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胖哥”见义勇为一年后:瞬间的反应与漫长的疼痛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吕萌

剪辑|沙子涵

编辑|毛翊君

没想到这两天我又突然被关注了,唐山事发那天有好几千个网友私信我,有人问我身体恢复如何,有人问我对这事什么看法。这一年里,我在偶尔闲下来时做直播,会和粉丝说说近况,也成习惯了。因为是恶性事件,我的短视频号被限流,平时直播间只有十几个人看。唐山事件后我直播了三天,每天直播间会来几千人。

有一些所谓的 " 网络评论家 " 说," 胖哥你穿不穿‘ Boy ’(BOY LONDON,唐山打人者穿的衣服品牌 ) ?" 感觉这些人真的有些无聊。在我出事后,也有人说很多不一样的话,说我见义勇为是运气好,恰巧路过碰到了这事,也有说我本身就是混社会的,然后想上去装,结果碰到了石头。

直播时大家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在旁边的人要不要去帮忙?个别网友讲了他们的经历,有人因为别人打架时去帮忙,结果赔了人家 5 万块钱。还有人说自己救人被认定成故意伤害。其实我在事发的时候,也没考虑过这些问题。

当场判断就是一瞬之间。唐山的事发生后,我也在问自己,会不会再上前制止行凶者?我的答案还是会,但不会那么莽撞,其实想想有点后怕的,谁不怕死呢?

去年 5 月被捅伤后,我是在昏迷中进了手术室。出来身上挂了造瘘袋(注:用来存储尿液或粪便等排泄物的存储容器),挺自闭的,感觉和正常人不一样了。平时不敢用力,拎东西、拿东西等等体力活基本都干不了。造瘘袋紧贴着皮肤,是粘上去的,所有的排泄物都是通过这个袋子出来的,掉下来的话就会弄得屋子全是味道。每天不敢熟睡,经常会坐在那看着袋子不说话,能坐好久。

年前做二次手术,挺紧张的。赶上疫情期间,只能留一个家属陪护,当时女友送我到手术室门口,说 " 一会儿做完就一切都好了 "。手术做了很久,之后我被安排在监护室睡了一晚上。术后整个人的状态挺差的,连续发烧,刀口一直在疼,身上插着管子。一开始有镇痛泵好一些,拔掉之后基本晚上都睡不着,后来医生帮我打止痛针才行。大概过了四、五天,状况好转了些。

●邱绍春第二次手术后。讲述者供图

回家后也不想出门,有时候袋子会发出声音,就在想别人会不会用怪异的眼光看我。以前夏天会和朋友在家里光膀子喝啤酒,出事后我就在意这些事情,不敢脱衣服,生怕被他们看见。出院两个月后,我去朋友家吃饭,那时南京很热,朋友和我说 " 我们又不嫌弃你,该脱衣服就脱 "。我才第一次光膀子面对朋友。

其实他们不会有嫌弃的表现,家人也安慰我,说这个东西本身也戴不了多久,而且它就是救命的。慢慢地,自己才解开了心里那个结。

●邱绍春腹部留下的伤疤。图源网络

唐山事件那天早上我就在网上看到了,非常气愤,当时我在家里,一口气录了个视频,感觉表达有些激动,就一直没有发。到了傍晚,心里还是过不去,把视频剪了 6 次,从 3 分钟变成 1 分钟,才发出来。

我想骂人,但是考虑到可能我说的话会引导粉丝,就不合适了。现在,我在任何场合下的言行举止都特别小心,这已经变成一个习惯。我出事后网上对我的评论就有些扯淡。(据此前媒体报道,邱绍春被捅伤后,有网友挖出他戴劳力士的照片,他一遍遍解释,是之前做工程的企业没钱开工资,老板抵的。另外,他还有两份失信记录,以及打架留下的看守所案底被陆续曝光。关于这些,如今他不愿意再提。)

第一次出院回来,其实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关心我的人,跟女朋友出去逛街都会有些压力,生怕被别人拍到,说我在外面潇洒之类的。后来想通了,我也不是什么明星,做这事(指救人)不是炒作。

以前我对网络很陌生,不玩微博和短视频。从昏迷中醒来后朋友跟我说,热搜和各个报道里都是我,还多了个 " 南京胖哥 " 的称呼。我开始不太接受这个,我是比较内向的人,不喜欢被聚焦的感觉,后来朋友给我看了评论,很多人是出于关心,也没有要求我用 " 南京胖哥 " 的身份做出一个什么样的表率。

当时朋友给我认证了一个微博,让我通过视频给一个回应。我觉得也好,起码要尊重关注你的人。他帮我操作了一次后,我就开始自己学着录,那段时间在医院里拍的视频都是用手机,告诉大家现在的我是什么样的状态。

出院以后,我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女朋友一直在照顾,出事之前我们是租房子,每月 2000 多块。后来搬到政府给我们申请的公租房里,40 多平米,每月 100 多块,多数家具都是朋友帮忙添置的。另外,我每月能领 1080 块低保补助。

有热心人给我捐过款,我都拒绝了。但是见义勇为基金会给了我 4 万块,我收下了,我觉得这是我应该拿的。后来,我去公园可以凭证免 10 块钱,虽然在普通人看来不算什么,但对我而言,你要花 10 块钱而我不用花,这就是精神上的一种(鼓励)。

之前我在南京一家企业做工程,5000 多块的月工资,后来公司效益不好,发不下工资了。从医院回来后,我就靠着一些积蓄生活,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做不了什么工作,压力挺大的,在家也待不住。

后来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些南京本地的博主,他们建议我可以尝试做短视频。他们知道我的事,都来帮忙,教我如何运镜、剪辑。我对电子产品一窍不通,学了一个多月才勉强能拍些基础的,到现在也没太学会。

这些博主很多是做美食探店的,我也试着在网上接单。通常我来吃,女朋友负责拍。一些口味偏辣,或者比较刺激的菜我吃不了,就会让女朋友吃,我来拍。我们一天能拍两个视频,中午拍完一条,开车去下一家店再拍一条。回家我来剪辑,平台按卖出去的单量给我分提成,第一个月大概能有两三千块钱收入。

也会遇到一些不好吃的店,个别老板会私下塞给我一两千块钱,让我做宣传。我觉得有点不合适,拍完的视频我也不会发出去,不想欺骗网友。最初没有几个粉丝,也有南京餐饮店老板想给予一些帮助,让我拍探店吃播。在视频里,我不会特意挂着 " 我是见义勇为胖哥,今天要去的哪家店 " 之类的话去博人眼球。

其实,现在我把很多之前拍的探店视频都隐藏了。这是二次手术前,身体没有恢复时的一个谋生手段,也是我平时能打发时间的工作,但我不想永远靠着 " 见义勇为 " 出名的那件事,一直吃着网上这碗饭,还是要回归现实中的。

●第二次手术后,邱绍春在健身房恢复体力。图源邱绍春视频号

今年 5 月 9 号,去医院复查后,医生告诉我可以正常饮食运动了,心情挺激动的。时过一年,终于有人说我是一个正常人了。术后我不能吃纤维含量比较高的食物,怕造成肠梗阻又得做手术,但那天就想吃一顿韭菜馅儿的饺子,也不想那么多了,先吃一顿再说。

其实我这段时间最主要的目标是减肥,去健身房恢复身体。受伤后 300 斤,现在 290 斤,已经瘦了 10 斤,但起码还要再瘦 40 斤左右。主要因为在我做吃播的时候,有很多网友会说," 你都胖成这样,还这样吃?" 有时候我还会反驳," 你看见我吃了多少呢?" 后来慢慢地就不想解释了,我知道当时的身体状况是做不了任何运动的,做吃播也是吃几口尝一下味道而已。

●邱绍春和女友合照。讲述者供图

我计划年底和女朋友结婚,现在已经在筹备阶段了。女朋友之前是做美容行业的,为了照顾我也一年没工作了。最近我身体恢复得不错,我们都准备找一份工作。以前我做的工程那些,目前的身体情况可能还是做不了,如果有朋友介绍合适的工作,我都会去尝试。

在网上,我一直以一种乐观的状态面对大家,但这一年不管在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承受着压力,只有经历过才能知道。

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