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事件:中华文化本来没问题 都是XX党搞坏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前红朝中华社会」的乌托邦想像悖离历史且有害

一个律师的笔记本 2022年02月27日



《红楼梦》的读者很容易把注意力都放在那几个光彩夺目的女性角色身上,却忘了其他女性身陷巨大的黑暗。(图为《红楼梦》第八十回香菱挨打,清代孙温绘。)

倒不是要为红朝说话,但有一点还是要澄清:对女性的掳掠与买卖,在那个社会是源远流长的现象,并非始自红朝。像是《红楼梦》故事一开始,小女孩甄英莲就横遭拐卖,几经流转,再变成侍妾香菱。「甄英莲」(真应怜)这个名字,就暗喻著「平生遭际实堪伤」的命运。

这个情节,反映了人口拐卖普遍存在的恐怖现实。《红楼梦》的读者很容易把注意力都放在那几个光彩夺目的女性角色身上,却忘了其他女性身陷巨大的黑暗。当代政权的确有其问题,但若把一切社会现象都归因于政权,反而会掩盖更深层的问题。

当然,如果要质疑,可以说《红楼梦》只是「假语村言」的小说,不能作为实证。这也没错,虽然我认为《红楼梦》是对中华社会的精彩描写,但小说终归是小说,那麽,就来看看记实性的记录。

举例而言,晚清名士赵烈文(曾任曾国藩的幕僚)在光绪8年(1882年)10月,曾经前往上海旅游shopping,此行除了买书、买药、买洋货,还有一个採购标的,就是买人,他在日记中自述如下:

「余此行意欲买妾,闻沪上人材之众,必易遴择」(《赵烈文日记》页2681,光绪8年10月12日)

随后,赵烈文找到一个「负累数百金,故不得已鬻妹偿付」的俞姓人家(《赵烈文日记》页2690、2698、2699),买下小他三十三岁的俞氏女。三年后,大概是觉得满意,于是又加购她的妹妹(《赵烈文日记》页2834、2841)。

交易当时,俞妹的年龄只有十岁,而且这还很可能是虚岁算法。该说人性未泯吗?赵烈文把她养了几年,之后才正式纳妾。在他的日记中,对这次纳妾作了下列记载:

「张设黛楼西间为合欢所…拟作诗志喜,甫十馀联,女盛妆出见,为之情移…经行之处,合家数十人夹道聚观,莫不啧啧称艳…盘旋左右,目不暇给,不意老来有此备福。」(《赵烈文日记》页3001,光绪15年2月13-14日)

从这段日记可以看出,赵烈文对于买下俞氏姐妹相当得意,而且显然不觉得这种作法有任何问题。不过,他「盘旋左右,目不暇给」的日子并不长。几年之后(光绪20年,1894),赵烈文旋即过世,至于俞氏姊妹下落如何?不得而知。

赵烈文生活的时代是晚清,到了民国,状况也未必好到哪裡去。这个时代去今未远,老辈的回忆录可以提供若干线索。以出身山东的作家王鼎钧为例,他在二战期间跟著学校逃难,行经河南乡间时走得比较慢,同行的表姐就叫王鼎钧在后面自己走,她要跟大队继续前进,因为「我是女生,不能掉队」。

女生掉队会怎麽样?王鼎钧直接给出答案:

「女生不能掉队。这次河南打仗,河南大学的女生被日军衝散,有几个女生落入土豪劣绅手中,起初当然也反抗,后来,就像张爱玲写的『小艾』,生了孩子,不言不语做母亲。」(《怒目少年》,页195-196)

看起来,这些逃难的女学生对于自己的「同胞」,几乎就跟对日军一样恐惧。由此可见,掳掠女性在当时很可能是普遍的社会现象,至少绝非罕见。

对于女性的掳掠与买卖,反映的是女性地位极低,形同供人处分的物件。在这样的社会中,即使不是被掳掠贩卖的女性,处境也说不上乐观。对于山东家乡的社会实况,王鼎钧作了如下描述:

「对娶进门来的媳妇要千方百计的找理由折磨她,直到她没有个性,没有自己的人格,做驯服的奴隶,这是做公婆的哲学。乡下小媳妇挨打多半因为在厨房裡偷嘴,而偷嘴是因为她天天都吃不饱,规矩大,饭桌上不敢多吃。每年到罂粟收成,鸦片烟膏随手可得,你就听见这一家的小媳妇服毒死了,那一家的小媳妇也服毒死了。」(《昨天的云》,页295)

而且,即使自杀,也不要指望乡里会有什麽同情:

「母亲谈了些小媳妇投井自杀的事…母亲说,谁家媳妇投井自杀,全村的人都骂死者,怪她弄髒了饮水,不骂那逼死她的丈夫或公婆。」(《昨天的云》,页193)

至于性暴力的发生,恐怕也并不少见:

「女子不可单独进入高粱田…高粱田是现代的蛮荒,裡面可以发生任何事情。一个男子,如果在高粱田里猝然遇见一个陌生的女子,他会认为女人在那里等待男人的侵犯,他有侵犯她的权利。」(《昨天的云》,页194)

综观以上记述,对于女性的掳掠也好、贩卖也好、虐待也好,在这样的社会早就行之有年,绝对不是始自红朝。质疑者或许可以说,这些都是个案或一家之言,但这种现象本来就不可能有通盘的量化统计。倘若没有统计的事就当作不存在,那就等于是无视现实。

就算是个案好了,这些个案也指出一个残酷的事实:贬抑女性,本来就是社会常态的一部份,根植于文化实践当中,乃至于加害者很可能觉得自己的作法是理所当然的,符合当地的文化价值。

这是一个社会性的共犯结构。如果不正视这一点,那反而会落入另一种迷思:「中华文化本来没有问题,都是XX党搞坏了」。这样一来,甚或会助长对于「前红朝中华社会」的乌托邦想像,不但悖离历史事实,而且有害无益。

的确,政权有作恶,但如果「只是」政权作恶,就无法解释为什麽基层社会竟然有这样绵密广泛的共犯结构,让掳掠或贩卖女性的现象一再发生。再强调一遍,我绝对不是说那个政权没有问题。

我是说那个社会本身就有很严重的问题。

※本文原标题:「平生遭际实堪伤」 社会性的共犯结构

引用资料:

赵烈文,《赵烈文日记》,北京中华书局2020

王鼎钧,《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一:昨天的云》,尔雅2005

王鼎钧,《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二:怒目少年》,尔雅2005

coyote2017 发表评论于
跟中国文化有绝对的关系,有什么样的民众才会有什么样的政府。
世外桃源777 发表评论于
转:徐州铁链女李莹1996年失踪后,被当时的丰县县委书记晁家宽及县长王玉柱献给当时的徐州市长于广洲“破处”,李莹的大儿子董香港事实上是于广洲的儿子。

于广洲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他先后担任过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商务部副部长、福建省委副书记、海关总署署长、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等。这就是为什麽中共不能暴露铁链女真实身份的原因。

铁链女李莹1996年失踪后,1998年到董集村,那麽她1997年在哪里呢?她当时是被献给了丰县领导,被囚禁在一处楼里。当时的县委书记晁家宽和县长是王玉柱二人后来将李莹献给于广洲“破处”,而董香港是于广洲的儿子。之所以取名董香港,是比照“广洲”这个名字,希望他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董香港的出生年月,其中月份是造假的,但年份没错。董香港是李莹被于广洲强姦后所生,所以董香港要被捂的严严实实的, 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他的面貌,因为...  查看完整评论
枫丹凝露 发表评论于
人性之恶就是需要政府和法律来规则,政府责任缺失,法律没有效力,就会助长恶行。我们就是要问责政府,问责法律的制定。
顾左右而言他,不直面现实,是五毛特质!
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某些人还非要像一百年前看齐,你们咋不穿越回去?
welgoindco 发表评论于
旧社会多因战乱饥荒而不得卖儿卖女,新社会却是强行拐卖、一辈子铁链锁住。
枫林深处是我家 发表评论于
但是,小学未毕业的博士还可以厚颜无耻地为世界各国人民指“明”了几十个方向!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22-02-28 04:38:48
100年都不向人类先进文明靠拢,反而敌视。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100年都不向人类先进文明靠拢,反而敌视。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伟大领袖特喜欢这类中华文化,所以在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妇女解放喊了一个世纪后,中国仍存在这些垃圾。

扬开慧寂寞长沙舒广袖,贺子珍挥舞双枪忠魂舞,江青助纣为虐伏异己,罗一秀独守空房泪如雨。 横批,毛门庆成仙!

柯玲玲寂寞海外舒广袖,红楼女卖弄风情双人舞,梦雪同床异梦被捉奸,彭立媛独守空房泪如雨。 横批,习门庆风流!
读书行路 发表评论于
中华文化确实有问题,再让我党加持了一下,就成了现在的局面
musicstore 发表评论于
领土争端,中华文明。。。对外都是‘自古以来’
作恶掩盖,拿古代旧社会旧疾比烂
红彤彤的月亮 发表评论于
K,那100多年前清朝的人来说事,都搞清楚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没有。中华文化以前也买卖人口,那100年前有宪法吗?有法律吗?简直TMD荒唐,洗地都不知道怎么洗了
Maui2021 发表评论于
凡是坏事就是中华民族本质坏,凡是好事就是土共的功劳。呵呵。土共又赢了两次。不惜甩锅中华民族。
Wenosoul 发表评论于
文章作者其实和复旦人大那2教授其实没啥区别,50步,100步而已。因为人性之恶,拐卖妇幼,古今中外确实都有存在。但评价一个社会的良莠,在于这种社会弊病,是否能被及时发现,及时报道,及时侦缉,及时解救,及时惩治,并由此及彼,福泽大众。
雪花飘 发表评论于
+1
"中华文化有巨大本质的问题,华人对科学技术的贡献微乎其微…就是文化的问题"
弟兄 发表评论于
说了半天,原来以前没有一起现在这么恶劣的贩卖人口,而且还是几百万的人口买卖
Paenia1 发表评论于
毛主席的前三十年没有拐卖拐卖,铁链女的现象,邓小平的所谓改革让中国49年前的黄赌毒等各种乱象又回到了中国大地。
人间不值得007 发表评论于
李莹1996 年失踪,1998 年到了董集村,而1997 年度过了她被当时徐州市长破处的日子,于广州当时破处了(献给他的人是当时的县长王玉柱和书记晁家宽)给于广州生了一个儿子叫董香港,儿子一定要超过老子,中共的政策从毛泽东这个干了同志的老不死的,又干自己儿子的媳妇的人开始,就是黑到死的社会。
太古瑞斯 发表评论于
铁链女性奴事件见天之日尚远,主要在于德俄奸贼封锁消息禁止言论抓捕质疑者。清朝第一奇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有广泛社会舆论跟踪支持,仍历经5年方得昭雪:
一审,知县刘锡彤陷害制造冤案
二审,杭州知府陈鲁给知县背书
三审,浙江按察使蒯贺荪走过场
四审,浙江巡抚杨昌浚偏听偏信
五审,杭州知府陈鲁再审施重刑
六审,湖州知府锡光使用拖字诀
七审,绍兴知府龚同绶被慈禧训
八审 浙江学政胡瑞澜再踏一脚
九审,刑部开棺验尸,真相大白
余杭知县刘锡彤发配黑龙江做苦力赎罪,浙江巡抚杨昌浚、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松候、补知县郑锡滜等一应官员即行革职。浙江学政胡瑞澜革职,永不复用。
游兵散勇 发表评论于
这文章在又在混扰了一个问题:丰县事件说的是人口“拐卖”吗?

在中国,人口拐卖被视同为人口买卖,对,中国历代都存在人口买卖现象,别说灾年有大把的插标卖首的现象,就算是和平年代,都有贫穷人家卖女儿的,光绪末有商人在四川买了少女,沿途而下准备到上海再转手卖钱,被英国检察人员发现,查出,结果引发了清庭的修法,禁人口买卖。

而李莹这案里,是她父母把女儿卖了吗?在广大的丰县案件里,是她们的父母把女儿卖到江苏的嘛?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两码事,这就是绑架。

然后呢,官府给你上文书,好吧,这不就是合法的土匪嘛,后面没啥可说的,这《结婚证》,就算是非法办的,也和古代的《卖身契》起一样的作用,反正,你人,是带不走的。

所以,这不是X党的“天大功劳”,难不成,这是大清的?民国的?
温平宏毅 发表评论于
台湾70年代发展得更快,有过这种各级政府昧着良心调查罪恶的吗?所谓的拐卖实质上是绑架劫持!即使中国古代对劫持绑架的罪犯也是制裁非常严厉的。像铁链女这种罪恶连左邻右舍都要问责的,再别讲罪犯乃至涉事官员。洗地者们:如果你能容忍你的直系女眷被董氏爷几个拴着铁链轮奸虐待,那还有的解释:你的价值观是完全扭曲的。否则的话,你就是被恶魔染黑了心肝肺!
猫咪宝宝 发表评论于
社会是有问题,没比印度塔利班好多少。可政府更有问题,不作为甚至包庇纵容是更大的问题。
东启上11 发表评论于
转:自己判断
不是结果不满意,而是这个事情牵连到大人物。96 年李颖刚到丰县时是当时的一个丰县最大的官先尝先.李反抗拿牙咬。所以那个人将她的牙都拔掉了。26年过去了这人可能升到省里去了。查下去这人就危险了无法对全国人做交代。民间已经知道这人是谁,正在全力的追查。如网路封了民间就无法查下去了。这就是为什么打死不认这是李颖的原因。不是怕老兵。老兵不买账有一个抓一个。如承认这是李颖那就麻烦了。徐州地区的高官都上过李颖。因她是官员们的慰安妇。我发觉你们似乎还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情节是这样的。96年李被拐到了丰县。当时只有13岁. 年轻漂亮,又是城里人那气质与贫穷地方拐来的女孩是无法比的。于是被贡献给了当地的老大尝鲜然后是老二,老三。整个丰县的有权利的人都来使用李。后来时间长了被那些官员的原配知道了。集体去纪委闹事。政府的解决办法就将李免费送给你董并帮住个个孩子上户口给董办了低保。孩子都有政府...  查看完整评论
三木匠 发表评论于
中华文化有巨大本质的问题,华人对科学技术的贡献微乎其微…就是文化的问题
花和尚团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发展太快太不均衡,很多地方还是前现代农业社会的思维,存在决定意识,和共产党没多大关系。集权社会虽然有诸多问题,但也只有集权社会能打穿地方小共同体。
homedepotva 发表评论于
本文作者是典型的犬儒, 无耻之尤。 用这种方式给警匪一家的政府找理由, 给发了五次弥天大谎的政党找理由,真的不怕遭天谴吗
Youshijie 发表评论于
这等同有人讲美国也有。美国有,美国政府参与了伪造证件了吗?参与了把揭露此事的民众,新闻工作者投入监狱了吗?参与了把强奸,囚禁,人身伤害变成虐待罪了么?把执政党的责任归咎于文化,文化都是统治者造就出来的。五年就可以完全改变。这才几年,就文革2.0了。七十年了啊。这是什么样的作者?
温平宏毅 发表评论于
老套路:把锅甩给老祖宗或辩解其他国家也有人口贩子。但在21世纪,像苏州各级政府直至省政府那样搞调查的也是奇葩:出了如此丑恶的罪行之后,封村封网封口毁罪证。不将罪恶调查清楚,而是首先急忙证明铁链女不是李莹。台湾和新加坡也有华人传统,听过他们的各级政府是如此调查的吗?再看看中国大陆主流媒体的表现:对李云迪大加讨伐,对铁链女的罪恶罪恶保持沉默那么久。在XX党的领导下,整个社会的主流媒体都是只问立场,不问善恶。几十年的舆论风向也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随当权者的意欲瞎扯。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越来越差!
CR2019 发表评论于
拐卖铁链女的董某在官方通告里的罪是虐待家人。NMD,罪犯成了家人。。。
barryv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在这个时候掌握笔杆子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可以引用美国的黑奴史来体现美国当前人权状况的恶劣,又可以引用中国历史上的人口贩卖来说明,当前中国存在的人口贩卖是多么值得宽容和理解。
枫林深处是我家 发表评论于
本文作者得多无耻才扒得下脸来把“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最大利益”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与100多年前没落腐朽的封建帝王时代比烂?

至少反动腐朽没落的满清王朝的《大清律例·刑律》还明文规定:“凡诱拐妇人子女, 或典卖, 或为妻妾子孙者, 不分良人奴婢, 已卖未卖, 但诱取者, 被诱之人若不知情, 为首者, 拟绞监候, 被诱之人不坐。若以药饼及一切邪术迷拐幼小子女, 为首者立绞。”

而我裆的“中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罪基准刑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要情节特别严重者才“可以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其中“甚至”二字,其含义博大精深。

无耻!
barryv 发表评论于
最近洗地的特别多,丰县这个事情除了残害妇女,情节特别恶劣,关键是一个标榜自己多么优越优秀的政党,从头到尾的掩盖,在一个吹嘘为已经崛起的,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发生这种罪恶的事情。人民对人贩子愤怒,对掩盖的政府更加愤怒。人贩子可以枪毙,邪恶的政府怎么处理?!
true? 发表评论于
哪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一点问题?但要发展进步。
出了问题要敢于面对,更要去解决,而不是一昧地去诅咒自己的民族、祖先以及你们自己的父母、祖父母。
如果这样的话,没有一个民族有资格存于世上,大家全都自杀好了。
wx3000 发表评论于
党也在封建残余思想中不能自拔,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别人。
选民 发表评论于
有什么样的人民, 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玛格丽特农庄猫 发表评论于
酱缸文化, 这样的文化怎么会没人问题, 鲁迅先生说满纸都是吃人。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中华文化和所有其他古文明一样,有精华有糟粕。但是去其精华糟粕取其精华却是一场祸国殃民,毁灭中华文化的运动。

因为精华和糟粕往往共存,而且没有定义。中共以权力定义糟粕和精华的结果就是: 中华文化中的礼义廉耻因为有碍中共统治而被抛弃,那些权术阴谋愚民恶习,反而因为有利于中共统治保留了下来。今天的中国道德沦丧比许多封建朝代都不如。
shuangxihe 发表评论于
铁链女看着都让人痛心,相关人应该被严惩;
但是这个上升到攻击国家,就太生拉硬扯了;
西方国家这种毫无人权宗教也多有发生,怎么没见骂这个国家呢?
reno2389 发表评论于
当年外国的传教士曾经写道:灾荒之年,中国的女孩子都是一个银元就可以买到了,但就是这个价格,都没有什么人买,因为中国人当时太穷了,就是买了也养不起。

我们还是要感谢共产党统一了中国,在逐步消除贫穷。中国这么大,什么样的人都有,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后果不堪设想。

看看现在抖音上中国人拍的视频,阿富汗有多少可爱的小女孩,为了能有口饭吃,都跪在饭店面前,希望有人能给她们买个饼吃。
望乡客人 发表评论于
孔夫子他达,就是在地里遇见16岁的少女,“野合” 使之成为了孔圣人之母。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安徒生童话里的性别年龄与相貌歧视同样毒害了我们一代人幼小而纯洁的心灵。
还有莎士比亚里的犹太人 …
CR2019 发表评论于
费了这么大劲说拐卖妇女古而有之也是写错了重点。请作者找出比铁链女更悲惨的 (拔牙,栓铁链)真实例子。这还都不算,关键是官方可以几次调查都指鹿为马,这就连古代都不如了。
onceawhile 发表评论于
因为中国一直在延续封建专制的政治制度,所以这种问题才会根深蒂固,没有改变
照妖镜007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发生的事都是中共的错
民主灯塔发生的事都是个人的问题,只要新闻报道了,死多少人都是无可避免的,是上帝的旨意,认命吧!
kaili5 发表评论于
土工就是喜欢比烂,一说什么事情就是谁谁谁也是这么干过,天下乌鸦一般黑。现在都他妈二十一世纪了,还总跟几百年前比烂。强国离世间文明还是太远
三河匹夫 发表评论于
红三代都看不下去,“21世纪还存在这么原始行为,人性去哪里了?”
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皇帝,眼睛瞎了看不见?
土拨鼠拨土 发表评论于
中国历史上不缺这种阴暗面,但是作为伟光正的政府在处理这种阴暗面时采用打压遮掩的方法而不敢直面去解决问题实在是跟满清政府没什么区别。信息时代,难道百姓还是瞎子,没大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