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占菲律宾首富宝座19年,这个华裔家族如何做到?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富豪榜和首富。菲律宾也有。而且菲律宾的首富从2008年登上榜首以来,就没有换过别人。

这个首富家族就是华裔施氏家族——SM集团创始人施至成和他的六个子女们。

近日,福布斯发布2021菲律宾富豪榜,施氏兄弟姐妹作为SM集团的共同继承人,他们的财富在过去一年里增加了27亿美元,以166亿美元的身家继续位居榜首。

——至此,他们家在富豪榜上独占鳌头已经19个年头了。



施氏家族的SM集团是菲律宾最大的企业集团,这个充满传奇的企业由7家上市公司组成,其核心经营业务包括购物中心、百货超市、品牌零售、银行金融、房地产开发与旅游产业几大板块。他们的商业帝国由父亲施至成白手起家带领全家一起打拼得来。

如此巨大稳固的商业王国是怎么打造出来的呢?纵观他们近80多年的发展历程,经历了创业苦干、商业扩展、金融并购、海外发展四个阶段。施至成和他的子女们在经济趋势、社会需求、政治形势的判断方面有非常独到的眼光,一家人勤劳又团结,靠着超强的能力熬过二战、军事管制时期,在每一个节点准确地进行商业扩张和资本投资行为,家族财富不断拓展、稳固积累。

创业阶段:从杂货铺、倒卖鞋子到开鞋庄

1924年,施至成出生在福建晋江,12岁那年,跟随一贫如洗的父母逃难到菲律宾,定居马尼拉。功成名就之后,他曾这样回忆:“许多年前,一个陌生的中国小男孩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身无分文,也不知道英语或他加禄语(菲律宾国语)为何物。”

施至成是围绕着柜台长大的孩子。到菲律宾后,父母把所有积蓄投入一家位于街道拐角上兼卖蔬菜、干货和日用品的小杂货铺,当地华人将这种小铺子称为“菜仔店”。他白天在读书之余守柜台,晚上在柜台上写作业,写完作业就直接爬到柜台上睡觉,虽然艰辛,但耳濡目染间,对生意有了认识和兴趣。

不幸的是施家唯一的产业却在二战期间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日本占领菲律宾后,失去家产也停止生意的施家,过了一段极为辛苦的日子。二战结束后,他们马上重启了生意,但主角已换成更有想法的施至成。他和美国军人里应外合,通过倒腾军鞋赚到第一桶金。尝到甜头之后,1948年,他直接开了一家鞋店,从美国进口鞋子到菲律宾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施至成为了全神贯注做生意,还终止了已在远东大学修读了两年时间的商科专业。“鞋是人人都需要的,我要一鼓作气,让整个菲律宾都买我的鞋子”,他回忆。

集中精力到鞋业买卖后,他先是把鞋店扩大到3家,之后干脆开出一家专门卖鞋的大商场Shoemart。1955年开始,他经常坐着螺旋桨飞机颠簸往返在世界各地,把各种各样的鞋子进口到菲律宾,几年时间,就创造了卖出1亿双鞋的纪录,获得“鞋业大王”的封号。

拓展阶段:从百货商场到购物娱乐一体化的大型购物中心

要想成就大事,必先有更大的心。

在美国停留期间,施至成渐渐对零售业产生了兴趣。只有一个鞋店时,施至成聚焦整个菲律宾鞋业市场,伺机而动。卖出1亿双鞋的过程中,他则盘算着还有什么能让菲律宾人乐意买单的。

20世纪70年代,施至成把生意从鞋业拓展到整个百货业,开出了第一家百货商场。“鞋业带来了顾客,我可以向他们出售其他商品”,他说。

施至成充分发动家人的力量,把自己的子女发展成左膀右臂。第一家百货商场就是他带领大女儿一起实现的。

1970年,他的长女,20岁的施蒂丝从马尼拉圣母升天学院念完商科后,本想继续攻读硕士,可施至成对她说,“回来帮我忙吧!”

当时,父亲开的那家Shoemart的鞋店里,施蒂丝母亲还开设了一片卖童装、女装的服装零售区。施蒂丝到店里,很注意观察、分析顾客的购物心态,研究怎么来抓住顾客的心。施蒂丝的努力“开花结果”了,不久,店里的销量翻了一倍。

两年后,施至成要求22岁的施蒂丝在马尼拉开办她的第一家百货商场。这家百货商店营业面积有2万平方米,在当时的菲律宾称得上宏伟无比。施至成问女儿:能不能把它做好?年轻的施蒂丝不知道天高地厚,回答是信心满满!

可开创一片新天地,绝非易事。由于是新店,供货商要求进货时要打全款,店面该怎么设计,商品如何陈设等等,对施蒂丝来说,这一切都是谜。

为了努力证明自己当初对父亲承诺的“能”,施蒂丝卖力地工作,力不从心时,就找一些商业书籍来读。为了布置好商场,她还参观各种贸易博览会,从那边取经。

1972年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宣布全国戒严时,施至成父女逆势成功地将ShoeMart鞋庄扩展为SM百货公司。

之后,施家用差不多10年的时间,把百货做成了菲律宾的第一。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消费和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施至成又看到继续让消费者掏钱的机会。早年,他就从欧美的超大规模购物中心(ShoppingMall)看到商机,认定这才是零售消费的未来。20世纪80年代,他决定把未来做出来。

1985年,施至成投入巨资,在大马尼拉区城郊兴建了第一家超大购物中心SMNorthEdsa。“既然可以让买鞋的人在我这里买其他东西,那也可以让他们继续在这里吃饭,娱乐,做其他消费”,他说。

这在当时是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手笔:占地16公顷,可出租面积约20万平方米,除了琳琅满目的商店、百货店,还有电影院、咖啡厅、快餐厅、饭店酒楼以及儿童游乐场、停车场等,30多年前,在菲律宾,其业态设置和今天的大型购物中心已无实质区别。

这个大手笔将全新的购物和消费理念带到菲律宾,开创了整个亚洲超大型购物中心的先例,也让施至成成为亚洲MALL文化的先驱。

曾经有人告诉施至成,你的购物中心这么远,有谁会去?他的回答是,当大家都喜欢开车出来休闲式购物时,我会有最大的停车场,而且必须是让他们走一段才达到目的地,才更能满足他们“旅行”般购物的乐趣。

1986年,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在实施了近20年的军事管制后最终下台。眼光长远的施至成预感到,随着社会生活逐渐开放,零售业将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他果断地在首都地区标购了大片土地,建起了一个又一个鞋庄商城。

施至成胆识非凡,但也头脑清醒。他知道,无论商城的规模有多大,要想成功,都必须按照当地实际,配比适合的商品和业态门类,而单靠自身力量无法对一切做到尽善尽美。因此,开出大商场的同时,他又推出合作经营的模式,将部分商铺出租给其它商家,汇聚所有商家的力量来经营好自己的零售与消费王国。

这让施至成成为真正的商场之王,让他把生意从单纯的零售,逐渐转向了房地产开发和购物中心管理,开创出一种全新的商业与地产模式。到今天,SM集团菲律宾的超大购物中心都依然是商业和地产的结合体,其中60%的面积,由集团自己经营着最擅长的各种业态,如百货,家居,影院等等,40%则交给各有所长的合作伙伴。



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MALL OF ASIA

飞速发展:商业之外的金融版图扩张

施至成常说:“商人应该具备一双鹰眼,最快地发现机会。也要用鹰一样的敏捷,当机遇突然降临时,你必须准确无误地抓住它,否则,会很快落入其他人手中。”

带着点石成金的能力和鹰一样的双眼与敏捷,有了强大经济实力的施至成一直在扩张自己的生意版图。

1976年,施至成收购了1家储蓄银行Acme Savings Bank,改名为Banco de Oro Savings & Mortgage Bank,最初主要是为ShoeMart的业务往来服务。

1996年该银行再次改名为菲律宾金融银行(Banco de Oro Universal Bank,简称BDO),取得菲律宾央行发放的商业银行执照。金融银行现已成为菲律宾最大商银之一。

曾经有朋友问他,为什么去做银行?施至成说,SM有那么多的客户和供应商需要金融服务,如果既能给他们更多的服务,还能够赚钱,为什么不做呢?“求财要顺人意。人们需要什么,我就提供什么。”这也是施氏家族扩张事业的逻辑:立足已有的便利,紧密围绕已经或者正在“需要他”的人,由点到线再到面地展开。

“虎父无犬女”。金融银行能够成为菲律宾最大的银行之一,长女施蒂丝又贡献了一臂之力。

施蒂丝执掌的SM投资公司在金融银行拥有多数股权,并出任董事长。

2004年,当菲律宾股市走低时,施蒂丝就想当一回“野蛮人”。当时,她建议家族趁低大幅买进建南银行股票,光在2005年,施家就收购了建南银行24%的股份。当时的建南银行,是菲律宾的第三大银行,而金融银行则是排不上号的小银行。施蒂丝的“入侵”,立即引起建南银行某些股东的强烈抵制,说她做法令人可疑。

这是施蒂丝职业生涯中最严峻的时刻!当时的菲律宾报纸,几乎天天都有批评施蒂丝的文章,连SM投资公司的董事会内部,也开始骚动,董事们明争暗斗,阴谋不断。面对口诛笔伐、一片唾沫声中,施蒂丝心里想,只有咬咬牙继续前行,往后退,对家族声誉将是一次严重伤害。

到2006年,施蒂丝没有停下“野蛮人”脚步,继续把其在建南银行的持股比例提高至35%,并达成一份兼并协议,即于2007年,两家银行合并为金融银行有限公司,由此创建菲律宾的第二大银行。

到2008年,身为董事长的施蒂丝积极拓展金融银行有限公司的业务,并把家族企业SM集团旗下各大公司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金融银行,而且这些都是大额账户。也就是这一年,金融银行成为菲律宾最大的银行,菲律宾银行业的龙头。

此外,中兴银行(China Bank)亦是SM集团银行体系的组成部分。



施至成长女施蒂丝

商业帝国更进一步:海外拓展业务,商场开到中国

东到苏州吴中、西至成都成华、南达福建厦门、北通天津滨海。在中国的这些城市,都有着菲律宾首富SM集团的身影。其中的“SM天津滨海城市广场”,因建筑面积达56万平方米,还被称为全球单体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

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经济迎来腾飞。施家再次判断,中国市场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于是加快在中国布局,花了二十多年时间,先后在厦门、晋江、成都、苏州、重庆、淄博、天津、新乡、常州、扬州等十多个城市建起SM商场。

可以看出,无论菲律宾,还是在中国,SM几乎所有的大型购物中心,都选址在未来可能繁荣的城郊地段,而不是已经繁华的商圈。这不但让他们能用更低成本获得土地,抢先在未来的繁荣中拥有更广阔的空间,而且还能因为带动所在地区的发展从政府那里争取到很多便利。

对于自己选的地方能够繁荣起来,SM一直充满信心,一是他们几乎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个地段的过去和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另外,他们自己就是创造繁荣的保证。一个SM就是一个新的城市中心。

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SM集团始终徘徊在二三线城市,游离于一线城市之外。

对此,施至成之子、SM集团总裁施汉生解释说,由于一线城市已经发展得较为成熟,无法提供SM集团所需要的宽阔土地,而面积恰恰是SM集团在投资决策中较为看重的一个指标。“目前我们在中国二三线城市投资的购物中心,都不在市区中心,而是位于城市边缘。”施汉生表示,“我在中国发展购物中心得到三个结论:第一,必须把品牌做起来;第二,必须把公司的组织架构做全;第三,资金完全到位,绝对没有资金的压力。我们不会依赖借贷来做业务。”

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在海外投资时,施家依然恪守家族投资的策略不动摇,拥有强大的金融版图而不依赖借贷,这种务实的风格或许是施家业绩稳固的基石。



天津滨海SM广场

施氏家族不仅在中国拓展业务,也充分利用其他财团的资金发展本国业务。

从2002年开始,施至成就与李嘉诚联手开拓菲律宾零售业市场,建立起主抓药品和个人护理用品等板块在内的“屈臣氏”个人用品连锁店。

2002年与新加坡 Keppel 集团开设高档商场Podium。

施至成6个子女个个成才

一般大富翁的家庭,子孙众多,总会有几个备受宠爱、任性胡为的后代。然而,施至成不仅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在教育子女上亦非常成功。

他有4个儿子和2个女儿,并成功的把6个子女全部培养成自己商业帝国的接班人。



施至成与他的六个子女在一起



施至成夫妇

施至成对子女的家教相当严格。他毫不讳言自己一开始就希望孩子们能接自己的班,并且从娃娃时期就开始培养。他要求所有的孩子从13岁开始学习生意,学习的内容从搬运货物,用收款机、验钞机,以及排查清点货架货物开始。孩子们听话的时候,他温情又体贴。“不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而是像朋友一样沟通交流”。

如果大家都在,施至成每周都要召集6个子女在办公室开会。每到星期六,家庭成员们都要分散去SM属下的各种商场实地考察。星期天,则坚持全家聚会,汇聚一堂,谈感受,谈想法,决策一些事情。

在施至成夫妇的教导下,施家的第二代茁壮成长,而且个个能征善战。不但在年轻时就纷纷成为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而且在今天完全接过引领家族企业向前发展的重任。在多元化的家族企业中,老董事长施至成让自己儿女根据自身特长或爱好,“各据一方”,分管家族庞大产业中的不同类别资产,形成“术业有专攻”协作接班现象。

大女儿施蒂丝掌管集团旗下的银行业和零售业,拥有丰富的零售、商场开发及银行业务经验,她连续多年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球商界50名女强人之一;长子施俊龙从事房地产业;二儿子施汉生担任SM集团总裁,负责银行、地产开发、购物中心运营、休闲及娱乐业务;二女儿施美致负责酒店行业运营,另外两个儿子,施汉铭负责家族旗下的食品业,施俊麟主管SM投资公司。

2019年1月19日,94岁高龄的施至成在睡梦中离世。施至成去世后,施家二代子女们采取“分业不分家”传承模式。可以说,这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家族企业接班模式。

2021年4月份,《福布斯》公布的另外一份榜单——2021年全球富豪排行榜,对菲律宾首富施家六个儿女的身价都单独进行了计算,兄弟姐妹六人,齐刷刷上榜,他们分别是:二子施汉生,30亿美元;三子施汉铭,30亿美元;四子施俊麟,27亿美元;长子施俊龙,27亿美元;长女施蒂丝,27亿美元;二女儿施美致,24亿美元。



从身价看,六个子女平分秋色,各据一方,携手共进。老父亲对每个子女的爱护之心跃然而出。

让自己的王国基业长青,是每一个创业成功者的梦想,施至成在这方面的成绩,在整个菲律宾商界,恐怕也是无人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