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过程耍流氓:偷换概念 把水搅混 你说东他说西…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颜纯钩分析评论文章:拜登召集全球民主峰会,中共国与俄国、伊朗、朝鲜、新加坡等被排除在外,中共急起来,最近大讲中国式的“全过程民主”;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宣称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国务院新闻办更大言不惭发表了《中国的民主》白皮书。

       中共突然乐衷民主议题,目的是抢夺话语权,你有你的民主,我有我的民主,说是一个国家有没有民主,不是由别国决定,是由该国人民决定。

       全世界民主国家空前集结,把几个独裁或准独裁国家孤立起来,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世界分成两极,一极进步一极反动,一极受人民拥戴,一极靠威权统治,这样的趋势使中共站在历史发展的对立面,遭全世界杯葛,那不是好玩的事。

       中共应付外界批判,有几种惯用的手法,一是偷换概念,二是把水搅混,三是抽象肯定具体否定。当这些手段都失效,还可以阿Q,不行还可以耍赖,再不行还可以破口大骂,再不行就祭出专政暴力,总之到最后,他都要赢。

       偷换概念最典型的就是把“港人治港”偷换成“爱国者治港”。港人治港是没有前设条件的,只要是港人,被香港市民选出来,就可以治港。偷换成“爱国者治港”后,就是有些港人可以治港,有些不可以,筛选条件是爱不爱国,而爱不爱国的定义权,又掌握在中共手上。

       表面上还是香港人一人一票选举,可是候选人经过筛选,选举结果内定,性质已完全不同,民主成了空壳,独裁才是内核。

       把水搅混是你说东他说西,你说中共选举不公平,他就说美国白人黑人也不公平,你说中共霸凌中小国家,他就说美国也霸凌我们。既然我的问题你也有,大家平起平坐,你就没有权力批评我,而我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是我也肯定民主的抽象价值,我的宪法里白纸黑字写了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还有言论、出版、结社等等的自由,但我又定立多如牛毛的次级法律,那些法律把宪法的条文抽空了,不是一切法律服从宪法,而是宪法服从低级法律。民主与自由在现实生活中永不存在,但在宪法上永远写著。

       这只是举其荦荦大者,至于流氓和维稳手法,那就不胜枚举了。

       前不久北京有十四位民间候选人在选举前搞街站,政府派几十个街道大叔大妈到街站前去扫地,把街站变相围起来,不让选民接近,这一招够流氓了吧?之后把人困在家里,跟踪威胁,最后直接把他们押送离京。如此搔扰迫害,谁能参选?

       近日网上有一个短片,一位外国记者到某地候选人家中采访,到了家门口,才发现有十几个来历不明的黑汉围站在门口,个个殭尸一样木无表情,不让里面的人出来,也不让外面的人进去。记者敲门,主人应门后直说不认识那批男人,又要请记者进门,记者当然被推搡拥堵阻在门外,后来黑汉索性以手遮挡镜头,记者根本无计可施。

       所谓“全过程民主”,就是先让你没有机会参选,即使你入闸了,也要保证让你选不上,即使不幸让你选上了,也要保证不让你在立法会发挥实际作用——如此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控制在中共手上的民主,就叫做“全过程民主”。

       口头上把民主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就在过程中作弊,合法的手段是自行立法作筛选,不准“非我族类”入闸;不合法的手段就是耍流氓,让你无法实际操作。“全过程民主”,就是全过程耍流氓。

       早前,香港廉政公署以鼓动不投票和投白票为理由通缉许智峰与丘文俊,近日廉署专员白韫六又威胁香港民意研究所有可能违反“选举法”。如果连谈论选举都“犯法”,那香港人除了服从被“优化”的新选举法之外,还能做什么?

       这一套中国式的流氓手法,除了骗骗亿万愚民之外,对民主国家完全失效,否则拜登的民主峰会也没有人理睬了。中共以流氓手法治国理政,中国人视流氓手法为合法正宗,上行下效之馀,社会恶质化与日俱增,而一个政权的根基便不断自我腐蚀下去,直到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