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炸弹”:一份惊人的证词或将“毁灭”川普 6大要点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专题 | 惊人证词“炸毁”川普

来源:纽约时报 翻译:胡安 编辑:江南 微信号:NYandBeyond 《纽约时间》出品

周二(6月28日),一名前白宫助手的新证词引发了川普的现任和前任顾问对可能产生的法律和政治后果的担忧。这份毁灭性的证词描述了一位拼命抓住权力不放手的总统,这位总统对向他的副总统发出的死亡威胁漠不关心,还可能篡改国会证人的证词。

然而,各方的反应远非一致。川普的一些亲信表示,他们怀疑川普的白宫幕僚长前助手卡西迪·哈钦森(Cassidy Hutchinson)的证词在众多争议中是否排得特别高,以至于真的让他面临各种后果。

川普的一名助手在匿名的情况下接受采访,他淡化了哈钦森证词的影响,承认证词描绘了川普在1月6日精神错乱的画面,但表示,在这一点上,这应该不会让人感到惊讶。

不过,川普的一些现任和前任助手表示,他们担心,在川普考虑第三次竞选总统之际,哈钦森的证词会在政治上对他造成严重损害。

“前总统今天的情况非常糟糕,”前白宫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Twitter上写道。“我猜,从现在开始,情况会变得更糟。”

一位受信任的现任顾问称这份证词是“杀手”。

哈钦森告诉众议院调查2021年1月6日袭击事件的委员会,骚乱发生前,川普曾要求助手停止使用金属探测器对他在椭圆广场的集会进行安全检查——尽管一些携带武器的支持者已经被拒之外——以确保在他演讲期间有更多人出现在电视镜头中。她说,川普在知道人群中有人携带武器的情况下还是这么做了,并解释说,他的支持者并不是来攻击他的。

哈钦森作证说,一名特勤局特工告诉她,川普在抗议者步行前往国会大厦时,他的保护人员拒绝开车送他去,而是坚持要把他送回白宫,当时川普进行了猛烈的攻击——抓住方向盘,猛扑另一名特工的锁骨。

当被问及川普的支持者高呼副总统迈克·彭斯应该被绞死时,哈钦森作证说,她的上司、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引用了川普的话说,“迈克活该”。

听证会进行时,川普的现任和前任助手互相发送信息,描述了他们承认的一系列披露,这些披露可能相当有害,主要是在政治上,也可能是在法律上。

一些顾问私下表示,如果川普确实被警告人们携带武器,但仍鼓励他们步行前往国会大厦,那可能会支持针对他的一项与煽动有关的指控。

也有人说,川普在演讲中敦促抗议者“和平”地在国会大厦游行,是无罪的。

在哈钦森的证词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内,川普的多名顾问抓住了她关于川普试图抓住他乘坐的那辆SUV方向盘的说法,认为这是迄今为止针对他的最具爆炸性的新指控——也是他们最希望推翻的指控。

周二下午晚些时候,要求匿名讨论证词的特勤局官员表示,川普的保护小组负责人罗伯特·恩格尔(Robert Engel)和那辆车的司机都准备在宣誓后声明,两人都没有受到前总统的攻击,也没有伸手去碰方向盘。官员们表示,两人不会否认川普想去国会大厦的指控。



米克·马尔瓦尼(图中)与时任总统川普于2019年在白宫会面。

不过,在当天的听证会即将结束时,川普的几名现任和前任助手也对委员会的一项建议表示了担忧。该建议称,川普身边的某个人对委员会的证人表示,川普已经阅读了委员会的笔录,试图藉此恐吓对方或篡改其证词。这种干涉可能会受到刑事起诉。

马尔瓦尼称听证会是“令人震惊的两个小时”,称有关证人篡改证据的警告是“一颗真正的炸弹被扔了下来”。

周二的证词只是川普的前助手或政府官员举起右手,宣誓作证川普在幕后的行为有多令人震惊的最新一例。长期以来,川普一直表现出一种对抗地心引力的能力,能够逃离最可怕的困境,甚至把它们化为自己的优势。

他的第一次弹劾审判发生在2020年初,这为他的连任竞选提供了财源,并导致民意调查短暂上升。他的第二次弹劾获得了两党支持,但最终失败了,川普迅速巩固并保持了他作为共和党中最强大人物的地位。

川普对周二的听证会做出了回应,他在自己的Truth Social网站上发布了十几条信息,攻击哈钦森,否认她最具爆炸性的证词。

他说,在1月6日的集会上,他从未抱怨过人群的规模,从未声称彭斯应该被处以绞刑,也从未试图在特勤局特工拒绝开车送他去国会大厦时抓住方向盘。

“她的虚假故事说,我试图抓住白宫豪华轿车的方向盘,把它开到国会大厦,这是病态和欺诈的,非常像那个未经挑选的委员会本身,”川普写道。

长期以来,川普的惯用手法一直是在指控者说法中的特定元素上做文章,以此来诋毁更大范围的叙述,并坚称自己并不特别担心调查带来的威胁。

他的助手们在周二强调,哈钦森证词中最具爆炸性的部分是基于传闻,而不是她自己亲眼目睹的情况。他们还断言,她陈述的其他部分与他们对事实的理解不符。

 

惊人证词“炸毁”川普

调查1月6日袭击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于本周二(6月28日)举行的听证会不负众望,它为唐纳德·川普总统在暴徒以他的名义袭击国会大厦时的行为提供了迄今最详细、最私密的画面。 

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长期以来信赖的助手卡西迪·哈钦森(Cassidy Hutchinson)发表了具有爆炸性的第一手证词。证词表示,当川普的支持者(其中许多人都带着武器)突然袭击国会大厦时,特勤局的贴身人员告诉他,他不能去,总统简直气疯了。哈钦森说,川普知道支持者的暴力威胁,但并不担心,因为他们并没有针对他;当他们高呼要处决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时,他表示同情,彭斯拒绝了他推翻选举结果的请求。她作证称,高级助手曾试图说服川普叫停暴徒的行动,但没有成功,川普抗拒了几个小时。她的证词揭露了许多惊人的内幕。 


本周二,卡西迪·哈钦森在众议院1月6日委员会作证。

以下是六大要点。

1.“他们不是来伤害我的”川普鼓励一群武装暴徒前往国会山

2021年1月6日,川普的集会人群没有挤满椭圆形广场上的警戒空间,愤怒的川普命令安全官员允许人们从安全范围外挤进这个空间,这样活动就会显得很热闹,人很多的样子。总统得知其中一些人站在外面是因为他们携带武器,不想通过金属探测器,于是敦促他们无论如何都可以进去。 

“他们不是来伤害我的,”据哈钦森说,总统当时这么说,当时她身处能听到总统说话的范围内。她在证词中说,川普说了一串脏话,他希望去掉这些安全警戒。她还说总统已经得知他的支持者威胁要采取暴力行动,他们带着枪、刀、长矛和旗杆来,还穿着防弹衣。川普鼓励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去国会大厦,这个细节可能会在法律上给他带来问题。 

2. 川普拒绝叫停暴徒

哈钦森女士在她的宣誓证词中,证明了委员会此前曾暗指的一项指控,那就是尽管国会大厦发生了暴力事件,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也受到了威胁,但川普拒绝了工作人员的多次劝导,拒绝干预。根据哈钦森的描述,在回应白宫法律顾问帕特·希波隆(Pat Cipollone)的一系列呼吁时,梅多斯表示,川普倾向于不赶走这群暴徒。“他什么都不想做,”在被告知即将爆发暴力事件时,梅多斯对白宫律师说。于是希波隆第二次尝试,他指出,暴徒在喊“去死吧迈克·彭斯”。 

“你听到他说的了,帕特,他认为迈克活该,”哈钦森说梅多斯当时这么回应道。“他不认为他们做错了什么。”  

3. 川普发过几次火

当川普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努力甚至没有得到他的内阁的支持时,他很容易发怒。 

哈钦森说,在12月1日,川普得知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公开宣称,传得沸沸扬扬的有关选票欺诈的指控并无根据,川普把他的午餐砸在了他所在白宫一间餐厅的墙上,这是她从清理破碎的餐具和墙上滴下的番茄酱的工作人员那里得知的。 

她在谈到总统时说:“在我为白宫办公厅主任工作期间,有好几次我都意识到他不是扔盘子就是掀翻桌布,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掀到地上,可能会摔碎或扔得到处都是。”  

哈钦森说,她得知,1月6日,愤怒的川普在被告知不能去国会大厦加入支持者的阵营时,试图把方向盘从特勤局特工手中扳开。即使在他们回到白宫后,他仍然坚持前往那里。 

4. 1月6日之后,川普的两名高级顾问寻求赦免

梅多斯和川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都在川普离任前向他寻求赦免,以防止他们与1月6日之前的任何事件或袭击本身发生刑事牵连。在结束证词时,哈钦森非常明确地表示,她的前老板曾和朱利安尼一起请求赦免,但两人都没有得到赦免。他们对获得赦免的兴趣表明,他们担心自己为总统所做的努力可能带来的后果。 

她还作证说,希波隆曾一度表示,他对川普那天的计划非常担心,包括他想要游行到国会大厦。哈钦森援引希波隆的话说,“我们将被指控犯下所有能想到的罪行。”  

5. 川普的内阁考虑在1月6日之后撤下他

哈钦森作证说,总统的内阁成员对国会遭到的袭击,以及总统对暴徒的鼓励和拒绝干预感到非常痛苦,他们私下里讨论过援引第25修正案将他免职。可能面临成为第一个受第25修正案约束的总统的不光彩的前景,是他同意在1月7日录制视频,承诺和平移交权力的原因之一。 

6. 1月6日委员会认为,川普正在阻止对其调查的合作

委员会的成员们希望,哈钦森愿意站出来,提供如此重要的证词,会鼓励其他仍然犹豫不决的人也这么做。 

“对那群证人来说,如果你今天听到了这份证词,突然想起了以前不记得的事情,或者有些细节你想澄清,或者你发现了隐藏在某个地方的勇气,我们的大门仍然敞开着,”密西西比民主党众议员、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Bennie Thompson)说。 

该委员会副主席、怀俄明州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表示,该委员会已经了解到川普及其盟友试图影响证人,并将考虑对这种做法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