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长津湖》难走出去,而《鱿鱼游戏》可以?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01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最近最火的两个影视作品在舆论场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一个是中国的《长津湖》,一个是韩国的《鱿鱼游戏》。

《长津湖》自然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国产佳作,但可惜的是,这部电影在海外并没有掀起多大浪花,甚至还颇受微词。

但是《鱿鱼游戏》却点燃了全球市场。

Netflix全球排行第一,1.11亿次用户观看。

一个小小的椪糖游戏,让全世界开始戳戳戳。

海外社交媒体全炸了,各种视频的模仿秀……

这两天,韩国Kakao娱乐还宣布将制作现实版“鱿鱼游戏”综艺,命名为《生存男女:分裂的世界》。

说将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恶劣环境里,让参赛者待上10天,展开激烈的生存竞争,最终胜利的队伍将获得1亿韩元的奖金。

光看形式,就知道又是一部能大火的综艺。

实际上,亚洲这些年的文化代表,还真的就是喜欢“抄袭”和“盗窃”的韩国。

就说韩国组合EXO吧。

内娱饭圈有一句俗语:往前数几年,都是EXO家人。

从EXO回国的“归国四子”(鹿晗、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哪个不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虽然吴签进去了,但是历史上也是风光过的。

其实在过去十多年,韩国都在向亚洲,乃至世界进行文化与生活习惯的输出。

其文化的渗透自然不必多表。

韩国的各种流行元素,各种发型时尚,几乎都走在中国前面,而且也引领着中国的少男少女。

当然了,这种现象也早已引起中国重视。

2017年,“限韩令”开始,中国影剧社公告:“各大版权在线站今日起暂停更新一切韩流节目。”

这算是断了韩国文化输出中国的一根大动脉。

不过在另一边,中国山寨版的韩国节目却纷纷出笼。

包括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模仿韩国《一日三餐》)、《梦幻对唱》(模仿韩国《我想和你唱》)、《亲爱的客栈》(模仿韩国《孝利家的民宿》)等。

从企划到视觉设计,几乎和韩国一模一样。

韩流的资本虽然被挡住了,但是文化,还是层层渗透了……

02

而在限韩令之外,世界各大影资本,却看中了韩国的文化输出能力。

据报道,这些年美国的Netflix投资了韩国电视剧、电影等不少项目。

五年来一共花费了7700亿韩元(约 41 亿人民币),光是最新的韩剧《鱿鱼游戏》就投资了200亿韩元。

还有《D.P:逃兵追缉令》、《王国》等大热门作品。

这些作品无一例外,都得到了大卖。

而且产生了5.6兆韩元的经济收益,为韩国劳动者提供了1.6万个工作岗位。

为什么是韩国?

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香港、台湾,很多人都在问:为何我们就不行?

一方面,韩国的流行音乐、偶像文化电影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打下了好的铺垫。

另一方面,韩国虽小,但影视制作工业体系十分完整,对文化创作的态度,十分包容。

首先,韩国颁布了《电影振兴法》等相关的政策,来保护创作的自由度。

使其不受资本干扰,不受政治干扰。

尤其在《寄生虫》(反应韩国社会黑暗)拿下奥斯卡金像奖后,韩国总统文在寅甚至特地公开强调,要继续加大对韩国影视的支持。

这样成熟的工业体系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并不具备。

于是我们能够看到,韩国许许多多反应社会问题的佳作。

《出租车司机》以底层司机的视角,还原“不能还原”的光州事件。

《辩护人》以前总统卢武铉的青年故事,揭露了司法的黑暗。

《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关注男权社会下的女性生存艰难。

还有大名鼎鼎的《熔炉》和《素媛》。

直接倒逼了韩国法律的修改。

还有大名鼎鼎的《熔炉》和《素媛》。

直接倒逼了韩国法律的修改。

为什么韩国电影能让亚洲乃至世界都发生共情?

是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地批判这个社会的弊病。

无情诘问、控诉制度的恶。

大胆揭露底层之苦和政治的阴暗。

 

就像鲁迅先生说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底层的大多数不爱鲁迅呢?

韩国,敢于把人世间痛拿出来给你看,而这些痛,往往又是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

03

顺带,也想夸一下美国的Netflix 。

可以说,Netflix是当前最牛逼的影视制作公司了。

从一家录像出租店,到美国的影视金字塔。

这家公司的文化,也写满了对文化的包容,对创作自由的鼓励。

在创作的自由度上,Netflix从来就是只给资金,而不干预内容的创作。

这一点,中国的很多有才华的小导演都羡慕——当他们想找煤老板投资某个剧的时候,煤老板总是要提一些奇葩的要求。

而Netflix的钱,只是让韩国有更多的能力去自由发挥,甚至是试错。

却不是简单的资本包养。

不问过程,只看结果。

不发表意见,只给钱。

既有创作自由,又能拿高额片酬,韩国最顶尖的电影人自然纷至沓来。

04

我为什么要特地强调韩国的文化创作自由呢?

因为我无比的相信几个常识:

1 好的文化作品,往往是替老百姓说话的,比如中国的《我不是药神》。

2 能反映老百姓心声的作品,才有长期价值,才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历史的跌宕。

比如《诗经》在今天被人们念起的句子,都是民间的“风”,而不是庙堂的“颂”。

3 越是真实的,才越是世界的。

安徒生的童话,欧亨利的讽刺,为什么通行世界?因为他们足够的真实。

中国很多国内的票房大作,为什么没有走向世界?

历史积淀不够多吗?

社会文化不够丰富吗?

素材很难找吗?

都不是。

是因为太安逸了。

没有错,太安逸了!

05

为什么说安逸?

《战狼2》总投资为1.5亿人民币,收获票房56.94亿。

现在热门的《长津湖》,真实投资成本也只有8亿,票房目前46.86亿。

简单地说,就是小成本,大回报。

为什能有那么大回报,因为走出世界了吗?

不是。

因为我们14亿人口的市场太优质了!

而且外面的电影进入中国也非常困难。

广大的人民群众,合法选择的途径,更多是国产剧和国产电影。

所以,这个舒适区实在太难突破了。

相反,只有5200万人口的韩国深知,必须依托于将本国文化输出,让外国人掏钱看他们制作的影视内容,才能很好地活下去!

什么都能拍,什么都敢拍。

所以,他们的作品总是充满了突破,总是能调动更多人的胃口。

我们知道,每隔几年,韩国总能在音乐、影视方面创造出引爆全球的现象级作品,并留下自己的文化符号。

比如音乐作品《Nobody》《江南style》,影视类作品《寄生虫》以及现在的《鱿鱼游戏》。

韩语虽是小语种,但韩国文化却能以一种跨文化、跨人种的方式引爆全球。

不仅火遍东亚,甚至风靡欧美、拉美、中东和非洲。

今天,我们反复说,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的文化。

怎么讲好,怎么传播呢?

韩国文化输出的成功因素,对我们来说,值得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