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浪花淘尽:那些告别我们的互联网产品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本文为 澎湃号·湃客 × 互联网那些事 联合出品

35年前的今天,1987年9月20日,西方世界第一次通过互联网收到了中国来信。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这是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也是中文互联网激荡三十五年的开端。



1987年9月14日21时07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从北京发往德国。1987年9月14日发送,9月20日收到,足足走了6天。

1987年想向世界问好并不轻松,各种不起眼的小障碍让9月14号就发送的邮件,6天后才顺利到达德国卡尔斯鲁厄。

1994年4月20日,中国国家计算机与网络设施(NCFC)工程连入Internet的64K国际专线开通,从此中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真正拥有全功能Internet的国家。

同年5月,在中国互联网之父钱天白的参与注册下,中国顶级域名“.CN”就此产生。



1996年,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瀛海威”的广告牌。

但是,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

短短二三十年,中文互联网辉煌激荡。

可惜打出这句广告语的瀛海威2004年就倒闭退场,不能亲眼见证。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在2012年上半年,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网民数量达到3.88亿,相比之下台式电脑为3.80亿,手机成为我国网民的第一大上网终端。

产品进度条以此为界,往左,PC互联网持续高潮;往右,移动互联网产品成为主流。

三十五年内,中文互联网潮起与潮落,多少产品经历了更迭与消逝,最终沦为时代的记忆。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从定义上来看,互联网产品是满足用户需求的无形载体。

那么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我们将互联网产品粗略分为内容、社交、娱乐、工具以及交易五大类。

作为典型的内容类产品,整合新闻资讯的门户网站改变了原来报纸、杂志内容的传播媒介,可以算是互联网产品史上第一种业务模式,所有信息都可以通过网站显示。

2000年,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网站相继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虽然他们后来的主业都和门户网站无关,但当时开启了第一次中文互联网浪潮。



然而门户网站只是单向传递信息,而与之相对的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即用户创造内容)模式让个人用户也能在互联网上拥有发声机会。

资讯门户向个人门户转型,博客登上了历史舞台,2005年各门户网站也都加入博客业务。

但长篇大论的博客门槛太高,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公共知识分子”。

Blogger创始人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于是2006年创立了推特(twitter)这一与博客产品逻辑相反的产物。

推特限制用户一次只能发送140字符。此外,在推特上你可以使用“@”来关联内容与人;同时你也可以通过转发让别人的推文出现在自己的首页,叠加的转发评论产生裂变。

门槛低、传播快,在中国,这个产品叫微博,互联网开始走向大众化。

新浪微博凭借新浪在门户时代和博客时代积累的能力,成为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最成功的产品之一。初期凭借名人效应引流吸引大量用户,让部分BBS社交产品遭受夹击。

提到BBS(Bulletin Board System,即网络论坛),那是互联网中文社交开始。

1995年清华大学官方建立的校园BBS“水木清华”成为国内第一个走入大众视线的论坛。

天涯论坛在PC时代呼风唤雨,成为21世纪初最主要的舆论阵地,沙发(第一个回帖人)、LZ(楼主,指发帖人)等网络词汇至今沿用。



2011年天涯论坛娱乐八卦板块评选出的“天涯四美”。

2005年王兴及几位大学生创办了校内网,即后来的人人网,互加人人网好友是当时最时髦的网络交友方式。

那时候,开心网和人人网合并的开心农场是泛娱乐社交的顶流,每天掐着点去别人的农场里偷菜是多少人最乐意干的事情。

初期休闲类的泛娱乐社交应用不多,于是QQ宠物能凭着并不复杂的玩法吸引大量用户,只不过因为发展越来越臃肿、拖累运营,最终在2018年被腾讯放弃。

虽然2018年腾讯已经能够凭借QQ、微信雄霸市场,但是将时间线拉回到二十年前,在即时通讯上,当时站在社交鄙视链顶端的是微软的MSN。在2003年就已经拥有3亿用户,是全球最大的即时通信平台,漂洋过海而来深受白领青睐。

微博代替博客、QQ战胜MSN,内容产品和社交产品的本质离不开用户争夺战。

娱乐产品子类众多,视频、图片、音乐、游戏、文学等细分市场上,你争我赶是常态,从对立到兼并也是家常便饭。



90年代至21世纪初的网吧。

千千静听虾米音乐的退场,都是在为如今的TME大战网易云做铺垫。

国内最早的文学网站是榕树下,慕容雪村、安妮宝贝、今何在.....都在这里留下过足迹。它和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潇湘书院、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等一起开辟了中文网络文学天下。

不过十年前他们都有共同的背景——盛大文学,后来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合并成为了我们现在熟悉的阅文集团。



但是把盛大创始人陈天桥送上中国首富宝座的,是游戏。

2001年陈天桥的盛大游戏引进的《传奇》成为中国网游第一款现象级产品,每三个会上网的中国人中就有两个在玩《传奇》。

2015年手游时代已至,腾讯在代理《英雄联盟》基础上开发《王者荣耀》,火爆六年后顶流地位受到了来自米哈游《原神》的挑战。

游戏与互联网一起,成为“网瘾”的头号打击对象。对此,工具类产品迅雷可能深以为然。



2003年迅雷成立之时,国际快车一骑绝尘,占据市场80%的份额。但后来很快被迅雷取代,有传闻说是因为国际快车创始人沉迷游戏停止更新软件,让迅雷抓到了机会。

其它互联网产品可能没有迅雷的好运气,交易类产品的厮杀尤为激烈。

1999年,邵亦波模仿eBay创立易趣网,发展不过一年易趣各项数据就处于国内电商之首。

2003年易趣网在中国电商市场所占份额高达80%。为什么要说2003年,因为那一年淘宝成立了,马云接过了C2C电商的大旗,易趣开始下坡。

生活服务业电商和实物电商的模式差异使O2O团购模式落地。

谁第一个吃到团购螃蟹的问题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不可考证,但能够确定的是,王兴带领美团在1700多个产品的“千团大战”中取得了2010年最后的胜利。



三十五年来,无数互联网产品或因版本规划自我革命,或因市场需求与反馈更新换代,或因产品突发问题一朝下架,但更多的是丧失价值被后来人埋葬。

部分产品会出具正式通告,体面告别;也有网站至今仍在,但是用户量和活跃度已经明示了网友的取舍。



互联网产品35年消亡史

时间虽然不能倒流,但历史随时都可以重演。 纵观35年互联网产品发展史,产品的发展逻辑与消亡原因总是相似。

在一切原因分析之前,合法合规是产品安稳的前提。

当产品发展先于制度规范,快播先例在前。

2007年,王欣创造性地将P2P技术运用在视频软件播放中,优先技术带来的使用体验让快播不到四年就成长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

然而快播一直对盗版和淫秽信息放任自流。

2013年,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真正让它倒下的是2014年的查封,创始人王欣涉嫌传播淫秽视频被抓获。

王欣之后坦言:“技术无罪”但是“当时犯了错”。

不只是快播,2009年盗版视频网站BTChina被关停、人人影视侵权案宣判,调转车头的ACFun和哔哩哔哩成功洗白转型。

法律法规的完善、版权意识的提升让野蛮生长的先驱们不得不正视自己发展的基础。

2016年,马化腾接受采访时分析MSN消亡的原因说:“中国本土化没做好,一改版,中文字体乱七八糟,盗号,安全这些本地运营不过关。”

跨境产品水土不服是硬伤。



2022年与我们告别的产品中,爱彼迎是最让人念念不忘的白月光产品之一,只不过叫好不叫座对于互联网产品来说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爱彼迎入华之初并不重视本土化,例如收款不支持支付宝、微信,只能使用PayPal、银行转账等。

况且国内本就没有借宿文化的基因,也没有约定俗成的借宿规则,服务和退改问题积累的摩擦与矛盾让本就水土不服的爱彼迎雪上加霜。

后期也有研究本土化的倾向,可惜疫情没有给它第二次机会。

本土民宿竞争激烈,美团民宿背靠美团,小猪民宿带着阿里系基因,途家、携程扎根已久,爱彼迎一没有本土引流渠道,二没能加入头部住宿业的价格内卷,败走结局早已注定。

没有后盾同样会导致败局。

2022年6月30日晚,用户量曾过千万的短视频社区VUE VLOG发布了停运公告。



工具类产品,营收一般来自于两部分:一个是用户订阅会员,另一个是广告收入,这两者都需要用户数量为基础。

而且剪辑工具产品具有伴生属性,VUE VLOG要发展,要么自己成长为内容生态平台留住用户,要么依赖其它巨头。

VUE VLOG有意向往社区发展打通生态,可惜3min的视频没跑得过抖快的15s法则。

而腾讯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瘸腿人尽皆知,因此腾讯的收购也没给VUE VLOG生态建设带来帮助。抖音的剪映、快手的快影、B站的必剪都在平台庇护下生存。

然而还有部分产品,有强大的靠山却固步自封,没有实质创新,最终被时代淘汰。

微软的IE浏览器正是如此。



1995年,划时代的操作系统Windows 95问世,“捆绑Windows+免费”让IE浏览器在“第一次浏览器大战”中获得胜利,从此一家独大。

但是后来的不思进取也将其亲手埋葬——IE浏览器的27年生涯里,仅仅更新了11版。无论是速度还是页面还是安全保障,IE浏览器都被Firefox、Chrome等后起之秀超越。

2021年,微软亲手盖上了IE浏览器的棺材板,并于2022年6月15日停止了服务。



时代来信,不得不听

更迭也好,消亡也好,激烈竞争下每一个时间点都是关键节点,每一次决策都能成就里程碑事件。

1997年雅虎看不上谷歌的投奔;2006年雅虎低估facebook的卖价;2008年雅虎高估自己拒绝微软。后来的故事就来到了2016年,雅虎贱卖自己的核心资产,苟延残喘到2021年11月,雅虎中国正式关闭。

成功故事也同样很多,产品天才、前辈慧眼、风投赏识,成功的例子在口口相传中被包装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

三十五年内的更迭与消失留下了血泪教训,没有那么多玄学,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互联网产品的生存逻辑永恒。

时代大潮流无力抗衡,除此之外,一靠产品,二靠用户。

产品设计与用户需求相生,譬如初期的微博,看清大众需求,产品设计从内容门槛到传播效率,条条压着博客上位。

单个产品满足不了所有需求,一体化产品生态的构建成为趋势,发展到现在产品的竞争都能概括为大厂派系的战争。

产品是基石。流量见顶下内容为王,精细化内容生产与打磨才是王道,于是降本增效的爱奇艺先一步从爱优腾的烧钱大战中抽身,实现十年以来的首次季度盈利。

用户是核心。移动互联网时代降临之后,小镇青年们接过话语权,成就了抖音、快手、拼多多等的传奇。

激荡三十五年,PC到移动端,BAT天下到短视频时代,P2P、O2O、共享经济到元宇宙一体化,下一场产品革命在哪里?互联网产品的故事还在继续,时代等待这些产品继续书写来信。

亚洲食肉动物 发表评论于
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总结一下,科技输给了政治
笨傻痴呆戆 发表评论于
内网局域网吧,,,能看外网吗?西朝鲜!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