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峰会 习近平已成孤家寡人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张杰评论文章:6月16日, 美俄领导人峰会在瑞士日内瓦时间下午5点5分结束。在大约4个小时的会面中,拜登和普京总共花了2小半小时进行会晤。

会晤分两个阶段进行,中午开始四人会议,即拜登、普京和布林肯、拉夫罗夫举行会谈;下午四点进行第二阶段的谈判,双方各有五位人员在场,包括美国和俄罗斯驻对方国家的大使。

在会后各自举行的记者会上,普京告诉媒体称,与拜登的会面中“没有敌意”,并称他们的会谈“相当具有建设性”,双方都在寻求“共同点”。普京称赞拜登“是一个相当有经验的政治家”。普京说,两国领导人就“美国驻莫斯科大使和我们驻华盛顿大使的返回”达成一致。关于网络安全问题,普京说,“我们同意在这方面开始协商”。

今年2月,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降到了30年来的最低点。拜登在一次媒体访谈中,将普京称作“杀人犯”,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愤怒。就拜登和普京会晤事件,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拜登舞剑意在中国

有分析人士指出,美俄领导人这次会谈涉及的话题很多,从裁减军备协议,到乌克兰危机,再到叙利亚、伊朗、阿富汗问题,加上人权议题,包括俄罗斯对新闻自由和异议人士的打压,亲政府组织实施的黑客袭击,还有俄罗斯盟友白俄罗斯强迫客机降落只为逮捕异议人士的行为等等。但重中之重是一个没有写进议程的话题,那就是中国。

有报道分析认为,就在拜登开启欧洲之旅前夕,美中关系发生了进一步的恶化:先是在G7峰会召开前三天,美国宣布有意和台湾签订贸易协定;次日,美国参议院又通过了一份法案,旨在科技领域与中国抗衡。而在峰会召开前夜,美国国防部长又下令五角大楼,在国防领域聚焦中国。

德国波兹坦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克莱默认为,美国在寻求与俄罗斯实现关系正常化,而主要的原因是中国:“拜登此次欧洲执行主要关注的优先目标,就是打造一个抗中联盟。不管G7峰会、北约峰会,美国和欧盟之间的峰会,还有这次拜登与普京的会谈,都能看出这一点。”

美国智库卡特尔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刘亚伟表示,通过对中国社交网络的观察,他发现中国学术界对于拜登和普京的会面感到越来越不安。“我认为拜登决定会见普京是一个相当明智的策略,这给中国一些人带来了焦虑。”他强调,美国发现同时应对两个敌人俄罗斯和中国是相当艰难的,所以更好的办法是“分而治之”。

俄罗斯舆论认为,美国不希望在两条战线上同时应对莫斯科和北京,因此这次日内瓦峰会应运而生。俄罗斯官方媒体电视中心的一档讨论节目中,主持人称,华盛顿不愿看到俄中两国走得过近。

乌克兰政治学者费先科在访谈节目中说,日内瓦峰会的意义在于,美俄元首会尝试达成一致,尽量不给对方制造麻烦和事端,让双边关系稳定下来,这可让美国能集中精力专心对付北京。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说拜登此次与普京会晤的目的,在于分化俄罗斯,可谓拜登舞剑意在中国。

第二,普京坐山观虎斗

习近平2013年出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后已经八次访问俄罗斯,他称普京是“最好的知心朋友”。早在2017年7月,习近平访问莫斯科,曾与普京签署了两个文件,即《关于进一步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及《关于当前世界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联合声明》。2019年,习近平与普京又签署了《中俄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

独立学者郑林先生曾在《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一文中认为,中俄已经形成邪恶轴心。这个邪恶轴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霸权联盟,只是以无尽的贪婪和超强的实力为自己攫取领土之类好处;它也不像德意日那样,要用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统治世界。今天的中俄同盟主要表现为对人类普世原则的颠覆。

但中俄之间其实也充满了冲突,俄罗斯对中国并不信任。因为俄罗斯与中国相邻,拥有漫长边界,俄罗斯比美国更直接感受面对中国的挑战和威胁,前外长伊万诺夫所领导的官方智库的一名主要学者表示,与中国不同,俄罗斯现在的确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这些都能推动俄美寻找共同语言。

俄罗斯的许多国际事务分析人士认为,在美俄中三角关系中,俄罗斯正试图为自己争取最为有利的位置,那就是当旁观者,坐山观虎斗,让美中相互消耗,日内瓦峰会为此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

俄罗斯政治学者索洛维说,中共仅是俄罗斯的伙伴,而绝非盟友。双方彼此利用,相互需求。俄罗斯的需求与中共一样,俄罗斯与西方对抗之际,同样也需要有中国这个稳固后方。政治学者胡平指出,中俄是“面合心不合”。美中俄三国事实上就是三足鼎立,主要是美国和中国在互相对立;俄国基本上趋于中间,在某些特定问题上也许会站在美方,但总体来说它不会站在任何方面的一边。

第三,习近平已成孤家寡人

网上有篇匿名文章写道:混到最后如果连一个朋友都没有,那只能有三种可能或原因。一是有病,患了“自闭症”。二是与任何人都三观不合。三是在行为方式上是个“逆行者”。如果是第一种的话,倒还情有可原,毕竟“病不由人”。而后两种就是自己的问题了。直白的说,那就是个“异类”。个人如此,国家亦如此。

以自我为中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天将自己装在套子里,自己对自己的能耐一无所知。更可怕的是,自己是个无能之辈,却喜欢“皇帝的新装”那一套,每天都沉浸在赞美的歌声中而不自知。这样的人如果是一家之主的话,这个家早晚都要家破人亡。如果是一个国家的话,这个国家已危在旦夕。

人最可悲的是不自知。不自知通常会在思想和行为方式上呈现出两种形态。一是不知天高地厚。二是好大喜功。具备这两个特征的人或国家,不仅会故步自封,而且到最后会发现,自己没有一个朋友。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都不缺。比如说清王朝,就具有这样的鲜明特色。

乾隆皇帝与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是同一时期的政治人物,然而,这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一个是古代的,一个是现代的。当华盛顿毅然决然的拒绝连任,给美国留下一种制度惯例,使美国健康发展之时。乾隆皇帝却在退位后仍然把持朝政。一是因为权力欲。二是因为不相信任何人的能力,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而在思想上,乾隆皇帝拒绝接受诸如科技这样的新生事物,总是认为自己才代表着先进方向。所以,他热衷于到处转悠,到处留诗,到处推销自己的新思维。其实那些思维却早已陈腐落后。这也直接导致了大清与世界发展方向的逆行。

好大喜功就是面子工程的表现形式,而是否有“朋友”自然也是面子的一种。俗话说“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所以,没有朋友花钱买也要有朋友。于是,大清朝也就用银两搞了个“朋友圈”,而且还享受着这些朋友国家“朝拜”的感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一个朋友也没有,老百姓的血汗钱白白打了水漂。而一旦这种感觉“成瘾”后,也就忘乎所以了,别人为了银两的恭维话,自己也就当成真的了!此外,在拼凑出几艘炮舰后,便真的以为天下无敌了。结果,被八国联军揍出了原形。

大清朝没有朋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其实就是因为它“另类”。对外,其他国家都在正常轨道上行驶,尽管有快有慢,但人家“吃螃蟹看大家”,方向是一致的。明显与绝大多数国家三观不一致,自然也不会有“同道人”。不是同道人,自然也就难成真正的朋友。对内,大清对待自己的子民比对外国人还狠。大搞“文字狱”,使上上下下都噤若寒蝉。这样的国家谁又愿意与它做朋友呢?外国人也有想:对自己国民都这么假,这么狠,对其他人又怎么会真心实意呢?

在现实社会中就有这样一种人,“一瓶不满半瓶咣当”。刚吃饱几天饭就开始冒充大款,刚做出点成绩就开始到处炫耀,不分场合的牛皮哄哄。自吹自擂也就罢了,关键是还花钱请别人吹。更为可笑的是,自己还不算成功时,就开始到处推广自己的经验,典型的好为人师尿性。此外,还听不得别人的一点善意提醒声音,一旦遇到比他弱的,就会卷胳膊撸袖子,而遇到强敌时,则就只剩下声音了,谁愿意与这样的人做朋友?答案不言自明。

没有朋友的人还有一个通性,那就是错都是别人的,自己一贯正确。明明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只有他一辆车是反方向的,但他还厚颜无耻的指责别人不遵守交通规则而“逆行”。所以,凡是混到最后发现没有一个朋友的,那一定是自己出了问题。这样的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清醒呢?两种情况,一是被外人狠揍过后,另一种是被家人彻底抛弃。

文章针砭时弊,一针见血。但在已经听不进真话的中国,文章存活不了几个小时,就被焚尸灭迹了。现在我们总结一下。拜登与普京的日内瓦会晤尽管有很多话题,但拜登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他需要对习近平的知心朋友普京发出警告。普京不傻,自然心知肚明。只可怜,不久前还牛皮哄哄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为人类指明前行方向的习大人已经是落日余晖,孤家寡人了。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人有病,天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