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割喉事件与没地方讲理的中国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张杰评论分析文章:6月7日下午,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发生一起命案。该校数学学院教师姜文华,持刀将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割喉致死。有知情网友在微博披露,案件就发生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东主楼,事发后有警车与救护车赶到现场。

  但令人不解的是,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当晚发布的案情通报,没有公布复旦大学名称及涉案人员身份。通报称,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嫌犯姜某(男,39岁)已被警方控制,被害人王某(男,49岁)已死亡。经初步审讯,“姜某自述因工作关系对被害人怀恨在心,故对其实施侵害”。

  网上消息称,姜文华,复旦大学副教授。2004年,他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2009年美国耶鲁大学统计学博士,2009至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姜文华回国后曾在苏州大学任职,后转到复旦大学任教,签约6年。近日,学院称他的科研任务未达标,准备将他解聘。他在学院宣布解聘前将党委书记王永珍杀害。

  网上一段视频显示,姜文华杀人后当场被警察制服,他满身鲜血,衣服破烂,双手被扣上,坐在一个办公室的门外。当被问到为何杀人时,姜文华说,“在单位内受到很多陷害,受到很多恶劣的待遇”、“一直延续到现在”。

  该事件在网上引起热议。有很多网民称,近期中国报复社会性的血案,受害者多是无辜的孩子和路人,但姜文华则体现了书生之怒。在法制不彰,公平稀缺的背景下,逼得原本拿笔的手也拿起了刀,自然法正义也属无奈下的选择。对这些网友的看法,我不认同。我觉得校园杀人案无论对杀人者姜文华和受害者王永珍都是悲剧,这一事件将会给双方家庭和亲人带来严重的伤痛。我们对于用暴力剥夺他人的生命的行为应予谴责。鼓励暴力复仇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倾向,这既显示中国社会暴戾情绪,也反映出老百姓对社会正义的绝望。下面,就该事件,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姜文华为何会杀人?

  中国社会频频出现报复社会的杀人事件,如砍杀幼儿园儿童和小学学生;公交车纵火;公交车司机开车坠河以及开车在闹市区撞人等,但校园杀人事件并不多。即使有,也大多发生在师生之间。如2008年10月28日,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园内,一名叫付成励的男生持菜刀将法学院教授程春明砍死。其原因是付成励认为其女友与程春明存在暧昧关系。我也曾听说,2012年在某大学发生过副教授行凶事件,据悉一位副教授因为没有评上教授而殴打在学术委员会上投反对票的教授。但教师对院校党委书记持刀相向的事件的确少有耳闻。

  为什么姜文华要杀人呢?有匿名的大学理科教授称,近几年来,国内重点大学大规模引进海归博士、博士后任教,定了很高的科研目标,其中最主要的是要成功申请到国家科学基金委的资助项目,在6年内拿不到国家基金委的项目,就会被辞退,即“不升即走”模式。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学界除了充斥严重的裙带之风,同时因为这套“不升即走”模式,衍生出学术造假的问题。教师须以6年内在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以及申请到的资助项目数量为考核标准。但在国内,如果没有权力资源,学者们无论是发论文还是申请项目都十分困难,绝大多数学者通过正常途径根本无法做到。问题在于很多期刊人际关系是关键,逼得很多青年教师尽可能去找资源,膜拜那些掌控期刊的大佬。没有关系有钱也行,发表一篇核心期刊论文,业内潜规则高的达到7、8万,低的都要3、5万。

  姜文华与党委书记王文珍是否存在个人恩怨,目前尚不得知,但仅从他自己回答警方的话语和相关报道来分析,行凶的直接动因与学院对他作出辞退的决定有关。在中国大学,一个优秀教师如果只专注于教学不搞关系,就很难为学院带来科研项目,也很难发表学术论文。功利主义的教师聘任制度已经带来了严重的恶果,如学术造假、贪污腐败以及优秀教师被淘汰等。如果姜文华教学质量优秀,但因为不愿行贿搞项目,不愿意发表垃圾论文,而被学校辞退,他的内心一定会感到极大的不公平和羞辱。

  第二,为什么学院书记被杀?

  有网友质疑“聘用不聘用教授关书记什么事?”也是,按理说书记的职责是党务,辞退教授应该是学院院长的事。这就涉及到中国大学的管理体制问题了。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大学通常有两个“一把手”,一个是学校的校长,一个是学校的党委书记,这两个领导干部的级别,在通常情况下,和学校的行政级别是相当的。校长和书记,级别“肩并肩”。那么,哪个才是实权上的一把手呢?中国实行党委领导下的大学校长负责制。校长负责制,并不是校长一个人说了算,而是要在党委的领导下实施。而大学党委书记,才是大学党委的一把手。在大学里面,大学党委书记才是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校长是按照党委的领导和要求来开展工作的。话虽如此,但各个学校实际情况也不尽然,去年10月,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就称校长王清远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独立王国,拒绝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让他处境艰难,后来他跳河自杀。从复旦大学数学学院的情况而言,显然王文珍书记是学院一把手,掌握着人事权,决定着姜文华的去留。

  第三,没地方讲理的中国

  应该说,即使学院处理姜文华的聘任不公平,也不至于发生凶杀事件,因为姜文华可以再找工作,无需在一棵树上吊死。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极端的事件呢?该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社会问题,那就是没有地方讲理。如果复旦大学有学术独立,学院学术委员会可以对姜文华教学质量和学术能力进行认定。如认定他达不到要求,作出不再聘任决定,姜文华还可以申诉。如果中国存在司法独立,姜文华可以通过司法实现公正。但很遗憾,学术独立和司法独立,中国都不存在。聘不聘任姜文华实际上是王文珍书记说了算。这样,没有出路的姜文华就会将矛头、仇恨集中到王文珍身上,工作纠纷演变为个人恩怨。

  我们再从姜文华事件说开去,没地方讲理是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经济学家茅于轼曾在《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一文中指出:中国社会的怨气特别大,社会的矛盾也特别多。中国的民怨来自何处?茅于轼先生指出:他的直感是社会正义的缺失。简单讲,就是不讲理。古语说有理走遍天下。可是在中国,不跟你讲理,所以有理没用,有武力倒是有用的。政府有最多最强的武力,黑社会有武力,力气大的人有武力。弱小的人就很难活了。不讲理的人什么社会里都有。中国的特点是政府不讲理,政府不主持正义。所以不讲理变成了民怨。

  一个社会是需要有正义的,大家都要讲理,不要动武。讲理能讲得通,大家都服理,而不是服从武力。这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如果讲理讲不通,必须动武,这个社会就非常危险。正义从哪儿来?政府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政府有许多功能,但是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正义的服务。政府自己要讲理,带头讲理,政府还要帮助别人讲理。这就是正义的服务。中国的百姓越来越倾向于暴力,这不是老百姓的本性。老百姓没有武力,他们希望讲理。只有面对一个不讲理的政府才会被迫走上暴力之路。

  茅于轼先生的话可谓一针见血。现在,我们做一个总结。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发生暴力凶杀事件令人痛惜,他们的亲人将承受无尽的伤痛。但这个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劳资纠纷很普通,辞退人员也很普通,被辞退的人员不满意和有怨恨情绪也很普通。姜文华铤而走险与中国的教师考核制度不公正有关,与复旦大学没有真正的学术独立有关,也与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有关。这些因素迭加起来使姜文华认为在中国没有讲理的地方,只有使用暴力才能实现公正。但姜文华的悲剧又何止是他一人,中国早已是一个不讲理的国家,一个公民的权益受到侵害,根本没有救济渠道,找政府告状,官官相卫;上访,被认为是颠覆政府;找新闻媒体,媒体是党的喉舌,不管老百姓的事;找司法,司法是政府的刀把子,刀锋对着老百姓;找维权律师,他们早已凋零,不是在牢里,就是已伤痕累累、心灰意冷,横竖都没有出路,于是只有华山一条路,以死相拼,以暴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