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那位被枪杀的律师,其实被“杀死”了两次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武汉的那一枪,不仅打在律师薛伟幸身上,更是打在全中国人民的心上。

2021年9月13日,薛律师正在自己的单位上班,犯罪嫌疑人雷某拿着枪,忽然冲入他的单位,对准他就是一枪,然后迅速逃离。

枪击响声之大,附近的居民以为某辆汽车被爆胎了。

这把枪,是自制的土铳,射程短,威力大,近距离杀伤效果最大,而薛律师就是在这把土铳的射击之下,还没有来得及送医院就失去了生命体征。

这个犯罪分子有多猖狂呢?

据网友分析,律师被枪杀的地点对面就是法院。

在法院的对面开枪杀人,何等嚣张?



而且,这个犯罪分子在枪杀完薛律师之后,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临街对一辆辆汽车用枪瞄准。

如果对方不停车,他就准备一枪,意欲当街枪杀无辜路人,可见其态度之凶残!



后来,这名犯罪分子抢到了一辆宝马车逃逸,最后被警方捉拿归案。

这个被杀的律师是甘肃人,这是他律师执业的第四个年头,主要是打刑事、民商事的官司。

目前,被害律师的家属已经发声,他的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听闻噩耗后,连夜从甘肃老家赶往武汉,而他还有一个弟弟。



好好一个家,就这样被四分五裂,天人永隔。

这不仅仅是一个妻子失去了丈夫,还是一个父亲失去了最骄傲的孩子,一个母亲失去了最疼爱的儿子,一个弟弟失去了最敬爱的兄长。

这是这个家庭最悲伤的时刻,也是他们心里那一根弦彻底崩塌的时刻。

一天之内,武汉律师被枪杀事件就上了好几次热搜,然而舆论的焦点却朝着越来越诡异的方向驶去。

听闻律师被杀,一些小人就开始狂欢,忍不住过来落井下石。

这些网友,他们不质疑枪支怎么来的,不指责歹徒有多凶恶,却纷纷调转枪口对准了那个律师。

有人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说这个律师私德有亏,回扣吃多了。







有人说,这个行业的水很深,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个律师被杀,不值得同情。







还有人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个律师被杀,肯定是他自己不好。



最可气的是,竟然有人开始为杀人犯洗白,称这个行为是为民除害,杀死律师很坦荡。



这并不是个例,打开关于这个事件的留言,就能看到很多很多。

有些网友实在看不下去,开始在评论区反击这些人三观不正的言论,可惜势单力薄,很快被压下去。





最令人心酸的是,有一个正在读法律专业的大学生,当他看到这些留言后,开始动摇自己想要当律师的决心……



网上这些攻击律师的“毁三观”言论,真的是看的让人又气愤,又无语。

果然,越无知的人越固执,越愚蠢,戾气也越重。

他们心中有一把锤子,满世界找钉子,看到任何不满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捶下去,也不管这把锤子到底是捶到了对方,还是捶到了自己。

而这些键盘侠们的悲哀和愚蠢,莫过于此。



这名律师为什么会被杀?

据薛律师所在律所的汇报,薛律师和犯罪分子平时并没有任何交集,而仅仅是在四起民事诉讼中,薛律师向法院申请强制拍卖犯罪分子的房产,引发犯罪分子的不满,在酗酒之后持枪把薛律师打死。



我们再看看这几起民事诉讼的裁定书:



图片有点模糊,我们简单一起说一下。

犯罪分子雷某是武汉某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板,因为建筑工程的问题欠了钱,有四个人分别把他告上了法庭。

2020年5月20日,张某武、张某进、李某、韩某思四人分别向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冻结雷某的财产,申请金额分别为40.3万元、21.6万元、21.2万元、42.7万元,总计125.8万元。

而法院经审理认为四人的申请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同意了四人的申请金额。

于是雷某的房产被冻结,要走法律程序拍卖,用来偿还欠款。

法院和薛律师其实并不是没有给雷某时间和机会,可是他一直没有还钱,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走上冻结他房产去拍卖的这条途径。

而且雷某是老赖,法院在2020年11月19日和2021年5月7日就先后两次对他限制高消费。

杨成芳律师说,薛律师其实是在帮一群农民工讨薪,怕农民工拿不到钱,才会去冻结对方的财产。

可是这么一件正义的事情,这样正义的一个人,却遭到网友围攻,令人心酸。



什么叫工程款?

大部分都是农民工在工地上流血流汗挣下来的血汗钱,凭什么不能要?雷某又有什么资格不给?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还钱,别人只好冻结你的房产去拍卖,这又有什么不对?

而且雷某用的枪是土铳,这是需要用很长时间组装和准备的,一个人随时把枪准备在身边的人,还有人帮他洗地?

所以,从头到尾,薛律师都没有做错,而错的人,一直都是欠债不还却举起枪的那个人。



薛律师是什么人?

他来自甘肃兰州农村,家里的父母都是农民,他能够从甘肃的农村考入武汉这边的大学,并且成为一名律师,是家里的骄傲。

薛律师的同学说,听闻大学同学遇害之后,他感到难以置信,在他的印象中,薛律师个头很高,长相阳光,喜欢打篮球,平日为人很热情的一个人。

“我一直以为是重名。”随即他情绪失控在电话里哭起来。

薛律师的同事说,他平时社会正义感很强,做事认真负责,喜欢替弱者打抱不平。

我们再看看那个新闻,薛律师帮农民工讨薪遇害的时候,他的农民工父亲正在外地打工,听闻儿子的噩耗之后,悲伤不已,马上放下手上的活,往武汉赶。

不知怎么地,我想到这一幕,忽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薛律师帮农民工讨薪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自己父亲在外打工的不易?

薛律师帮弱势群体声张正义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自己也是在这样的场景中长大?

薛律师选择当律师,用法律的武器匡扶正义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某一天会遭遇报复?

我不敢想。

我真的不敢想。

因为越想,你越会觉得这件事情无比心酸。

“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

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道怎么了,一个帮农民工讨薪的律师,却在自己惨遭报复之后,还要被网友泼脏水,骂成这样。

看到薛律师的结局,以后又有多少人敢为正义而发声?

那些骂律师的人,当自己辛辛苦苦工作的工资要不回来的时候,当自己借出去的钱怎么也要不回来的时候,又会用怎样的嘴脸来求律师?

有人说,犯罪分子雷某生活不易,连200块钱都需要找人借,律师不该拍卖他的房产。

可是,犯罪分子生活不易,这个世间又有谁的生活是容易的?

那些被他欠钱的农民工生活容易吗?那些等待着这笔钱去给家里老人看病给小孩读书的人又容易吗?

有人说,把别人的房子去法拍,这个里面的水很深,也很残忍,参与者都太黑心。

说这话的人,我只想问问你,见过老赖么?见过真正法拍房的程序么?

这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一个法拍事情,欠钱不还,房子被拍卖了,老太赖在里面不走,对着法院的人,把自己的裤子脱掉。



当你见过老赖颐指气使的嘴脸,当你尝试过那些欠钱的人都是大爷的滋味,你就会明白法律和律师存在的意义。

很多人把自己对律师的不满对准了薛律师,觉得律师收费太贵,不能免费咨询。

可是人家那么努力考上大学,辛苦读书,煎熬那么多年拿了律师执照,最后却不能赚钱,要纯做公益,你觉得可能吗?

如果你的老板也白嫖你的时间,不发工资,你会愿意吗?

很多事情,换位思考,将心比心,一下子都明白了。

不可否认,律师里面确实有害群之马,而且还不少,但是不能因此否定每一个律师,否定这个行业,更不能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一个已故的律师身上。

事实上,我们的很多事情,我们的社会,都是在律师的推动下,慢慢变得越来越好的。

我永远记得张起淮律师,截肢少女被航空公司拒载,是他愤而把航空公司告上法庭,从而没有哪家航空公司敢对他们拒载。

我永远记得乔占祥律师,他以一己之力状告铁道部春节涨价而全国闻名,从而我们的春节车票再也不会涨价。

我永远记得张玉霞律师,她辞去高薪为受家暴的妇女和未成年人免费提供法律援助,十年时间承办了一千五百多起法律援助案件。

还有与火车票退票收费较真的董正伟律师,在火车上索要发票的郝劲松律师,替聋哑人维权的唐帅律师等等。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良心,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我们的社会才会看到希望。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维护社会公平的律师,他们读最厚的书,考最难的试。

他们为正义发声,为公平奔走。

这样的人,不应该穿着“防弹衣”担惊受怕,更不应该受到键盘侠的泼脏水和指责。

别让好人寒了心。

别把枪头对准帮我们发声的人。

当所有帮我们发声的人都不敢开口了,那才是真正悲哀的开始。

最后,用中国律师协会的一句话结尾吧:

律师是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肩负着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职责和使命,任何对律师的报复和伤害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