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干五”:民族主义崛起下的弄潮网红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位名叫“孤烟暮蝉”的博主时常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微博上发布有关热点时政和社会的话题的帖文和影片,她的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给人的感觉相当亲和、友好。这名年轻女子仅在微博就拥有近640万忠实粉丝。

在她账号的显著位置,是一张女孩在树丛中比心的梦幻背景图,但这种可爱美学掩盖了她一贯的尖酸文风和语气。

在最近的一则帖子中,她指美国近期表面上“是要给欧盟松狗链”, 让其有多一点军事自主权, 但是, 前提是在印太地区围堵中国。 另一则帖子中,她在自己转发的一则视频下形容称,美国德克萨斯州新冠病毒感染率的上升是“一场内战”,“美国人正在用生物战自相残杀”。

在中国,“五毛”曾是对网评员的贬义称呼,用来讽刺政府雇佣的水军每发一帖能赚五毛钱。“孤烟暮蝉”似乎并不介意这一标签,但她将自己称为“自干五”,即“自带干粮的五毛”, 区别是,她是“自愿”发帖的博主。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像“孤烟暮蝉”一样的“自干五”还有很多,该群体的崛起与中国近年的民族主义浪潮密切相关。

他们经常用尖刻的语言对西方国家和媒体口诛笔伐。对女权主义、LGBTQ到民主和人权,再到西方思想对中国社会的“侵蚀”等诸多方面发声。

这些“自干五”攻击的目标也包括很多被视为支持“分裂主义”的人,比如台湾和香港的民主运动人士以及活动家、中国国内的“公知”和专家们。

遭到他们抨击的人包括作家方方,她以对武汉新冠疫情初期令人心焦的记录而闻名。去年,在一篇广为流传的帖子中,同为知名“自干五”博主的“上帝之鹰”指责方方出版英文版《武汉日记》(Wuhan Diary)是“在我们背后捅下了最深的一刀”,并制造了“反华势力给中国泼脏水的头号武器之一”。

最近,中国知名医学家张文宏成为了新的目标,因为他提议中国应学会与病毒共存,而这一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与官方政策相左。

几位博主立即挖出张文宏早期的一篇博士论文,指控他剽窃。 他曾就读的复旦大学在调查后否认了这一指控。张文宏曾建议孩子早上不要喝粥,应多喝牛奶,这被视为意在否定传统中国早餐和价值观,成为了他另一条“罪状”。

“是不是崇洋媚外过头了?”另一名自称“自干五”的博主“平民王小石”写道。

一些在灾难中发声的受害者也常成为“自干五”们攻击的目标, 包括武汉新冠爆发后封城期间在网上寻求帮助的居民和在郑州洪水后悼念亡者的亲属。

例如,今年7月郑州洪水,十余人葬身一地铁站内。事后,一名身着雨衣的父亲在站外哀悼亡女的照片在社交媒体流传,他被称为“雨衣父亲”。

但拥有近80万粉丝、名为“子午侠士”的“自干五”在未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网上发帖,暗示当事人造假。他质疑“遇难名单里最年轻的女孩20岁,平时需要她爸爸用自行车接送吗?”。然而,当地媒体后来证实此事属实。

专家们表示,这些账号每天可以发布几十个这样的帖子,它们往往是简短但情绪化的,而这也是能迅速传播的原因之一。

“这是一种快餐民族主义,”中国社交媒体分析师棵小曼(Manya Koetse)说。“人们咬一口,分享一下,然后忘记。”

爆炸式发酵
许多人认为,中国爱国主义情绪的上扬是中国与西方关系日益紧张的结果,但这只说对了一半。

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民族主义情绪在许多地方兴起,但在中国,它恰逢中国国力迅速上升,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民族认同的大力推广及社交媒体的迅速普及。

棵小曼表示,许多“自干五”通常很年轻,在充满爱国主义和自豪感的教育中长大,并接受了那些关于民族屈辱的历史教育。“因此,你会看到一种反外和亲华情绪交织在一起,呈爆炸式发酵,同时(他们)强调中国文化和身份的重要。”

近年来,中国对网络言论有着日趋严格的限制,活动家和普通民众在网上的发言时常面临严格审查,微博和微信等平台上敏感内容经常性地被消失,而这些“自干五”博主却能风生水起,尤其令人咂舌。

观察人士表示,与前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倾向于宣传中国政府官方立场的声音似乎得到更大的自由。在某些情况下,官方媒体的社交平台转发他们的文章,帮助扩大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自干五”是否与国家有直接联系,但一些人已被地方政府邀请参加活动,或授予荣誉称号。

“孤烟暮蝉”的真名是舒畅,她在2014年以一篇题为《你是一个中国人》的文章首次崭露头角,该文章被多家主流媒体转载。在那之后,她曾参加山东烟台市政府组织的活动和官媒中青网举办的演讲,并在今年7月被广东省任命为“广东网络文明宣传大使”之一。

共生关系
“自干五”只是中国一个复杂舆论生态系统的一环。

以微博为代表的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很多爱国主义讨论,仍由官方媒体推动。它们可以通过创建和推广单个话题标签来影响舆论风向,例如在新疆棉花争议中,众多官媒都发起了“#我支持新疆棉花”的话题。

许多知名度不高的意见领袖也参与其中,包括数字艺术家、小型媒体、外国网红,甚至是学有所成的大学教授。例如,今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网红教授金灿荣就曾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暗示,河南的洪灾是“敌对国家”使用“气象武器”的结果。

台湾智库“民主实验室”(Doublethink Lab)分析师哈普雷·柯(音译,Harpre Ke)指出,中国的互联网法规鼓励用户积极宣传党的政策和思想,因此许多网红只是在利用这个体制。

“你可以是一名机会主义者!在这个受民族主义毒害的环境中,想成为职业社交媒体网红的人,这就是成名之道。”他说。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这些爱国网红可能没有直接从国家拿到报酬,但他们仍可通过在官方媒体上提升自己的形象,并将这种认可转化为发展自己的个人品牌而受益。

随着读者人数的增加,他们可以从广告或付费内容中获得可观的收入。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者方可成博士估计,一个拥有100多万粉丝的微博账户每年可以赚取几百万元人民币。

当局也会因此受益。例如,通过让“自干五”做演讲,国家“邀请他们为其做意识形态工作,因此这些博主成为成功的偶像和(宣传)榜样,”哈普雷·柯说。

方可成表示,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通过推荐和推广机制,在鼓励对党忠诚的帖子中发挥了作用,它们也将从商业上受益。“这增加了参与度和用户活跃度,所以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他说。

但是,留给这些网红们的空间并非无限,他们的狂热有时也会“祸从口出”。

最近几个月,一些“自干五”传播新冠疫情由美国实验室泄露论,以及攻击张文宏的帖子遭删除。自媒体作家李光满撰写的一篇呼吁进行更激进的共产主义革命的文章迅速走红,并被官媒转载,但在引发反弹后也消失一段时间。

“有时候,关于你能说什么或不能说什么的规则非常模糊,”棵小曼说。“只因一条微博,这些网红就可能被消失。”

“当他们的个人信念与官方立场一致时,他们可能有助于官方语境,但一旦他们被认为不再有用或被视为与(政府)定调背道而驰,他们就会玩完。”

9月下旬,“孤烟暮蝉”的账号突然被禁言15天,平台称她“违反了社区准则”。

她立即置顶了一个老帖子,引导读者关注她的另一个账号,并在那里继续发布自己尖刻的帖子。

“备用一个小号吧,”她写道,“以防万一。”

在本文的英文版发稿前,“孤烟暮蝉”没有回应BBC的采访请求,但她在周四(10月21日)晚发布视频回应称,“自干五”的出现和增加是因为一些西方势力恶意看待中国崛起,她称自己并未从社交媒体获得太多利润,在某个网络平台收益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