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封城,滞留大学生遭遇“回家”困境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石家庄紧急封城后,由于正值高校寒假时间,部分大学生被迫滞留在石无法返乡,返石大学生也遭遇人在家门不能入的困境。

根据官方通报,1月6日起,河北多条高速实行交通管制,石家庄客运总站及机场班车暂时停运,多个航空公司也取消了石家庄机场的机场航班。次日,石家庄宣布,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得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全区人员不得离开本区。

多名留石学生表示,因为无处可去,只能自费住酒店,但每天上百元的花费已然成为负担。与此同时,从外地回石的大学生,也面临回家难的问题。学校放假后不允许留校,到石家庄后又没法转车,不少学生只能四处借宿,或另想办法。

1月11日,石家庄救助站和警方分别就上述两类学生发布相关救助信息,但有学生表示,目前回石大学生较多,他到站后仍然无法及时回家。

因故滞留石家庄:**九天花费两千元**

1月10日,一段石家庄放假大学生因为疫情流落街头的视频登上微博热搜。据报道,有志愿者深夜回家时,在街头遇到几名大学生,这些学生因打不到车无法回家,学校也不收留,无处可去被困街头。在确认学生核酸检测结果没问题后,志愿者为其安排住处。



图/网络截图

该视频被转发后,不少网友质疑,为何学生会流落街头,学校为何不让学生住?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自12月下旬起,石家庄市不少大学已陆续放假,放假较晚的河北医科大学,也从1月5日起实行封校管理。

多名大学生表示,他们系个人原因被滞留在石家庄。大二学生李青(化名)说,学校3号放假,他在石家庄多待了两天,恰巧赶上封城,他成了班里唯一没能回家的学生。

家在承德的大四学生小石称,他所在的学校有10多个学生滞留在石。学校12月25号放假,元旦开始清校,但一些同学因为考教资,或者想在周边玩两天,所以没能出的去。

小石滞留则是因为实习。目前他在石家庄一家单位实习,原本到今年1月20日结束。1月5日得知可能封城后,他买了次日一早回家的票,但出门才发现,市内已经搭不到出租车,所乘坐火车也已临时停运。

确定无法回家,李青和小石均向学校主动上报了个人情况,并在酒店自行隔离。

1月3日至今,李青已经接连换了3家酒店,均因临时被征用为集中隔离点。目前,他所在的酒店被一家教育机构租用,他仍然是这里唯一的散客,每晚住宿价格190元。

商品涨价、三餐难买、酒店费用高,这是学生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小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平时的物价水平,一整只炸鸡大概20元,被隔离后,他订了一份口水鸡,仅是几块鸡胸肉和一份米饭,就花了60块钱。

李青算了下,过去9天时间里,他的食宿花销大概有2000块。线上订餐服务关闭后,他和酒店前台协调找了两家还在送餐的饭店,相比之前,饭菜少稍有涨价,不过能有饭吃已经不易。

为了互通消息,小石和其他滞留在石的大学生拉了群。目前,和他情况相似的学生不在少数。群里不断有同学抱怨,也责怪学校不负责,但现在学校也不可能重新把酒店的学生收留回去。

据了解,这些学生求助过街道办、市长热线等,得到的回复总是建议自行隔离。现在肯定是出不去了,但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希望疫情过去,然后我们也能早点回家。小石说。



图/网络截图

不过,1月12日起,石家庄市救助管理站已开展分类救助,帮助因疫情滞留在石家庄主城区的临时遇困人员。几名滞留学生称,自己已经难以支付酒店食宿费用,正和救助站联系。

外地返石难:有学生步行20公里回家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外地大学面临返乡难的问题。多名学生表示,由于家不在市区,即便返回石家庄,也有可能因为交通封锁而被滞留。

1月11日,石家庄市公安局公交站前公交分局也发布消息,已成立专门救助接待小组,协助外地返石大学生、务工人员回家。据河北日报,至12日下午,警方已帮助200多人回家。



图/网络截图

在此之前,除了主动要求在外过年的学生,不少学生已经改变行程。兰州某大学的陈晨(化名)称,先前学校曾发通知,要求所有学生在1月12日之前离校,近期得知石家庄周边交通已经封锁,可能无法回家后,她退了回家的车票。考虑到还有不少类似学生,学校最终同意他们留校。

也有无法留校的学生,选择在学校周边租房或住在同学家。有大学生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她的同学乘车到达邯郸后被迫下车,旅馆酒店看见身份证上显示石家庄就不让住,一个人在邯郸流浪三天。

1月10日,鹿泉区的学生张斌(化名)从唐山乘火车到达高铁站,因为公共交通全部停运,他拖着行李步行20公里。他的姐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途一位快递小哥搭载他一段距离,否则五个小时也到不了家。照片显示,张斌的行李箱车轮已经掉落,底部也被磨出了洞口。



图/网络截图

家在石家庄晋州的武汉大学生李丁(化名)则于1月8日到达石家庄,至今依然住在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

李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先前学校要求学生全部离校,她订了1月7日晚8点回石家庄的火车票,当时想着赶紧回家,但没想到快到站了,才收到石家庄封城的消息。

当晚18时许,石家庄官方发布消息称,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人员均不离开本区域,中风险地区人员严格管理,同时减少管控范围内的人员流动。

李丁想着家在石家庄郊县,怎么着也能回家。但8日凌晨三点多,家人告诉李丁,从石家庄到家的路口已经封闭,他们也没法出门。为了避免没有去处或被隔离,建议她先补票到北京去亲戚家住。

不过,乘务员告诉她不能补票,他们说没有办法,即便补到北京也没有办法出站。

但8日一早,火车站防疫人员又告诉她们,下火车后不出站,就可以进行转站。听到这些,一下就懵了。

李丁别无他法,只能同陌生女同学合住酒店,并主动联系防疫部门进行核酸检测。两天后,酒店也被征用为隔离点,她们只好拖着行李重新找房,一帮人拖着行李就这么被轰出来了,真的挺难受的。

1月12日,李丁再次求助警方,同样被告知只能送三环以内学生,听说我们住在酒店后,警察建议我们隔离到疫情缓和再说。

目前,李丁依然住在酒店,但她还是希望尽快回家。加之总是换酒店,她担心会增加感染风险。

后续还有大量学生返乡

李丁的情况也被一些志愿者关注到。曾参与接送大学生回家的朱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回石的风险还是较大,如果学校有安排可留校,建议学生不返程。但不被允许留校的学生无处可去,也只能选择回来。

现在直达石家庄的火车取消,不过路过的火车都停。买上火车票,只要没有通知退票,都可以下车。朱老师说,学生到达车站后,只要提供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绿色健康码且体温正常,就可以出站。

朱老师所在的志愿者团队于1月9日起接送大学生回家。当时,市区内没有公共交通,不少学生下车后滞留街头,团队发起人杜少威从网上看到消息后,主动联系并到车站接送大学生。后续求助者越来越多,又有多名志愿者加入其中。

杜少威提到,学生到达石家庄后,要想回到家里,还需村(居)委会开具接收证明。对于市内大学生,他们可以直接送到小区门口,但市区以外的学生,只能送到就近交界处,再由家长持通行证前来接应。

在接送了40多名大学生后,1月10日起,石家庄交通管控越加严格,接送工作不得不中止。

求助的学生依然源源不断。朱老师称,短短两天内,就有2000多名家长联系求助,拉了5个微信群,现在都满了,每天统计信息统计到吐,后续还有很多家长求助,但能力实在有限,我们也无能为力。

警方成立救助站后,学生出站即可到火车站西广场警务站求助。但不少家长和学生表示,目前警务救助小组的运力仍然有限,市区内大学生被建议步行回家,市区外学生同样也只能送到三环附近。

政府应该出具统一管理政策,比如要求各县区设立接待点,或让每个社区配一辆志愿者的车来接孩子,这样可以分散运力,也能确保孩子及早回家。朱老师说。

学生如不能及时回家,没有人主动关注去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住宿,相当于还是在市区自由流动,这与我们居家隔离的要求相悖,朱老师认为,对于滞留在石家庄的学生,官方并没有形成闭环管理,这其实存在很大的感染风险。

1月12日晚,朱老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正在联系交管部门,希望能加入警务救助小组,帮忙运送学生团队。他称,志愿团队的驾驶员都有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车辆也备足了消毒物品,将配合做好每个环节的防疫要求,在政府配套措施出来后,我们也会按要求暂停服务,并寻求加入政府系统下的志愿者组织继续工作。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大学生返乡后如何隔离,各个社区的说法并不一致。有家长称,自己所在小区要求凭24小时核酸检测报告进入,但也有家长表示,社区不同意学生返乡,即便回来也需要单独隔离。

一位家长称,后续还有大量学生返乡,政府部门应该有一个统一规范的要求。



华一美国平民 发表评论于
各级政府干部的首要任务是不能出现在我辖区 否则我的前途堪忧
fkkn 发表评论于
据武汉人说, 光是武汉, 死的人都不止八万
smart321 发表评论于
中国新冠感染人数8万,死亡人数4000,这是中国官方数据。俄罗斯新冠感染人数350万,死亡人数5万,对于中国的数字,普京都是一脸不屑,那个国家数据都是假的,别信
进城见朋友 发表评论于
中共的这种封城模式就像是中世纪,很多人还被它忽悠得为它唱赞歌,可悲啊。中共说它应对疫情做得好,有“制度优势”,一声令下封城、大规模排查、迅速建起医院等。但只有中共才能一声令下将疫情隐瞒两个月,不仅夺走大批中国人的生命也祸害全世界。中共总是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然后再集中力量解决问题。极权专制国家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也能集中力量干出更大的坏事,而且往往是干了大坏事后,不得不采取极端措施收拾乱局,但又把这作为自己的功绩。
一将功成万骨枯 发表评论于
返城的学生需要隔离吗?需要隔离为什么还被赶出隔离酒店?火车还在运行而且允许出站,那为什么停止公共交通?从武汉封城到现在,难道还没有一套封城的完整机制和危机应对系统吗?难道我们纳税人养了一群猪头吗?
老寓公 发表评论于

封城是坏人造谣。
雅皮士 发表评论于
学校有直接的责任!学生有家不能回,在这种非常时期,学校就是家,放假绝对不是推卸责任的理由。
jtm1970 发表评论于
如何抄作业?抄谁的作业?
读者A 发表评论于
貌似小留和家长也不抱怨,很听党的话,甘心为党国大我,牺牲小我
Science_东岸01 发表评论于
在全球疫情结束前,谁都别急着开庆功宴,也别急着下结论
上半场是围堵,谁围堵的强度大谁是赢家,中国确实赢了上半场
下半场是群体免疫,谁拥有更好的疫苗,谁更快的完成群体免疫谁才能真的上岸
美国至少手握两款优质疫苗,接种速度也是逐步进入快车道
现在日均接种120万支,截至今晚6点已经完成1080万支接种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去年有了武汉的作业,石家庄与中国的城市一个接一个抄就是了。滞留不能回家是第二道题的答案。标准答案。
新王朝演艺 发表评论于
呵呵:-)霉锅没有封城! 只是死了40万!