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实验”激增9万确诊 专家喊中国不急开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某种程度上说,新加坡是在进行一场‘实验’。”“新加坡疫苗接种率达到83%了,他们就把新冠当成大号的感冒,要和它共存。”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对观察者网表示。

两个月内确诊病例激增近9万例,连续5天单日新增突破3000例,10月19日更是达到3994例,创下历史新高。

对于“抗疫优等生”新加坡来说,这些数字在过去简直难以想象。但自从政府今年8月迈出“与病毒共存”第一步以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今年6月以来新加坡疫情趋势(注:少量输入病例未显示)

做出这样选择,新加坡有自己的苦衷。总理李显龙10月9日表示:“新加坡不可能无限期封锁和关闭边境,这将付出高昂代价。”卫生部长王乙康也曾说:“新加坡作为一个弹丸小国和全球枢纽,必须跟世界保持联系,彻底关闭边境将严重影响人民生计。”

于是8月10日新加坡开始放宽防疫措施,但8月底疫情就迅速反弹,9月27日,政府再次宣布收紧防疫措施。此番“仰卧起坐”式抗疫,让民众感到彷徨。一部分新加坡人已将不满化作要求官员辞职的请愿信。

而就在新加坡10月19日开放美国等8国疫苗接种者入境免隔离之际,美国疾控中心却已把新加坡旅游警戒上调至最高等级,呼吁民众避免前往。

作为出口导向型经济国家,新加坡无法承受长期的封锁,势必要在经济和疫情的风险中作出艰难选择。另一方面,这其中也能反映出那些一开始积极抗疫的国家,一旦选择“与病毒共存”后将面临的挑战。

那么,新加坡所经历的,能否给中国带来一些借鉴?

在李玲看来,新加坡近期的每日新增病例说明德尔塔病毒传染性非常强,“大家想一想,我们可是14亿人口,一旦传开,就不是日增3000的事儿了。”

李玲认为,中国是否开放国门取决于疫情演变和国外疫情是否平息,“我们这张维护14亿人健康的保护网来之不易,不能轻易放开。”此外,在双循环格局下,中国经济稳定恢复,目前“开放国门”的迫切性没有新加坡等国那么大,应该以人民健康为优先。

从“领先病毒”到“追赶疫情”

新加坡在疫情之初制定了严格的防疫措施,迅速采取行动追踪、检测密切接触者和疑似病例,加上居家隔离、旅行限制、封锁边境等,在短期内有效控制了疫情的扩散,该国确诊和死亡人数也长期维持在低水平,且几乎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本地传播。

新加坡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司司长李坚明去年3月表示:“我们希望领先病毒一两步。”

不过,今年以来,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在全球肆虐,新加坡对疫情的态度也出现了变化。6月24日,联合领导新加坡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贸工部长颜金勇、财政部长黄循财和卫生部长王乙康联名发表题为《与新冠共处,如常生活》的文章。

文中描绘了新加坡未来的“新常态”:1、疫苗接种者一般只会出现轻微症状,患者可在家中康复。2、不必大规模追踪密切接触者,民众自行筛查、自行隔离。3、不再监控确诊案例,着重关注重症、ICU、插管治疗人数等。4、逐步放宽限制,恢复大型聚会,企业正常运作。5、重新放开出国旅游,尤其是对已经控制疫情的国家/地区。

简而言之,新加坡政府希望民众改变对新冠的看法,将新冠视为类似流感的“地方性流行病”,无法“完全消除”,应该降低其威胁。

在外界看来,这篇文章释出了明确的信号,意味着新加坡将不再追求“清零”政策,而是逐步走向“与病毒共存”之路。

不过,“共存”并不意味着立刻“躺平”,新加坡政府制定了分阶段的开放措施。

8月6日,王乙康在记者会上勾勒了迈向“新常态”的路线图:自8月10日起,启动为期一个月的“预备期”,届时已完成疫苗接种者可参加不超过5人的群聚活动,亦可参加最多500人出席的婚礼等大型活动;而未接种疫苗者仍须遵守两人限聚令;若疫情趋稳,8月19日启动的第二阶段措施将进一步放宽大型活动的人数限制。

到9月初,预计新加坡8成人口完成疫苗接种,如果重症病患情况仍受控,就可迈入“过渡期A”,进一步放宽经济、社会和旅游活动。若疫情持续趋稳,新加坡将能进入“过渡期B”,最终达到“新常态”。

王乙康形容新加坡此举是“摸着石头过河”,而他也预计,开放之后,受感染和死亡人数都会增加,“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伴随着限制措施的放宽,8月底,新加坡疫情果然开始迅速反弹。10月9日,新加坡单日确诊病例突破3700例,并且是连续5天新增破3000。短暂回落后,15日-17日再次连续突破3000例,10月19日达到3994例,刷新单日最高确诊纪录。

对于这个人口只有550万的国家来说,这些数字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并且,和去年4月那波疫情几乎只在外籍移工中传播不同,本轮疫情多数都是本土社区病例。

严峻的疫情下,新加坡政府再次宣布收紧防疫措施:9月27日起,包括社交聚会和餐馆堂食人数由5人调整为2人,为期一个月。同时,12岁以下学生居家上课至10月10日。此外,自10月1日起,卫生部将公布较多确诊病患到过的地点地图,民众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回避。

对此,有评论将其戏称为“仰卧起坐”式抗疫。

在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看来,新加坡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在进行一场“实验”,“新加坡疫苗接种率达到83%了,他们就把新冠当成大号的感冒,要和它共存。”

不过李玲认为,新加坡“实验”到今天,效果并不理想,从8月至今,2个多月,确诊数激增;虽然重症、死亡率不高,但绝对数高,死亡人数也随之上升,且近期还出现了23岁年轻人因新冠并发症死亡的案例。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预计,未来至少两三周内,因新冠并发症所导致的死亡病例将持续增加,“死亡病例何时能够下降,关键在于那些不愿接种疫苗的人是否会改变主意。”

在新加坡从事研究工作的尤金(Eugene Tan)已将3个孩子从幼儿园中接回,他对日经亚洲评论表示,新加坡政府不断变化的政策让公众感到不确定,也错误地估计了“公众将如何接受死亡和重症增加所带来的代价”。

尤金认为,不断调整的政策表明,新加坡政府“似乎在追赶不断恶化的疫情,同时仍想利用开放带来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