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民意支持率跌至33% 不及同时期的特朗普!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上任近一年,美国总统拜登也迎来了“期末考”,不过成绩似乎有些不尽人意。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1月12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只有33%的受访者表示认可他的工作,53%的人表示不认可。与该机构今年2月的民调数据相比,拜登民意支持率可谓是“直线下滑”。不仅如此,其最新支持率的数据,甚至比前总统特朗普的同期支持率(38%)还要低。

是什么让拜登陷入如此窘境?2022年形势会有所改变吗?今年将迎来中期选举,民主党还有戏唱吗?

民调数据堪忧

除了支持率走低,这项民调还体现了不少其他方面的信息。

民调显示,只有33%的受访者表示认可他的工作,53%的人表示不认可。49%的美国人认为,拜登在制造分裂方面做的更多,只有42%的人说他在团结国家方面做的更多,而“团结”是拜登在竞选过程、胜选演说和就职演说中反复呼吁的词语。

此外,这项民调还显示,在特朗普支持者闯入美国国会大厦一周年后,58%的民众表示,认为美国民主有崩溃的危险。当被问及美国再次遭受类似国会袭击的可能性时,53%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有可能或有可能。

尽管把中国、俄罗斯等国视为威胁并加强遏制成为美国两党少有的共识,但民调显示,76%的美国人称,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比外国威胁还要危险。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分析师马洛伊说:“美国人对民主处于危险之中,以及未来政治分歧不断加深的严峻评估,是对内部敌人的恐惧,而不是对外部威胁的恐惧。”

《纽约时报》称,没有人能把美国从危险的悬崖上拯救出来。特朗普4年的总统任期和一场挥之不去的疫情让美国筋疲力尽,而至今联邦政府还没有对美国民主面临的风险做出应有的回应,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增加2024年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可能性。

英国《卫报》称,很多人表示美国的民主幻灭。实际上,早在“被击败的前总统特朗普”打开瓶塞之前,愤怒的、破坏性的幽灵就已经在瓶子里了。2021年1月6日是一场令人震惊的骚乱,但找到解决美国社会矛盾的方法之前,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骚乱。

疫情和滞胀双面夹击

自去年2月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他的民调支持率可谓是“直线下滑”。从被寄予厚望到如今的质疑不断,是什么让他走到如今的境地?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美国过去一年在内政外交上的表现。尽管拜登政府采取了不少措施,但从结果来看,效果并不是十分明显。

经济上,美国通货膨胀严重。美国劳工部当地时间1月12日报告,美国2021年12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7%,美国2021年通货膨胀率达到198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数据显示,食品、天然气、租金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成本上涨正在加剧美国家庭的财务压力。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1月11日表示,美国通货膨胀的压力可能将持续至2022年年中。如果通货膨胀率继续居高不下,美联储将准备加息。

疫情上,疫情形势急速恶化。与特朗普时期的抗疫政策相比,拜登政府无论从态度还是行动上,都有着很大的不同。然而,美国的疫情却没“刹住车”,反而朝着更不可测的方向发展。

随着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在美加速传播,美国疫情严重反弹,多项疫情指标屡屡刷新纪录。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全美1月10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近150万例,再创疫情暴发以来新高。

外交上,背负着美军被塔利班赶出阿富汗的狼狈,拜登政府在国内外都面临很大不少质疑。

在国内,共和党人借助阿富汗局势对拜登火力全开。《华盛顿邮报》盘点了共和党人攻击拜登的四种论调:拜登对此负有责任,拜登未能预料到或准备好应对局势变化,失败的撤军让美国更不安全,身在戴维营的拜登对此事漠不关心。

在国外,美国撤离阿富汗的方式也让盟友感到极度失望。盟友们抱怨美国并未就撤军这一可能威胁各国安全利益的问题与他们展开充分协商,这违背了拜登政府此前的承诺。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拜登在其总统任期的第一年就受到了打击,而关键的中期选举离现在已经不到一年了,如果没有重大事件来激发支持度,拜登可能很难走出2021年的低谷。

专家:美国2022年整体态势不乐观

2022年,摆在拜登政府面前的最大挑战莫过于中期选举。拜登所在的民主党能否继续掌握参众两院的控制权,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谈及拜登上任一年来的执政表现,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对环球网记者表示,拜登上台后,民众对他抱有不小期待。然而现实是,从去年1月至今,拜登的执政表现并未得到民众普遍认可。如果满分是十分,拜登的执政表现应该是在五分或更靠下一些。

李海东进一步分析说,从内政上看,与前一年相比,美国新冠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呈现出更高的上升态势;经济和就业问题上,他的执政表现也差强人意;从外交上看,尽管美国一直强调所谓的盟友关系,但通过AUKUS等事件可以看出美国在外交中间的损人害己。阿富汗撤军等一系列事件证明,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不仅无力,而且缺乏智慧。

李海东称,糟糕的执政表现也让民众对拜登政府乃至其所在的民主党产生更多的质疑。无疑,这些都会给民主党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乃至两年后的美国大选带来消极影响。

李海东认为,综合目前的一些信息,我们大致能够做出这样一个判断: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在参众两院大概率会受挫。参议院目前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各占50席,中期选举后,预计这种格局会有所变化,很大可能是共和党占据更多席位。众议院内预计也会出现一些变化,共和党也较大可能会夺得更多席位。整体来看,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中的选情不容乐观。上述种种可能也会给两年后的大选带来影响,拜登能否连任也具有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至于美国2022年的情况,李海东称,疫情上,美国现在基本上已经是一种“躺平”的状态,疫情形势也在急速恶化,预计这种情况短时间内很难扭转。经济上,美国正面临严重的通胀,而解决这一问题也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美国借债太多,收入增长又极其缓慢,整个国家的GDP总量增长也较慢,这就导致现在的困局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综合来看,美国2022年的整体态势不是非常乐观。

李海东总结称,这也反映出,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都解决不了美国自身的沉重问题,这些问题是结构性的,也是根深蒂固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美国总体衰退的一个非常鲜明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