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吨铜精矿不翼而飞,到底怎么回事?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总价值约60亿元的30万吨铜精矿,在贸易商手中失踪,涉事贸易商已被立案调查。

8月15日,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秦港股份(601326.SH))发布公告,就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进行澄清,也间接确认了该事件的发生。

事件发生于8月1日前后,共有13家货主被货代公司电话告知,它们的铜精矿货物灭失,总涉及货物数量近30万吨,总价值60亿元。

这些货物原放置在秦皇岛港口。据上海有色网SMM消息,其中12家货主为国有企业,包括江铜国贸、万向资源、浙江物产、珠海华发等。

这13家货主,分别委托中国秦皇岛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下称秦皇岛外轮代理)、秦皇岛外代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秦皇岛外代物流)等两家货代公司做报关、货物仓储等工作。

期间,第三方刘宇通过两家贸易公司——宁波和笙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宁波和笙)和另一家葫芦岛瑞升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瑞升商贸),给上述两家货代公司下达了放货指令。货代公司在未取得货主放货指令情况下,进行了无单放货。秦港股份(601326.SH)负责港口实际作业。

天眼查显示,宁波和笙的实际控制人为刘宇。瑞升商贸成立于2011年,实际控制人为崔磊,该公司全资持有秦皇岛和瑞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的法人为刘宇。

按照正常放货流程,这批铜精矿采取的为电报放货方式,即将提单信息通过电子报文或电子信息的形式发送到目的港的船公司,收货人就可以通过加盖电放章的提单放件和电放保函进行换单提货。

通过电放提货的不需要正本提单,只需要证明自己是收货人或者是电放人就可以提货。该方式的缺点就是发货人不能控制货权。

据第一财经网报道,货物出事后,13家货主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相关各方还于8月2日召开质询会,多数货主抵达秦皇岛了解涉事铜精矿的流向情况并考虑相关责任追究。刘宇自认与秦皇岛外代物流一起进行无单放货的行为长期存在,秦皇岛外代物流在现场未予否认。

秦港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公安机关已对该事件进行立案调查。

秦港股份称,其未参与此项贸易纠纷,未作为被告方进入诉讼程序。作为港口企业提供港口作业服务,其与货代公司签订两方合同,根据货代公司指令出入库,无义务进一步核实实际货主身份并征得货主同意。上述两家货代公司与秦港股份所属同一控股股东河北港口集团,但两货代公司与其无股权关系,刘宇亦与其无关系。

河北港口集团为秦港股份的控股股东,持股54.27%,同时持有秦皇岛外轮代理63.81%股权。

东吴期货指出,秦皇岛外轮代理、秦皇岛外代物流代理了嘉能可在北方冶炼厂的铜精矿,每年业务规模达100万吨。

刘宇之所以能够无单提货成功,或在于其行业根基较深。

天眼查数据显示,除上述提及的宁波和笙、瑞升商贸外,刘宇还对九家企业有实际控制权,包括北京隆顺通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深圳瑞呈辰阳贸易有限公司90%股权、宁波君润恒智投资合伙企业88%股权等等。

此外,刘宇还在多家企业担任高管,包括葫芦岛东方铜业有限公司董事、中冶葫芦岛有色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瑞呈辰阳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

方正中期日报称,此次事件的出现,主因是涉事贸易商出现巨额亏损、资金链断裂,以及货代公司违规操作。

宗迹期货也指出,瑞升商贸上半年陷入严重资金困境,缺口超10亿元。其将上述铜精矿卖出以获取资金,或是为了将变现的资金用于市场投机,企图获利后将卖出的铜精矿再次买回。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有货主表示,刘宇在质询会上自称预判铜价上涨,于是在6月投入大笔资金进行单边做多投资,但买入不久后铜价大跌被强行平仓。其投机行为的失败,导致资金链彻底断裂,卖出的铜精矿无法从市场买回,以致该事件暴雷。

今年6月以来,全球经济衰退担忧席卷大宗商品市场,有色金属等商品市场价格出现明显回调。截至8月11日,LME铜报8191.5美元/吨,较年内最高收盘价下降超两成。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去年国内铜精矿总进口量2340万吨。由此计算,此次涉事的铜精矿数量,约是去年总进口量的1.28%

上海钢联铜事业部分析师孟文文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短期内,该事件可能将影响炼厂提货,带来部分即期货物采购需求,特别是内贸矿。长期看对铜精矿市场影响有限,因为供需总格局不变。

“目前炼厂原料库存高企,炼厂可自行调配自有原料结构,降低提货影响。”孟文文称,对于在途和远期货物,会有一个货物再分配的过程,原流向秦皇岛港口的货源将流入现货市场,进行市场再分配。

“目前,在港货物与在漂货物已在转卖中,后续矿山/国际贸易商将远期货物转销给其他贸易商或直供炼厂。”她表示。

中泰证券指出,上周矿山与炼厂之间的成交处于70美元/吨的低位。

宏源期货表示,因秦皇岛港铜精矿违约事件致冶炼厂与贸易商成交意愿偏低,现货成交寥寥且装船期为8-10月,叠加阳新弘盛40万吨铜冶炼项目不断延期,或使中国铜精矿8月供需逐渐趋松。

SMM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进口铜精矿周指数报74.38美元/吨,较上周增加1美元/吨。

上述事件发生后,据《金融时报》报道,嘉能可、洛阳钼业的金属贸易公司IXM已停止向瑞升商贸供货。

8月15日,洛阳钼业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及子公司IXM未涉及秦皇岛铜精矿暴雷事件,对经营和业绩未产生影响。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事件分别致电宁波和笙、瑞升商贸以及秦皇岛市公安局,均未能接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