常强的直接的精神影响和控制,操纵(manipulate)”。——因此,罗小朋得出结论:习近平权力终结的日子——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正在到来,或者说必须到来。

罗小朋在十年前那篇引起曾庆红和太子党“严肃认真讨论”文章的主要观点概括起来就是,中共十八大后,总书记和总理之间的张力,应赋予新的政治和治理内涵。也就是希望借助中共党内——总书记与总理之间、地方与地方之间——的良性竞争,来提升中共权力博弈的道德底线,重建社会自主性。“我的看法是,曾庆红真心想推动中共内部形成一种健康的派系竞争,增强中共内部的活力。”罗小朋写道。

但是,如罗小朋所见,这种奢望在十八大上习近平得知他将从前任胡锦涛手里一次性获得三个最高头衔的一刻起便基本上化为乌有了。

斗而不破,双方都在一条船上

 

“曾庆红当时是踌躇满志的,我们把十八大安排好,未来也比较容易按照他们的路子去走。这个方向也是这边罗小朋他们期盼的方向,也甚至是我们在海外觉得应该往这个方向走。”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

夏明说,罗小朋发言传递的第二个信息是,“原来人们可能认为你习近平有能力有本事把事情干成,但最后证明他各方面都干砸了。”夏明说,“罗小朋另一个意思基本上这个民怨,这个党心、军心不在习近平一边了。”

夏明认为,罗小朋十分钟发言说得有点含糊的原因是,他“在传递另外一个声音”,一种与“二十大后百家争宠”、“习近平稳操胜券”不同的声音——“他明显透露了习近平遭遇很大阻力,尤其在二十大召开之前,包括召开期间,利用二十大的平台,大家还有一个投票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他们恐怕在围绕这个进行博弈。”

“不知道他的论据是什么。”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对罗小朋的终结论不以为。“习近平时代怎么结束?什么时候结束?标准是什么?我不知道。”

“至于十年前他说,曾庆红安排习李接班造成党内竞争之势,说明曾庆红多么厉害,而事实却证明曾庆红是多么的不厉害,证明曾庆红多么的没有眼光,多么的没有洞察力。”杨建利表示。

中共党史专家、《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对罗小朋讲话内容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2013年1月他们就已经翻脸了,也就是(习)刚上台就翻脸了,”言下之意,这十年他们是怎么相处过来的呢?

因此,高文谦的对曾庆红代表的太子党们反习的看法是,“第一,并不想把习逼得太狠。因为他们里面并没有一个能超过习的狠人。第二,他们也担心习一旦垮了,这条大船就翻了。”

“就是说大体有一个平衡,斗而不破,”高文谦说。“因为双方都是系在共产党这条船上,习也没能力把他们这帮人全都掀翻了。他没有这个本事,前几年那个‘定于一尊’,好像他是无所不能了,现在我看他连七上八下都不能完全推翻。”

高文谦总结道:“我的看法是,习近平已经失去了十九大时对政治路线的绝对主导权。他必须要做出妥协让步,这就是双方谁也不想把这条船掀翻。因为掀翻了谁也没好果子吃。”

在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看来,曾庆红代表的太子党对习近平完全缺乏控制力的根本原因是,他们都要保住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共产党是一种根据列宁主义原则建立起来的政党,习近平获得今天的类似于独裁的巨大权力,都是基于这个党本身的组织原则的。从列宁主义的原则来看,他没有违反,反而是高高举起了。他现在唯一违反的,是邓小平对连任的限制。但他可以用这是拯救党的命运的需要来解释。” 文贯中说。“在他看来,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党要变色了。根据党的初衷,这种变色意味着背叛党的最高理想,这是和每个党员的入党宣誓相背离的。他可以用这种逻辑来约束每一个人,包括总理李克强。”

“根据这个保党的原则——而这又是红二代都支持的,只有他才能保党,”文贯中说。“他才是党的拯救者。那么刚拯救到一半,怎么能让这么英明的拯救者下台呢?说出这种理由后,下面的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对。”

文贯中表示,尽管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的现状是内外交困,“不过,他总是把整个故事的叙述逻辑转成他在拯救这个党,在拯救过程中会面临各种困难,没有他,这些巨大困难就无法克服。你要跟他讲道理,他就镇压你。所以在国内他就用笔杆子、枪杆子、刀把子,这三杆子把整个局面都控制住。总而言之,他就是想用暴力手段,用强权来度过目前的难关。”

习近平最近的“神秘失踪”引发了铺天盖地的政变传言,尽管他率领政治局常委参观展览击破了谣言,但临近二十大连续十天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仅用外访归来需要自我隔离是难以令人信服的。况且跟他一起出访的其他官员回国后便主持会议、出席活动。

文贯中认为,习近平因疫情把自己关在国门里近三年未接触外部世界,首次外访可能发现了国际形势发生的巨变,“我估计他回去后当然要隐身一阵,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整个世界大局到底应该怎么去对付。”

文贯中说,此前,习近平授权王毅说的话是,“只要中俄肩并肩站在一起,国际秩序就乱不了,霸权主义就赢不了”,而现在王毅几乎是一百八十度转弯了,估计外交上他做了调整。“这么一调整,在二十大报告里很多基调也要相应地改变。他需要时间作外交战略的重新思考。”

此外文贯中认为,他可能也需要在二十大前花时间化解红二代和元老们对他的不满。“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要躲起来达十天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