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国威胁 美5大军种展开加强印太威慑态势部署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资料照片:2018年8月,与日本海上自卫队一起在南中国海进行军演的美国“罗纳德·里根”号航母打击群。

在中国在台湾周边地区展开实弹演习之际,分析人士建议,美国必须大力加大在印太地区的威慑力才能避免将来与中国一战。事实上,以紧迫感来应对中国“步步紧逼的威胁”已经是美国军方和各界的共识。 在佩洛西访台前,美国海军、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等5大军种已经展开了对印太地区威慑态势的进一步部署。

印太双舰队趋势明显以及海军的新造舰计划

面对中国对台湾实施的“封岛”行动,美国国防部8月4日下令在西太平洋菲律宾海(范围包括台湾东南海域)执勤的“罗纳德·里根”号(USS Ronald Reagan CVN-76)航母打击群继续留在台湾周边海域监控情势发展。8月5日,已经抵达日本临近海域的“里根”航母打击群开始折返,向南中国海方向开进。

“里根号”是美国海军唯一前沿部署的航母,母港在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隶属第七舰队。过去70多年来,第七舰队一直在印太地区保持前沿存在,与“第一岛链”(北起日本群岛、琉球群岛,台湾,南至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的链形岛屿带)共同构成了美军的第一道防线。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机发生的时候,是第七舰队及时赶到,结束了危机。

不过,除了常驻西太的第七舰队外,海军第三舰队近日表示也将扩大其在“印太地区”的活动。第三舰队的辖区范围在太平洋东部及北部海域一带面积约五千万平方公里(包含白令海、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及部分北极)。第三舰队刚刚主办完包括美国在内的26国参加的2022年的“环太军演”。事实上,自2015年,美军提出“第三舰队前移”战略以来,在西太平洋上,美军逐渐形成双舰队部署的趋势。第三舰队和第七舰队相互补充。

美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海军中将迈克尔·博伊尔(Michael Boyle)近日在接受据美国海军研究协会新闻网(USNI News)采访时说,随着印太地区军事的变化,美海军第三舰队正在发挥并扩大其作用--或作为太平洋舰队的一个机动部门,或在第七舰队忙于其他任务时向前沿执行任务。

报道援引博伊尔的话说:“我们也被要求进行练习,准备排练,能够作为一个海上作战中心在前方行动。所以我们有计划在未来几年进行远征指挥和控制,无论是从舰艇上,还是从澳大利亚或菲律宾,......凡是你能想到的。” 博伊尔还说,在太平洋地区,第三舰队为5年后、10年后、30年后可能发生的战争做了大量的练习。

刚刚结束“环太军演”的“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就隶属第三舰队。在“环太军演”前,“林肯”号在亚太地区进行了大约半年的密集的训练。



“环太军演”期间,停泊在夏威夷港的“林肯”号航母。(美国之音刘恩民)

除此之外,海军还加强了西太的核潜艇部署。4月,海军向关岛派遣了两艘攻击型核潜艇,目前有5艘核潜艇以关岛为母港。截至今年3月,美国海军拥有68艘核潜艇,其中41艘归太平洋舰队拥有,占美国核潜艇总数的近60%。

除了对现有的舰队进行军事部署调整之外,美海军也在筹划针对中国的新造舰计划。7月27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麦克·吉尔迪(Adm. Mike Gilday )公布了最新的版本“海军指导规划”( Navigation Plan for the Navy 简称“规划”)。在此之前一周,美国海军向国会递交了美国海军长期发展规划《美国海军结构规划2045》。

根据最新的“规划”,美国海军计划在2045年前拥有一支由373艘有人驾驶军舰以及大约150艘无人水面和水下航行器组成的庞大舰队,同时,美国海军还将拥有大约3000架各型飞行器。

规划书强调未来十年中国是美国海军海上主导权的最中心的威胁。规划说,中国“通过提出非法海洋主张,将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地理特征军事化,并试图恐吓邻国的近海资源,正在破坏国际准则”。“这种侵略行为威胁到美国的利益,并破坏了基于规则的体系。”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如果解放军提前动作,根据美国海军的计划,届时美国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将中国挡在门外?

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解放军最有可能会在2027年攻台,那时候,中国认为自己已经完成军事现代化,而那个时候,从美国威慑力的角度来说“可能是最危险的时刻”。

他说: “从理论上讲,美国军方,由于装备老化,由于我们的支出周期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在2020年代中期,随着旧装备退役,随着新装备的上线,美国军方的能力将会下降。”

不过,他谈到中国也会面临自己的危机,首当其冲的便是人口问题,届时中国军队是否有足够的兵力

陆军打算在亚太前沿部署“多域特遣部队

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查尔斯·弗林(Charles Flynn)日前在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表示,美国陆军正考虑在亚洲部署一支“多域特遣队”来威慑中国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的咄咄逼人的行径。这支部队将拥有导弹、电子战和网络战等能力。他说,广袤的印太地区,不仅是海军和空军的事,需要联合作战的能力和解决办法。

美国目前已经有两支这样的部队,分别驻扎在美国华盛顿州和驻德美军基地。“多域特遣队”通常由数千人组成,下辖4个分队,分别执行火力打击、防空、后勤和信息战任务。美陆军表示,将在2023年后成立的第三支多域特遣队,计划驻扎在夏威夷,但最终很可能被部署在亚洲。弗林表示,日本、菲律宾等国已被列入考虑范围。

“多域特遣队”平时利用电子、网络、太空手段搜集情报,掌握敌对国家的行动模式和弱点;战时负责发动电子战或网络攻击,以瘫痪对手的通信网络,扰乱其指挥和控制系统。同时,根据已有情报,使用导弹对手舰船和地面设施同时发动攻击。

美陆军正在开发涵盖短程、中程和中远程的多种型号陆基导弹,但均无法满足从夏威夷发射至亚洲附近的要求。为此,美陆军计划在冲绳、菲律宾等第一岛链上分散部署导弹地面部队,并在亚洲部署多域特遣队。

根据《日经亚洲》的报道, 作为先遣部队,多域特遣队将负责首先摧毁中国的防空系统和指挥控制,为美国军舰和战斗机接近中国周边地区创造机会

海军陆战队已经打造出“第三濒海作战团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第三濒海作战团(Marine Littoral Regiment )则是美国为应对西太平洋地区来自中国的“步步紧逼的威胁”而量身定制的。

今年3月,海军陆战队对第三陆战师的第三陆战团进行改编,建立了第三濒海作战团。“濒海作战团”由三个部分组成:濒海战斗队、濒海防空营、战斗后勤营。“滨海战斗队”由一个步兵营和一个反舰导弹连组成,它可以从所在地区的海滩和海峡进行反舰打击,甚至能够瞄准对方军舰,获得海上控制权。“濒海防空营”配备MQ-9A Reaper无人机、地面和空中任务导向雷达等装备,用于远程情报、监视和侦察。它可以将信息传回战区的联合部队指挥部,或者直接传给海军陆战队采取行动。“战斗后勤营”向“濒海作战团”提供战术后勤补给,支持远征先进基地站点,并连接到更高级别的站点。

濒海团的建立是美国海军陆战队2030部队设计工作的一部分。预计,濒海团将在2023财年达到初始作战能力。第三濒海团在2022年的“环太军演”中首次出现。4月,第三濒海作战团还在“第一岛链”亮相,--濒海团的大约90名成员参与了在菲律宾吕宋岛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美菲联合军演。

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为2030年制定的计划,美军最终将拥有三个这样的“濒海团”。除了现在部署在夏威夷的第三濒海作战团外,另外两个将会被部署到关岛(美国最重要的海空基地,以及第二岛链的核心节点。第二岛链由日本的小笠原群岛、硫黄列岛和美国的马利亚纳群岛等岛屿组成,位于第一岛链以东地方)和日本冲绳的驻日美军基地。濒海团的主要任务是:在复杂作战环境下迅速控制关键航道或岛屿,以强化对前沿海域的掌控权,并使用或引导反舰导弹击沉敌方舰艇,协助海军作战。

海军陆战队助理指挥官埃里克·史密斯(Eric Smith)将军7月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场研讨会上说,如果濒海作战团和过去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面临的威胁不同。“部队必须可以被组织起来明天就去战斗。……你不能等到它完全成熟再确定组织、设备和培训方面可能需要什么。”与前身相比,濒海作战团规模小,更加灵活,也更加不容易被对手察觉。

史密斯说,海军陆战队和其他军种目前都在审议后勤供应链的问题,来应对未来西太平洋战争中可能出现的远距离投送问题。

空军在西太强化岛屿基地建设,或将第五代战机永久部署到关岛

6月份,媒体报道,美国空军在位于关岛以北约160公里处的天宁岛扩建机场。分析人士认为,该机场完成扩建后,很可能被美军当作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备份”,为其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行动提供支持。美军希望天宁岛机场能够部署14架大型空中加油机,以便能够让部署在关岛军事基地的美军五代机奔赴第一岛链作战,并停留尽可能多的时间。



资料照:美国空军B-1B轰炸机

除了天宁岛机场,美国在关岛、塞班岛和威克岛的空军基地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扩建。

今年6月,美国空军在关岛再次部署了4架B1B战略轰炸机。B-1B是上世纪80年代起装备美国空军的一种超音速轰炸机,是美国战略轰炸机的中坚。目前,美国空军装备了45架B-1B轰炸机,可携带制导炸弹、空地导弹和反舰导弹执行常规任务。B1B在关岛驻扎长达十六年,但2020年以后就只有临时停留或中转,再没有常驻。这次时隔两年之后,又恢复了常驻状态,强化威慑的意味非常浓。

六月,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约翰∙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在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FDD)的一场讨论对话中说,为了应对来自中国常规军力的压力,空军应该考虑将F-22、F-35等第五代隐身战机永久部署到关岛,距离中国近一点的地方。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日本的岩国基地部署了F-35B战机,海军也在航母上搭载了舰载机F-35C,但是空军的第五代隐身战斗机却永久部署在数千英里之外的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目前美军在加强关岛的导弹防御能力,以使得关岛具备永久化部署五代机机队的能力。在2023财年国防预算草案中,国防部为“太平洋威慑倡议”申请了61亿美元经费,用于推进关岛防御、导弹预警和跟踪能力建设。

根据今年3月,美国印太司令部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威慑资金”报告,印太司令部要求在2022年至2027年期间增加大约270亿美元的支出,内容包括购置部署新型武器、建造新设施以及与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盟友开展更密切的军事合作等。 与2014年针对俄罗斯的“欧洲威慑计划”投入200亿美元相比,针对中国的“太平洋威慑计划”预算申请多出了50多亿美元。

阿奎利诺上将在讲话中谈到了关岛的重要性以及关岛面临的挑战。他说:“中国军方的火箭部队显然正在发展持续的先进能力和更远的射程。关岛面临着360度的威胁,因此我们的防御能力以及从那里开展行动的能力绝对至关重要。”

美国空军参谋长小查尔斯·布朗(Charles Brown Jr.)7月在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说,空军也正在推进多项新技术和作战概念,以创造对中国的竞争优势,比如空军的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 ABMS)。

ABMS又称“军事物联网”是美国空军面向未来而打造的多域一体的先进作战网络。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评估报告,ABMS是一个系统簇,旨在取代老旧的指挥和控制能力并开发情报、监视和侦察传感器网络。它将建立一种网络,以连接飞机、无人机、舰船和其它武器系统上的传感器,从而实时提供所有领域威胁的作战情况。

布朗还提到,空军也在考虑广袤太平洋上的后勤运输问题。

美国海岸警卫队扩大在印太的存在,与中国进行“灰色”较量

美国海岸警卫队是隶属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美国第5大武装力量。2019年1月以来, 美国开始向南中国海地区派出海岸警卫队,通过巡航、参与美国海空军演习、与域内国家签署执法合作协议、开展联合海上执法演习等方式介入南中国海地区局势,旨在应对中国“灰色地带”挑战,通过海上执法合作强化与地区盟友和伙伴的关系,提高对南中国海的海洋态势感知能力。

2021 年初,美国海岸警卫队把两艘最先进的巡逻舰部署到关岛基地。为扩大和相关国家的合作,美国开始向越南、菲律宾、澳大利亚以及新加坡等国派驻海岸警卫队官员。

2022 年 2 月,白宫发布的《美国印太战略》文件指出,要“扩大美国海岸警卫队在东南亚、南亚以及太平洋岛屿的存在和作用。”

8月4日,美国海岸警卫队的第8艘传奇级巡逻舰“米吉特”号(USCGC Midget,WMSL-757)结束了“环太军演”中的训练,首次奔赴西太平洋地区执行巡逻任务,旨在打击该地区的“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IUU)捕鱼活动”。



美国海岸警卫队的第8艘传奇级巡逻舰 “米吉特”号停靠在夏威夷海岸警卫队基地。(美国之音刘恩民摄。)

除了上述五大军种之外,美国国民警卫队计划扩大与印太地区国家的联合训练,以加强在相关国家的存在。

除了增强自身的军事能力之外,美国还在帮助印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国提升他们的军事能力,打造“不对称战力”, 以“重塑中国周边的战略环境”。

塞思·克罗波西(Seth Cropsey)是美国智库约克郡研究 (Yorktown Institute)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美国海军部副次长。他认为,美国除了要大力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威慑力之外,为了避免将来的战争,还必须有明确的战略。

他说:“威慑中国,或者阻止中国发生冲突,美国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清楚地表明,一旦发生冲突,美国会做什么。缺乏这样一个明确的表述将是一个巨大的政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