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血案:未来还不知有多少个姜文华举起屠刀…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中国高等学府上海复旦大学

上海复旦大学的海归研究员姜文华6月7日将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割喉致死,他本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处于调查之中。网传姜文华在六年考核期满后没有达标,被解聘后心生报复。有复旦校友告诉本台,姜文华没有精神疾病,该校长期存在学术评判不公、打压人才等问题,心地单纯的学术研究者难以独善其身。如果一党专制、党管教授的黑社会统治体制不改,未来还会有无数个姜文华举起屠刀。

6月7日,复旦血案事发后,警察在现场质问姜文华他的杀人动机,这位39岁、已经有些秃顶的青年教师神情镇定,略微凝噎,满是血迹的衣衫破烂不堪,“我在单位里面受到了很多(谣言),一直延续到现在,受到了很多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并准确报出住处“武定路227弄18号402室”。

6月10日,复旦大学官网在首页醒目位置发布“沉痛悼念王永珍老师”专题页面,强烈谴责所谓“妄加猜测、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网络言论”,“王永珍同志的因公殉职,是学校的重大损失!”

姜文华的复旦同届校友、目前在底特律攻读博士后的陆绮告诉本台,暴力行为不值得鼓励,但姜文华捍卫个体尊严、在绝望中抗争高校党文化霸凌的勇气让人动容。

“我不认为王永珍是什么烈士,他类似于一个中国党文化的牺牲品,他的死轻于鸿毛。如果以眼还眼,这个世界大家都会是盲人,最好使用不那么野蛮和暴力的方式去抗争。但是我完全理解姜文华,完全尊重他的人格,为他受到的不公待遇而愤怒。”



被刺杀的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上海市杨浦区政府官网)

复旦数学系毕业生:党管一切,人事倾轧,学术评定不公

一位复旦数学系毕业生、熟悉王友珍书记及该院系人事情况的匿名消息人士告诉本台,姜文华没有精神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性格使然,加上周遭教研环境的压抑所致,“他应该在一个纯学术的环境搞专业研究,没有权力、利益和人事纷争,他曾和同事说在美国的日子是他轻松愉快的时光, 尽管回国前的工作让他觉得有些无聊没有方向感。”

关于王友珍是否如网传所说窃取姜家文的科研成果,这位消息人士表示没有得到确切证据,数学系目前要求教职人员严格噤声,但是一位院系副教授明确告诉他: 这里“学术评定不公,人事资源打压,主张(权利)的渠道缺失。”

他惋惜地说,两个生命的逝去,都是悲剧。如果不是这个党、这个体制,一切会不同:

“一个受过超高能教育的博士,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和没有其他选项之后让他操起了刀。这是体制的问题,是党领导一切的无知僵化,以及由此塑造的人性蜕变,姜的一些同事都多少认为他脑子回路有些问题包括王,这样的环境是可怕绝望的。”

中国人民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刘正6月10日则在博客上援引内部消息称,姜文华绝不是科研不达标、也不是讲课被举报。他得罪过的苏州大学某领导是王永珍的同学和好友。王永珍也是他前妻父母的友人。王书记打压报复的方式就是:一票否决,政审不合格。

“当你决定回国,就是踏上了浴血奋战的名利场!你要充分做好被流氓学霸和土博士、基层领导打压、霸凌和迫害的三板斧!” 刘正介绍说,政工干部王永珍并非数学系出身,他于1994年-1997年在复旦攻读化学系硕士,毕业后就任于数学院团委,2009年后担任该院副院长多年。

“在复旦大学六年,(姜文华)他年年完成了科研和教学任务,并且多篇论文在SCI上发表。在任何一个大学都满足了晋升和破格晋升教授的资格。奇怪的是:依然每年晋升教授的机会没有他。他依然没有请客送礼走关系,老老实实教学和科研,等待院领导和高评委们良心发现。”

姜家文同届校友:士可杀不可辱,辱我士者当死

姜文华200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他是谭永基教授的得意门生,曾获首届复旦大学校长奖。2009年获得美国Rutgers University统计学博士学位,2009-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11年后在苏州大学任教,五年期满后任职复旦。研究兴趣集中于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等等。

他在Rutgers大学的学长李毅发文回忆称,他是一个孤傲害羞、木讷并不善言辞的书呆子,一个纯洁的象牙塔里的人,“不撒谎也不会撒谎,不害人也不知道怎么害人”,“正因为他太干净,太善良,一旦遇到他认为的不公正,他完全不知所措,心里的反应会比普通人激烈,会有一些极端负面的想法。但他绝非是心理不正常的人,他会咬着牙,把咽不下去的那口气咽下去。”

“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我还是会相信他,他应该是受了很多委屈。”姜文华让陆绮联想到复旦的遗传学元老谭家桢一家。他在三十年代民族危亡之际毅然回国执教,后在文革中遭受非人折磨,其妻傅曼芸面对中共的凌辱,保有士可杀不可辱的气节。

“文革批斗的时候,红卫兵当着众人的面在她胸前划了两个圈,中间点了一个点,在白衬衫画出乳房的样子。回家她就自杀了。我认为姜文华是一个‘士’,他用自己所有的力气,去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受到侮辱。姜文华做了一个很冷静的抉择,他也很清楚后果是什么,我尊重他的人生选择。”



刺杀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的该校海归研究员姜文华(姜文华资料图)

复旦大学:党管人才,一票否决

被认为直接导致姜文华起杀心的是他成为 “非升即走”制度的牺牲品。这个制度率先在清华、北大推广,目前39所“985”高校中至少有34所施行,起源于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度(tenure track)。大学青年教师在合同期内不通过考核就要接受解聘,常常被学阀领导当作临时工压榨劳力、冲完学校排名后抛弃。与海外高校不同的是,政治力量、导师的帮派和后台背景往往决定着国内教师的生死去留。

“中国大学党委书记的权力是最大的。如果要做学术,美国比较好:不用小心翼翼地揣测领导是怎么想的,跟德高望重的人可以直接说出不同意见。我们系里的老师很单纯、诚实、正直,这是一个会让好人过得好的环境。”陆绮说,“我在国内很压抑、刻板,到美国后自我的个性反而自然地成长出来,成长得更像一个孩子。”

她曾经考虑过回国搞科研,被教师的政审考核所吓退,“我是2013年毕业的。当时打开各个中国大学的网站,都是红色的党建工作,让人看了很恶心,对我刺激蛮大。我出来之前老师就有点抱怨:复旦大学没有一个很稳定的思想和灵魂。一个大学还把毛泽东像放在校门口,对这个学校一点没盼头。”

2019年以来,复旦大学章程删除“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强调党委领导校长。“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的校训精神已近消亡,徒留张维为、沈逸等左派民粹在台前尽情舔舐权力。

2020年12月,复旦大学高呼“党管人才”,对师德失范的个人,执行“一票否决”,院系分党委(党总支)负首要责任,“逢进必审”“逢推必审”“逢评必审”。王永珍疑将数学系女学生送入精神病院复旦教师高级职务的聘任历来由院党委办公室负责执行,高职岗位聘任领导小组包括院长、院党委书记、学术委员会主任等等。本台记者在数学系网站查询“教师高级职务聘任实施细则(2017年修订)”、近年“关于启动教师高级职务评聘工作的通知”、“教师高级职务评聘推荐结果公示”,但是页面全部失效。

关于王永珍到底是复旦党委宣传部口中勤勉和蔼的王书记,还是滥用权术、借用“非升即走”来玩弄学人的流氓酷吏,目前复旦大学在极力遮掩王永珍和姜文华两人的交往细节、校内一片风声鹤唳,未有知情者站出来揭露真相。

2018年,22岁的复旦数学系少女任奕怡被校方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后跳楼自杀。她的妈妈近日在微博曝光了当时处理该事件的领导之一就是王永珍,任奕怡的短信记录显示:

“若不是辅导员和党委书记的粗暴强迫,我大概本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既然你们这么热心,那就有劳来给我收尸吧。”

这位母亲6月10日哀叹道,“同在复旦,张(维为)教授这样的混的风生水起,就可以想象姜老师们的生存空间。” 记者联络其置评,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上海交大前教师:我也想过杀人,最后竟不知该杀谁

“中国高校不是做学问的地方,跟黑社会组织完全一模一样。大学行政人员是永久性职位,一线教研老师却采取聘任制。连学校派出所长的头衔,都是副教授。有专业的人才现在也削尖脑袋、往党政工的方向去蹦。”

上海交通大学材料工程学院前教师杨军分外理解姜文华的绝望,他对本台表示,自己毕生的理想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地做研究,完成“材料动态失效理论”,然而,在中国大学没有保护赤子之心的土壤。

多年来,杨军坚持举报同事薛小怀涉嫌剽窃、一稿多投、侵犯自己的名誉权,上报到上海交大、上海市府市委、教育部、中纪委和法院等部门。焊接所所长吴毅雄和党委系统却层层包庇、阮雪榆等五个院士无人说一句公道话,最终他被学校解聘,因为说实话而众叛亲离。

“姜文华老师走到这一步,我当时也想走,逼得你无路可走。如果你没有收入、丢了工作、周围的人都离你而去,学院所有的人几乎都敬而远之,甚至助纣为虐……我是一个很谨小慎微的人,只想在自己的学术方面做一点事情,这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但是这最基本的一点奢望,都不可能在中国实现。”

杨军表示难以想象姜文华可能受过的屈辱,但是他可以从交大的做派一窥中国大学的本质,党员干部就是大爷,就是太阳,不服就搞死你,“完完全全是黑社会的流氓腔调。”时任院党委书记周平南奉劝他停止举报,“你不要鸡蛋碰石头!”他去面见校党委书记马德秀时,党委办公室的七八个人将他按倒在沙发上恐吓。

“当你和一个学校或者一个国家抗争,没有人会帮你。从学术腐败,到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到了14年,我都不知道要杀谁。”2014年,他在上海长宁区党校举报韩正时被警察围攻,导致脑震荡和右手小拇指残疾。

“这是我人生最惨烈的一次。姜文华老师人生最惨烈的一次是他动刀杀人,我是差点被杀了。”

但是,对于姜文华割喉王永珍,杨军直言,“我不赞成杀人。杀了薛小怀,解决得了中国的学术不端吗?杨佳捅死六个警察,上海警察有改善吗? 姜文华杀了一个王永珍,复旦还有无数个姜文华、好多个王永珍。

给中国带来灾难的,不是王永珍、马德秀、吴毅雄,是这个政党。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实行多党制,否则自己制定的法律,没人去监督,中国社会底层的互害事件,会越来越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