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使彭帅微笑 是一种羞辱和精神虐待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彭帅指控张高丽性侵之后,在中国官媒频频展现灿烂的微笑。时评人长平认为,国际社会仅仅看到彭帅被控制还不够,还应该看到,她还正在被羞辱和精神虐待。

在#MeToo事件中,很多人都只看到受害女性对性侵者的指控,却忽略了在中国走上法庭的此类案件,往往是这些女性面临被指控者的名誉权起诉。从法律以及由法律引申的舆论上说,彭帅案也不例外:如果她的性侵指控不能成立,那么就意味着她可能侵犯了被指控者的名誉--何况的指控对象是位高权重的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中国民众心目中意味着拥有更大的名誉。在这个意义上,彭帅在发表羞愤而痛苦的性侵指控之后,不得不出席公共活动,在镜头前向全世界展示微笑,是在被逼迫自证其罪。

中国两起著名的#MeToo案件,何谦指控邓飞性侵案和弦子指控朱军性侵案,都在不久前得到了法院的判决。何谦和帮助她传播指控的媒体人邹思聪被杭州一家法院判决侵犯邓飞名誉权。北京一家法院则判决弦子指控朱军性侵证据不足,由此弦子面临着朱军已经起诉的名誉权审判。

在法庭之外,同时又与法庭审判紧密相关的是#MeToo当事人从一开始就面临的民间的舆论审判。行为不检,贞操失守,已经难辞其咎。如果性侵证据不足,主动勾搭成奸,或者纯属诬告男人,那更是罪大恶极了。

"宫斗故事"掩埋性侵悲剧

中共官场玩弄女性的现象从未断绝,但是官方通常称之为"生活作风问题"、"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道德腐化"。即便最严厉的打击政治对手的刑事审判中,也极少出现性侵判决。而这些多名女性往往无名无姓,无声无息,她们的性侵遭遇往往被掩埋在妻妾倾轧的宫斗故事中。因此,我认为彭帅勇敢地站出来指控张高丽,改写了中国的"宫斗戏"叙事模式。

长平观察:彭帅指控张高丽 改写中国宫斗戏

尽管如此,彭帅事件也多半没有机会走上法庭。但是,和与中共官员"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多名女性"一样,她也难逃严厉的舆论审判:色诱高官,攀附权贵,争风吃醋……其中的重要证据,就是她的"自证其罪":她的指控贴文中关于爱的渴望,对于温馨时刻的回忆,以及认为"名分这东西真重要"……在很多人眼里,性侵指控之后的"灿烂微笑",是在表示"我那不过是在闹情绪而已"。

不过,跟中共对人权律师和异议人士广泛采用的"电视认罪"一样,中共官媒和官媒记者个人社交媒体账号展示的彭帅的微笑,国际社会看到的是胁迫,是对当事人的精神虐待。

一个女人抱着"即使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我也会说出和你的事实"的决心进行性侵指控,她应该得到的社会回应是对其指控的调查,而不是"你们看,她笑得多灿烂"。

长平观察:以“电视认罪”行使沉默权?

彭帅以其知名运动员的身份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国际女子网球协会、日本网坛名将大坂直美(NaomiOsaka)、美国白宫、联合国均要求对她的指控进行调查。中共对此置之不理,却让她在官媒和官媒记者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进行"电视认罪"式的自证其罪。

国际社会从这些照片和视频中得到的信息是:看,我们不仅能让彭帅沉默,还能让她开口;不仅能让她哭,还能让她笑;不仅能让她痛心,还能让她打自己的脸;不仅让官媒表演,还能让国际奥委会配合。

德语媒体:沦为专制帮凶的国际奥委会

国际社会仅仅看到彭帅被控制还不够,还应该看到,她还正在被羞辱和精神虐待。这种羞辱和虐待还包括有一天她可能像李波、王宇、桂敏海等人一样,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否认自己的指控,声称自己过得很好,希望国际社会不要打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